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353、很想看我训练?

      被阎天邢撩得心儿一颤,墨上筠下意识就要从命。塵?緣?文?學?網

    可,冷不丁地想到什么,墨上筠视线朝周围一扫。

    果不其然,瞥见了几道打量的视线。

    “形象。”

    墨上筠酷酷地把饼干盒递给阎天邢。

    阎天邢嘴角微抽,将饼干盒拿过来时,神情颇为不爽。

    本来该光明正大的,就差一句公开承认了,偏偏被她搞得跟地下情似的。

    但,正值这个时候,墨上筠忽的拿过那块饼干,干脆地递到他唇边,“张嘴。”

    阎天邢低眉看她。

    墨上筠侧着身,只手放到裤兜里,还是那副酷酷的模样,但不经意间朝他一瞥时,速度很快,神情慎重。

    不过是喂个饼干而已,生生被她营造成“偷情”的味道。

    唇角一勾,阎天邢一张口,饼干就被送入他口中。

    不是阎天邢喜欢的味道,喂的方式也很粗暴,但毕竟是墨上筠喂的,阎天邢勉强表示满意。

    “走,”墨上筠一把夺过那个空的饼干盒,在手里晃了晃,然后朝阎天邢挑眉,“请你吃饭。”

    “去哪儿吃?”阎天邢顺口问道。

    “海军食堂。”墨上筠理所当然地回答。

    阎天邢:“”

    *

    墨上筠跟阎天邢一起走进食堂的时候,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对于蛙人们来说,一个是神秘部队的队长,连个番号都难被打听到;一个是新来串门的侦察营副连长,长得漂亮,跟牧齐轩是好友。

    这两个人,本该八竿子打不着的。

    可是,眼下却很是亲密,似乎还有那么点暧昧。

    ——两人并没有亲密的姿态,但是,落到他们眼里,总觉得其中有猫腻。

    对于阎天邢的兵来说,一个是他们惟命是从的队长,是他们仰望的存在;一个是早有耳闻的女军官,有魄力有手腕,而且能在把阮砚拐跑的时候,还没跟阮砚撕破脸皮。

    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竟然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不协调,反而有种诡异的融洽。

    于是,他们不得不对墨上筠抱有愈发旺盛的好奇心,只是奈何有队长在,不敢表现得过于明显。

    墨上筠只觉得进门后,连说话的声音都渐渐小了。

    也没在意,墨上筠带着阎天邢,去排队打菜。

    六菜一汤的伙食,有荤有素,可以自己选来搭配。墨上筠特地看过今天的菜单,晚上是有鱼吃的。

    所以,墨上筠打菜的时候,特地打了一份红烧鱼,等落座后,把鱼块都夹给了阎天邢。

    看着盘里多出的几块红烧鱼,阎天邢不由得愣了一下,但紧接着,他又看到那双筷子,熟稔地从他盘里夹走了几块肉。

    一抬眼,发现墨上筠跟没事人一般。

    阎天邢一时哭笑不得。

    “不吃?”

    注意到阎天邢一直盯着自己,墨上筠吃了口饭,莫名地朝阎天邢问。

    仔细端详着墨上筠的模样,神情自然,眼角眉梢间有几许慵懒随意,保持着夹菜的动作,视线落到他身上,夹杂着些许疑惑。

    “我夸过你可爱吗?”阎天邢问。

    墨上筠皱了下眉,往嘴里塞了口米饭,然后应声,“嗯。”

    在她看来,往她身上贴“可爱”标签,怪恶心的,一想就浑身鸡皮疙瘩。

    不过看在阎天邢没什么恋爱经验的份上,她就不直白的说了——估计阎天邢也只能想到这么肤浅的称赞词汇了。

    墨上筠在心里表示理解。

    “那我再夸一次。”阎天邢慢条斯理地接过话。

    墨上筠眉头轻皱,颇为嫌弃,虽然没有用言语表露出来,但明眼人一眼能看穿。

    阎天邢没好气地将最后一块肉丢到她盘里,“你就不能正常地接受夸赞吗?”

    “不是,”墨上筠思索了下,“你就不能夸我体贴、心细如发之类的吗?”

    “”

    阎天邢给了她一个不明意味的眼神,然后收回视线,低头开始吃饭。

    这反应,已经是很明显的回应了。

    墨上筠嘴角微抽,从他的盘里夹回一块鱼。

    阎天邢眉头一挑。

    体贴没看出来,就看出幼稚了。

    分明一举一动都傲娇、可爱的不行,还不允许人夸。

    阎天邢干脆停止了跟她的交流。

    不过,沉默了一阵后,墨上筠就主动出声了,“你们跟他们的训练一致吗?”

    “差不多。”

    “那你呢,”墨上筠支着下巴,视线在他身上扫了一圈,眯着眼问,“不怎么训练,体能会下降吧?”

    阎天邢轻笑,“很想看我训练?”

    “嗯。”

    墨上筠一点都不遮掩。

    毕竟从见到阎天邢开始,他就是以“教官”的身份出现的,可一直到现在,只知道阎天邢的单兵技能很强,但具体真不知道。

    训练可以让她更了解一个人。

    对阎天邢,也不例外。

    阎天邢唇角笑意加深,刚想说话,就听到一道带有笑意的声音传来——

    “聊什么呢?”

    两人循声看去,只见牧齐轩端着一份晚餐,直接朝这边走来。

    这里有一张空桌,但是,只有墨上筠跟阎天邢坐着,其他人纵然满怀好奇,也不敢朝这边靠近。

    而,牧齐轩就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般,泰然自若地走了过来。

    阎天邢眸色微沉。

    他还记得这个男人——曾经跟墨上筠在外野营过,也曾多次被墨上筠拿来当挡箭牌,关系比普通朋友还要好点儿。

    于是,虽然牧齐轩没有招惹过他,但他只要一见到牧齐轩,心情必定不爽。

    “训练。”

    墨上筠答得坦然而随意。

    “正好,”牧齐轩在墨上筠旁边坐了下来,笑道,“路上遇见女队队长了,她说想问问你是怎么安排的——是全程参加她们的训练,还是偶尔进行几个感兴趣的项目?”

    “唔。”

    墨上筠微微一顿,倒是有点为难了。

    她倒是挺想跟她们全程训练的,但有些项目对她而言没什么意义,而她也想随性点儿、拥有一定自由活动的时间。

    可是,若太随意了,没准又会带来一些不愉快。

    “你说说。”墨上筠朝牧齐轩挑眉。

    “你现在需要经验。”牧齐轩道,“其它的倒是其次了。”

    “嗯。”

    墨上筠应声,算是接受了他的建议。

    全程目睹两人互动地阎天邢:“”

    当他是空气呢?

    ------题外话------

    1

    最近很喜欢看腾讯章节里面内容后面的评论,就是段落后面写想法那个。

    感觉很有趣啊!

    跟在b站看弹幕似的,好欢乐

    腾讯那边热闹一下呗?

    2

    颈椎疼,先睡了,今天就一更哈,不过接下来三天都加更大概三更or三更+的样子,各位的小板凳带来了吗,可以坐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