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不是儿戏

      看着儿子的样子,罗胜利也是哼了一声,“我说你还真的就别不相信,你给丁羽提鞋呢?人家要不要都是两说的事情?这里面可能还需要看一下你老爹我的面子!不自夸的说,如果没有你老爹我,人家认识你是哪个窝里面的鸟?”

    罗烜有那么一些傻眼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感觉自己的父亲跟印象当中的父亲完全就不一样!看了半天之后这才小声的说到,“我是见了他一面,但是彼此之间的谈话并不是那么的友好,不过也说不上来究竟有多坏,但对于他真的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了解!可他给我相当大的压力,我现在感觉不是那么的好!”

    “他呀!有关的情况老首长曾经跟我提及过一些,这么的说吧!王家、苏家还有郑家他们三家没有消沉下来,甚至还重新的焕发了光彩,这里面最为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个丁羽了!当年的时候大姐给找了回来,真的是找了一根定海神针回来!”

    “没有听说过!是真的没有听说过!”

    “他的名号呢?在京城的内部流传的很广,但只限于内部,整个外面基本上都听不到有关他的任何传闻,是非常低调的一个人,不过在国外的势力很大!具体有多大呢?这个老首长倒是没有跟我说,不过就我来看呀!你就是他面前的一直蚂蚁而已,他想要捏死你的话,甚至都不费吹灰之力!”

    “我好歹也算是一个人物吧!”罗烜争辩的说到了!

    “你算了吧!你在我的眼里面都不算是一个人物,在这位的眼里面能够算一个人物,这位大少呀!眼光高的很,苏老也是有那么一些感叹,家里面后继有人,不然的话就老首长的身体呀!恐怕还真的就很难坚持到现在的!”

    “不就是几个钱吗?”

    哼!“几个钱?”罗胜利也是蔑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你的产业加起来有多少呀?这些年你打了不少的擦边球,貌似也是捞了不少,但是我告诉你吧!你的这些呢?根本就没有被人家放在眼里面,人家多少年之前捐赠给国家的,你全部的身家乘以一千吧!也许够!”

    “不可能!”罗烜估量了一下自己的身家,“几千亿?爸!这个玩笑是不是开的稍微有那么一些大,我知道他是您老首长的外孙,但也不至于这么的夸张吧!再者说了,如果真的是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你?”罗胜利停住自己的脚步,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你就是一块臭狗屎而已!你想知道?其他人还想着知道呢!但是怎么可能的事情!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不是我看不起你,人家呀!给我这个老家伙的面子,不然的话你被灭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感觉到他的厉害了?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厉害!”

    很显然,罗烜这个已经是在服软了,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个丁羽呢?跟自己所遇到的所有人都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你说他清高吧?完全就是扯淡,但你要说他贪得无厌吧?也是没风没影的事情!完全就是让自己抓不住手脚!

    “他的厉害呀!是你所想象不到的,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的问题!那一天老首长的兴致很高,所以跟我多谈及了几句,我虽然没有打听到太多,但是这个门路还是有的!”

    说完了之后,罗胜利也是看了看自己的儿子,“你们两个人走的路子呢?看似是一样的,但是实际上面相差甚大,丁羽的主体并不在国内了!当年的时候他想要往国内发展,但是被连锅端了!为此付出了几千亿的代价!”

    “爸,你真的没有骗我?那个可是几千亿,不是几百块!”

    “我骗你做什么?不过这个事情呢?也就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加上你的口风还算是比较的严,所以我说给你听一听,不过你自己做好这个方面的准备!如果说外界有人知晓了,到时候有什么问题和状况,你就别来找我了!别怪我到时候救不了你,因为我也无能为力。”

    罗烜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很显然听到的消息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震撼那么的简单了!完全就是被打击打了,几千亿?我的天老爷呀!那个钱真的是钱吗?

    “爸,那位羽少就真的同意了?”罗炫还是不太相信。

    “这里面牵扯到其他方面的一些事情,具体是什么呢?你也就别问了,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丁羽呀!跟京城某些方面的关系闹腾的比较僵硬,倒还真的就有这件事情的几分影子,那帮家伙呀!完全就是在贪图自己的利益,不顾国家的利益,就是一帮害虫!跟你差不多!”

    “爸!我虽然打了不少的擦边球,但貌似我还是一个是非清楚的人!”罗烜也是争辩的说到,“而且我也不是什么钱都赚的,那些黑心的钱,我不赚,但是人在江湖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顶多就是大家坐下来聊一聊,表面关系还是需要维持的!”

    “省里面的事情我倒是听说了!虽然我已经很早的时候就已经退了下来,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好像非同小可!你要想掺和这个浑水,我还真的就不太看好你!虽然你没有太多的沾染,但是谁知道这一次会不会被填坑?难说的事情!”

    罗烜也是微微的点头,“我现在已经大致上面弄清楚了!有些人呢?可能看我不太顺眼,当然了也可能是看着我还算是比较的灵透,所以现在这个时候希望我能够抓住丁羽了!不让他有太多的时间和空间!”

    “所以你跑过来找我?但是这件事情找我好像并没有任何的用处呀!大少已经给了我相当的面子,没有直接了当的就给把你给剁一剁喂狗,要是其他人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的叫嚣,你看看会是什么后果?”

    听到父亲这么一说,罗烜还真的就想起来了,自己的那位好友呢?现在还在港城的医院里面躺着呢?自己的人已经排遣过去了,还跟通了电话,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可讲!所有的一切都是一目了然的!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车祸而已,人家也已经是认罪了!至于赔偿方面的问题,也没有任何的追求,至于剩下来的问题吗?就是好好的在医院里面躺着养伤!所有的一切都太过于的完美了!完美的让人觉得这就是一件真事一样!

    但问题是罗烜已经从丁羽那里得到了消息,皮栾的腿就是他让人给敲断的,但问题是现在皮栾都不敢承认这一点了!甚至于话语当中都没有任何的暗示!这个家伙呀!肯定是被丁羽给吓着了!甚至于现在比受惊的鹌鹑好不了多少!

    “我有那么一些担心,对于这位羽少是真的摸不准这个脉络!谁也不知道他究竟都是在想着一些什么!而且我昨天的时候真的是给你老人家丢人了!如果不是看在您的面子上,说不定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在那个坟地里面埋着了!”

    “大少呀!不是一般人,他关注的呢?绝对是省里面的事情,至于你这样的小杂鱼呢?只要不在他的面前太蹦蹬,他是不会把你给拽到网里面来的!连嘴边的一块肉都算不上,何必张开这个口呢?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

    罗烜想了一阵,等回过味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走远了,罗烜也是赶紧的追到自己父亲的身边,不过还没有等说话,罗胜利则是感叹了一声,“怎么?你想要那个?”

    嘿嘿!罗烜尴尬的哼了一声,“爸,你也知道,我呢?不想混迹仕途,太累了!更何况咱们家也有人混迹了!我呢?就是打着擦边球而已,但是这个擦边球能够打到什么时候,谁知道呢?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我也是比较的眼热!”

    先前一直都有话说的罗胜利却没有立刻的就有所言语,而是陷入了一阵的思考当中,“这还真的就是一个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大问题,大少呢?倒也不是说眼睛里面不揉沙子,但是他看人的眼光跟其他人都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你扪心自问,有这个能力?”

    “羽少给我提及了一件事情,让我好好的磨炼一下宗太平他们!”说话的时候,罗烜也是注意着自己父亲的表情,“如果说就是他们四个人的话,我倒还真的就不打怵,相对而言,他们四个人呢?来头是不小,但还真都是嫩兔子!”

    “我给你提个意见吧!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那么就用心去做,如果觉得不可以的话,那么就尽早的抽身而退,这里面的浑水呀!还真的就不是你能够搅合的!”

    “我明白了!”罗烜也是用坚定的口吻跟自己的父亲说到,“爸,我就不跟着你回去了!其实我过来的时候也是挺悄然的,我的秘书小妮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投靠了其他人,我也是刚刚才知晓的,我不知道身边还有没有这样的人!”

    “连个身边的人都看不清楚,也不知道你这个总经理究竟是怎么当的!”罗胜利还真的就没有给与任何的好脸色,“滚蛋吧!省的在这里碍眼!”

    小妮在车里面又是打了两个电话,随即才去了洗手间,然后又一次的坐在了丁羽的面前,丁羽好像真的没有太多的事情,甚至给小妮的感觉,这个家伙就好像是一个木墩一样!

    走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子,唯独有所变化的呢?可能就是手里面转动的手串了,但是那个速率呢?好像并没有什么更改!

    “丁先生,也不知道你究竟都喜欢一些什么,不过我们这里呢?历史底蕴丰厚,..。”小妮的口才还是很不错的,而且刚刚也是请教了不少人,所以现在也是抢先的开口,绝对不给丁羽任何喘息的机会,争取把主动权完全的就掌控在自己的手里面。

    丁羽则是心平气和的看着说话的小妮,一直等小妮说的口干舌燥了,甚至不知道应该言语什么的时候,这才点点头,“中午的时候呢?我就不留饭了!我这边还有点事情!”

    “丁先生,你来者是客,我呢?对于本地多少还是熟悉一些的!”

    “家里面的孩子呢?比较的闹腾,既然你愿意的话,那么就陪着他玩一会好了!”这个可不是我要求你的,而且是自己主动的!

    啊?小妮也是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后槽牙,自己还真的就落进了坑里面,丁羽只不过是给自己小小的设置了一个陷阱,但是自己却直接的就踩了进去,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去做如何的应对反应!这件事情闹腾的?怎么说呢?

    没有办法不同意,要是不同意的话,先前的时候自己的热情算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是同意的话,陪着一个娃娃,丁羽根本就没有要亲自到场的意思。

    看着离开的小妮,丁羽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倒是侯天亮有那么一些摇头,“主任,她的心机是不是有点重了?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硬撑着?”

    “目的不同罢了!所以这个表现和想法也是有着相当的不同!”

    “主任?她的目的就是靠近你?!”

    “你呀!这个警觉性还是差了不少!”丁羽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的说到,“她代表谁而来的,罗烜!但是她来了之后呢?提及了多少罗烜的事情,非常的有限!如果说连这个你都看不明白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换个人了!”

    啊!侯天亮整个人都有那么一些傻了,“她不是罗烜的人呢?这怎么可能?”随即侯天亮也是想到了什么,“不过她来了之后,好像真的没有提及太多罗烜的事情!而且从她的口中明显能够感觉到,对于罗烜并不是那么的尊重!”

    “反应还算可以!罗烜呢?是他的上司,她是罗烜比较贴身的秘书!这里面的文章倒是真的有意思了!罗烜这个家伙也是挺有意思的!”丁羽已经给与了侯天亮相当多的提示了,但是看她的样子,好像感悟的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

    听到主任说这个话,侯天亮倒是没有立刻的就回答,而是想了一阵,随即有那么一些怀疑的看向了自己的主任,“主任,你的意思是说今天是罗烜刻意让她来的?”

    “肯定是的,我们昨天的时候已经向罗烜提及了相当的情况,如此的情况之下,又刻意拜托他的这个秘书过来,同时告知我们相关的情况,这些足以说明所有的问题了!有的时候不要单独的来看待某件事情,要综合的来看,同时要引申到一定的高度来看!”

    “真的没有想到,还会有这么一手!不过主任呀!罗烜就不怕玩火自焚吗?这个事情他做的好像有那么一些不太地道!”

    “跟这个没有任何的关系,他让小妮过来呢?就是给我们传递一个消息,甚至于接下来他还会给我们传递一个消息,有点意思了!他倒是真的就是非常的狡猾?”

    “他有这么的厉害吗?”侯天亮对此还真的就不太看好,“就算是他心有所属,但是这个事情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很显然,侯天亮的心里面也是有相当的想法?

    “怎么?你也想要下场玩玩?”丁羽考虑了一阵,也是点点头,“也可以,罗烜呢?还真的就是混迹出来的,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湿身,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既然你有这个方面的兴趣,那么就去挑战一下!”

    结果究竟会怎么样?这一点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丁羽对此一点都不看重!赢了也就赢了,输了也就输了?一只羊是赶,一群羊呢?也是放!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侯天亮,让他沾染一点,并没有什么坏处!

    小苗来的时候,丁羽正坐在那里看书呢?小苗也是小心翼翼的站在这位主任身旁的位置,把带过来的东西放置到了桌子上面,跟先前小妮送过来的东西完全就不一样!

    丁羽则是毫不犹豫的就思考了礼盒,看着里面的东西,也是哼笑了一声,“就算是我不怎么挑衅,但是你弄了这么一个东西过来,算是糊弄洋鬼子吗?”话是这么的说,但是丁羽还真的就没有任何的犹豫,拿起来盒子里面的东西就吃了起来。

    “主任,我可是好心转了两圈,才买到的!这个东西在这边非常的火热!我们先前的时候试了好多次,比较可惜的就是等待的时间稍微有些长!”

    “嗯!味道还是不错的!”丁羽胃口大开,也是吃了不少,“不过你应该很忙的才是,今天有空来这里,显得有那么一些不太正常呀!我来这里呢?就是带着小刚出来逛一逛而已,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该忙什么的就去忙什么吧!”

    “主任,我们是来求救的,感觉太棘手了!”小苗也是低声的说到。

    “那个是你们自己的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当然了如果你们要是感觉不妥的话,也可以申请回去呀!我没有什么意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