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243 我只相信自己

      “你就是叶青的儿子叶华了?都说虎父无犬子,我看也未必,叶青负责洪帮暗杀堂这么长时间,他的身上应该凝聚了不少说完杀气才对,你身为他的儿子,却是一个一个只会躲在女人的身后的……”

    阿健不屑的目光的触怒了叶华,他没有等他说完,就一把抓过他的领子,“你有种再说一遍?”

    阿健冷冷一笑,伸出右手,用力的一抖衣领,叶华就觉得手腕处一麻,所有的力气都被卸了,手哪里还抓得住衣领“你……”

    “够了,你不要以为我们青帮没有你们就真的不行了。塵?緣?文↘學→網”姚玲玲突然间站起来,表情充满了愤怒,“他是我的丈夫,请你放尊重一点。”

    “对不起,我并不是故意要冒犯姚小姐的,刚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阿健的神色转变的很快。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喜欢听废话,既然你已经把我们的青帮的底摸得清清楚楚了,那是不是说,我们的交易算是已经达成了?”姚玲玲的脸色很僵,戴着美瞳的眸子里仍旧盛满着怒意,不过,她好像出于什么原因,一直隐忍着。

    她的表情让阿健很满意,“可以这么说,我会另外安排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谁知道姚玲玲这时候眼眸一沉,冷声说道:“等等,你们那边没有问题,我们这边却有问题。”

    阿健一愣,“什么问题?”突然间又一笑,“你说的是价钱问题吗?姚小姐不用担心,我们开的价钱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

    “不是,是诚意问题,我们现在合作做生意,而且数目庞大,我几乎把整个青帮的家底都拿出来了,但是我对你们却一无所知,要是你们坑我怎么办?”

    “我们图的长期合作,以后京都的销售网络还要靠你们青帮打开呢,怎么会坑你呢?坑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这个世界黑吃黑的事情发生还少吗?玲玲,我们真的应该小心一点才对。”叶华往前走了一步,大声的说道,不过,不过他声音有多么大,眸子里根本就没有坚定之色,所以他的话根本就没有威慑力。

    “姚小姐,你要想清楚,你只有和我们把这笔生意做成了,你的青帮才有可能继续生存下去,我也明白,要姚小姐一个女人打理青帮是很不容易的,你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因为咽不下心里的那口气……”

    “你说的很对,青帮能不能生存下去我根本不关心,我关心的是玩的杀父之仇,洪家没有一个好东西,居然不顾念多年情分,把我爸给……所以,我一定要把青帮办的有声有色,终有一天声势要盖过洪帮,到时候把属于我爸的一切都给抢回来……”姚玲玲的眼眸里闪动着仇恨的怒火,说的咬牙切齿,似乎现在有姓洪的人在她的面前,她一定会扑上去决一死战的。

    “有骨气,骨气和能力都要靠金钱去支撑的,姚小姐想必比我更清楚这个道理。”

    “但是,我父亲的死告诉我一件事情,就是什么人都不要轻易的相信,要不然会死得很快的……”姚玲玲的眼眸里的光阴冷可怖,透着一抹要杀人的凶光,这和她的年纪极为的不符,“想要做成这笔交易,你们也必须拿出诚意来,跟你虽然见面不久,可是我已经看出你并非是一个能说得上话的,我看你还是替我传一句话给你的头吧,做生意就面对面的谈,否则什么都免谈。”

    阿健暗暗一惊,他真的没有想到姚玲玲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做事却这么的缜密,不愧为胖猫的女儿,比她的这个丈夫是强多了。

    “是,交易的事情我的头说了算,我今天过来喝姚小姐见面只不过是为我们的头跑跑腿,但是,据我所知,之前令尊在的时候,就和我们有过盟约,他曾经答应过我们,只要我们帮他拿到了洪帮,他就会负责我们东西在京都的销售,令尊都这么信得过我们,姚小姐又何必诸多猜疑呢?”阿健现在说话的语气里已经多了一份尊敬。

    “是吗?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很相信你们?”紫色的唇彩把她脸色的冷傲勾勒的更加完美,唇角弧度透着不羁鱼偏执,“我想我的父亲正是因为太相信你们了,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吧?所以,我不会走我爸的老路,我除了自己谁都不相信,我还是那句话,在没有见到你们头之前,我是不会和你们交易的,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应该是我们道上混的至理名言吧。”

    “这,这……”阿健面露难色。

    “怎么?你们的头不会是一个缩头乌龟吧?这里是你们的地盘,见面的时间地点都由你们去安排,我一个小女人都不怕,你们的头在怕什么?我只会留在圣城两天,如果这两天我得不到答复的话,我们之间的交易就永远取消。”说完,姚玲玲用手一挽叶华的胳膊,“我们走,还想回酒店好好睡一觉呢。”

    看她面色冷傲的离开,阿健已经知道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姚小姐,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头的,两天之内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这样最好不过了。”姚玲玲头也不回的说道。到了门口,叶华帮她把门打开,一股冷风迎面扑来,以最快的速度钻进她的嘴里,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身形也没来由的一颤……

    突然间觉得身体被人给抱住,一抬眼,就看见一双关切的眼神,一抹柔声传来,“冷吧?如果冷的话,就靠我靠近点。”

    心头顿时一暖,回以一个明媚的笑意,“有你在,我不会冷。”

    接着两个人相拥着往车内走去…………………………………………………………………………

    他们离开以后,之前消失的那两个侍者出现了,他们一直透过酒吧的玻璃墙看着那辆黑色的奔驰消失在小巷子的尽头……

    “健哥,就让他们这么离开吗?他们不过是两个人,凭什么这么拽?”其中一个侍者不服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