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四百五十七章 刘在石的烦心事(二)

      首尔SBS电视台附近的一家咖啡屋,结束完节目的录制后,刘在石独自一人来到了这家咖啡屋,因为这里距SBS电视台非常近,是以平日里刘在石便经常与同事一块儿来休息片刻,或者是从这里订咖啡,而今天他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休憩。

    来到咖啡屋门前,刘在石推门而入,也没有点咖啡反而是径直的来到了咖啡屋最里侧的一个卡座,而那里早有人在等待着他了。

    “在石你来了?”

    “嗯。”听到申东烨的话,刘在石微微点头,随后拉开了座椅坐了下来。

    看到刘在石坐下,申东烨笑着招呼服务员上两杯咖啡,随后开始同刘在石聊起天,“刚刚才结束节目拍摄吗?”

    刘在石点了点头,话语中难免带上了些许的疲惫,“刚刚拍摄完,然后又和节目组聊了一下下期的注意事项,这才下来。”

    听到刘在石的话,申东烨有些敬佩的点了点头。

    毕竟是挨过最困难最无名时期的艺人,不努力不奋斗的Gagman最后都消失在了观众们的视线中,而只有像刘在石这样的努力勤奋谦虚的艺人才能活到最后,这不《X-man》便成为了刘在石演艺生涯的转折点不是吗?

    两人闲聊了几句,待到服务员把咖啡送上来后,申东烨这才斟酌着开口解释起最近公司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来。

    “在石啊,最近公司有些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实在是对不起。”申东烨开口便道歉。

    听到申东烨的话,刘在石只是喝着咖啡,清冷疲惫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示,能够在这个混乱的娱乐圈中开办公司,并且取得一定地位的人都不傻,就像从申东烨口中说出的话如果全信的话,那才是真的傻瓜。

    不过刘在石不信并不代表着申东烨不会继续说下去,态度很是真诚,“公司最近的财务出现了些问题,不过该给的演出费公司肯定不会拖欠的,希望你能谅解。”

    因为刘在石和申东烨都是首尔艺术大学的学生,虽然后来刘在石中退了,但至少关系还在,所以刘在石和申东烨的关系也都还不错,在申东烨还没结婚的那段时期,正是刘在石事业生涯最黑暗的时候,因为申东烨的帮助刘在石挨过了那段时期,所以两人的关系一度不错。再加上刘在石的女友罗静恩和申东烨的妻子同在MBC电视台工作,两个女人也有一定的交情,所以当申东烨提出开办E&T公司的时候,刘在石很大方的决定去帮助他,只是最近E&T的某些举动有些令刘在石伤了心。

    “其实我关心的不是钱。”刘在石将手中的咖啡当会灼伤,抬头看着申东烨说道,“公司的财务有问题你可以跟我说,就算半年的演出费用我不要,只要公司能够渡过难关就成,但是什么原因都不说便把演出费扣下,我们这些靠着演出费吃饭的艺人该怎么说?又能怎么做?”说着刘在石的脸上已经不觉带上了些许的怒气,刘在石这次来其实不单单是代表他自己,更多的也在代表公司里的其他艺人,大家辛辛苦苦的赚演出费也不容易,在娱乐圈里讨生活本来Gagman就备受歧视,经纪公司不帮忙出头还扣压演出费,这让众人如何能忍。

    “这一点也确实是公司没有考虑清楚,不过我保证肯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说完申东烨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推到了刘在石的面前,“这是这几个月的演出费,同时也有代表公司歉意的不长,你就先收下吧。”

    看着申东烨的举动,刘在石又把银行卡给推了回去,“我这一次来不单单是代表我自己,如果发演出费的话,我希望咱们公司的艺人都能拿到手里,而不单单是我一个。如果公司有问题就直接告诉我们,在保证生活的情况下,我相信大家还是会努力帮助公司渡过难关的。”说完,刘在石也没有理会卡座上一脸的惭愧的申东烨,推门便走了出去。

    人呐都是要脸皮的,就算是申东烨也不例外,当初开办公司是他拉着刘在石等一群首尔艺术大学的同学入伙,但是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些同事同学对申东烨又会怎么想?

    想起刚刚刘在石的态度,再想想那些同学私底下对自己的看法,就算是申东烨也忍不住一心的惭愧,一张脸早已是憋得通红,紧咬着牙走了出去。

    “诶,先生,您还没付账呢!”

    身后传来服务员妹子的焦急的喊声,看到周围顾客看向自己的目光,申东烨连忙从兜里甩出了几张钞票,也没顾得上查看转头便离开了。

    ……………………………………………

    E&T公司

    下午,申东烨来到了公司上楼便直奔楼上社长的办公室,作为公司的合伙人申东烨在公司里占到的股份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最主要的还是在学校前辈的手中,而申东烨也就是在公司里挂一理事的职务,像公司大事什么的他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过问,但是今天不同,作为校友朋友,刘在石的句句话都如同巴掌一样扇在了他的脸上,想到这里申东烨就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儿钻进去。

    E&T的职员们看到理事来了不由得鞠躬问好,但是气上心头的申东烨又哪里顾得上他们,直奔办公室便质问起某人来。

    虽然社长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但是公司的职员们还是时不时的能从里面听到两人大吵的声音。

    “理事和社长不会打起来吧?”偷听着办公室里的动静,一职员有些害怕的询问道。

    “应该不会吧,不是说理事和社长是大学的前后辈吗?公司还是他们两人合伙儿开起来的。”

    “那也不一定关系就好啊,没看到今天理事来的时候怒气冲冲的?”

    正说着,社长办公室里便传来了东西被摔破的声音,打起来了?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