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百七十五章 大战南天门

      一直以来卫达都很好奇最擅长剑法的万花谷谷主为什么没有佩剑,现在他才知道,不是没有,只是他没有见过而已。

    “鹤某这一生还没有后悔过呢。”鹤云熙则是从旁边的人手里随手接过一把长刀,然后冷冷的道。

    从时间上来看,朱猛应该快要赶到了,所以鹤云熙绝不会害怕花月儿。

    “保护好他们,芸儿和我杀出去。”花月儿回头让花兰兰和卫达保护好韩一笑的母亲,而她则是带着张芸儿冲在了最前面。

    花月儿的目标直接便是鹤云熙,而张芸儿则是突然跳起在空中旋转的同时,竟然同时攻击南天门四将。

    可不管是武器还是身体,张芸儿都绝不是南天门四将的对手,她很快便是被压制了下来,甚至都是没有还手的机会。

    而花月儿和鹤云熙的战斗则是一直你来我往的,谁也没有吃亏,谁也占不了便宜。

    鹤云熙的特长就是使用暗器,而花月儿速度极快,身体柔软,轻功也是超越了一般人的理解范畴,所以鹤云熙想要伤到她太难了。

    但同样的,鹤云熙身上有软甲,花月儿多次刺到他的身体,我9也只是将衣服刺破,根本没法伤到人。

    软剑本身就是轻盈缥缈的,想要破开这软甲更是不可能。

    “我和卫达上去帮忙,你们看准机会就走,一路杀下山去!”花兰兰看情况不妙,立刻决定和卫达一起上去帮忙,只留下韩一笑和苏露,何丹三人保护韩一笑的母亲。

    卫达立刻点头,现在的情况也只有这样了。

    花兰兰直接上去帮张芸儿,而卫达则是加入了鹤云熙与花月儿的战斗当中去。

    卫达知道自己的实力跟他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但他有红雨剑在手,可以克制鹤云熙,给他造成一定的威胁,这样花月儿便有机会打败他了。

    有了花兰兰的帮忙,张芸儿总算是没有那么被动了,两人开始发动了反击,不过还是焦灼不下,根本无法把南天门四将如何。

    但好在他们能够完全牵制南天门四将,这样一来的话,苏露他们便是有机会冲出去,虽说围上来的南天门门众已经不少了,但实力都是不怎么样,大多都是乌合之众,以韩一笑的实力,以一敌十也可以迅速取胜。

    这就是南天门这种发展模式的弊端了,他们自己以为是海纳百川,什么样的人都吸收,但实际上是鱼龙混杂,这些人除了心是同样的恶之外,实力可并没有那么整齐。

    “你就是大威门新任的门主吧,看来你胆子也是不小啊,我盘龙山还没有主动找上门呢,你竟然就自己来挑衅了,我佩服你的勇气,但是没有实力的勇气,永远都只是小丑行为而已。”鹤云熙连忙后退几步,然后恶狠狠的道。

    “哈哈,你是聪明人,我也不是傻子,反正你们早晚会动手的,既然如此,那我又何必等着挨打呢,先来走一遭不是挺好的吗?”卫达哈哈大笑起来,气势上可绝对不能输。

    如今的大威门虽然在刘梦雨几人的整顿下,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并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人心涣散的大威门了。

    即使大威门依旧不是盘龙山的对手,但也绝不能直接认输,这是卫达他们一直以来的想法,他们几人也是一直在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

    “好好好,口气倒是不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鹤云熙说完,袖袍突然一挥,十几根毒针便是飞射了出来,目标正是卫达的身体各处。

    卫达红雨剑立刻在身前迅速旋转,幸而挡住了所有的毒针,不过就在此刻,那鹤云熙已经是冲了上来,他的长刀已经到了卫达的眼前,以卫达的速度,是绝不可能躲开的,就连格挡的机会都没有。

    “铛!”一声脆响,花月儿的软剑突然出现,弹开了鹤云熙的长刀。

    “注意力要随时集中,攻击和防御都是一环接一环的,千万不要大意。”花月儿一边和鹤云熙交手,一边提醒卫达道。

    “临阵磨枪,恐怕没什么用哦。”鹤云熙在击退花月儿的同时,得意的道。

    “有没有用,你马上就会知道的。”花月儿说着,再次发动了攻击。

    卫达趁着花月儿和鹤云熙打斗的时候,找准时机偷袭了鹤云熙几次,不过这家伙本身的本事就是偷袭别人,所以他在这方面的防备也是很谨慎的。

    花月儿的软剑多次划破了鹤云熙的衣服,现在鹤云熙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穿在里面的软甲已经现出来了。

    “你这软甲果然厉害,不愧是江湖上人人都想得到的宝物。”花月儿停下,夸赞道。

    “当然了,有了这软甲,就等于多了很多条命,就像今天这样,如果我没有这件软甲,恐怕都死在花谷主手里十几次了吧。”鹤云熙也是得意起来。

    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坐到今天的位置上,有很大一部分的功劳都是来自于这件软甲的,所以这也是他的自豪。

    “那就试试我的红雨剑吧!”卫达趁着鹤云熙得意之时,从他背后一剑劈了下去。

    鹤云熙对自己的软甲极有信心,又因为刚才花月儿突然停了下来,注意力都在她的身上,再加上花月儿对他软甲的夸赞,让他有些飘飘然,诸多因素加在一起让他有所大意,所以卫达的这一剑,不偏不倚的就劈在了他的背上。

    “红雨剑又如何?”鹤云熙只感觉自己背后被劈了一剑,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也没有感觉软甲有什么不对,所以便是得意的笑死了,同时回头一脚踢飞了卫达。

    可就是卫达被踢得倒飞而出的时候,还没收回脚的鹤云熙便是感觉到了后背剧烈的疼痛,软甲也是瞬间崩开。

    让得鹤云熙一直引以为傲的软甲,就这样被劈开了,而鹤云熙的后背也是受到重伤。

    “你…”鹤云熙话还没说完,花月儿便是再次对他发动了攻击,一剑穿胸,毫不留手,原本柔软的软剑,在这一刻竟然有如此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