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正文 第900章记住你所说的

      “哗啦”几个哨兵直接拉动了枪栓,枪口全都指向了那辆跑车,后面警车过来后停在门外警察下来的时候还没啥,但是当看见满脸是血的严宽从车里钻出来,这帮人的脑袋顿时就炸了,特别是昨晚执勤的一个队长人都傻了。

    一点不夸张的讲,这队长第一个念头就是,我想拔枪干死他。

    昨晚的事还硝烟弥漫着没有散去,这位严公子是真不懂得品尝胜利的果实,都没超过二十四小时,他又给他爹上了眼药水,并且这次的剂量还有点,直接把严宽他爸的眼睛都给戳瞎了。

    今天的事件是绝对无法掩盖过去了,队长知道这一下子要有不知道多少人会被一撸到底了。

    “桀桀……”严宽一脸阴笑的舔着嘴唇,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哨兵顿时抬起枪吼道:“蹲下,抱头蹲下,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此刻,后面挂在楼顶上的国徽意味着这个地方是很神圣和庄严的,驾车冲撞此地的罪名,没有谁都能兜得住。

    严宽高举着手,笑嘻嘻的喊道:“我有罪……”

    后面的警察一看他这状态,当即就全都明白了,这人嗨大了上头了。

    严宽被拷上了,半个小时之后就被送往了市局大案队,副局长带队亲自来审他,于此同时各种风声全都刮了出去,吹到了严宽父亲的耳朵中,也吹到了范成梁的耳朵里,还有更多的人都得到了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是一个念头。

    “严宽完了,他爹也完了。”

    酒驾,毒驾,冲撞官方办公机构,这还不算一路上造成的车祸和人员受伤,甚至还有他昨天晚上还没彻底尘埃落定的案子,这些罪名一样一样的叠加起来,牢底妥妥得被坐穿了。

    这么说吧,神仙都难救严宽了,本来需要来回扯皮的案子,没超过一天就完事了,严宽父亲上面的人听闻了此事之后大为震怒,在这个舆论如此发达的年代,出现这种丑闻,谁脑袋上都会悬了一把利剑。

    当清晨来临的时候,坊间谈论最多的就是昨夜里那辆耀眼而又疯狂的跑车,这个话题中占据的流量达到了这座城市的历史之最。

    范成梁了解的更多一点,所以他苦笑着跟王惊蛰说道:“你是不是搞得太大了,半座城市都被你给掀翻了,要是知道这种结果,我宁可自己过去作证了,惊蛰啊你怎么不悠着点呢,你知道有多少大佬的电话在昨天晚上到现在都快要被人给打爆了么”

    王惊蛰耸了耸肩膀,说道:“以儆效尤么,你信不信经过这把事以后,这阵严打的风声肯定会吹向这片大地,我用一座城市的疯狂来换取往后许久的安宁,你说值得不?”

    范成梁仔细一想,品了品觉得王惊蛰这话确实很靠谱,国内的状况就是这样,当某一件事在某个地方造成了恶劣影响之后全国上下全都会把眼睛望过来,一个标杆立马就竖立起来了,然后就是长达百天甚至更久的严打,我爸是谁谁谁的后果,会人人自危的。

    这个插曲过后,王惊蛰和严宽离别的时候,说了一句话:“记住你曾经的承诺,做个好人,做个好官,也许因为你的这个承诺,这片土地的明天可能就会更好了。”

    范成梁掷地有声的点头道:“至少在我死去之前,一定是这样的。”

    王惊蛰离开了范成梁后,其实依旧别无去处,不过心情却稍微好了一点,时间可能让人忘不了任何的创伤和心结,但却会让你暂时选择性的遗忘这些,这种状况叫做自欺欺人。

    然后他发现,分心是个不错的选择,在如此无聊的阶段给自己找点事,有助于他缓解下心情。

    于是王惊蛰给小草汇报了下自己的内心走向,毕竟他的家教有点严,但是小草对此给出的意见是,你可以随意的放飞自我,你高兴就好了,王惊蛰刚想说她深明大义什么的,话到嘴边就又给咽了回去,因为他知道这搞不好是个烟雾弹,女人说的话你绝对不能从字面上去看意思,得深层次的剖析才可以。

    你要是认真了,那你就输了,会死得很惨的。

    “我人虽然在外,但心肯定一直都在你的身上,这么说吧,自从我看不见你了,我就发现风华绝对这个词已经寂寞了很久,我完全都用不上来形容别的女人了。”王惊蛰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你的眼里居然还有别的女人?”小草惊讶的问道。

    王惊蛰伸手就在自己的嘴上拍了一下,跟她聊天真是处处都是坑啊,他冲着手机说道:“我打算戳瞎自己的眼睛来惩罚我犯的这个错误”

    “嗯,轻一点,血不要溅到别人的身上”

    “那我跪安了?”

    “去吧,去吧,不要耽误我扣脚指甲。”

    挂了电话,茅小草用指甲刀修着脚,茅清水坐在她对面,问道:“是惊蛰吧?”

    “是你的好女婿。”

    “这孩子又在外面飘了好久,他这样得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家里的韭菜和鸡蛋已经攒了不少了。”

    小草抬起头,无语的问道:“你想说什么?”

    茅清水看了眼她平坦的小腹,说道:“是时候该为咱们两家人添砖加瓦了,这是两个人的活,他不回家,你自己也忙活不开啊。”

    小草顿时头上冒出几道黑线,差点泪流满面了,说道:“妈你这么和我说话,合适么?”

    茅清水白了她一眼,说道:“拴住他的胃你做到了,但是还得拴住他的身子,我跟你说男人就是海底针,埋得再深碰见有道行的女版孙悟空也能给拔出来,所以你得多方下手才行,细节决定成败么”

    小草惊讶的说道:“他现在这么值钱了嘛?”

    “绩优股,潜力无限……”

    小草很想告诉她:“你走眼了,你这个女婿是个残股,因为要不了几年他可能直接就会被踢出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