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900.第九百章

      话说孔镖头从丁家抓来的那个婆子已醒了, 朱桐等人立时过去。尘×缘?文←学↙网走到门口, 朱桐想起自己不擅审问,干脆不进门、外头听着。孔镖头道:“既这么着, 横竖她也没见过你们, 独我进去便好。”遂举着玻璃油灯开门而入。这会子天黑,外头看里头清清楚楚,里头看外头影子也瞧不见。

    那婆子小心翼翼站起来行了个万福:“大爷……这是哪儿?”

    孔镖头随手将油灯搁在茶几上, 坐下架起腿来:“衙门。”

    婆子陪笑道:“什么衙门?”

    孔镖头悠悠的道:“你猜什么衙门?”

    “奴才哪儿知道……”

    “不知道便罢了。”孔镖头道,“你是哪国的细作, 还不速速从实招来。”

    婆子吓了一跳:“大人!奴才不过是个寻常的老婆子,不是细作!”

    孔镖头道:“不是细作, 挖坑埋灰作甚。”

    婆子眼神跳了一下, 顺溜道:“奴才得过三太□□典,恐怕那事而被三老爷知道了责怪她,遂替她善了个后。”

    孔镖头假笑道:“这词儿编排得不好, 重新再编一个说得过去的。”

    婆子“哎呦”了一声:“大人, 奴才说的是实话!”乃抹眼泪道,“三太太好可怜见的。大姑娘就这么没了, 府里连提都不提一句, 尸首也不去收, 还顶着个粉头的名字。好端端一个千金大小姐,临死连个棺材都没有, 何等冤枉。”

    孔镖头摇头道:“这些不是我想听的。”

    婆子忙问:“大人想听什么?”

    孔镖头含笑道:“你猜猜我想听什么?”

    婆子哭道:“奴才委实不知, 求大人明示。”

    孔镖头瞧了她会子道:“丁博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你想必是知道的?”

    婆子一怔:“主子的事儿奴才岂能知道。”

    孔镖头放下腿来:“罢了,我不过是例行公事问你一问,横竖明儿自有人来提你。”

    婆子忙说:“奴才冤枉!求老爷放了奴才!”

    “放你?”孔镖头打量了她几眼,“不用指望了。他们那边也忙的很,得不得空审你还两说呢。先到牢里住些日子,想明白了再说。”言罢站起来就走。婆子大声喊冤。孔镖头拿起油灯走出去,“砰”的一声撞上房门“咔嗒”上锁。婆子依然在里头扯着嗓子喊冤。

    朱桐低声道:“这就算审了?”

    孔镖头道:“我哪里会审人?不过诈她一诈罢了。”朱桐瞧了他一眼。孔镖头道,“我观那幕后之人所为,环环相扣。这个婆子定有其用。咱们关着她不放回去,她便没法子做差事了,必会想法子托人传信。”

    话未说完,里头那婆子已经不喊了。几个人从门缝窥视,见她正急得在屋中团团转。孔镖头晃了晃脑袋,意思是我说什么来着?看了会子,悄悄起身走远些,命看守留意其动静,撤身而去。

    不多时,天亮了。白兰起来吃了早饭,懒懒的歪在炕上不想动弹。乃喊自己的小丫鬟道:“无聊的紧。去府里转悠转悠,听听可有新闻没有。”

    一个媳妇子道:“姨娘,该去给奶奶请安了。”

    白兰道:“我今儿身上不好,就不去了。”

    媳妇子紧紧皱眉:“姨娘……”

    白兰打断道:“没事做去扫院子。”大丫鬟只得走了。

    那小丫鬟蹦达着出去溜达了一趟,回来道:“没什么新闻。”

    “无趣。”白兰命她取木施上挂的昨日穿的那身衣裳下来,梳洗打扮一番出门闲逛。几个丫鬟婆子在她身后指指点点咬牙切齿。

    白兰如昨日一般雇了辆马车直奔太平镖局,门子亦如昨日一般谄笑着迎了她进去。掌柜的领路来到库房,凌晨搬来的那十四口藤箱都在这儿。白兰一口口撕开封条细查,里头的物件与装入时一样,纹丝不曾动过。遂点头道:“你们镖局果真名不虚传。”

    掌柜的问道:“客官预备何时运走?”

    “这就运。”

    掌柜的道:“我建议客官瞒着你的小丫头,只管留她在我们镖局闲聊,我派人从后头直送你和货品到你的安置之处。”

    白兰听着有理,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道:“那就麻烦掌柜的了。”

    掌柜的遂亲自动手帮她重新封好箱子,喊人赶马车到后院去。白兰从怀中取出汇丰钱庄的广告单子,指着地址让赶车的镖师送往此处。

    到了汇丰钱庄,这儿的门子如太平镖局的一样,看见白兰的衣裳便分不出神去留意容貌,左一眼右一眼偷瞄。他们越是爱财,白兰心里越踏实。掌柜的见了这衣裳也亲从后头迎上来。白兰直言要租保险库,最贵的那种。掌柜的顿时笑若花开。后头的事极顺利,白兰算明白了“有钱能使鬼推磨”的俗语不虚。双方签约,十四箱财物顺顺当当搬进去,白兰自己开封查看又重新封上,钱庄掌柜在外头狗腿子似的伺候着。库房门上锁,掌柜的陪着白兰到上房喝茶,白兰从怀内掏出银票子来付账,一气呵成。存好箱子后,白兰重新坐上马车回太平镖局去——那一千两的搬运费还没付呢。

    这回再来镖局,白兰再不提心吊胆,畅快多了。望着掌柜的笑行了个万福:“掌柜的辛苦了。”

    掌柜的还礼:“客户满意就是我们的宗旨。”见她高兴,请到后头吃茶。白兰笑允。

    二人坐下,有女佣捧茶上来。白兰吃了一口,笑道:“这便是昨晚的那种茶,我竟品不出来。”

    掌柜的道:“这是福建北苑乌龙茶的尖儿,秦国这边吃的少些,日常多在南边售卖。我也是早年去福建走镖时吃过。”

    白兰叹道:“天底下多少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我早年以为自己是个有见识的,原来不过是井底之蛙。”

    便听外头有人笑道:“可是白兰姑娘来了?”只见门帘子一动,孔镖头走了进来。白兰忙上前行礼相谢。孔镖头笑道;“不过是分内之事罢了。掌柜的又不曾少我工钱。”遂坐着闲聊了几句,提起昨晚上那烧纸的女人来,问她可知道。

    白兰思忖片刻道:“我猜到是哪个院子了。那儿本是客院,早先三房大姑娘出嫁前暂住了三四日。听说,大姑娘上轿时给那院子下了恶咒,后来便荒废不使了。谁跑去那儿烧纸?”

    孔镖头问道:“嫁给哪家了?”

    白兰摇头叹道:“不是出嫁是出家……其实也是出嫁。这位大姑娘实在命苦。”

    三年前高家的贾太君去世,大房在平安州,长安这边便是二房做主。高家二房有位小爷染病去世尚未娶妻,高二太太想替他娶个媳妇,愿意养着那姑娘一辈子。门第好些的人家舍不得女儿,门第差的又看不上。都快头七了还没找到,高二太太急的要命。

    丁家三太太因没生儿子,三老爷便娶了个二房。前几年三太太的娘家哥哥又去世了。俗话说此消彼长,三太太渐渐在家中失势。偏这个大姑娘极伶俐,那二房每回想欺辱三太太,多半被大姑娘拦阻。听说高家想求个门第不差的儿媳妇,二房太太便吹了枕头风。

    她道:“大姑娘样样皆好,唯有模样实在平平。老爷是男人,自然明白男人的心。大姑娘日后怕是难找好人家的。”三老爷想想长女委实生的不算好看,与她的几个妹子立在一处逊色许多,便有几分不自在。二房太太又叹道,“依着规矩,庶女的姑爷不可越过嫡女,幼女的姑爷不可越过长女。大姑娘若嫁不到好人家,别的姑娘也就都耽误了。”丁三老爷不禁沉思。婚姻结两姓之好。若因为长女的模样耽搁了其余女儿的婚事,于三房于丁家都不是好事。

    次日便是高家那孩子头七,丁三老爷猛然想起长女只比这位大三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若将她许给这孩子,男人已死自然不会计较她模样不出挑,岂非四角俱全?遂派人说与高二太太听。高二太太惊喜万分,当即托媒下聘。丁大姑娘连个神都没回过来,便让她老子急忙忙送去高家做了死人的媳妇,纵有千般聪明也使不出来。丁三太太好悬哭死。

    谁知过了些日子,高家又要把人退回来。原来,此事传信到平安州,高历大骂荒唐,还将太太丁氏训斥一番。丁氏立时打发了贴身的媳妇子回来,说万万不可因为愚昧耽误了一个孩子的终身。高二太太心里百般不愿意,依然不得不退了这门亲事。

    丁三老爷那二房原本打叠起了千万分精神预备着大姑娘回来必大闹一场,不想她压根没回。丁三老爷觉得有伤颜面,憋屈的紧,干脆命女儿出家守节。大姑娘连家门都没进,直送入家庙去了。

    孔镖头与掌柜的听罢瞠目结舌:“世上竟有如此荒唐之事!”乃互视一眼。依着抓来的婆子所言,假白兰八成就是这位丁大姑娘了。

    孔镖头拍案道:“果然最毒不过妇人心。那二房好生狠厉。”

    掌柜的摇头道:“这等糊涂事丁博章为何不拦阻?”

    白兰嗤笑道:“与高家亲上加亲,岂非整个丁家得好处?兄弟自愿将女儿献出去,他心里巴不得呢,拦阻作甚?”

    孔镖头想了想,跌足而叹:“如何舍得!我来长安做事,最想的便是家中小女。长的什么心肝子舍得将女儿嫁给死人。”

    掌柜的关切道:“这丁家的男人如此无情,白姑娘,你……可得留意些啊。若有什么贵人瞧上了你,不论是老是丑是残废是太监,纵然你男人舍不得,他老子娘命他将你献出去,他也无可奈何。你就更无可奈何了。”

    白兰徒然打了个激灵。

    “掌柜的说的是。”孔镖头接着道,“嫡出的大小姐都保不住自己,遑论一个从外头娶的女人。”

    白兰深吸一口冷气,缓缓的道:“二位提醒得……有理。”她想了半日,站起来行万福道,“二位,我还想与你们镖局做项生意。”

    掌柜的立时道:“姑娘请说。”

    孔镖头拍胸脯道:“白姑娘放心,世上也有靠得住的男人!”白兰嫣然一笑两靥生花,孔镖头不留神看直了眼。

    离开太平镖局,白兰领着小丫头去了春风楼,与眉姑娘在屋中密议。眉姑娘听说了丁小姐之事感慨垂泪,竭力赞成白兰的心思,还帮着她出主意。

    回到丁府,白兰看了看昨晚上压在案头的信——纹丝不动,她夹在封口处的那一点子线头还在呢,显见不曾被人拆开过。乃思忖片刻,拆开信来,在后头新添上了几段话。

    算着丁四爷该回来了,白兰打发小丫头去找他,说自己身子不大好,求四爷来看一眼。丁四爷昨晚本来要来的,临时让别的姬妾勾搭走了,今儿自然得补偿白兰,遂过来了。白兰趁势撒娇买痴,使出手段来笼络他。不多时二人便颠鸾倒凤了一番。

    趁丁四爷身子舒坦心情好,白兰悄声与他商议道:“四爷,我想去平安州一趟。”

    丁四爷一愣:“去平安州作甚?”

    “买个良民路引子。”白兰道,“平安州各国的路引子都有卖。我本是蔡国人,因家贫被老子卖了,辗转沦落到那地方。我想买个蔡国的路引子。不然……倘或楼子里查出来,或是有人拿着这个做筏子算计丁家,我岂非罪过大了?这两日不是出了浮云堂大案,牵扯进去许多大官么?”

    丁四爷起初想说路引子户籍等都不要紧,听到后头有些诧异:“你还知道那案子?”

    白兰道:“浮云堂名声极大,听说里头跟天宫一样。只可惜我还没福气进去呢,他们便让王爷抄了。”

    “原来如此。”丁四爷想着,自古嫖赌是一家,白兰知道浮云堂倒不奇怪。他思忖片刻,“平安州远的很。你不必自己辛苦跑那些路,我打发人给你买便是。”

    白兰摇头:“纵买来了蔡国路引子,楼子里取我的卖身契出来,再寻几个证人,依然无用。这些年有了照相机,各国都开始做带照片的身份证了。有了这个我才安心。卖身契上并没有照片。”见丁四爷依然犹豫,她添上一句,“咱们能安生过了这些日子,不就是仗着没人敢动丁家么?”

    丁四爷想起今儿衙门里说起浮云堂之事,轻叹一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