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特种兵王在校园(睡神) 第1180章:未知的“答案”

      “小牧,你怎么门口不进去啊?”

    还未放下电话的林牧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并没有回头,而是对着电话里面说道。

    “好,我知道了。

    那等回去再说。”

    挂断电话,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脸上沉重的表情立刻换上了微笑。

    “江叔叔,您回来了啊。”

    原来是江思甜的父亲江俊生已经下班,并且正好在家门口看到了接电话的林牧。

    “嗯,思甜的妈妈这两天有点不舒服,正好今天单位的事情也不多,所以就早点回来了。

    对了,你电话打完了吗?

    打完了就赶紧进去吧。”

    江俊生看到林牧在打打电话,现在见他已经挂断所以才这样说。

    “打……”林牧似乎有些犹豫,随后说道。

    “嗯。”

    “我来开门。”

    江俊生已经掏出钥匙走了上来。

    林牧赶紧让开,站在一旁。

    打开门的江俊生忽然发觉林牧还站在旁边愣神,于是笑道。

    “还愣着干嘛?

    快进屋。”

    “好。”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家门。

    ……进门的一刻,心中依然是和之前每次来的时候一样。

    ——有一种家的感觉。

    但此时的林牧脸上总是隐约浮现出一种让猜不透的神情。

    江思甜并没有在一楼,而听到门响,且还在生病中的蓝英若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在见到林牧的那一刻,被病痛折磨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小牧,你来了啊。”

    “蓝阿姨,您病好些了么?

    我……”说到这,林牧才突然想起由于来找江思甜的心情太过迫切,居然忘记了给蓝英若买点慰问的东西。

    蓝英若看出林牧的窘像,说道。

    “思甜在楼上等你呢,你赶紧上去吧。

    我也叫了钟点阿姨来做饭,待会儿大家一起吃个饭。”

    看来蓝英若隐约之中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林牧点了点头,说道。

    “那……我先上去找她。”

    并没提会不会在家里吃饭的事情,关键目的只是去找江思甜。

    说完之后,林牧朝着楼上的方向望了一眼,直接踏上了楼梯。

    江俊生一脸懵逼地望着自己的妻子蓝英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情况?”

    蓝英若虽在伤病之中,但脸上却是笑的粉若烟霞,说道。

    “赶紧去把你最好的酒拿出来,待会儿和小牧喝两杯。”

    江俊生被蓝英若这没头没脑的话说的更加稀里糊涂。

    “拿酒?

    林牧平时不是滴酒不沾的么?”

    不过,作为混进行政多年的他也很快明白过来,满脸惊愕地对着蓝英若说道。

    “他俩和好了?”

    蓝英若瞥了他一眼,笑道。

    “孩子们的事你少掺和,叫你拿酒就去拿酒。”

    从妻子此刻的表情中,江俊生终于可以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脸上也立即满是春风,高兴说道。

    “这就去拿,这就去拿。

    藏了这么多年的好酒,终于可以喝上两口了。”

    ……江思甜早就已经听到屋外那熟悉的脚步的声音,然而却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戛然而止。

    停留在那,悄无声息。

    她知道,也能理解此时林牧的心情。

    因为,此时虽无忐忑,但在江思甜的心里却是早已激动不成样子。

    终于盼到了可以直面两人感情的时刻。

    这种心情放给谁,又能淡然平复的了?

    所以,江思甜不说任何一句话,只在耐心的等待,等待房门被敲响的一刻。

    “咚咚咚……”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坐在梳妆台的江思甜转过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门没锁。”

    吱……门开了,蓦然回首看到的,是魂牵梦萦了许久的良人。

    ……推开房门的一瞬,林牧便看到了梳妆台前的江思甜。

    似乎是特意换了衣服,而且妆容也是精心打扮过。

    黛眉轻点,樱桃唇瓣不染而赤,浑身散发着股兰草幽甜的香气,清秀而不失丝丝妩媚。

    散发着贵族的气息,美的不食人间烟火,美的到了及至。

    宛如步入凡尘的仙子,优雅而有气质。

    这般美到极致的江思甜,任凭是真的神仙看到,也会动了凡心。

    然而这盛世容颜和装扮,却是只给一个人来看的。

    林牧同样深吸了一口气,从容淡然地朝着江思甜走去。

    已然是近在咫尺。

    四目相对。

    ……江思甜缓缓站起身,浅笑嫣然地望着林牧,直接了当的说道。

    “我的答案呢?”

    林牧淡然地盯着她,轻声说道。

    “我来给你了。”

    …………看着林牧从楼下下来,生病之中但还在忙着和钟点阿姨做饭的蓝英若笑脸迎了上去。

    说道。

    “小牧,你下来了,思甜呢?”

    林牧一边朝楼下走,一边说道。

    “她还在楼上。”

    还在楼上?

    蓝英若心里虽然有些疑虑,但还是说道。

    “哦,那估计待会儿就下来了。

    你先去房间找你江叔叔喝点茶,他今天把最好的酒都拿出来了。

    等会儿吃饭的时候,你爷俩儿喝点。”

    蓝英若说着就要喊在书房的江俊生。

    “不了,蓝阿姨。

    工作上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务必的回去一趟。”

    果然,疑虑不是假的。

    林牧突然说出这要走的话,让蓝英若整颗心都悬在了空中。

    正在这时,江俊生从书房走了出来,惊讶说道。

    “走?

    不在这吃饭了么?”

    “嗯,有点急事要处理。”

    ——急事处理?

    什么事能急到跟自己未来的岳父岳父吃顿饭还要着急。

    而说这话的林牧已经急急忙忙地走到了门口,在打开门的那一刻又说了一句。

    “那我走了,江叔叔,蓝阿姨。”

    说罢直接将门打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只留下满脸茫然的江俊生夫妇。

    等回过神来,林牧已经出门了许久。

    “思甜呢?”

    江俊生心情沉着地说道。

    “还在楼上,始终没下来。”

    “快点去看看。”

    ……打车回到特行小组基地。

    已经过了饭点的时间,走廊里没有一个人。

    林牧径直来到angle杨的房间,轻轻敲响了房门。

    不一会儿,angle杨将门打开,看到门外的林牧一把拉了进来,没等她说话,就听到林牧说道。

    “确定是已经‘确定’的事情了吗?”

    眼睛红肿的angle杨满脸沉重地点了点头,哽咽说道。

    “千真万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