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902.第九百零二章

      丁家长房二位奶奶去探望三房太太之时, 长安街头一家卖字画的铺子里头,小伙计正挂出一幅金刚经。尘?缘→文↓学√网有位看客便问道:“这字儿不全吧。”

    伙计道:“听说共有五幅, 偏我们东家只得了这一幅,乃是第二幅。这个本是早先京里头一位大户人家小姐的笔墨。先义忠亲王坏了事,牵连这位小姐父兄下狱,阖府抄家。这位小姐也被抓去牢里关着。后朝廷下旨将她们家女眷官卖, 这小姐恐怕被卖去什么不干净的地方,就吞了金戒指自尽保全清白。”

    看客点头道:“原来如此,倒是令人唏嘘。”乃仰头看了半日。

    过一时又有旁的客人进来,伙计依然这般介绍。

    到了黄昏时分,有个老头领着个小子负手而入。伙计迎了上前:“花公公,您老今儿怎么得闲?”

    花公公道:“杂家也上岁数了, 不如小孩子伶俐。得空便出府走走,溜溜胳膊腿儿, 也好安安生生服侍太王太后。”

    “您老是好人, 比能和太王太后一般长命百岁。”伙计一长串的恭维吐出来。

    花公公倒也听得顺耳, 抬目看了看铺子里的字画,忽然瞧见了那幅金刚经,立在跟前端详。伙计立时凑上前道:“不愧是老王爷身边的人,眼光最好不过!”赶忙将方才那套词儿说了一遍。

    花公公听罢上一眼下一眼瞧了这伙计半日:“是么。”

    伙计诚恳道:“是啊!”

    花公公哼道:“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姓什么, 父兄叫什么、官居何职?”伙计哑然。

    跟着花公公的那个小太监笑道:“既要哄人, 竟连词儿都不预备好。这字儿我都认识, 分明是青华山菩提庵慧般师父所写, 怎么就变成大户人家的小姐的。”

    伙计愣了愣,强笑道:“许是这位小姐的字与慧般师父的颇为相似?女子字迹皆相类嘛。”

    旁边一个客人笑道:“你小子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都让人家拆穿了还嘴硬。”伙计尴尬谄笑。

    花公公点了点他:“小猴崽子。快取下来!杂家不管你们从何处得来的慧般师父的墨宝,太王太后极喜欢她、也喜欢她的字。再过几日便是太王太后生辰,数月前王爷亲打发人去托慧般师父替祖母写一副金刚经呢。”

    伙计吓了一跳:“是是是!小人这就拿下来!”慌忙取下。花公公心满意足,领着小太监走了。客人们哈哈一笑,议论几句。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朱桐拿着一份电报坐在太平镖局道:“神盾局的同志说,丁家当姑子的那位小姐没死,好端端的,且每月给三太太写两封信。他们不曾安插人手进丁家,让我们设法查一下何故三太太会上那个荒芜客院去烧纸。金刚经是青华山菩提庵慧般师父的笔迹。那姑子才二十多岁。前年夏天太王太后上青华山避暑,路过她们庵堂,与慧般师父相谈甚欢,极喜欢她的字。神盾局人手不足,慧般是个什么来历也让我们查查。”

    孔镖头嘀咕几声:“难道我们人手很足呢?”拿过电报瞧了会子,“依着那婆子的话,分明是丁姑娘已死。”

    “可知对方人手亦不足。”朱桐微笑道,“刘丰定下的规矩条条摆在明面上,没那么容易被人乘间抵隙。他们笼络的都是些空有名头没有实权的外戚之流。”

    恰在此时,耳听有人笑嘻嘻在外头喊:“掌柜的!我受贿啦~~”

    掌柜的道:“这是看守丁家那婆子的小子。”也喊道,“你得了人家多少好处,还不从实招来。”

    小子走进屋内,将手里的东西搁在桌上。戒指耳坠金镯子,还有十几两碎银子。想必那婆子把身上值钱的都拿来行贿了。那小子道:“她说,她大约是要冤死在咱们这儿了,独有一件心事未了。她有个相好,原本与她约了昨日私会。偏她前天晚上就被咱们抓来了。她想着,她相好等不着她,还不定急成什么样子。遂想托我去跟她相好说一声,就说府里的主子打发她出远门办事去了。”

    朱桐与同伙互视了半日,道:“这词儿编排的并不老练。可知关婆子并非个老细作,大约是他们定计之后在丁家挑出来收买的。她相好是谁?”

    “十里香酒楼的厨子,叫申大明。”

    朱桐拍案道:“十里香酒楼不就在浮云堂那巷子旁么?”

    “正是。”

    朱桐喜不自禁:“总算有搭上的了。”遂向这小子笑道,“既然得了人家的好处,你就去。”

    掌柜的道:“换身衙役的衣裳去。”

    朱桐摆手:“不可。不是有丁家仆人的衣裳么?穿那个去。”那小子点点头,出去换衣裳了。过了会子,朱桐又叹道,“这些事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今儿可算搭上了。”

    掌柜的不觉好笑,乃道:“那个青华山的姑子我去查便好。丁三太太却没法子。”

    朱桐道:“丁三太太不难。”

    当日黄昏时分,朱巍的太太打发人给许多文官太太下了亲笔帖子,说今儿得闲到后花园子一逛,忽然发觉一片梅林开得极好,请她们明儿来自家煮雪赏梅。朱巍如今主管着浮云堂的案子,她太太的帖子谁敢不去?不论有没有安排,都说必去。丁家三位太太都得了帖子。

    到了第二天,太太们领着奶奶姑娘们纷至沓来,朱家后花园子霎时花天锦地、红飞翠舞。朱太太笑盈盈道:“我不过偶写几个帖试一试,谁知一招皆到。”

    众太太都说:“朱太太有心了。如此好花也不藏着,让我们也来观赏观赏,实在是幸事。”

    有太太眼尖,一眼瞧朱太太身旁搀着她的那位不是朱家两位奶奶,忙问道:“不知道这位奶奶是?”

    朱太太拍了拍那女子的手道:“这是我侄儿媳妇。”

    众人恍然:原来今儿是朱太太给大伙儿介绍侄媳妇。朱桐先生回长安这些日子,也不是没人给桐大奶奶下帖子,皆让她推脱了。兼朱桐一直没答应秦王出仕。朱太太骤然来这么一出,大约是朱桐要出山了。谁不知道人家年纪轻轻就当了鲁国丞相?鲁国强盛如斯皆其功劳。虽丢了东瀛刘属,输在燕国手上算不得什么。朱太太乃拉了刘净的手,指着众人向她一一介绍。刘净本是鲁国霸主刘侗亲女,兼做了多年丞相夫人,这般场面应付自如。

    旁人都围着刘净去了,朱巍的长媳在旁帮衬。其次媳便关照那些不大爱说话的客人。丁三太太便是明面身份最高的一个。

    大半日下来,刘净回到院子告诉朱桐:“那丁三太太真真是个老实人。咱们楠二奶奶陪她说了会子话,什么都套出来了。”

    朱桐忙问:“如何?”

    刘净道:“楠二奶奶.头两个字便是:可惜。说这位太太文才盖世,若是个男人能考状元,若在京城定然让中华书局哄了卖字去。”

    朱桐道:“文才不要紧,她女儿可平安?为何要烧纸?孔镖头说她哭得极惨。不是哭女儿却又哭谁?”

    刘净道:“她是哭女儿。”

    “嗯?”

    “她真以为女儿死了。”

    原来,丁大姑娘近两封信她母亲都没收到。前几日有个婆子从外头拿回一张官府发的公文,说是死了个咸阳花魁,求长安城睡过她的嫖客去认认尸首。婆子觉得那画像像是三房的大姑娘,便悄悄拿去给三太太瞧。三太太一眼就认出画上是自己的女儿。偏公文上说这粉头已死了十几日,府上没有半点消息,显见是为了什么缘故瞒住了。丁三太太胆子小,且没有别的儿女傍身,兼她知道自家丈夫最爱面子不过。此事纵然有误会,丁三老爷必不会肯为了女儿的名声出头。不敢闹腾,自己悄悄哭了两日。

    不曾想昨儿下午从家庙来了个小姑子,亲手送来大姑娘的信。信里头大姑娘抱怨母亲不给她回信。不论字迹文风皆是三太太亲生女儿无疑。想来那粉头不过是凑巧与大姑娘长得相似罢了。

    府里打发人查问从家庙取信的小厮。起初他还死不承认弄丢了大姑娘的信,再三责问之下才招供。原是有个暴发户,听说读书人家的太太小姐字写的好,想弄点子来给他自己的女儿做字帖,花重金买丁大姑娘的笔迹。这小厮本想着只截一封便好,谁知人家说还想买一封,给了三倍的价钱。小厮想着,横竖三太太母女二人在府上没什么地位,卖两封信算什么?遂连三太太的回信也一道卖了。如今那人已被撵了出去,三太太与大姑娘今后不再派小子传信,只让这个小姑子来回跑腿便了。

    刘净感慨道:“当年我去京城培训的时候,先生再三强调不可嫌麻烦图省事、务必跟合作的同志确认消息。那会子我只觉得先生蝎蝎螫螫的不爽利。原来当真有这等空子给人抓。”

    朱桐道:“世人多懒惰轻信。丁大姑娘业已出家,丁三老爷沽名钓誉,丁三太太胆小没地位且看穿了她丈夫。一家三口难以沟通,外人便可趁机利用。”

    刘净道:“一个深宅妇人,有什么好利用的?”

    朱桐似笑非笑瞧着他媳妇:“你不也是深宅妇人?若被人利用了还了得。”

    刘净横了他一眼:“我是胆小怕事的人么?我老子雄霸一方,我与公主何异。”朱桐连连拱手赔笑。

    正说着,电报机响了。朱太太宴请满城女眷之时,太平镖局也没闲着,打发人快马上青华山菩提庵查慧般师父去了。

    这慧般师父本也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因八字过凶克父克兄才出的家。前年夏天她得了太王太后眼青,她老子哥哥十分欢喜。将入初秋,她哥哥认得了一位得道高僧,说她哥哥必有贵戚。她哥哥将阖府的生辰八字都给人家算。那高僧算了半日,说慧般师父之佛性早已化尽凶运,三年之后将得贵婿。可先在庙中带发修行,到时候自有她的造化。从那时候起慧般师父便蓄发了。二十几日之前,慧般师父凭空失踪,再无消息。去调查的镖师特意带了一张假白兰的画像,菩提庵中的姑子们都认出来:正是慧般。

    事既至此,毕大官人那方所为已露出了一小半。

    前年初秋之前便已开始调查秦国王室、定下计策。先哄骗慧般师父带发修行。依着账册子,浮云堂乃是前年冬天开的,其作用便是给裘行正当入仕的垫脚石。年底时裘行正入长安、投入秦王的舅舅庾二老爷门下做清客。那高僧算出慧般师父明年夏秋之际得贵婿,可知他们原本的计划应比现在晚些。因朱桐忽然回秦,秦王又着急税金锐减之事想劝他出仕。裘行正恐怕自己比不过朱桐,遂变更计划、提前揭开浮云堂。

    另一头,咸阳吉祥绣坊的黄寡妇撺掇花魁白兰逃离百花楼、跟着丁四爷从良。他们又绑架慧般师父,或是抢走、或是逼迫她重写秦王给祖母订制的金刚经,装裱成卷轴送入丁府。而后在百花楼杀害慧般师父换上粉头的衣裳,安排莽夫夏奎夜运尸首、受冤入狱再出逃。同时阻断丁三太太与女儿的书信往来。夏奎血洗浮云堂后,官府少不得要张贴慧般师父的画像。一个深山修行的姑子,长安城哪儿有人认得?他们在丁府收买的关婆子便给丁三太太送去一张假的官府公文,画上大姑娘的像,让三太太误以为假白兰是自己的女儿。

    假如奉命查此案的是庾二老爷,裘行正便能看出死的是个姑子而非粉头。真白兰在丁府做姨奶奶呢。但凡丁四奶奶不逼她太过,她便能安生住着。裘行正吹风哄庾二老爷大模大样上丁府查花魁娘子去。丁三太太泼天的冤枉无处可诉,关婆子在旁撺掇些话,推她趁机跟当朝国舅告御状。

    庾二老爷本是个糊涂的,丁三太太胆小且不擅言辞。关婆子与裘行正两个唱一出对台戏,关婆子趁机捧出慧般师父所写的金刚经。两头错个位,待事儿掐头去尾不清不楚传到秦.王府,秦王一看卷轴上的字竟是慧般师父所书,又核对假白兰的画像,少不得误以为慧般就是丁大姑娘了。

    听罢朱桐推测,刘净托着腮帮子说了一句话:“与高家何干?”

    “不知道。待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