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204章 痴人说梦

      有勋贵子弟会不满,这早就在朱载坖的预料之中。

    朱载坖微微一笑,“他们敢闹事,就闹一个看看,难道朕还怕他们不成。要彻底整顿好京营,终究是要杀鸡骇猴的。如果有人跳出来,这板子落下去,其他人才会老实。若是听话肯吃些苦,岂能少了他们的富贵。勋贵家的子弟现在也多,难免良莠不齐,该好好的锻炼一番,才可堪用。”

    徐延德心里一颤,这位陛下可比先帝果决的多,看事情也明白的多。知道朱载坖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徐延德便更加小心。

    京营的事情安排了之后,便是宣大奏报。

    俺答汗于去年便围了大同右卫,今年四月十五方才撤兵而去,自此宣大右卫解围。

    然而大同右卫城中的粮草、牛马早已经吃光,就是树皮也基本吃完。由此可见围城之苦,达到了一定极惨的的程度。幸好大同右卫是军镇,否则谁知道会不会出现人吃人的事情。

    但是俺答汗没在大同沾到便宜,又分兵骚扰凉州、永昌、宣府赤城,围困甘州十四日,才退去。

    看到这些奏报,其上的口气统统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朱载坖便有些不满,明军如今战力不堪,竟然认为敌人退走就是幸运。如此志气,毫无进取之心,怎么能保家卫国打击外敌。

    召兵部尚书杨博前来,朱载坖问道“今俺答自先帝之时,便将大同右卫围困,至今已七个月方才退去。这还不算,竟还连番骚扰我大明诸边镇。从甘凉二州到蓟镇,无不是俺答侵扰之警。我大明何时,变的如此软弱可欺了。”

    杨博有些默然,但又不得不回话。

    “陛下,大明边镇糜烂,并非从近年而始。”杨博沉吟道“早年间严嵩义子仇鸾为大同总兵,便曾重贿俺答,使其向东而攻蓟镇。也是那一年,俺答汗兵锋直达京城之下,险酿巨祸。然而,在此之前若干年,边军便已经不堪野战。其一,与蒙元骑战无马可用,其二,军中法纪日崩。军士多为将官私人调用,或耕田或修宅,操练废弛久矣。如此之兵与种田百姓何异,岂可挡俺答铁骑。”

    “边镇奏报之上,多为庆幸之语,实是真心所发。以如此散游之兵,而抵御俺答虎狼之师,能守城而不失,已是万幸。陛下若想报复俺答,当另练强兵,严明军纪,整肃边镇,方可与俺答汗一战。”

    朱载坖对于杨博的话一点也不奇怪,大明边镇虽然可战之兵不少,但是都是将官的家丁之流,这些人是将官们用来保命的,并不在军册之中留名。而在军册上留名的,便成了将官甚至边镇文官的奴隶一般,任其呼来喝去的役使,有脏活累活便随意征调。这样没有尊严,还没有操练时间的兵丁,如何能有战力可言。

    “既然他们还能守,那便守城吧。”朱载坖对于俺答的报复之心已经定下,“从京营调拨一批人马去大同,将大同的一部抽调回来,接受整顿。”

    杨博一下子有些懵了,“陛下,京营不是还在整顿之中,听说陛下刚刚派了一些亲军过去,要操练京营。不如等些时日,待京营操练的好了,再如此调动不迟。而且我大明如此做过的,便是武宗。武宗好玩乐,风评不佳。陛下若也如此,岂不是招致天下物议纷纷。”

    朱载坖笑道“武宗好武事,遇事喜亲征,朕岂能一样。这样做,不过是整顿军兵,提升边军战力之举罢了。京营虽然仍在整顿之时,但是不经实战,又如何能知道他们战力提升。边战边训,才是道理。而且调京营过去,其将官都是朕之亲军,地方文武官员,岂敢对其随意调用。如此便也名去了掣肘之弊,可专心于战事。”

    “陛下不可轻启战端啊。”杨博还是对朱载坖有点不信任,感觉太年轻冲动,“俺答汗自去岁至今,围困大同右卫七个月,由此可见其实力大增。往年蒙元在冬日缺少衣食,不会轻易寇边。自嘉靖三十三年,陕西地震之后,白莲教反叛,裹挟数万百姓而入草原。并在大同外两百里处修建归化城。也是因为建起了归化城,这些反叛之人便在归化城附近开垦农田打造器具,使得蒙元有了冬日也衣食无忧的作战之力。明军积弱,而蒙元之势日强,轻易言战恐不能胜。”

    朱载坖别的没听进去,却听进去了归化城三个字。

    “既然蒙元所依仗的是归化城,那便将归化城打下来好了。”朱载坖点点头道。

    杨博对于朱载坖的劝说没能起作用,反而让他确定了目标,这可堵的杨博有些难受,感觉就是鸡同鸭讲,两人不在一个频道。

    “咳咳咳,老臣不是想让陛下打归化城,而是想让陛下先积累了足够的实力,再出击蒙元。”杨博有些心累道“明军马少且劣,与蒙元在野外交战,不数合便会军阵崩溃。唯有练成强军,再辅以铁骑,施展突袭手段,才有可能拿下归化城。否则,以现有之军而攻蒙元重镇,恐损兵折将。”

    朱载坖看杨博的样子很是辛苦,便安慰道“强军非只操练即可,先饱其腹、再树尊严、后明其责、赋予荣辱,以军纪束缚之,如此才有百战不退之强兵。杨卿所言皆有道理,但是俺答汗此人既知以农耕而增实力,便不可令其再积蓄力量。今年不反击,明年彼兵又至,其实力日增,而我明军则日渐疲惫。既是乱麻不可解,何不快刀斩之。”

    杨博说不过朱载坖,但是还有些不赞同,只得道“既然陛下决心已定,臣辅佐便是,若战事不利,皆为臣之调度不利之责。”

    朱载坖微微一笑,杨博能做到兵部尚书这个位置,也不是简单人。看拦不住自己,便抢先担下了战事不顺利的责任。哪怕到时惨败,也大不了不当这个兵部尚书,而不至获罪。

    哈哈一笑,朱载坖道“杨卿不必如此,若朕是轻启战端,便不会有此一战。这战事分明是俺答汗所引发,不还以颜色,我大明边镇还能有宁日乎。给朵颜部的影克汗下旨,让他出兵攻打俺答汗的土默特部。不必死战,使土默特部不能分心他顾即可。”

    杨博看着朱载坖无语了,陛下年纪轻轻,难道是疯了不成。朵颜部虽然名义上臣服于大明,可是实力强劲,去岁刚刚让俺答汗吃了亏。就这么命令朵颜部出兵,岂不是痴人说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