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无微不至) 第六百二十八章 一辈子对你好

      许佳人被这么一拉也懵了。

    她的脑袋靠在结实的胸口,能感觉到唐珏在微微颤抖。

    他似乎比她还要情绪崩溃。

    “你个笨蛋,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唐珏一手抚着她的长发,轻声说道“别担心,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这话让许佳人觉得有点太“矫情”,但是她也没往别的地方想,擦了擦眼角,道“你今天去哪里了?一天都没见到!”

    “是不是体会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嗯?”唐珏伸出手指,细心的理了理她耳边的碎发,问道“怎么不让姚兵送你回来?”

    “他刚好有事,我就让他先走了。你去哪里了?”

    “这两个是谁?”

    唐珏转头看着地上的两个女生问道。

    “两个无聊的人。”许佳人走过去,看着地上倒着的两人,说道“你们回去告诉葛彬和林鹏,收起他们那套无聊的心思。如果再有下次,我一定不客气!”

    “知道……了。”张红红忍着腹部的剧痛,应了一声。

    ……

    车子停在了家门口,许佳人没有急着下车,问道“说吧,你今天去做什么了?”

    刚才她问了两遍,唐珏一直都避而不答。

    唐珏手握着方向盘,褐色的眸中划过一抹痛苦。

    “佳人——”

    他转过头,认真的凝视着她,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许佳人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只是,那双深邃的褐色眸子里,装满了深情和怜惜,让许佳人的心头一颤。

    这眼神中的情谊,让她觉得沉得无法承载。

    “军训。”唐珏抿着薄唇,每一个字他说出口都觉得心口在痛“你……你出事,应该告诉我!”

    “军训?也没什么事啊,不过就是差点被人阴了下。但是……我这么聪明,当然是没事啦。”许佳人轻松的笑着说道。

    唐珏见她还能笑的出来,只当她是强颜欢笑,心里顿时更加难过,一伸手就把她又拉到了自己的怀。中,认真说道“佳人,我们订婚吧。以后的以后都由我来照顾你,好么?”

    她发生了这种事,最需要的就是他的支持吧?

    本想着等她长大,等她真正明白了她的感情再向她说这句话,可是现在她发生了意外,唐珏觉得他不能再等了。

    “唐珏,你到底怎么了?”许佳人能感觉到唐珏的情绪很不对劲,但是她实在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想要推开他,却发现唐珏用了很大的力气,将她禁。锢着不能动弹。

    挣扎了两下,许佳人干脆任由他这么固着她。

    “唐珏,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好么?你忘了我说的么?我想要认认真真的上完高中,尽自己最大的能力考一所好的大学。”

    许佳人也很认真的回答道“我想要在大学里学习服装设计……我……”

    “我等你!你无论做什么,我都等你。”唐珏终于松开了她,只是情绪却更加失控“只是,在那之前,我想要和你订婚。你愿意么?”

    许佳人“……”

    “唐珏,你到底怎么了?这个问题我们不是以前说过么?我……我不确定……”

    “我知道,你还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放下时煜珩,可是……你出了这件事,我想要给你一个承诺,这是我给你的回答。”

    许佳人越听越糊涂,干脆问道“唐珏,我到底出什么事儿了?怎么听你说的我好像是得了什么绝症活不了了似的?”

    “张海。”

    唐珏以为许佳人是不想让他知道军训的事,纠结了片刻后说道“我已经知道那天的事情了。”

    “张海?!”

    难道是有人说了张海在军训的时候s。扰她的事情?

    可是,只是这样的话,唐珏不会情绪这么奇怪吧?问

    “张海的什么事?”许佳人问道。

    “那天你们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

    唐珏的手紧紧抠着方向盘,指尖都泛白了,“你如果想要报。警,我支持你。”

    “报。警?这种事很难界定的。”许佳人有点无奈说道,“除非有证据。”

    只是s。扰下,就算报。警,那对张海也没有什么伤害。

    “你放心,我已经让他承认了。”唐珏转头拿出一卷磁带,放到了车子里。

    张海惶恐的声音顿时传出来——

    “哥,我说!是我害了许佳人,我是鬼迷心窍,所以半夜溜进她的宿舍了……”

    “我承认我禽兽不如!”

    “……”

    许佳人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唐珏把李秀的事情当成了在她身上发生的事。

    张海还在断断续续的讲述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许佳人伸手按掉了磁带。

    “佳人,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再听一遍……”

    唐珏难过说道“只是,我想让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我都在你的身边!”

    “唐珏!你真是——”许佳人是哭笑不得,又气又感动。

    明明是别人身上的事,这家伙非要往她身上安。

    但是,他在以为她出事之后,还要坚定的娶她,这又让许佳人心中感动不已。

    “佳人,对不起——”

    唐珏知道自己不该,让许佳人再听一遍那个王。八。蛋的声音。

    “喏,我都这样了,你还要娶我?你真的不介意?”许佳人好奇问道。

    “不介意。”唐珏摇摇头,狠狠砸了一把方向盘,低吼道“我恨我没有保护好你!我该死!我真的该死——”

    他就不该让她去军训的!

    要是她不去,就不会出这种事。

    “可是……男人不都介意女孩子的清。白?你真的不介意?”许佳人看到唐珏拳头发红,知道他刚才那一拳真是用了全力。

    唐珏拼命摇头,最后他自己先哭了“不介意!许佳人,你听好了,你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介意。我只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你。我——”

    轻轻的像是羽毛划过了他的唇,唐珏鼻尖萦绕着淡淡果味的香气,甜甜的让他心口的苦涩都消散了。

    不过轻啄了一下,唐珏却觉得像是吃了一大勺花蜜那么甜美。

    “喏——”许佳人红着脸,昂着精致的下颌,说道“张海口里的那位主角可不是我!你不用再自责了!听懂了吗?”

    “什么?!”唐珏一时没反应过来,怔忡片刻后才睁大眼,问道“不是……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了!要是我,我能放过他?”

    许佳人侧头给了唐珏脑门一个栗子,问道“你到底听谁胡说八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