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326、边境【二】

      借着那两队人响亮的声响,纵然在浓雾中,墨上筠也可以保证毫无偏移地靠近。尘?缘?文×学↑网

    然而,这声音听着近,但实际上却有点远。

    墨上筠摸索了二十来分钟,一直等出了境后,才从雾中见到他们的身影。

    摸了摸鼻子,墨上筠有些恍然。

    虽然是在边境,但若是在他国领土打架,那就是另一个层次了。

    她一边走一边听,渐渐清楚了他们的意思。

    这两伙人在争抢同一批货物,正好先前结了仇,所以一方拉扯另一方来谈判,因为薪酬天就很,两方各自都看对方不顺眼,所以刚一打照面就开始吵架,吵着吵着就乱了套,差点儿没直接走火。好在他们之中也有冷静的人,于是两边都有人主动站出来平息了这一场即将爆发的战斗。

    可是——在墨上筠看来,事情也不止是表面上这般情况。

    因为,照她的观察来看,主动邀请对方出来的那一伙,早在浓雾里布好了埋伏,打算等雾气散了点,两方没有谈妥后,直接伏击对方。

    墨上筠对丛林再了解不过,这些人又非经过专业训练的,虽然有雾的阻挡,但那三脚猫的藏身功夫以及墨上筠这边的良好视野,她发现起来也很轻松。

    观察到这一点,墨上筠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准备稍稍改变一下计划。

    她悄无声息地走在雾中,绕了半圈,来到那伙伏击的人身后。

    视线溜达了一圈,墨上筠猫着身子,一步一步地靠近偏离大队人马偏远的地方——那里藏着一个狙击手。

    哦,当然,是不是真的狙击手说不定,反正墨上筠能注意到那是狙击枪。

    她没有太注意克制动静。

    对方显然听到了,却只是专注地看着瞄准镜,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墨上筠有点沮丧。

    警觉心不能强点儿吗?

    这时候溜达过来的,不止有知道他方位的同伙,还有路过的吃瓜群众好不咯?

    蹲下身,墨上筠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不耐烦地动了动肩膀。

    叹了口气,墨上筠又拍了拍。

    他依旧没抬头,用本地的语言骂了一声,然后继续没有理她。

    甚是苦恼的墨上筠,这次拍他肩膀的动作大了些。

    那人总算不耐烦,暴躁地从瞄准镜后抬起头来。

    一抬头,注意到身边蹲着个陌生人——而且还是个白白嫩嫩的女人,那人一个不留神,就彻底呆住了。

    墨上筠眯了眯眼,对他这样的眼神非常满意,然后一个手刀下去,就直接将他给拍晕了。

    接下来,墨上筠动作极轻地将对方的武器给占为己有,然后把人严实藏好,就在他身边不远处趴了下来。

    相较之下,她藏得就很隐蔽了,没有制造大动静在身上制造遮掩物,只是配合周围的植物着往地上一趴,这样的大雾天,只要不特地从她后方观察,基本不会察觉到这里早就换了人。

    摆弄了下狙击枪,墨上筠没有要用的意思,于是拆下了瞄准镜,准备先观察一下。

    这时——

    很戏剧性地一幕发生了。

    她看到后面走来另一道身影,看体型是个男人,身材不够魁梧,穿着当地的服饰,气质也与周围那群人大相径庭。

    但是,他以非常熟稔的动作,猫着腰朝临近他的那个埋伏者靠近。

    那个埋伏者比墨上筠身边这个更不靠谱——最起码她手边这个还懂得盯着瞄准镜进行瞄准,以防随时行动,可那个埋伏的是端步枪的,许是察觉到这雾一时半会儿散不了,所以干脆做做样子,在原地打起盹来。

    这下,就更给人以可趁之机了。

    墨上筠看着对方靠近,然后一招把人给放倒,对方在睡梦中连声都没吭一下,成功地如了偷袭者的愿。

    墨上筠一直盯着瞄准镜,想看清楚那个偷袭者的长相,但对方一直很注意动作,从头到尾都没冒过头,在将人给顺利敲晕后,连墨上筠那敷衍地将人盖上的动作都没有,直截了当地在人身边趴了下来,顺便夺了对方的枪支。

    完整看完这一幕的墨上筠,对此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这群人的警觉性都喂狗去了吗?

    不是,就这么点本事,就来道上混了吗?

    墨上筠摸了摸鼻子,思考着以前碰到的猎枪、黑鹰组织的人,隐隐觉得,虽然那些人不是个顶个的精英,但多少有点儿本领。

    难怪猎枪、黑鹰能混出点名气,而这俩小团伙就只能在大雾天约到这里干架了。

    而且,连个伏击都搞不好。

    想了下,墨上筠抬眼,隔着一干枯的灌木观察着不远处的人——想知道他的目的。

    但,就是这么一眼,让墨上筠瞥见了左右观看情况的那人的脸。

    只有一眼,墨上筠就将人给认出了。

    不因别的,而是那张脸太有标志性了。

    能帅到这份上的,反正挑边了全场人,也找不到另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