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897.第八百九十七章

      夏奎杀人之后, 太守朱巍打发人封了浮云堂。尘↘缘√文?学↖网次日一早老头亲自领人过去搜查。事出突兀,浮云堂全无准备, 账册子齐齐全全码着, 文吏们取大布袋子来装。院子旁边的骑楼中设了三十多个大佳腊产的大密码柜。衙役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愣是打不开, 朱巍遂让悉数抬到太守衙门去。这些东西全都堆在无蓬马车上, 衙役鸣锣吆喝让路,浩浩荡荡招摇过市。眨眼间整个长安城都知道铜铃大街有个叫浮云堂的赌场被抄了。

    既知道了锦衣打手皆为俱将门子弟,朱巍便让画师替他们一个个画影图形贴满大街小巷。告示上写着:今有地下赌场浮云堂护院打手数名,拒不肯吐露姓名籍贯。如有认得的,来衙门告知其身份,官府重重有赏。

    告示前脚刚贴出去,朱巍后脚动身往秦.王府求见秦王。秦王今儿心情不好,正恹恹的窝在屋子里发愣。听说来的是朱巍,叹了口气, 命请他进来。朱巍行了礼,踌躇良久不曾开口。秦王右手撑着脑袋道:“朱爱卿想说什么就说吧。”

    朱巍垂头应了一声,又思忖片刻,道:“微臣侄儿朱桐刚回来时,微臣曾与他争辩了一整夜直至天明——情与法哪个要紧。微臣以为都要紧,且不可一概而论。臣那侄儿道,治世可依着微臣,如今这世道非以法为要不可。”

    秦王本以为他要说浮云堂那案子, 谁知这老头扯了一大堆别的, 都听糊涂了。“情与法自然是都要紧。”

    朱巍乃道:“若是情法相悖, 敢问王爷哪个要紧?”

    秦王不觉坐正了,直直的看着朱巍:“朱爱卿的意思?”

    朱巍拱手道:“微臣与侄儿辩论一宿之后微臣让他说服了。法比情要紧。”

    半晌,秦王轻声问道:“浮云堂背后是谁。”

    “尚未查出。”朱巍道,“然这会子已牵扯进去了小半个朝廷,从文官武将至内廷公公。且当中通判极多,深究下去必然更多。倘若王爷只略施警戒不下重手,过个一年半载风头过去,渐渐的又得恢复原样。”他叹道,“微臣为官多年,早已看明白了。王爷如若不信……跟微臣去衙门等着。”

    秦王面上变了好几种颜色:“等着……什么?”

    朱巍又叹,摇摇头:“王爷去了就知道了。”

    秦王遂点头。朱巍特意给他带了身干净衣裳,秦王穿着倒个身量未足的小衙役,侍女太监瞧着不觉笑起来。秦王遂混在朱巍带的人当中一道回太守衙门。

    才刚到门口跳下马,门子便迎了上来:“老爷可回来了!有两位大人已等了半日。”

    朱巍道:“现在何处?”

    “李师爷让他们在书房候着。”

    “也好,我这就过去。”朱巍一面把缰绳交给手下人,一面喊了个心腹过来吩咐几句。秦王遂跟心腹走了。

    朱巍慢慢悠悠踱步进了外书房,拱手道:“哎呀本官可巧有公务出去了一趟,劳二位久等。”那二人赶忙站起来还礼。

    尚未来得及说话,外头有人进来回道:“老爷,都指挥使司何云将军来了。”这位乃是秦国武将魁首,为人清廉正直、深得军心,朱巍赶忙跑出去迎接。

    不多时将何云迎入书房,四个人寒暄一番。朱巍乃正色道:“老夫已大略猜到诸位是来做什么的。”他拱了拱手,“不是我这老头不近人情,实在是此案千万要紧,没法子通融。”

    客人们神色大变、面面相觑。良久,有个官员道:“敢问朱大人,你可查出了什么?”

    朱巍道:“但凡那赌场里有的,都查出来了。”

    那官员立时“扑通”跪倒在朱巍跟前,大哭道:“下官不过是一时糊涂,求老大人千万饶下官这回……”

    另外的官员也跪下喊冤道:“下官全然不知,都是下官那侄儿瞒着下官做的……”

    朱巍面不改色,任他们哭喊半日。抬眼一瞧,何云坐在椅子上尴尬万分。乃痛心疾首道:“老夫素来以为,何将军乃正直之人。”

    何云苦笑道:“末将看了大人贴出去的画像,中有一人像是末将那不成器的儿子。”

    书房中热闹无比。旁边的隔间后头,秦王阴沉着脸不知作何想。他身边有个朱巍的师爷,低声道:“王爷,那些人便是如此。有贪念的送钱,没贪念的朝子侄下手。谁家能保证个个孩子都是好的?出了事……”

    话未说完,耳听外头又是一嗓子:“老爷,平安老侯爷到了。”

    满屋子人顿时立起。平安侯乃是秦太皇太后的弟弟,并无实职。然秦王极其敬重祖母,爱屋及乌,也十分尊敬平安侯爷。只听脚步声起,平安侯负手而入。朱巍忙领着几位客人下拜:“老侯爷也不让人通报一声,下官迎接不及。”

    平安候摆手道:“是我不让通报的。”他扫了眼屋子,笑道,“朱巍,你这儿挺热闹。”

    朱巍一本正经道:“同僚串串门罢了。”

    平安候径直到上首坐下,看着朱巍道:“我同你商量件事。铜铃大街那案子给我来查如何?”

    朱巍一愣:“侯爷你……”

    平安侯道:“本侯闲来无事,日日斗鸡走马,不大替王爷分忧。那案子本侯有所耳闻,十分棘手。朱大人这品级不上不下的,犹如得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不若将此案交予本侯。本侯是王爷的舅公,诸事便宜。朱大人你只管装病,到时候本侯来看望你,你便将托本侯接手此案,如何?”

    朱巍躬身道:“侯爷,下官不敢欺哄王爷。”

    平安候摆手道:“这非欺哄。你岁数也不轻了,眼下天又冷。你黑天白日的只管操劳,但凡有个不留神,头痛脑热寻常事。就这么定了。你这会子就病吧。”

    朱巍道:“下官委实没病。”

    平安候冷笑两声,指着他道:“你以为你是什么大老爷!你就是我外甥孙儿的一条狗!我说你病了,你就得病。”

    朱巍垂着眼道:“下官没病。”

    平安候撂下脸来:“你当真没病?”

    “下官没病。”

    平安候喝到:“来人,掌嘴!”

    他身边闪过一个彪形大汉,两步走到朱巍跟前抡起巴掌便扇。屋中的衙役与隔壁的秦王皆忍不住惊呼——朱巍这岁数,若挨了这么一下子可不是顽的。说时迟那时快,一条人影飞快从门外窜进来抖手叼住大汉的腕子顺势一扭,大汉“哎呦”一声。话音未落,此人右脚一勾从后头踢中大汉的腘窝。大汉“扑通”摔倒在地。

    平安候拍案吼道:“反了么!”跟着他进来的几个护卫齐刷刷摘下身后背着的火.枪瞄准朱巍和那人。那人登时挡在朱巍身前。秦王一看,正是刘戍。平安候冷笑道,“好大的胆子!竟有人敢爬到本侯头上。你可知道本侯是谁?”

    刘戍昂首道:“我管你是谁。我又不是秦国人。”

    平安候哼道:“朱巍,你可知罪?”

    朱巍踏踏实实藏在刘戍身后:“下官不知。”

    平安候冷笑一声:“你私通别国奸细,是什么罪?得了别国什么好处?还不从实招来!”

    刘戍愕然:“你们秦国竟然是这样的?我妹夫还是投别国好了。”

    秦王再也忍不得了,径直从隔间后头走了出来。偏平安候没留意到旁边走出来一个小衙役,大大方方的说:“把这个奸细给本侯毙了!”

    秦王喝到:“谁敢!”

    何云将军眼尖,吓得赶忙跪下:“王爷!”其余两位紧跟着跪下。

    平安候赶忙站了起来,打了个哆嗦:“王王王爷……你怎么在这儿?”

    秦王冷冷的道:“孤王若不在,朱巍大人今儿只怕就得血溅当场了?”

    平安候看了看朱巍,咬牙道:“难怪这老匹夫一副刚直不阿的模样,原来王爷在偷听!王爷,他是装的!若非有你,他早答应了。”

    秦王冷笑道:“他是不是装的孤王不知,侯爷你必不是装的。”平安候看他甥孙面冷如冰,忽然后脊背发凉,跪倒在地。

    秦王低头看了他半日,长叹一声正要说话,门子又来了:“回老爷——”

    朱巍低声道:“等会儿再说!”

    秦王道:“说!让孤王听听谁又来了!”

    门子道:“大学士洪三省大人在衙门外求见。”

    秦王道:“喊他进来。”门子应声而去。屋内肃然。秦王便寻了把靠窗的椅子坐下,悠悠的道:“你们只当孤王是个寻常的衙役,不用跪着拜着。孤王今儿就在这儿慢慢候,看看能凑齐一整个朝班不能。”

    洪三省还没进来呢,另一个门子有气无力的道:“回老爷,孙有田公公在外头求见。”

    朱巍苦笑;秦王已怒极而笑了:“难怪朱桐说刘丰比他强。便宜了鲁国。”

    刘戍咳嗽两声:“王爷,您好歹给我留点面子……”

    另一头朱桐等人取了浮云堂的账册子列图表排数据,核算这个赌场究竟欠了朝廷多少税金。正忙得四脚朝天,有人进来回道:“桐大爷,门外有个女子求见。”乃递上了一张笺子。笺子上无字,唯画了一朵白描的白兰花。

    朱桐道:“请她进来。”

    不多时,外头进来一个女子,裹了件翠绿色卷草纹锦缎面子狐皮里的鹤氅,里头穿着一身精白缎面的貂鼠皮袄子,腰间系着条月白色的裙子、竟是缭绫的。偏她从头到脚没带着一件首饰。再看容貌,正经应得上“羞花闭月”四个字。这女人婷婷而立,无端生出一股书卷气来。朱桐与刘净互视一眼,心中都想:不枉费叫了白兰这个名字,这模样子才像个花魁。

    女人上前翩然万福。分宾主落座之后,朱桐拱手道:“请问姑娘是……”

    女人含笑道:“大人不是猜出来了?奴家便是白兰。”

    朱桐道:“太守衙门停尸房停着一个白兰呢。”

    女人道:“眉姐姐已告诉我了。那个纵也叫白兰,不是百花楼的白兰。”

    朱桐瞧了她两眼:“你与眉姑娘很熟?”

    女人道:“多有书信往来,今儿头一回见面。”

    原来她是今儿一早出门拜佛,在路边看见了衙门贴的告示,征认得咸阳花魁白兰之人前去衙门认尸,告示上还画了“白兰”的画像。她心下纳罕,想着在长安也不认得旁人,香也不烧了,径直往春风楼去找眉姑娘。眉姑娘听说是“咸阳信友”,立时猜到根由请她进去说话。白兰与她虽不曾见过面,却认得彼此的诗文字迹,随意作了首小诗便证明身份。二人交谈了半日之后,眉姑娘写了封信替她作证,劝她来朱府找朱桐。

    朱桐打开那信一瞧,委实如她所言。乃点头道:“我信你是真的白兰了。”遂问她怎么回事。

    白兰思忖片刻道:“我是逃出来的。”

    “哦?”

    白兰嫣然一笑。

    半年前,她与时常来百花楼的一位相好私定终身。那相好是长安人,家境优渥、身家清白、妻子贤惠,且与白兰十分恩爱。然白兰是百花楼的聚宝盆,曾有外地客商出十万两白银想替她赎身,老鸨子硬是不肯卖。白兰若想走,唯有逃这一条路。她遂先偷偷将自己多年积蓄带出楼子藏起来,又假扮接了个外客出门。相好预备了马车接应,二人连夜逃至长安。幸而长安咸阳两城早已不关城门,平安无事。她如今已在别人家里做了快三个月的姨奶奶了。

    朱桐思忖道:“据我所知,百花楼并未说过白兰姑娘失踪或出逃。”

    白兰偏了偏头:“我大概知道点子缘故。实不相瞒,要不是看了今儿那张告示、并去见了眉姐姐,我大概不会来找朱大人,会另寻旁人相助。”

    朱桐眨眨眼:“为什么?”

    白兰轻叹道:“人心不足啊!从前我只觉得落在那么个龌蹉地方,活着何趣?但凡能离了火坑,为奴为婢我都愿意。不曾想,进了正经的人家,竟比在百花楼还艰难。”她哂笑道,“我们奶奶委实贤惠。我这一身的本事败给她,心服口服。朱大人,眉姐姐说整个秦国你最高明。可能给奴家指条明路?”

    朱桐眉头一动:“眉姑娘说,整个秦国我最高明?”

    “不错。”

    朱桐磨牙:“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