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南明日不落(白面黑厮) 572 殊死一战

      晚上十一时左右,莫卧儿军来到了谢阿满的坦克抛锚的位置。明显在黑暗之中,莫卧儿军不能很好地看清楚这辆陷入泥潭的坦克的位置,尽管他们都举着火把,但是也只能看清比较近的位置。

    点点火把倒是给了谢阿满他们非常清晰的坐标来攻击。

    “果然很多人。”

    周存刚的手紧紧地握着一把发给装甲兵乘员的冲锋枪,说道“夜色是我们最好的帮手,趁着黑暗,我们可以攻击他们。”

    在莫卧儿军队的这一边,莫卧儿将军询问一个白天曾经被谢阿满痛击的突厥骑兵道“你说的钢铁怪物就在这里吗?”

    “是的,将军,虽然夜色漆黑,但是应该就是这一带没有错了。那东西简直太可怕了,喷射出的炮火,直接就把我们十几个最好的人给打死了,浑身都是铁皮,我们的枪弹和刀枪都不能伤害到他。”说着这话的时候,那骑兵还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这个莫卧儿将军是个有见识的,叫道“蠢货,那是明国制造的钢铁战车,不需牛马拉动能够自行,上载重炮机枪,进可攻坚可守,乃是当今世界陆战利器。不过按照你们的说法,这钢铁战车已经不能动了,现在就变成了我们的活靶子。此时将这战车俘获,献给皇帝陛下,当是我军的大功!”

    莫卧儿将军也不是不知道,与坦克作战的难度很高,但假如他真的能够搞到一台大明的坦克,那么这份荣耀是惊人的,不仅是莫卧儿,就算是全世界也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曾经击败过大明,在他们手中夺取非常尖端的兵器的。各国手中拿到的武器,基本上都是靠大明指头缝里漏出来的一点已经落后很多的武器。比如莫卧儿人使用的步枪,就是大明二十多年前使用的纸壳弹步枪。

    这个莫卧儿将军也非常有经验,虽然他也没有真的见过坦克,但是凭借领军多年以及一点军事情报,他尽量让部队散得开一些,以防止被明军攻击而出现大的溃散,而且这样的扇形前进,即便一个方向被攻击,其他方向可以立即就扑上去,这样的作战对付强而单的敌人,是很有效果的。

    战场上很讲究不要正面作战,而要攻击侧翼和后路,莫卧儿将军的扇形阵,也就是这样的道理。即便坦克的炮塔转动,也是无济于事的。

    谢阿满看出了莫卧儿军队的布置,也是有一些紧张“这些家伙,还是有点道行的。”

    周存刚道“只能这么打了,我们主炮轰,车顶机枪和并列机枪朝别的方向打,再加上小高地上咱们同志们的掩护,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谢阿满脸色严峻,说道“到时候会杀到车附近的,都准备好手榴弹和冲锋枪,就算是他们爬上了战车,我们也要跟他们同归于尽。”

    他最后看向了周存刚,道“要是最后真不行了,老周你把弹药室点了,殉爆炸了这些孙子,咱们就算死了,也不能将车丢给这群莫卧儿人。”

    当莫卧儿军队已经进入到了坦克主炮的时候,这辆一九式坦克当即发炮!

    这一发炮弹也直接打进了莫卧儿军阵中,炸死了几个人。巧合的是,这一炮刚好炸在那个莫卧儿将军战马前近百米的位置,爆炸惊到了莫卧儿将军的战马,要不是这个将军弓马娴熟,控马技巧出色,就给战马从马背上掀下来了。饶是如此,这位将军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大明钢铁战车的大炮,居然恐怖如斯!”

    一炮就炸死了不少人,而且明军坦克的主炮仅仅是短暂停顿,就再次发炮,又打进了莫卧儿军中,这一炮杀伤不如上一炮,但是也炸死数人。

    莫卧儿将军灵机一动,叫道“部分人灭掉你们的火把,人越多的地方火把给我放的越少!”

    明军坦克的炮击发出了火光,暴露这辆坦克的位置,但他也同样明白了,在这样的黑夜之中,明军仍能作战,完全是因为他们燃烧火把。他敏锐地察觉到,明军会攻击火把比较多的地方,那里象征着人数较多,攻击的效果好,那么他就灭掉部分火把,去混淆明军的视听。

    “该死,那些骑兵还是不中用。我原想找到这辆战车,然后与其隔着一段距离对峙,等耗净他们的精锐之气之后,露出疲态,再进行进攻,这样被迫就进入到战斗中了。”

    分散到不同方向的莫卧儿军队开始向坦克冲过去,而另一边在小高地上的步兵们,也开始向莫卧儿军队攻击了。

    莫卧儿将军发现了这个高地,并未惊慌,而是做出了另一个很正确地决断“带一个小队,从这个高地的反面攻上去。”

    一百多个莫卧儿士兵绕了一圈,从小高地的另一面,有林子的方向杀了上去,小高地上的士兵们这时候不得不分心去对付这些攻上来的莫卧儿士兵,这样一来,他们能够提供给谢阿满和坦克的火力援护就变小了。

    虽然不断地有莫卧儿的士兵被炮击和机枪给杀死,但是莫卧儿将军的虚实之计还是起到了效果,谢阿满发出的炮弹基本上都落在了敌人稀疏的地方,而真正比较多的敌人前仆后继地冲上来,已经接近了这辆坦克的核心防卫圈。

    “太多了!”谢阿满脸上全都是汗,他知道如果不发生奇迹,这辆坦克很可能守不住了。

    周存刚面沉如水“惟死而已,何足惧哉!”

    机枪的枪管已经打到热,甚至连站在舱盖外面操作机枪的那名士兵也肩膀中弹被拖了下来。谢阿满扔出去了几个手榴弹,炸在了人群中,杀伤了不少人,却并未阻止莫卧儿士兵的前进。

    当第一个莫卧儿士兵跳上了坦克,谢阿满用冲锋枪将他打了下去,可是接二连三的莫卧儿士兵都冲了上来,谢阿满只能坐在车内,朝着舱盖外开枪。

    周存刚已经准备好了一颗光荣弹,准备随时的拉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