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本王不吃软饭(帘卷西疯) 第2192章 异世篇329,梦魇

      苏墨晚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何处。

    身子轻飘飘的浮在半空,动弹不得,想上上不去,想下下不了,且四周是毫无边际的空茫茫,目光所及之处什么都看不见。

    这什么鬼通道,她都动不了,要怎么回云墨?

    那位所谓的大师也没教她怎么赶路!

    把她送到半路上就不管了,也太没水准了吧!

    四周的空茫给人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像一张大网,好似能随时把人吞噬一般。

    苏墨晚有点慌了。

    但凡能动一下手脚她都不至于这么慌,或者刮一阵风来也行,不要这样毫无声息的死寂。

    老男人知不知道她卡在半路上了?

    不行,得呼救!

    她张大了嘴喊苏墨闲的名字,却发现自己完全听不见声音。

    太诡异了!

    怎么办?

    苏墨晚可不想交待在这儿,什么狗屁大师,就是个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吧?

    这么不靠谱!

    没法送她回云墨也就算了,竟然还要赔上她一条小命?

    老男人赚钱那么厉害,那么精明,没想到这回要翻船了!不仅聘请大师的银子打水漂,还要赔上她,血亏!

    可她不想就这么死啊,这种死法也太憋屈了,哪怕死在沙场马革裹尸也比这样来得风光!

    只希望老男人尽早发现异状想办法来解救她!

    不然……不然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的!

    苏墨晚恶狠狠地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急得满身都是汗了,这种无能为力无法动弹无法出声的感觉实在糟蹋,每一个呼吸都是难耐的折磨。

    忽地,脑中一晕,她差点失去知觉。

    似乎有人叫在她!

    那声音隐隐约约的,离得很远,好像有又好像没有,是她听错了吗?

    苏墨晚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憋得慌,像被谁捂住了口鼻一样。

    不过瞬间,眼睛不受控制地合上,意识渐渐迷蒙……

    如果就这样睡过去,是不是会永远醒不过来了?

    心头大慌,苏墨晚极力想要保持清醒,却是拼尽了最大的气力也没能把眼睛再睁开。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断气的时候,一阵清脆的铜铃声响起,一声一声连绵不绝传入她的耳中。

    有人来了?!

    那铃声是从她背后的方向传来!

    哪怕睁不了眼,苏墨晚也想扭过身子去‘看看’,浓烈的求生欲竟让她成功了!

    即便眼皮子是合着的,但她竟能看见铃声传来的方向有个朦胧的人影。

    是老男人吗?

    心头顿时涌上狂喜,苏墨晚张嘴再次发现自己出不了声,只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胡乱挥舞双手!

    我在这里!

    快过来,过来拉我一把!

    苏墨晚快急死了。

    好在那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后手上传来温热的活人触感。

    这手,是老男人!

    “苏墨闲——”

    苏墨晚激动地喊出声,眼泪几乎是同时跟着声音一块儿往外出。

    她被用力拉进宽大的怀抱。

    这么真实的触感,她是真得救了吗?

    “呜呜……”

    憋了太久闷了太久,苏墨晚想放声哭号宣泄心中恐惧,没想到这一号她竟能听见自己的声音。

    再然后,她感觉到了眼皮外刺眼的白光。

    苏墨晚愣了愣。

    她试着睁眼。

    先前怎么睁都睁不开的沉重眼皮,这次竟然轻而易举睁开了!

    入目是刺眼的灯光,她下意识想闭眼,又怕闭上之后会再睁不开,只能忍住不阖眼而将头偏了偏。

    这一偏头就看见了满屋子的鬼画符,还有一股火烟味,不知道是烧了什么东西。

    “魂魄回来了,苏大少,成功了。”梁大师终于能松口气。

    苏墨晚这才发现自己真被抱在怀里。

    她愣愣抬眸,只见老男人也垂眸看她,眼里的神情教她看不懂。

    脸上凉凉的。

    想起自己刚刚嚎过,那感觉似梦似真,苏墨晚使劲儿眨了眨眼,“我……我方才是不是哭了?”

    苏墨闲抬手给她擦了脸上泪水。

    “没哭,咱们回家。”

    然后他把人抱了起来。  苏墨晚又发现,他抱自己的姿势不是平常用的,上次,也是他第一次这么抱她,是她刚来没几天劫了许云凡的车跑了几天几夜之后被霍庭枭捉住关进了一家青楼,目

    睹了一个姑娘被生生糟蹋之后,老男人把她从那里解救出去的时候。

    听秦迪说,这姿势像老父亲抱自家小闺女。

    去到外面,苏墨晚才知道此时已经是黑漆漆的晚上,冷得厉害。

    “墨闲哥!”是秦迪的声音。

    苏墨晚顺着声音看过去,不仅看见秦迪,还看见了老男人他二叔。

    怎么都在这儿?

    难道是收到她陷危的消息,所以都担心得赶过来关注情况?

    苏墨晚想让老男人放她下去。

    奈何她已气空力尽,刚说完‘放我下去’四个字就晕了过去。

    之前的事阴影太大,昏迷中的苏墨晚又陷入了噩梦。

    梦里她又到了那个空茫茫的地方,一样动弹不得,出不得声,不过这次她不那么害怕了,因为她知道老男人会来找她。

    果然,一束白光洒过来,老男人顺着光来拉她。

    他的手掌心实在太暖和了。

    暖和到让她从噩梦里醒了过来。

    苏墨闲果然握着她的手。

    转着眼珠子看了看,四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布景。

    “这是,已经回到家里了吗?”苏墨晚虚弱出声。

    苏墨闲将她扶起来,紧紧揽靠在怀里。

    “是,回到家里了,让你受惊了。”

    说起这个苏墨晚就气。

    “我都说了江湖术士不可信!你还非要找,差点害我没命!让他退钱!退双倍!”  “好,明天就去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