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认可?

      “先生!”

    三个人了!貌似老佩顿也没有准备其他人的,而且今天晚上收集的原材料呢?好像也不少!

    这里面呢?丁羽是不是对葛怀手下留情了,恐怕还真的就没有谁能够说的清楚了!

    至于丁羽会说吗?好像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老佩顿也是没有跟丁羽说话的意思,彼此之间现在这个时候呢?还是不要说话的好!省的彼此之间到时候面对面,会出现其他的情况。塵↑緣↓文↙學?網

    虽然说大家表面之上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依旧会谈笑风生,但是这个心里面呢?恐怕都不是一般的尴尬!所以有些事情呢?能免则免就好!更甚一点的来说,老佩顿现在这个时候并不想去面对丁羽!

    “今天有点累了,早点休息吧!”丁羽的话语平平淡淡!

    “先生!”泰勒也是颇为犹豫的看着丁羽,“我不知道最后那个人会是葛怀,这个事情是我所没有想到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状况!”最后的话,泰勒也是有那么一些语无伦次的,甚至是有那么一些不能够自己。

    “跟我又没有任何的关系!”丁羽说的这个话呢?轻飘飘的!好像根本就不在意的样子!“我现在这个时候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听你跟我费唾沫的,至于感谢的话呢?也没有必要说,因为对于我来说,治病、拿钱!很正常的事情!跟其他无关!”

    “但那个是葛怀!不是别人!”

    听到泰勒如此的说,丁羽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番,仅此而已,多余的话呢?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要说的意思,自己跟她争辩并没有任何的意义,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真的就有那么一些怀疑,她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了?

    还有一点,就是先前的时候没有冲上来,反倒是这个时候冲上来,而且还是用质问的口气,丁羽的心里面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爽,不过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要表露出来的意思!跟她一般见识,也是真的就有那么一些不太值当。

    丁羽回来的时候,家里面的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经睡了?丁羽也是刻意的去洗漱了一番,身上面的味道稍微的有那么一些浓重,要知道今天的情况也是有那么一些特殊,早上锻炼的时候,两小靠近自己父亲的时候,貌似也是感觉到不太一样的地方。

    “爸爸,身上面的味道有点难闻!甚至是刺鼻!”

    丁羽对此并没有否认,甚至是点了点头,“嗯!昨天处理了三个病人,情况特殊了一些!”情况是真的特殊呀!甚至有两个就挂在自己的面前,虽然说自己身上面有相当的防护,但是依旧不可避免的沾染了血腥的味道。

    两个孩子闻到了这样的味道,自己也没有感觉出来有太多的奇怪!两个听到了父亲的解释,也没有去深究这里面的问题和状况,对于他们来说,有的时候呢?并不是一定就要刨根问底的,十万个为什么呢?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出现的!

    在两小上学了之后,丁羽也是刻意的调配了一些药物,侵泡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至于这个过程当中,泰勒来了的事情,丁羽也根本就没有去做任何的理会。

    “先生!”泰勒的精神状况有那么一些小的萎靡,很显然昨天的时间对她的打击稍微有那么一些大,甚至是有那么一些难以承受,虽然她一向也是以冷血所著称,但是并不代表着她遭遇任何的事情,都不会有反应!

    丁羽坐下来之后也是倒了一杯茶,“我刻意调配的,至少可以静静心!”

    泰勒伸出来自己的双手接过来茶杯,茶杯并不是很大,但是看样子也是热气腾腾,泰勒并没有任何的犹豫,一饮而尽!虽然说有点烫,但貌似也是洗涤一下自己心里面的尘埃!

    “先生,我对第一个人下手的时候并没有那种感触,甚至是表现的相当快意,但是轮到葛怀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不太对了!甚至到现在还是有那么一些混混僵僵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

    “人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好像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对于我个人来说,躺在床上面的人呢?究竟是葛怀、你或者是三世,没有什么不同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医生而已,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呢?做一些事情,至于范围之外的吗?跟我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

    泰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我有那么一些难以理解!”

    “这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老佩顿对于你呢?始终还是抱有了一丝的期望,不过我呢?对于个人的机缘呢?有着不同的理解,缘起缘灭,自由道理,没有这份机缘呢?强求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的,但是奈何老佩顿始终都不太死心!”

    “对不起先生,祖父对此始终心有不甘?!”

    “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所谓的机缘呢?本来就不是强求而来的,抓住的时候就抓住了,抓不住的时候呢?就不要想着懊悔,人生的路呢?还是需要走下去的,不能够停滞不前,至少我个人是这么觉得的!”

    摇摇头,丁羽也是饮下一杯茶,“葛怀的情况怎么样?”

    “失血虽然有点多,但是因为当时的时候准备齐全,所以并没有出现其他方面的问题和状况,不过身体依旧是相当的虚弱,很难说清楚会不会留下来什么所谓的后遗症,昨天的时候整个人都开始喷血了!我也是有些难以想象!”

    “很正常的,前面的两个人不也是同样的如此吗?推射进去的东西,对于你们家族的人来说,就是高效催化剂,就好像化学实验一样,砖头大小的钠给扔到水立面的时候,在常规的条件之下吗?甚至能够产生小蘑菇云,而你们家族的情况呢?貌似也是如此,被推射了之后,心脏剧烈的跳动,比敲鼓还要更为的猛烈!”

    “昨天的时候葛怀的反应也是相当的剧烈,但最后好像控制住了!”

    “他被清除了不止一次,所以身体里面呢?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存货,就算是遭遇了相当的催化剂,所引起来的反应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剧烈!”丁羽小小的解释了一番,“这里所谓的不剧烈呢?只是相对于其他两个人而言的!”

    “我先前的时候倒是忽律了这一点!”

    “不过葛怀接下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反应,我就真的说不好了!而且我这几天呢?可能要出去,我想这件事情你也应该知晓的,跟着我呢?就没有必要了!这件事情你要是跟着的话,恐怕会出现其他的问题!”

    “是,先生,我明白!”泰勒知晓,先生给与自己的呢?已经够多了!自己要是继续贪得无厌的话,就已经是有那么一些无耻了!

    “主任!”侯天亮已经办理了交接的手续,所以直接的就来到了四合院这边找丁羽报道,就自己知晓的消息,多少人在知晓自己情况的时候,眼睛都蓝了!

    “来了?”丁羽就好像是跟普通人打招呼一样,“去找管家换一身衣服,既然来到了这里呢?就别穿着军装了!不太合适!而且有那么一些太过于的碍眼了!有些事情管家会给你交代的,我就不多言多语了!”

    侯天亮看着邓荣,也是问候了一声管家好,他可是四合院正儿八经的大管家,四合院的第三任管家,四合院绝对的核心之一!自己是从事情治工作的,对此呢?有着自己的了解渠道。

    打量了侯天亮身上面的装束,邓荣也是摇摇头,侯天亮这个小伙子还是很精神的,很快的邓荣也是让人把衣服等东西全部都给拿了过来,“里面有换衣间,把你全身上面的东西呢?都给撞到箱子里面,至于箱子呢?你可以放置在这里,也可以放置到其他的地方。”

    没有多久侯天亮就换好了自己的衣服,军装呢?改为了西装,但是却没有平常时候西装那么的古板,穿在身上面的时候,表现的异常舒适,看看穿衣镜,侯天亮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眼,但是不管舒适还是不舒适,自己感觉还是身着军装更为的舒适一些!

    “金并不在,所以有些事情还是我来交代,防弹衣等工具呢?你要随身的携带,在先生的身边有的时候会非常的危险,还有定位设施等等,至于枪械吗?你还不是安保当中的一员,至少没有通过他们的考核,所以暂时的时候是不会给你佩戴枪械的,同时也不允许你佩戴其他的枪械!这一点尤为注意。”

    毕竟侯天亮呢?是情治部门的人员,如果情治部门给他佩戴枪械的话,会不会对先生造成相当的影响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清楚,所以率先的就把其中的隐患给拔出了!

    “我明白!”看着递过来的箱子,侯天亮也是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之后,侯天亮则是开始整理自己的物件,防弹衣跟普通的防弹衣有着异常明显的区别,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厚重,而且显得有那么一些轻,很显然这个应该是属于特制的那一种!

    国家方面之所以没有采用这样的防弹衣呢?不是说国家没有这个方面的研究,主要的原因呢?应该是这样的防弹衣呢?造价太过于的昂贵,如果说真的要是大面积的换装,肯定是得不偿失的一件事情!

    别说是自己的国家了,就算是美国那样惜命如金的国家,他们同样也是装配不起的!重新的换装,身上面竟然没有任何的臃肿感,而且自己的活动好像也不受什么所谓的影响!真的是好东西呀!恐怕也就只有主任才能够装配的起吧!

    “来的时候陶金应该跟你说过很多的东西吧!”

    “是!陶处长对我有相当的教导!”侯天亮也知晓陶金现在呢?依旧还是丁羽医疗组的成员之一,这个身份呢?始终都还是保留着的,但是起到的作用呢?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了,在来之前的时候,陶处长对于自己也是有着诸多的教诲。

    “陶金呀!没有赶上好时候,有点可惜了!”

    丁羽对于陶金呢?并没有太多的意见和想法,当初的时候自己跟军方之间的关系呢?可以说是相当的尴尬,甚至是出现了相当的问题,甚至就算是到了现在,彼此之间的关系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复合,里面的原因恐怕很难解释清楚了!

    至于现在把侯天亮给弄到自己的身边呢?一方面的原因呢?自己对于侯天亮的感官不错,另外一个方面的原因吗?自己跟军方之间的关系吗?应该得到相当的缓和了!

    “主任,我们从事情治部门的工作,从来都没有什么要求!”

    呵呵!丁羽也是难得的一笑,同时也是有那么一些感叹,“你从事情治工作,我呢?没有多少情治工作的经验,不过我从事的呢?也算是特殊部门,时间可能并没有你那么的长,彼此的性质不太一样,但也是有着诸多的共同点!”

    “主任,我看过你的一些档案,不过里面的东西就是一部流水账而已!”

    “很正常,我的一些档案呢?这一辈子呢?恐怕都不会被翻阅出来的,永久的不可解密!就好像你所从事的工作一样,有些东西呢?是永远都不可能被开封的,所以我从来都不去谈及我的事情,就算是两个孩子,我也从来都没有告知过!”

    对此侯天亮还是相信的,因为整个世界呢?对于主任都表现了相当的关注,甚至于自己这边的情治部门对于这位主任也是专门的留档,有些事情呢?可以知晓,但有些事情呢?就算是情治部门同样也没有权利去翻阅!

    就好像主任在部队里面的一些情况,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情报被传递出来,所有的一切呢?全部都是绝密,而且永远呢?都不可能被调阅的,不仅仅是主任,甚至是他们当中很多人呢?都是这么一个状况!

    “主任,你让我有了新的认识!”

    “我曾经也是军人,本来想着可以好好的部队里面工作的,但是出现其他方面的原因,人呀!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刻风会吹向哪里的!所谓的大风大浪都见过了,说不定在下一刻呢?就在小阴沟里面翻船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主任,需要我做什么?”

    “倒也不需要你去做什么?”丁羽思量了一阵之后,也是摇摇头,“要你在身边呢?一个呢?是负责联络,毕竟有人联络的话,会让彼此之间的接触呢?更为的直接一些,另外一个方面呢?你小子呀!看着还是有着相当的潜质!”

    “是吗?”侯天亮也是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其实我的老师也这么的说过!”

    “我对于情治工作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了解,不过我身边的人呢?倒是有其中的一些好手,至于你能不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可,这个问题呢?就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侯天亮听到丁羽这么的说,眼睛也是不由的亮了起来,不过自己对此知晓的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多!一直以来呢?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人在主任的面前露过面!

    就自己的了解呢?在主任的身边呢?行动的人员好像比较的多,但是隶属于情治方面的人好像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多,这里面呢?应该是有着相当的特殊性吧!

    但是主任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就给自己透露出来这样的讯息来,很显然也是有着相当的考量,侯天亮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主任跟自己说这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感觉有些难懂!

    “主任,我有那么一些不太明白!”

    “相对而言呢?我算是动手的人,不完全算是动脑的人,这个行当里面呢?最为可怕的人究竟是动手的人,还是动脑的人?还真的就很难分辨的清楚,相对而言,动脑的人呢?更为的让人感觉恐惧一些!当然了,也比较的少!至于你吗?站在我的角度来看,现在顶多算是一个动手的人而已!”

    侯天亮思量了相当的时刻,也是对着丁羽苦笑不已,“主任,这个对于我来说,好像是有那么一些太打击了吧!”

    “你觉得你是动脑子的人吗?我觉得不是,至少现在不是,甚至说起来呢?我本人也不完全算是动脑子的人,一半一半吧!我更多的时候呢?倾向于我个人是一个动手的人,其实不管是哪个方面,做到了极致呢?都是相当的可怕!”

    “主任,都听说你厉害,但是从来都没有听闻过您是这样的评断自己!”

    “就是一个小小的玩笑罢了!可以当真,也可以不当真,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彼此之间的谈话,除了我就是你,不会有第三个人的!”丁羽很是开心的跟侯天亮交流着这些,不过也不是一点都不意有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