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352、这群人,骄傲得不像话!【三更】

      黄昏落日,晚霞满天。尘×缘?文←学↙网

    墨上筠站在一棵树下,手里拿着一盒从牧齐轩办公桌上顺来的饼干,身子倚靠在树干上,帽檐微微抬起,她一边吃着饼干一边看着训练场。

    再一次见识到阎天邢带出来的兵的能耐。

    三言两语就挑起了己方一倒霉蛋跟蛙人们的矛盾,他们把倒霉蛋推出去后,还装模作样地劝蛙人们消气,可说话又很注意方式,看着像是劝他们平息怒火,实际上却愈发将人给激怒。

    就连跟他们一起训练的那位年轻军官,都压抑不住怒火,直接撤下帽子往地上一摔,爆发了。

    这不,从楼上到楼下的功夫,倒霉蛋已经跟一蛙人“切磋”了。

    他们采取最果断的方式——格斗。

    倒霉蛋身手还行,足以在侦察营横行,但根据墨上筠的观察以及下午牧程的描述——这个倒霉蛋应该是不太擅长格斗的。

    相反,蛙人这边派出来跟他比试的,显然是格斗方面的好手。

    一开始,两人打了个平手,但渐渐的,优势和劣势的区别就显露出来了。

    这种玩闹的方式,听是一回事儿,但亲眼见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墨上筠慢条斯理地吃着饼干。

    等她快吃完的时候,胜负结果也明显了。

    ——倒霉鬼,输了。

    墨上筠又送了块饼干到嘴里。

    戏看得差不多了,墨上筠打算撤离,可接下来,却见到牧程大步流星地朝这边走来。

    估计倒霉鬼不是他,所以他看戏看得很开心,拥有鱼之记忆的他,早已将下午被墨上筠坑的事抛在脑后,再次看到墨上筠时欢快地朝她摆手打招呼。

    “墨——大妹子!”

    墨上筠抬手摁了摁太阳穴。

    有点头疼。

    牧程走了过来,顺手捞了两块饼干,尔后笑着问她:“怎么不过去看?”

    墨上筠没有回答他。

    她是来跟蛙人学习的,可不想跟这群人混在一起,免得引起什么误会。

    况且,看戏嘛,太招摇了,不好。

    “你们输了。”墨上筠瞧了眼训练场。

    她这边话音刚落,训练场上的结果就明显了——倒霉鬼最终被锁喉,蛙人舒了口气,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感。

    “是喔。”

    牧程忙不迭地又顺了两块饼干。

    不知道什么牌子,但还挺好吃的。

    墨上筠古怪地看着一脸无所谓的牧程,心里有点违和感,顿了顿,她又带有疑惑地看向训练场。

    只见除了倒霉鬼沮丧外,他的队友都对这次胜负看的很开,几个都朝那蛙人竖起大拇指表示佩服,也有些缺德地凑在倒霉鬼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点儿刺激人的话,甚至有人哈哈大笑,神情愉悦,丝毫不在意这样的一次失败。

    有那么一段时间,墨上筠认为那是他们的一种洒脱——看开一切,不在乎眼下的输赢。

    她甚至觉得,阎天邢这般小气的人,带出这样一批心性豁达的人,完全是不可思议的事。

    直到后来,墨上筠才意识到——是她看走眼了。

    这群人哪里是豁达,根本就是嚣张。

    他们不在乎输赢,是因为他们在拿最弱的跟最强的人比;他们如此洒脱,是因为他们不觉得这样一次输赢就代表整体实力;就连他们称赞对方,都只是单纯对对方的一种认可,还是处于一种从高处俯视的角度,因为从根本上——他们就觉得对方跟自己不是一个层次的!

    这群人,骄傲得不像话!

    “阎爷回来了。”

    随着牧程的声音,墨上筠听到车轮滚过地面的声响。

    循声看去,赫然见到一辆径直朝训练场行驶过去的吉普车。

    “他会怎么处理?”墨上筠饶有兴致地问。

    见过阎天邢带兵,但墨上筠总觉得,那只是他一小部分,真正的带兵手段——只有在他的部队里才能看到。

    这倒是个好机会。

    “你说这事儿啊?”牧程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事儿有纪先生处理啦,用不着阎爷操心。看样子要集合,我先去了。”

    说完,牧程朝她一摆手,然后就朝训练场跑去。

    墨上筠耸肩。

    忽然想到什么,低头一看,发现那盒饼干只剩下一块了。

    还想着给阎天邢留两块呢。

    轻笑一声,墨上筠倚着树,看向吉普车。

    车在澎于秋等人附近停了下来,后面车门一开,有个男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墨上筠眯起眼。

    晚霞颜色淡了些,夕阳余晖即将散尽,阎天邢就站在暖红的光线里,阳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身形颀长而笔直,一走下车,仅他的存在感,就让他顺利成为众人的焦点。

    墨上筠很喜欢阎天邢穿作战服,而现在,他就穿着那身陆军的作战服,帅气又野性,黑色的军靴,修长的腿,衣摆扎进去,干脆利落,在淡淡光边的环绕下,那背影又性感得让人心动。

    他的兵早先就安静下来,似乎只需要一个眼神,他们就知道该怎样做。

    于是,阎天邢一个字没说,只是扫了一眼,他们就整合成两排,训练有素,动作整齐,没有因他们的顽劣恶性而影响战术动作。

    见他们这般动作,蛙人们都沉默下来,警惕而防备地看着他们。

    ——就算没有跟他们有过什么接触,可就下午他们那表现,都足以让蛙人们对他们任何行动表示质疑。

    至于作为队长的阎天邢——能带出一帮这么膈应人的玩意儿,蛙人们能不防着点吗?

    “七点行动,解散。”

    漫不经心地看了自己的兵一眼,阎天邢只简单的说了六个字。

    这几个字,包括了他们这一个小时内,需要做的所有准备动作。

    但,无需一一阐述。

    “是!”

    所有人异口同声,一句废话都没有。

    下一刻,原地解散,各自散开。

    墨上筠:“”

    刚刚闹哄哄的,阎天邢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结果,真如牧程所说,手下的人私下斗殴,他竟然一句话都不多问。

    服了。

    无语间,她见到阎天邢径直朝她走来。

    她静静地等着他。

    “晚上跟我们一起走。”一走近,阎天邢便直接道。

    “嗯?”

    墨上筠莫名地挑眉。

    阎天邢没解释,视线从她手里的饼干盒上扫过,唇角轻勾,足以颠倒众生。

    “喂我。”

    阎天邢走至她跟前,嗓音磁性,刻意压低的温柔语调,让人耳朵都要酥了。

    ------题外话------

    我就要三更,就要三更,大半夜了也要三更!我是勤奋的好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