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898.第八百九十八章

      话说百花楼的白兰姑娘忽然来找朱桐, 欲求他指路。尘?缘→文↓学√网朱桐本是义忠亲王余部, 自小蛰伏;媳妇也是贾琮出主意从鲁王手里抢来的,故此全然不知道后院之道。遂扭头看刘净。

    刘净打量着白兰的衣裳道:“这一身想必不是你们奶奶给你的?”

    白兰微笑道:“都是早先恩客给的。”

    刘净摇摇头:“你既已从良,还穿着早先恩客给的贵重衣裳,你男人能高兴么?再有,缭绫贵重稀有,你们奶奶平素出门可穿这个?”

    白兰淡然道:“她没有。”

    刘净抿了下嘴:“故此你一个从青楼逃出来的小妾, 穿的衣裳比奶奶还好。这规矩可坏狠厉了。你们奶奶没弄死你, 真真宽宏大量。你男人没拦阻你, 真真糊涂透顶。”

    白兰泰然道:“这是我自己的!”

    “你进了人家家里, 连你都是你男人的,哪还有什么是你自己的。”刘净道,“但凡出嫁后还能过得自在随心的女子, 都有娘家父兄仗腰子。你连根基都没有竟敢肆意妄为,可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不是?你以为正经人家还与百花楼一样、笼络了男人便完了?凡大户人家后院, 最要紧的是规矩。除去容貌这一项之外,其余家世、性情、才学、财产等等所有事项,二房小妾之流皆不可越过正妻,这是规矩。你自己数数越了几样。”

    白兰怔了怔:“这……这是什么道理!”

    “兴旺家族的道理。”刘净道,“你男人逛窑子不过是图一乐。《唐律疏议·户婚》曰, ‘妻者齐也,秦晋为匹。妾通卖买, 等数相悬。婢乃贱流, 本非俦类。’官宦人家娶妻, 要紧是的娘家父兄,女子自身皆在其次。说白了,就是看老丈人大舅子是多大的官、能在官场上帮他们家多少。商户自然便是看女方家中有多大买卖了。秦国之婚姻,并非丈夫与妻子成亲,而是婆家与娘家成亲。你男人家亦是如此。既得了你们奶奶娘家的帮衬,自然得让人家女儿过得舒坦不是?似这般小妾爬上正妻的头哪成啊,那好处还要不要了?”

    白兰皱眉道:“这哪里是成亲,不成了做买卖了?”

    朱桐在旁道:“纳妾才是做买卖,成亲是合作,双方有利。”

    刘净道:“你若实在爱你男人,又不想让奶奶压着过一辈子,须得搬出去做个外室。早先怎么把钱财偷偷从百花楼带出来的,如今还得怎么从你男人家带出去。你这般招摇炫富,说不定让人盯上了。”

    白兰昂首道:“那些钱都是我自己的,谁能拦着我拿走不成?”

    刘净想了想:“你今儿带了几个人出来?”

    白兰道:“唯有我从百花楼带出来的一个小丫头,这会子在外头呢。”

    “你去庙里上香,连个下人都不带,想必你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你都信不过?”

    白兰苦笑道:“都是我们奶奶安排的。”

    刘净微笑道:“我方才说什么来着?一举一动皆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还想玩出什么花招来?只怕比在百花楼还艰难些。白姑娘,听我一句劝,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贤良女子性子婉约做事不慌忙。你才过去两三个月,她还不想这么快动手、免得惹人起疑心。再过一年半载可就不好说了。”

    朱桐忽然起身在书架上翻了半日,刘净问他找什么。他道:“上次从汇丰钱庄拿出来的宣传单子哪儿去了?”

    刘净道:“宣传单子哪儿会放到书架上?你看看在五斗橱一门抽屉里不在。”朱桐拉开抽屉,果然寻到了那张单子,拿过来递给白兰。

    白兰一瞧,原来是汇丰钱庄新近出了一项保险库生意,替人保管重要财产和文书信物,保管费倒是不低。然若是在他们钱庄存款够多,亦可优惠些保管费。刘净道:“你既有钱,搁在这儿比搁在那男人府里安全多了。”

    白兰惊叹道:“还有这东西,从何处想来。”

    朱桐道:“说是从西洋银行学来的。西洋人重契约,不论官府家族皆不如一纸契约管用。”

    白兰又将那单子重头细看了两遍。若当真依着单子上所言,她将钱财存放于此,不论百花楼或她男人甚至官府,没人能动她的东西。保险库也分数档。最贵的那档,想取出存放的东西,无须单据凭证,只以她自己十个手指头十个脚趾头的指纹和一长串她自己设定的密码。旁人莫说取出来,纵是查看她在里头存了什么都查不着。因为……不录人名。

    朱桐默然递给她另外一张宣传单子。原来是去年京城太平镖局在长安开了分号,亦做各色生意。他将单子翻过来,对着一处点了两下。白兰一看,居然有替人搬运私房钱小金库的生意,不由得深吸了口气。她思忖良久,问道:“这个太平镖局在哪儿?”朱桐把单子翻回正面指了指地址。白兰点点头,“多谢。”遂将这张单子也细看了两遍。

    刘净道:“待你从那家子脱身,我建议你走一趟平安州或是京城。”白兰抬头看着她。刘净微笑道,“平安州卖良民户籍,京城里卖各国路引子,服务周全、价钱公道。若办了燕国身份证,你还可以光明正大受燕国朝廷庇护。何苦来为了脱个乐籍费那许多事?分明有许多路可以走。”

    朱桐道:“你牵扯进了浮云阁的案子。这案子背后水深匪夷所思。眼下才刚见九牛一毛便已死了十几个人,而且是幕后东家故意安排死的。今事已失控,他们的计策也必有所动,会不会裹挟你可就不好说了。”

    白兰思忖着点头:“方才在眉姐姐那里我也略有耳闻。”又想了半日,她终于道,“好,我告诉你们。”

    原来,打从今年春天便有太后、太皇太后要替王爷选妃之信传出。王爷已经十四岁了,先选两个岁数略大点子的女人在身边照顾也是应当的。意思十分明白:选的不是正妃。故此,有些人家秘密来青楼请花魁娘子去家中教导女儿。白兰本是百花楼花了重金从小调理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立在那儿半点子风尘气息也无,倒像是书香门地的小姐。许多人家旁人不要、指明独要请她。白兰逃跑后,百花楼并未声张,只怕便是因为早已答应了要送“白兰姑娘”去教导官宦女儿的缘故。百花楼美人极多,换一位假冒白兰也没人知道。

    他二人听罢脸对脸想了许久,朱桐忽然问道:“你方才说,今儿若没去见眉姑娘,大约会另求旁人相助。这个旁人可否透露?”

    白兰皱眉:“朱先生问这个作甚。”

    朱桐道:“因为浮云堂这案子本是人家设计好了的。从前头已出的这些事看来,环环相扣,而白兰姑娘你是当中极要紧的一扣。我不信幕后东家会白白撂着你去做姨奶奶。”他便毫不隐瞒的将夏奎去咸阳接货物、遭到诬陷入狱后演了一出捉放曹、送入毕家杀人等事说了一遍。“现已查明,死者不是毕大老爷,乃是一个身形模样相似的替身。显见毕大老爷玩的是金蝉脱壳。除了抖出浮云堂,他还要抖出别的。那个假白兰便是线索。”

    白兰大惊。乃将此事翻回头再想一回,犹豫不定道:“莫非是……那些请我去教导女儿的人家?”又摇头道,“每回去授课我都坐着严严实实的马车,压根儿不知道那是谁家。”

    朱桐道:“若那些女孩儿立在你跟前,你可认得?”

    “认得。”白兰道,“连她们身边的嬷嬷我都认得。”

    朱桐微笑道:“那我敢肯定,你必有后用。”

    白兰心中猛然跳了几下,问道:“敢问朱先生,那案子现在牵连进了些什么人?”

    “半个朝廷。”朱桐道,“瞧这意思,最终说不定能收齐全一整个朝班。白兰姑娘是个聪明人。朝堂上的事情,不是你区区一个小女子招惹得起的。”

    白兰张了张嘴,立时闭上,沉思不语。足有两柱香的功夫,她才说起来另一件事。

    去年,咸阳开了个吉祥绣坊。做出的绣品别致精细,价钱也高,白兰时常过去光顾。那绣坊东家黄氏是个寡妇,为人大方心思细腻,从不低看烟花女子。认得了一阵子之后,白兰发觉这东家言谈举止皆不俗,遂与之结识、交情日深。交情既深,交谈益深。黄寡妇时常劝说白兰,花楼不是久留之地。还是细心寻个如意郎君、早早抽身的好。

    后来白兰与她男人好上了,少不得也告诉这黄寡妇。黄寡妇与她出了许多主意试探,亦帮着猜度分析男人的心思。白兰离开百花楼私奔,有一多半是黄寡妇撺掇的。连偷带财物出楼子都有许多是她想的法子。

    得知了夏奎的经历,白兰不觉对黄寡妇起了疑心,甚至对她男人也有些不踏实。

    听她说罢,朱桐想了想道:“眼下咱们没有任何线索表明你男人有问题。但这个黄寡妇的嫌疑委实大。如今你并未信任你男人,不然方才看见了画像你就当去找他商议,而非找一个没见过面的眉姑娘。然你却信任黄寡妇。若非她是咸阳你在长安,你八成就找她去了。可对?”

    白兰点头:“不错。”

    “那么你男人也许只是被她顺手利用了。”朱桐道,“为了稳妥起见,姑娘转移财物当另想法子,莫使在百花楼使过的那套。”

    白兰轻叹一声:“罢了,我立时去那个太平镖局,且看他们有什么好法子。”她指了指案头的两张单子,“可否送我?”

    朱桐看刘净。刘净笑道:“这个只是广告传单,姑娘拿去便是。他们铺子里有许多呢。”她打量了白兰几眼,“姑娘赶紧将这身换了吧。至少得把缭绫换了。”

    朱桐道:“她若要去镖局和钱庄便不用换。有钱人办事总方便些。”

    白兰冥思了会子道:“我想着,我可要给黄东家去封信商议那画像之事?”

    那两口子立时赞道:“好主意!”

    白兰微微一笑,起身告辞。刘净送她到了门口,道:“依我看,你大可换一个男人。你男人若真心爱你,不会让你巴巴儿受那么些委屈。你莫以为他不知道。他不过是以为奶奶给小妾亏吃天经地义罢了。”白兰脸色变了变,深深万福。

    她前脚刚走,刘净立时到后头打开电报机给太平镖局发了封长电报。

    白兰立在朱府门口迟疑良久,到门房借纸笔给刘净写了张条子。门子送入院中,刘净一瞧,她想借朱府的马车。刘净答应了。遂派了辆青顶小马车拉着白兰与那小丫鬟直奔太平镖局。

    主仆二人到镖局门口下了车,那门子坐在门口打量了几眼马车,懒洋洋的不动弹。待她俩走近前去,门子看白兰那身衣裳眼睛都亮了!登时弹了起来,满脸堆笑喊道:“欢迎光临!客官里面请,我们镖局承接各色业务包你满意~~”一面说一面扫视缭绫裙子,半分不曾在意她的容貌。见他变脸变得如此之快,白兰心中暗喜。

    门子点头哈腰陪着白兰往里头,在前院遇见一个镖师模样之人大大咧咧往外溜达。看见白兰的衣裳,亦是直了眼,错身而过之时愣是没瞧白兰的脸。入了大堂,伙计们亦个个围着白兰端茶倒水谄媚不已,左一眼右一眼溜她的衣裳。白兰还是头一回被这么多男人无视美貌,啼笑皆非。

    一时镖头和掌柜都出来相迎,将白兰请到后头雅座。白兰取出方才在朱府得的单子,指着替人搬运私房钱小金库那一行不言语。他二人同时道:“这个好办。敢问客官预备何时搬?”

    白兰道:“越快越快。”

    这掌柜的十分专业,只问白兰要搬运的物件之重量和体积、可有易碎品。白兰也没什么好瞒着的。问完后,掌柜的取出一份合同来递给她:“这是我们的合同。”他谄笑道,“贵是贵了点,不过姑娘想必也不计较这么点子小钱。”

    白兰见他们搬点子东西便要收一千两银子,非但没嫌贵,反倒十分满意。区区一千两换个安生,极划算。点头道:“可以。你们预备怎么搬?”

    掌柜的拍手喜道:“客官真爽利!您老放心,准保安全稳妥、不漏痕迹。您这银子花的绝对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