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895.第八百九十五章

      朱桐说浮云堂楼上做的是权钱交易, 秦王大惊!朱巍咳嗽两声:“桐儿, 你可有些武断?”

    朱桐道:“咱们方才看到的那家既卖鱼白粗布又卖江宁缂丝的衣料铺子——”他指着一个名字,“帐房先生便是浮云阁二楼的常客。塵?緣?文?學?網”秦王想起那家的粗布比别国贵了两三倍、朱巍推测其货品是卖与军队的, 便信了七八分, 登时面沉似水。

    朱巍又咳嗽两声:“他那铺子离浮云堂最近不过。说不定账房先生好赌,挑最近的赌坊去赌。”

    朱桐道:“一个帐房先生,又不是东家, 薪水能是多少?他竟赌得起最小筹码一千两的赌局?有这个财力自己开铺子做生意不好么?”

    朱巍干脆咳嗽了十几声:“也许他监守自盗、偷账上的钱去赌的。”

    朱桐笑道:“那他因恐被东家发现, 必会挑个离铺子远些的赌场。”

    他话音刚落, 有人抢着说:“朱大人别再咳嗽了, 我都看不下去了。王爷也不是瞎子也不是傻子。”众人一看, 竟是刘戍不知道何时悄悄溜到后堂偷听, 朝秦王挤眉弄眼:小哥你是王爷竟不告诉兄弟,不够意思啊!

    秦王苦笑道:“孤王已看见了。”

    陈大人与庾二老爷茫然互视了一眼,陈大人问道:“王爷看见了什么?”

    朱桐道:“依晚生看, 陈大人和庾国舅皆不知情。”秦王冷哼了一声。

    陈庾二人大惊:“朱先生此言何意?”

    朱桐道:“庾国舅是个读书人,听闻性子略迂腐, 最好哄骗不过。陈大人不大精细, 下头说死了个犯人, 他分明起了疑心竟不曾亲自验尸, 也是极好欺瞒的。”

    陈大人黑了脸:“朱先生既不知详情何必妄言?梁仵作为仵作多年, 从不曾出纰漏, 本官亲自验尸难道能强似他去?”朱巍赶忙打圆场。大堂登时气氛不和谐。

    过了会子, 外头有人进来回说梁仵作来了。众人立时将别的先撂下。只见那梁仵作年过半百、头发花白, 到堂前跪拜。朱巍指着夏奎问道:“梁仵作,你可认得他?”

    梁仵作看了看:“不认得。”

    “你再仔细看看,当真不认得?”

    梁仵作道:“大人放心,老吏眼神好记性也好,委实从不曾见过此人。老吏若见过,他纵变成尸首也认得。”刘戍立在后头扑哧笑了,见他笑了夏奎也笑。

    陈大人冷眼看了会子道:“梁仵作,十几日之前有个囚犯在狱中病故,你可记得?”

    “记得。”梁仵作道,“那人有哮喘之疾,受不得冻。这会子天气冷,牢中更冷,他病发身亡。”

    朱桐抢着问道:“梁仵作可记得他长什么模样?”

    梁仵作道:“老吏亲自去验的尸,记得明白。”

    “烦劳梁仵作将那人的画像画出来。”朱桐想了想,“你可知道他下葬在何处?”

    梁仵作道:“还不曾下葬。”

    朱桐喜道:“还在你们衙门?”

    “在城南门外的义庄。”梁仵作道,“那人没有亲眷来认领尸首,还是老吏亲手填的单子,上社会慈善局去领钱买棺材办丧事,钱还没到呢。”他抱怨道,“自打慈善局换了个局长,做事忒慢!都快半个月了,人还在义庄呢!裹了卷凉席怪可怜的。亏的如今天冷。若是热天尸首早坏了。”

    刘戍奇道:“你们秦国也有社会慈善局么?”他看了朱桐一眼,“这个是鲁国国策。”

    朱桐咳嗽两声:“鲁国是从燕京慈善会抄来的。”刘戍一缩脖子。朱桐乃道,“既然尸身还没下葬,取来照着画像,更好些。”乃吩咐人上义庄去取尸首。

    办事的衙役问道:“尸首叫什么?”

    满屋子老爷王爷都不吭声。梁仵作道:“叫夏奎,十三日前送过去的。”

    衙役又问:“夏奎二字怎么写?”梁仵作遂寻书吏借了纸笔写下“夏奎”二字。

    待衙役拿着名字走了,梁仵作回来依旧跪在堂前。夏奎就跪在他身边,侧起头一眼不错的瞧着他。梁仵作被他瞧得浑身不自在,也瞧了夏奎两眼。夏奎依然不眨眼。偏满堂的大人一齐闭口不言。梁仵作愈发别扭了,低声道:“这位兄台,瞧我作甚。”

    夏奎这才眨了眨眼:“梁仵作!”

    “何事?”

    “梁仵作!”

    梁仵作皱眉:“究竟何事!”

    “梁仵作你害怕么?”

    梁仵作把腰板一拔:“我姓梁的清清白白不曾做违法之事,害怕什么?”

    夏奎道:“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活见鬼,你怕么?”刘戍撑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夏奎跟着笑。两条大汉中气十足大笑,震得堂中起了回声。梁仵作莫名不已。

    朱巍指着夏奎道:“他才是夏奎。”

    梁仵作愣了:“夏奎?死了的那个?”他看看夏奎,“不对啊!夏奎少说比他矮了一个头,瘦得大约只有这位一半重,模样也相去甚远。”

    朱巍摇摇头:“这位才是真夏奎,得了哮喘病死在牢中的乃是旁人。梁仵作你不曾看见过堂的夏奎,陈大人不曾亲自去看假夏奎的尸首,让人家在眼皮子底下玩了一出狸猫换太子。”

    朱桐道:“不单是狸猫换太子,还有螳螂捕蝉。这里头,恐怕不止一方出了手。”

    秦王道:“孤王都糊涂了。”

    刘戍道:“我也糊涂了!阿桐,怎么回事?”

    朱桐思忖道:“我起初以为陈大人下头的衙役已是把他架空了。再一想不对。若是衙役狱卒与人勾结联手哄骗陈大人,夏奎一个活人跑这事儿不论如何都得告诉陈大人。不然迟早露馅,他们自己可就遮掩不住了。那他们就当另外编排一番瞎话、把自己摘出去才是。除非他们以为夏奎没有逃跑,而是死了。躲在后头下套之人显见将衙役狱卒也一道套进去了。”

    刘戍叉着手道:“却又来!分明逃跑了、并没有死,还是现打晕了四个狱卒、扒了一个狱卒的衣裳穿走的,怎么会以为他死了?狱卒可傻了不成?”

    朱桐又想了半日,忽然站起来道:“走!去陈大人衙门。”

    “啊?”

    “少惊动些人。”朱桐道,“快些。”他看了眼庾二老爷,此人有些惑然无措。“大约来得及。”

    朱桐在鲁国执政多年,说正事时自带威严,众人不由自主听了他所言。遂立时动身走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赶到知府衙门。知府大牢就在衙门内,朱桐命将狱卒悉数喊来,又打发人去找放假或是值夜。刑房一众官吏也都喊了过来。中有一人,一看见夏奎便如见了鬼似的,吓得脸都白了。朱桐只做没看见,让夏奎去认认狱卒。夏奎一个个细辨,竟没有当日欲给他“土布袋”的四个狱卒。等了半日,放假值夜的也来了,依然不是。

    朱桐点点头:“我想到了这种可能。”乃含笑望那变了脸的刑房吏,“这位押司可有话说?”

    刑房吏强笑道:“先生说什么?小吏听不明白。”

    朱桐道:“白日见鬼可有趣么?你可知道太阳就要下山了。”

    那刑房吏身子摇摇晃晃快站不住了。陈大人只冷森森的瞧着他,一言不发。刑房吏“扑通”瘫倒。

    原来,夏奎被抓来那日一大早,有个穿灰袄的男人来此人家中,含笑送了他一盒点心。这刑房吏打开盒子一瞧,里头竟是白花花的两锭大银元宝。那人道:“我东家的相好与人私通,又被奸夫杀死。我东家郁愤难平。虽说杀人偿命律法难容,我东家却不想让他拖到明年秋后再死。听说,今晚是押司值夜。”

    刑房吏看着银子眼睛都直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为难道:“虽是我值夜,值夜之人并不止我一个。”

    那人道:“今儿大老爷审过之后,奸夫会送去僻静之处单独关着。押司放心,我东家不止有这么两锭银子,该疏通的都疏通了。”

    刑房吏这才放心,大大方方手下银子道:“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些许小事,好商量。”那人遂将东家的安排细说与刑房吏听,二人商议了会子,定下计策来。

    当晚刑房吏特意早了些到班,不许旁人跟着、独自跑到夏奎的牢房外溜了一眼。牢房北边有一片空牢房,僻静无人,夏奎单独关在此处。他提着灯笼从那片出来,值夜的狱卒们个个望着他微笑,刑房吏回笑道:“那边只关了一个犯人,老实的很。我已看过,大伙儿不用过去了。”众人都答应着。

    到了四更天,五个穿狱卒衣裳的人走了进来。两个拿着铁锁,两个抬着一袋子黄土,还有一个高壮汉子扛了一个长布袋子,袋中仿佛装了个人。众狱卒只做没看见。过了一阵子,隐约听见北边有嘶喊声传来,众狱卒当作没听见。许久,两个穿狱卒衣裳之人匆匆走出。随后,又有三个穿狱卒衣裳的出来,当中一个扛着长布袋、两个抬着那袋黄土。众狱卒依然装聋作哑。

    次日清晨,交班的还没来。这刑房吏亲领着人查看牢房,赫然发现关夏奎的牢房里头躺着一具尸首。遂急忙忙将尸首抬出去,跑着请仵作。

    梁仵作是个实在人,每日来衙门都极早,那会子刚到。连口水都没喝,命人抬尸首过去验尸。

    众人听罢瞠目结舌。半晌,刘戍似赞似叹道:“这出瞒天过海不弱于古人!”

    又查了当日将夏奎关入牢房之人,是两个白班狱卒。此二人亦得了人家的银子,特意将夏奎送去北边牢房,还告诉狱卒头目说是陈大人吩咐的。

    刘戍闲闲的道:“这衙门上下每个人都会欺上瞒下啊。”陈大人面如土色。

    朱桐道:“事既至此,已十分明白了。土布袋不过是一场戏。狱卒以为东家派人把夏奎杀死、换了个得病的替身死在牢中替狱卒们遮掩。夏奎以为官府要杀他。夏奎,要杀你的和救你的是同伙。”

    夏奎都快懵了:“那……他们耍我玩么?”

    刘戍嘴快:“人家显见是借刀杀人,让你去杀那个什么毕大老爷啊!话说这个毕大老爷是什么人,真的死了么?你从前见过他真人么?会不会也像梁仵作一样?”

    夏奎闻言一愣。想了半日,迟疑道:“我见过毕大老爷。只是离得远,容貌看得不真切。”又想了半日,“应当没杀错人吧……”

    刘戍道:“你自己也不拿不准。”

    朱桐思忖道:“可能是有人想借夏奎之手杀毕大老爷,亦可能毕大老爷想金蝉脱壳假死脱身。眼下不好说。”

    秦王问道:“朱先生,他们想做什么?”

    朱桐摇头:“猜不出来,我得细查。先弄明白替死的病人身份。尸首想必已运回我叔父衙门了,我们这就回去。天色已晚,王爷可要回府歇着?”

    秦王大声道:“孤王同先生一道去。孤王又不是没见过尸首。”

    朱桐点头:“好。那位咸阳的白兰姑娘想必也是无辜的。”他向梁仵作拱手道,“梁押司清早便来上衙,可知是个敬业的。晚生的仵作年轻,经验不如梁押司。恳请梁押司同他一道再次验尸。他们二人皆死的冤枉。咱们不是高僧,不能替他们超度。然咱们能以微薄之力替他们查明真相、申冤雪恨。这般功德,不亚于造七级浮屠。”

    梁仵作挺直了脊背,手指不觉抚上腕上的佛珠道:“既是朱先生有此心,老吏必竭尽所能。”乃向朱桐作了个揖。朱桐回了个长揖。

    事已至此,不论是陈大人还是庾二老爷都不敢回府,又连夜跟着朱家叔侄俩回到了太守衙门。此时已是饭点了,朱巍吩咐去外头随意买些吃食来,要清淡不可油腻。

    朱桐忙说:“我不吃!”又解释道,“吃完饭要连着验两具尸体且都已存了十几日。虽说这会子天冷,也难免有恶臭。”

    秦王听了也道:“孤也不吃。”刘戍也喊着不吃。

    朱巍道:“不吃哪里使得。只略喝点子小粥罢了。”他三人这才答应。

    秦王喝粥,旁人还能吃荤么?遂都只喝了小半碗粥水。此时朱桐从鲁国带来的江仵作也到了。

    众人一道拥去停尸房。先使人替那病死之人画了像,江梁二位重新验尸,都说此人委实是哮喘病发作而死无疑。再看那女尸白兰。江仵作看了此女半日,皱眉道:“仿佛有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