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913.第九百一十三章

      秦王五神烦躁。尘↘缘√文?学↖网他母亲和祖母的兄弟挑头贪赃枉法挖他的国库, 他祖父留下的老臣之首给他父亲戴绿帽子。蔡国候乃他父亲留下的心腹,秦王特让他做了内卫将军、掌管细作谍报, 本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万不曾想到连蔡国候亦与这案子有瓜葛。秦王心都凉透了。偏这会子赵王与韦太后忽然跑来了长安。秦王纵有一万分的不痛快, 依然不得不见。

    赵王和他母亲皆是一副寻常富商打扮,身边跟了个小子背着包袱。见秦王进门, 都站起身来见礼。秦王少不得强打精神与他二人寒暄几句。韦容官关切道:“秦王这是怎么了?少年人何至于疲倦如此。”

    韦容官之性情皆在脸上摆着, 直爽无忌, 秦王一见便觉可亲。乃苦笑道:“国中事多,一言难尽。”

    赵王道:“是不是你舅公开赌场之事?”秦王一怔。赵王道, “秦王弟别那么看着我。满大街都知道了。你们平安侯开赌场,你两个舅舅都时常去赌。”

    秦王沮丧道:“真真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

    赵王轻叹一声道:“好歹你这舅舅是真的。比我如何?我打小认得的舅舅却都是假的,反倒是他们藏起了我母亲。我以为会帮着我的母家也不是真母家, 使尽法子让我学坏、好做他们的傀儡。旧年, 她们发觉我有意学好、日后八成难以控制,就诬陷我不是父王亲生,将赵国卖给郑国。你总好些,你母亲舅舅好歹都是亲的。”

    秦王摇摇头:“亲的又如何。赵王兄,你是不知道我舅舅做了何事。”

    赵王哂笑道:“还用得着猜?与我舅舅所为难道不是一样的?不止是咱俩的舅舅, 别国国舅岂有不同了?蜀王妃的兄弟一般儿打着外甥旗号在外头强夺民产、欺行霸市。所幸我那几个不是真的,我已大大方方把他们都轰出赵国去了。”

    秦王叹道:“我不能。我这是亲的。”

    赵王怜悯道:“可怜的孩子,你才多大岁数, 又要管理朝政、又要防着舅公舅舅。”

    秦王奇道:“赵王兄为何不用管理朝政。”

    赵王喜滋滋道:“不用我管了!赵国加入中华联邦, 万事皆由他们定夺, 横竖不少我的银子使。告诉你,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责任越大越辛苦。我如今只管陪着母亲旅行,走遍大江南北。日后还要去东瀛、西洋、南美北美非洲,踏遍整个地球!岂不好?来来给你看我们路上拍的照片。”

    遂命随从摘下包袱解开,取出齐齐整整的一摞照片。秦王少不得好奇,凑上前去。赵王母子便指着告诉他:这是黄山,这是西湖,这是琼州岛,这是越国的上海港,这是广州博物馆,这是承天府星舰研究院……

    秦王纳罕道:“星舰研究院我亦有所耳闻。有人说专做各色奇技淫巧的东西,有人做的是机关暗器。究竟做什么的?”

    赵王与韦容官齐声笑道:“胡言乱语。研究院的东西皆最有用不过。”

    韦容官道:“你可曾听过留声机?那个便是星舰研发出来的。大佳腊和承天府的学校、政府和科研单位已开始用上电灯了,只是发电厂的事儿还没解决,如今依然使烧油的发电机呢。比蜡烛油灯又方便又干净又明亮。”

    秦王忙说:“电灯想必就是电马灯?”

    “说反了。”赵王抢着说,“点马灯是电灯的一种。现在干电池还没研发出来,只得使蓄电池,极麻烦。干电池和蓄电池几乎是同时开始研发的,只是干电池的工艺要求太高了。等有了干电池,电马灯就方便了。”

    说着,韦容官已翻出了一张照片递给秦王:“喏,这就是大佳腊政府大楼夜景,里头透出的亮光便是电灯。”

    赵王道:“照片看不出来。若到那地方去瞧,实在焕彩争辉明如白昼。看惯了那个,油灯太暗了,晚上简直没法子走路。”

    秦王奇道:“这屋子好生古怪。”

    赵王笑道:“大佳腊全城都是这般简洁的屋子。不止屋子,不论吃穿用度皆简洁,连人走路都比别处快。”乃叹道,“在地方住了些日子,就舍不得走了。委实便宜。太便宜了。赵国要建成那样子,少说得十几年。”

    秦王瞧了他几眼:“赵王兄,你当真不管赵国朝政了?”

    赵王摊手道:“我既不擅长处置政事,也不喜欢那个。京城政事堂比我专业。让他们去管理朝政,我陪着母亲游山玩水,不是更好?每人每日都只有十二个时辰,一辈子也就这么几十年,眨眼就过去了。我做我爱做的,他们做他们爱做的。我有什么损失?无非是不再如早先那般奢侈罢了。然真想依然那般奢侈,得花很多钱。我得先费尽心力把赵国建得无比富庶,才能有那么多银子使。多难啊!秦王弟,你自己也是一国之主,你总知道的。”

    秦王叹道:“岂止难……我已束手无策了。我舅舅……”他摇头道,“我母妃祖母死活非护着他们不可,我也不能撕破脸将他们治罪。还有原本极信任的老臣,一个比一个私心重。”

    韦容官道:“人有私心天经地义,且多半都会得寸进尺。至于老臣……”她思忖片刻道,“大侄儿,你当年重用商贾刘丰,贵国老臣只怕就与你离心了。”

    秦王辩道:“刘丰也中了举人的!依着他的本事,若去科考,必能考中。”

    韦容官摇头:“不是因为他的身份,是他所定国策样样照抄台湾府。秦国与台湾府岂能一样?台湾府十几年前本是荒岛,连住户都没几口,遑论贵族。但凡知府贾琏及其亲眷不求特权,便没人觉得自己当有特权。秦国则不同。不论皇亲国戚还是官宦人家,都习惯了比寻常百姓高一等。百姓要服徭役,贵族不用;各色税目也是贵族比百姓交的少。刘丰一来,旁的不说,他竟收奢侈品税!自然肥了国库,却让奢侈品贵了许多。买奢侈品的要么是贵族官宦,要么是给巨富商贾。这项税目便是从王爷的舅舅和老臣家中抢钱呐。他们能愿意么?”

    秦王道:“他们比百姓有钱得多,交税却比百姓少,岂非没有道理?”

    韦容官微笑道:“得了好处,谁还愿意讲道理?”

    赵王道:“商贾买奢侈品说不定是为了行贿。奢侈品贵了,原本打算送两件的就只送一件了。原本打算给大官二官统统送的,就只送大官一人了。二官自然不高兴。”

    秦王冷笑道:“行贿还不是为了从孤王的国库里挖银子。”

    赵王微笑道:“说起来,刘丰走后,你们的税单子变回去了没有?”秦王顿时丧气。赵王耸肩,“我就知道。我们赵国就没这烦恼。连我媳妇都占不了国库的便宜,更莫提她兄弟。”

    秦王道:“若有人给她兄弟行贿呢?”

    赵王道:“行了贿也得不了好处,旁人又不是傻子。你们秦国有监察没?哦,你们没有,你们使的是内卫和御史。”提起内卫,秦王想起蔡国候徇私敛财,腹内无明业火又上来了,面如金纸。偏赵王全然不会看脸色。“内卫也是极难选人的。得是孤臣方不会受朝臣拉拢,忠心不二方不会被别国收买,忍得了美色之惑、扛得住钱财之诱,不能有爱好以免被人利用,性子须得沉稳不然会被套话……这等人我赵国根本没有。你们秦国倒还好,能寻出个人来。”

    秦王恹恹的道:“那个……也不似你说的这些。”

    赵王眉头微动:“若这些达不到,就做不了内卫首领。秦王弟,愚兄劝你换个人。”

    秦王扶着脑袋:“我哪里知道他会如此……我都不知还有没有人可信了。”他苦笑道,“孤王、孤王。当真是孤王。”

    韦容官不觉看着他双目恻隐:“好可怜见的。寻常十三四岁的孩子哪里用得着管这么多事,只玩儿便了。”

    赵王长出了口气,拍拍胸口:“娘,我愈发觉得自己明智了!要不然,我指定和他一样烦。难怪当皇帝的多半短命,就是劳心给劳的。”

    韦容官瞪着他:“闭嘴!多大的人了还不会说话。”赵王吐吐舌头,嘿嘿傻笑两声。秦王心下羡慕。韦容官忙说,“不提这些糟心事了,看照片!”遂又翻开照片给他瞧。

    秦王将什么朝政、国舅、假选秀案统统抛诸脑后,只一心一意看照片。照片比画清楚,且拍照比画画少费力气。赵王母子一路走一路拍,秦王看时便犹如跟着他们走了一路似的,惊叹有趣。台湾府的许多东西秦王都没见过,好奇指问;赵王一一作答。秦王连赞连叹。

    及有一张是赵王母子与一位负枪武警合照,秦王指道:“他们当真路上的捕快都背着火.枪么?”

    赵王笑道:“什么捕快,整个中华联邦都没有捕快了,统统改叫警察。警察也分许多种,这种是巡警。”

    秦王羡慕道:“这枪真真威风。”

    赵王忙掏出自己的防身小手.枪来:“你瞧我这个如何?”

    秦王惊道:“好小!”

    赵王道:“枪身虽小,威力不小。这是我从贾琮那儿抢的。”

    秦王将那枪拿在手里摩挲良久舍不得还。韦容官道:“你若喜欢,就送你了。”

    秦王惊喜,又不好意思:“岂能要兄长的心爱之物。”口里这么说,手还攥着枪不放。

    赵王笑道:“兄弟喜欢便好,我再跟他要一个便是。只是这个子弹特殊,红骨记不卖,是贾琮定制的。让他日后把子弹给你送来。”

    秦王思忖道:“王兄,我自去同红骨记买不行么?”

    “不行。”赵王道,“这枪和子弹都是定制,红骨记不能卖给旁人。旁人就算偷走、抢走了这些枪,也买不到子弹。”

    秦王不觉皱眉。半日,苦笑道:“是了,赵王兄与燕国已结盟。”

    赵王道:“我不管朝政,故此便没人能借我的幌子捞好处。纵然我有舅舅也捞不着。横竖我什么都不短。”

    秦王叹道:“我舅公、舅舅也什么都不短,怎么就做了那些事?”

    赵王让他问住了,半晌才说:“……对啊!他们如今的日子当比早先更好些,为何不知足?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韦容官道:“这个道理简单。因为慷他人之慨、使他人之权,比使自己的痛快。秦国不是他们的,而是大侄儿你的。拿你的名头得好处,便如同捡到了那些金银一般,比你赏赐给他们要舒坦些。且谁嫌弃钱多呢?纵然奢侈品税再高,还不是有那么多奢侈品买出去?他们自然也想多买些、多享受些。”

    赵王打量了秦王几眼道:“王弟你倒是颇简朴,却挡不住旁人拿你的钱去奢靡。”一语勾起秦王先头之怒意,“啪”的砸了下案头。赵王还火上浇油,“可惜了你那般好的眼光,用了刘丰几年,充盈国库。让亲戚老臣们扒拉得还剩下多少了?够娶媳妇不?”遂又勾起了假选秀那事,秦王脸色愈发难看。“要不你娶个有钱的王妃吧。秦国有钱的官老爷不少。”

    耳听“咣当”一声,秦王一脚踹飞了跟前的脚踏。赵王吓了一跳:“兄弟,你好大的脚力!”

    秦王咬牙道:“孤王必不饶了他们!”

    韦容官忙说:“你可谨慎些,莫让人嚼舌头。”

    赵王连连摆手道:“莫听我母妃的。你是王爷,处置犯罪朝臣,还管什么嚼舌头?顾忌那么多就没法子做事了。”

    韦容官道:“他的母亲祖母岂能不顾忌?”

    “额……这个……”

    秦王顿觉疲意劈头盖下来,方才那点子怒气悉数让盖了个干净,身子一松,颓然伏案。韦容官轻叹一声,上前摩挲了会子他的头颈,喃喃道:“这孩子,好可怜见的。苦了你了。”秦王不觉泪痕满面。

    良久,秦王哽咽道:“我竟不知如何是好了。我的内卫将军,为了护着他一个下属,刚刚在太守衙门毒杀了一个极要紧的证人。”

    赵王母子互视一眼。赵王嘴快:“你这内卫将军别是个傻子吧!那种下属为何不弃了?”

    秦王默然片刻,骤然坐直了身子:“赵王兄,你说什么?”

    赵王道:“我说,他为何不弃卒保帅?好把自己撇干净。”秦王若有所思,攥紧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