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论狐妖的108种吃法(大叔墨归尘) 第十八章 狗皮膏药

      人这一辈子,总会面临很多选择。

    有一种人,选择谨言慎行,心思缜密,总在算计别人的同时,却又异常的护犊子。

    如果是个女人,那一定是个慈母,愿意倾尽一生教会孩子为人处世;如果是个男人,那一定是个严父,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走上正确的路。

    毋庸置疑,白师爷就是这种人

    还有一种人,选择闭口不言,遵守规矩,看似对什么都不在意,却又对某些事情异常的执着。

    如果是个坏人,那他一定会是最令人闻风丧胆的那一种;如果是个好人,那他一定会是最极致的好人,甚至献出生命也毫不迟疑。

    毋庸置疑,沈云楼是这种人

    当然,三天前,梅城县衙还来了这样一种人,如果要做总结的话,按照白师爷的话来说,他上辈子一定是块狗皮膏药

    “喂!墨白师爷,您看咱们私下里关系那么好,并且您还没有那方面能力,别浪费那么漂亮的姑娘啊,要不您将知县大人介绍给我怎么样,以后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你不是有红袖姑娘吗?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白师爷鄙夷道。

    “啧红袖姑娘是我的初恋,她肯定要做大,但是不碍着我再纳一个小嘛!”

    “滚!让我家大人给你做小,想的美!”

    饶是温文尔雅的白师爷也难以忍受与百里守诚呆在一起,所以经常想着办法躲开他,后者见到“墨公子”不愿理睬自己,便只能转换目标。

    “沈哥!您以后就是我大哥了,以您潜龙榜第六的实力,呆在您身边,我感觉贼安心!”

    “安心归安心,你能离远点吗?”沈云楼无奈道。

    “大哥!我这人从小就佩服你们这些青年豪杰,特别是有您这样本领的人,才三天,您便厌倦小弟了吗?”

    “我说让你离茅厕远点,你在一旁絮叨,我便溺”

    饶是性格木讷的沈云楼,也不得不绕着百里守诚走,生怕又被他缠住,甚至拉着自己谈论他臆想的江湖世界。

    当然,墨子柒这里,每天早晨,中午,傍晚,也少不了百里守诚的身影,只是他进不去屋子,因为有个可怕的人守在门外,所以他只能蹲在窗外守点。

    “墨姑娘!你师弟回去了吗?我有一肚子话想跟你说!~”

    “别喊了,我师姐刚刚休息,不过我也有一肚子话想跟你说”

    背后传来声响,百里守诚颤抖着回身看着眼前的煞星,忽然回想起第一日,被他揍得差点失忆

    “兄弟,求您说个实话吧,您真是个厨子吗?”

    “我好歹也是荒王府的小王爷,极东之地的先锋官,被您这么收拾,我心里有点接受不了。”

    百里守诚鼻青脸肿的抱着包子丞的腿,擦了擦鼻子内流出来的血渍,然后咧着嘴笑道:“商量个事情吧,明天你下手能轻点不?”

    “怎么你还想缠着我师姐?”

    后者闻言点了点头道:“我现在晚上想到你师姐,听不见她说话的声音,就睡不着觉”

    “行你想睡几个时辰。”包子丞捏得拳头“咔咔”之响,随后嘴角挽起一抹弧度道:“我帮你!”

    ---当天夜晚,绣春楼内---

    “白墨公子,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百里守诚仍是那副凄惨的模样,靠在椅子上朝着伪装好的墨子柒,端起酒碗道:“我知道您白天不方便说话,可您此时一定要听听我的诉求啊!”

    “兄弟为了女人吧!”墨子柒偏着脑袋,试探着朝百里守诚问道。

    “是啊,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女人,一眼!一眼我就觉得自己的魂儿被勾走了!”

    别提,虽然墨子柒一直不太喜欢现在的性别,但不碍着别人夸自己好看的时候高兴。

    更何况,百里守诚完全不知道,此时墨公子在那面具下,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墨姑娘,这种感觉同样让墨子柒有种当间谍的刺激感。

    当然,前提是不要让白师爷发现自己刚从禁闭室内逃出来

    “我跟你讲,这世上没什么女人是打不动的,只要你有金银珠宝,即便是贞洁烈女也休想逃过你的追求!”

    “唉问题是,墨姑娘门外那个厨子不好摆平,然后你和沈捕头也不愿意帮助我,我想偷偷潜入墨姑娘的房间,简直难于登天啊!”

    “你为啥想潜入墨姑娘的房间?”墨子柒有些诧异道。

    “为了生米煮成熟饭!”百里守诚毫不迟疑的回应道。

    “啧我觉得我该报官等等,我不就是官?”墨子柒暗自挪了挪椅子,随后盯着百里守诚半晌,这才纠结道。

    “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你会死的更惨。”

    “呵呵你要是有那样的未过门的妻子,你就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

    “好!看你这么虔诚,我就告诉你怎么潜入墨大人梳洗的地方!”

    “白墨公子!没想到,你在关键的时候,这么靠谱!”百里守诚腾的醒酒了,随后感激涕零道。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有你懂的,与其便宜了沈云楼那个家伙,还不如让小王爷下手!”

    “好!您放心,从今往后,咱们便是异父异母亲兄弟了!”

    “好!叫人拿纸笔来!”话到此处,墨子柒取来纸笔,凭着记忆画了一副简略的县衙布局,随后在一处画上了箭头。

    “这里,便是墨大人平常梳洗的地方,你记住亥时进去,正巧能碰到她出浴的时候!”

    “好!明天我便偷偷前往,多谢墨公子成全!”

    二人饮酒至天亮,第二日清早便蹑手蹑脚的溜回了梅城县衙内。

    第二日夜晚,百里守诚果不其然拿着县衙布置图便在院落内寻找起来,当确认图中指引的房间后,只感觉一股热气从内散逸而出,隐约中还有水声。

    当即百里守诚便认定此处不错,咽了咽口水,便悄悄钻进了房门,待做好准备便忽然推开门,朝着里面大声喝道:“墨姑娘,我等着一天等得好苦!”

    话音刚落,百里守诚原本兴奋的笑声戛然而止,忽的发现这屋内竟是县衙内所有的衙役在洗澡,还不等转身逃走,却见房门已经被人堵住,二十多人将自己团团围住,均露出一副狰狞的笑容。

    “小兄弟刚才你说,你在找知县大人的浴室对吗?”

    (某处墨子柒出浴,钻回被窝准备睡觉,嘴中忍不住哼着“菊花开,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