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249 就是一个小人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南妮离开总部的半个小时以后,就接到了阿忠打来的电话,“三当家的,不好了,我在送南小姐的途中被人伏击,南小姐现在被人掳走了,我们的人也死了两个……”

    风影一惊,谁敢这么大胆,当街掳人?还打死了两个人?在圣城除了舒莱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你认不认得是什么人干的?还有,他们临走的时候说了什么没有?”掳走南妮必定有所求,风影心里已经猜到了七八分。塵↘緣√文?學√網

    “他们说,要想把人救回去,就到昨晚的老地方,老时间。三当家,对不起,是我没有把南小姐保护好……”阿忠急切的说道。

    “别说了,你现在赶快带人回来,我们需要从长计议。”风影赶紧把电话挂断,准备立刻把这件事情告诉胡陆,敖珏现在不在,而南妮出了事情,等敖珏出来,他们怎么跟敖珏交代?

    可是还没有等他拨通胡陆的电话,就接到了阿芙助理打过来的电话,“风影大哥,你知不知道阿芙姐在那里?她昨天下班的时候明明交代我今天早一点去公司,把一人的档案整理好了交给她,谁知道到现在都没有看到阿芙姐,我给她打电话,她又不接?我手里这些新晋艺人都等着她安排呢。”

    风影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南妮刚刚出事,难道阿芙也……他想都不敢往下去想……

    “阿芙今天会陪我去京都一趟,今天都不可能回公司了,她可能忘记跟你说了,你手头上的工作就放一放,等我们从京都回来以后再处理。”阿芙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让外界知道,如果她真的出事了,外界知道以后,一定会添油加醋的报道,到时候对娱乐公司和阿芙的歌唱事业都会有影响的。

    他暂时只得放弃给胡陆打电话,一遍遍的给阿芙打电话,可是始终联系不到阿芙,她的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他的心一步一步的沉入谷底……末了,绝望的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摔:舒莱,你等着,要是阿芙少了一根毫毛,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嘟”的一声,收到一个信息,一看,正是阿芙的手机发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张照片,照片上阿芙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上也用黑色的胶布封着,旁边的南妮和她一模一样,都是捆绑在椅子上,嘴巴用胶布封着……

    “混蛋,真的是混蛋,居然拿女人来要挟!”风影恨恨的说道,拳头重重的打在桌子上,桌子一震,上面的文件洒落了一地……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却是阿芙的手机打过来的,他慌忙的拿起手机说道:“有种的冲着我来,对付女人算什么男人?”

    “照片够精彩吧?想了想再来一些更精彩的?例如,在她们白嫩的脸颊上划上几个记号,或者,剁掉几根手指脚趾?哈哈”阴冷的声音过后,是放肆的大笑。

    风影一下子就听出了正是舒莱的声音,;厉声的说道:“舒莱,你敢?如果你敢动她们一根毫毛的话,我一定把你千刀万剐……”

    “是吗?你有这么大的能耐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还真的是怕啊……”又是一阵阴森森的冷笑,“可是,有这两个大美人给我陪葬,也是蛮好的……”

    “舒莱,你就是一个小人……”如果舒莱在他的面前,他立刻就会把他当成沙包猛揍一顿。

    “我是小人?那又如何?本来我想把事情和平解决的,可是你们黑狱偏偏和我过不去,一次又一次的坏我好事,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你们逼我的,你如果想要这两个女人没有事情的话,就把姚玲玲夫妇昨天晚上拿到的东西还给我,记住,不要给我耍任何的手段,你就算是备份,也最好给我乖乖的销毁……”

    “好。”风影回答的十分干脆,“你千万不要伤害她们,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做的……”

    “这算你识趣,我就在这边等着你,我们晚上见。”很快,就传来电话呗挂掉的声音。

    他们把南妮,阿芙都抓过去了,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小遥?想到这里,他必须提醒胡陆了。

    他立即给胡陆打电话,胡陆听了以后,说道:“小遥刚刚去了轻舞夜总会,我现在就去找她……”

    “那你快点,先给小遥打个电话,让她自己小心一点,我这边好好筹谋一下,看看晚上怎么救人。”阿芙出事,让风影失了分寸。

    他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给慧姨和芙爸打了个电话过去,他们似乎不知道阿芙出事了,还以为阿芙昨天晚上没有回来是跟他在一起呢。

    他不能让老人家担心,就默认了这件事情,佯装很随意的说了几句,然后就挂断了。

    阿芙原来昨天晚上就出事了,一定是舒莱觉得被黑狱算计了之后,就已经对阿芙下手了。

    都怪自己太大意了,以为一直没有公开和阿芙的恋情,自己的身份就不会对她有影响,可是他完全忽略了对手根本就是身边的人,制毒组织一旦狗急跳墙的话,目标怎么可能只是敖珏和黑狱呢?

    可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唯有把阿芙和南妮救出来……

    胡陆很快打电话过来,“我已经联系到了小遥,她已经去了轻舞夜总会,那里是自己的地盘,还有阿昌的人手,她应该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赶回总部,和你商量一下怎么才能够把南妮和阿芙救出来。”

    “我等你,你快点回来。”胡陆心思缜密,有胡陆在,风影觉得自己的心踏实许多。

    很快,又到了晚上。

    初春夜晚透着晚冬的寒意,街道两边的路灯散发着清冷的光辉,令整个喧闹的圣城平添了几分落寞的色彩。

    出了圣城的大街,一路往北,就是一条宽敞的柏油马路,通往青江码头。

    到了晚上,青江码头也安静下来,似乎连汽笛声也听不见了,只有水波拍打船身的水浪声一下一下的,打破着附近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