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不负责任!

      东西都已经吃过了,王晓刚看着自己的大伯和父亲,犹豫了一会还是跟着自己的大伯走了,至于自己的父亲吗?还真的就没有大伯感觉那么的亲切和有吸引力。塵←緣↑文↗學?網

    虽然大伯有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很是严格,但是层出不穷的好玩意,还有稀奇古怪的那些东西,让王晓刚现在也是真的有那么一些乐不思蜀,所以还是紧跟着自己大伯的步伐就好了!

    看着自己儿子的叛徒行为,王阳也是感觉牙根有那么一些痒痒,是真的想要锤他一顿,但是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而且这个混小子回到了家里面之后呢?他的母亲呢?也是被他给哄得团团转,加上面的爷爷奶奶、外公和外婆,自己想要动手?首先爱捶的恐怕就是自己了吧?

    “先生!”下午的时候,泰勒也是突然的赶回了四合院这边,手里面还抱着一份厚厚的文档,看样子也是故意的堵丁羽来着!“这个是家里面的相关研究!”

    丁羽只是让泰熙把东西放置到了桌子上面,自己还真的就没有任何要伸手的意思,等泰勒坐下来了之后这才问及了一句,“我这段时间可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的空闲呀!”

    “家里面对于某些方面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祖父也知道先生你最近的比较的忙,所以只是让我把相关的资料带给先生你,还希望先生你能够理解我们家族的渴望!”

    丁羽上手看了两眼,随即也是把资料给放置了下来,“我说泰勒,你是故意诳我玩呢?还是说脑袋有那么一些不太清醒了?这个就是你所谓的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这个只能说是一种猜测,而且还是不确定性的猜测!”

    “但对于家族的病情来说,这已经是很有突破性的了!”

    丁羽微微的哼了一声,“算了!我才不跟你做这个方面的争辩,没有任何的意义,对于我个人来说呢?无非就是几个病人的问题而已,但如果说是采取这样的方式,最后会有什么样子的结果,还真的就很难确定,一定要试一试吗?”

    “家族方面已经派遣了相关的人员过来,祖父会亲自的对先生表示感谢!”

    “感谢呢?就没有这个必要了!”丁羽对此还真的就稍显有那么一些冷漠,“给我的感觉,你们这个是强行的给我手里面递了一把刀过来,真的就有那么一些怀疑,你们究竟是怎么想的?怎么个意思,我杀人不犯法?”

    “先生,家族当中的诸人也是为了整个家族的前途着想,想要有所突破,就必定会有着相当的牺牲,对于这样的事情,每一个为了家族着想的人呢?都应该付出自己的所有!”说这个话的时候,泰勒的神情好像有那么一些小激动!

    “我没有那样的狂热性!我只是做我一个医生应该做的而已!”丁羽还真的就没有故意找茬的意思,对于自己来说,这样的事情呢?很是平常,顶多就是有那么一些耗费力气而已!“不过时间上面呢?可能有那么一些紧迫,我这边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着手!”

    “谢谢先生!我立刻的就安排,就是不知道先生是不是空闲?”

    “晚上吧!不过时间太过于的仓促,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一次呢?是你们的要求,换句话来说呢?这里面有着相当的不确定性,甚至是有着相当的不可控性,出现了任何的意外呢?我都不负责的!”

    泰勒重重的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祖父对于这件事情非常的关注,他应该会跟先生您沟通的!”说完了之后,也是一躬到底,跟中国的一躬到底有着相当明显的区别,但也是把自己的态度表现的很无疑。

    王晓刚睡觉起来了之后,也是写了一段时间的大字,然后才开始满院子的放羊,小四眼呢?王晓刚是真的不敢去惹乎,稍微的不注意就给自己撞了一个大跟头,两只爪子直接的就给自己扑住,然后用大舌头舔着自己。

    一次两次之后,王晓刚呢?看着小四眼的时候基本上就是绕道走了!要知道就算是自己的大伯呢?都对小四眼没有任何的办法,王晓刚虽然说少不更事,但是趋利避害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懂的,所以倒还真的就没有再去故意找事的意思。

    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你吗?更何况院子里面呢?又不是小四眼一条狗,至于其他的小狗吗?王晓刚感觉没有太多的意思,更为重要的是数量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多,还真的就很难下手,至于那个断腿、缺尾巴的呢?又没有太多的意思!

    一直等哥哥和姐姐回来了之后,王晓刚才算是重新的找到了伙伴,三个人呢?也是可劲的折腾,一直等苏元和林秋燕来了之后,三小才有所收敛,但是这个收敛呢?明显也是有限度的,林秋燕呢?感觉有那么一些脸红,苏元则是一点在意的意思都没有!

    孙子和孙女活泼一点并不是什么坏事,更何况院子这么的大,顶多就是要注意一点不要磕磕碰碰就好了!小孩子吗?太过于的蔫了,就不是那么的好了?能蹦能跳的呢?说明小孩子呢?才更为的健康跟活泼一些?

    “怎么?你晚上的时候要出去?我这边已经准备好的晚饭!”

    “晚上还有其他的事情!”丁羽的回答呢?就好像没有什么感情一样,林秋燕很是小心的看着这位大哥?大哥虽然也笑过,但是怎么说呢?平常的时候基本上就是那张脸,就好像是木头雕刻的一样!根本就看不出来有什么所谓的变化!

    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好还是不好的!但是家里面的孩子呢?却是相当的依赖,甚至是自己的儿子呢?对此也是相当的有兴趣,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等王阳来的时候,丁羽已经乘车离去了!彼此之间还真的就没有碰面!

    “大哥出去了?”王阳洗手之后,也是坐在了一边的位置,上午的时候呢?自己跟大哥谈了一些事情,中午的时候也是跟父亲做了相当的提及,但是没有想到晚上再过来的时候,大哥竟然不在,不过大哥应该不会故意的躲着自己的!没有必要。

    情况反过来还差不多!

    “出去了,也不知道究竟都鼓弄一些什么东西!”苏元说这个话的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但是苏元很是清楚,大儿子呢?从来都是这么一个样子,还真的就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的清楚!

    自己对此呢?也已经不是原来的时候那么的上心了!就算是上心了又能够怎么样?他对于亲生的儿子和女儿都能够下得去这个手,这个心呀!也是真的狠到了一定的程度,但凡是一个正常的父亲呢?是绝对做不到这个程度的!

    现在这个时候苏元还真的就不知道接下来自己的大儿子呢?要把王晓刚给带走了,如果说她现在知晓了这个消息,恐怕真的就要炸了!至于王阳吗?现在这个时候也是乐得糊涂,自己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让自己的大哥背黑锅就好了!

    反正这样的事情对于大哥来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要是自己这么的去做呢?绝对会被揍的连亲妈都不认识,但是自己的大哥这么的去做了之后呢?自己的母亲吗?顶多就是唠叨两句而已!至于其他的吗?母亲还真的就不会伸手的!

    至于大哥要带着小刚吗?这件事情王阳真的是举自己的双手和双脚赞同,儿子在家里面是什么样子,来大哥这里如此短暂的时间,又变成了什么样子,这些问题呢?自己也都是看在眼里面的,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仍!这个话还真的就不假!

    小刚在大哥的身边时间越长呢?将来的发展和成就呢?可能也就越高!自己现在对于生活等方面呢?也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追求了?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意义,唯一有那么一些感叹的呢?可能就是自己这个儿子了!

    相对而言,王阳对此呢?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好办法,至少自己觉得在教育孩子这个方面呢?是真的比不过自己的大哥,当然了宠溺呢?这个也是大哥所没有办法比拟的,大哥有句话说的不错,谁生的孩子谁不心疼的话,真他妈的就是畜生!

    吃过了饭,苏元也是抱着自己的大孙子,“爸爸晚上的时候去了那里了!连晚饭都不吃?”

    “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呀!更何况就算是知道了,能不能够说也是两回事情!在这一点上面呢?两小可以说是有着异常丰富的经验!“奶奶,晚上你吃好了吗?”

    “小机灵鬼!”苏元抱着自己的大孙子狠狠的亲了一口,在这一点上面呢?两个孩子也不知道究竟像谁了?应该跟自己的大儿子有着相当的关系!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么自己继续的问下去呢?就真的不是那么的好了!

    丁羽来到了研究所这边之后,看着等候在那里的人员,很快的也是换了自己的衣服,对于究竟是谁第一个来?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想法,反正也不是自己安排的!既然你们愿意死,丁羽也犯不上去感叹什么!

    看了一下简单的情况,丁羽也是打开了视频,“老佩顿,这个实验呢?应该是由你来主导的,我呢?只不过是帮手而已,有些事情呢?我需要做一些说明的!”所谓的先小人后君子,把事情都给说明了,省的日后出现其他的问题!

    老佩顿也是感叹了一声,“实验了很多次,但是相对于整个佩顿家族的人员来说,救治的人数呢?只能说是车水杯薪,为了整个家族着想,付出一些,也是值得的!”

    “付出多少呢?这个问题我不在乎,跟我也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是去做我应该做的!但是这个事情呢?跟先前的救治完全就是两个性质的,你需要给我一份授权书呀!同时还需要给我一份保证书!”

    “可以!”老佩顿很明白丁羽为什么要这么的去做,换成自己的话,可能彼此还要更加的过分一些,但是丁羽并没有选择这么的去做,也已经是给自己留下来了相当的脸面,人家既然已经给了自己这个脸面,那么自己就需要兜着!别给脸不要脸!

    “说点其他的问题!”丁羽看着老佩顿的样子,也是表现出来了一定的不解,“就我得知的情况呢?你现在已经开始退位了!手里面的很多权利都已经交了出去,现在这个时候一定要给自己背上这个骂名吗?”

    “三世毕竟还年轻!让他带领整个家族呢?这个压力都已经是相当的大了,再给他别府其他的压力呢?会不会让整个家族都出现崩溃的情况,很难说,毕竟现在虎视眈眈的人太多了!既然我现在有这个能力,那么就多背负一些,至于是不是会背负这个骂名,对于我来说好像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丁先生你说呢?”

    “你这个老狐狸还有着这样的想法,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的来形容你!不过我呢?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而已,我对此不会发表任何的意见和想法,更何况我现在只是一个医生而已,家属有这个方面的要求,我会尽力的满足!”

    老佩顿对于丁羽的态度显然也是相当的满意,“丁先生,说起来呢?你好像比我更加的冷静,甚至是稍显有那么一些残酷,这样真的好吗?要知道从你的年纪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年轻人而已!相对于我们这些老家伙,你应该更为的激进一些才是!”

    “太激进了呢?不是什么好事!”丁羽没有好气的回了一句,“不过你这样的老家伙呢?能够有如此的决心,倒还真的就出乎了我的想象,我的想法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多,但还是希望能够给你提个醒,如果真的控制不住什么所谓的局面,到时候你这个老家伙呢?可不要太心疼了!虽然他们呢?都已经做好了相当的牺牲!”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当然了我也从来没有觉得你小子是一个好人,真的要是说起来呢?大家也都是彼此彼此!你觉得呢?”

    “这个话只是你说的而已,你说你不是好人,这个话我可以承认,但是你说我不是好人,这个话听起来好像有那么一些偏颇,我可不承认的!”

    哈哈哈!老佩顿也是放声的大笑起来,丁羽这个家伙呀!还真的就是非常的有趣,这件事情呢?其实说穿了呢?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丁羽不想要承担任何的责任,倒不是说他就真的面慈心善,怎么可能的事情!

    如果说丁羽真的是面慈心善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可能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坏人了!真的要是说起来呢?他绝对比任何一个家伙都要坏!甚至是坏的头顶生疮、脚底冒脓!

    直接死在他手里面的人呢?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只不过他做了相当的掩饰,而有些东西呢?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整个美国也不敢公布于众的,到时候就算是不引起来所谓的世界大战,结果也不会太好了!所以也就得过且过了!

    至于现在吗?丁羽就是不想有任何的牵连,自己理解!不理解也不行呀!要是不理解的话,丁羽根本就不会动手,而丁羽不动手的话,自己这边有能够动手的人吗?没有!所以对于老佩顿来说,自己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现在这个时候就别讨论谁好谁坏了,谁好谁坏其实都是一个鸟样子,没有太多的差别!这些呢?只不过是大家口中的一些趣事而已!原始的积累呢?都是最为血腥的,自己的家族是如此,丁羽呢?也是同样的如此!没有什么不同!

    “我是不是应该提前的祝贺你一声呢?这样的话也许凭空会增添很多的运气!”

    “你算了吧!我更愿意相信你这个是诅咒!”丁羽是丝毫的不客气,“你们家族的祝福?我怎么就那么的不相信呢?”

    “倒也是!”

    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相关的手续都已经办理的差不多了!其实对于两个人本身来说,都是无聊的把戏而已,谁也不会真正的放在心上面的!但也不能够上来的时候就捞取干货,是不是,那样的话就太过于的赤裸裸了!

    现在两个人也是结束了闲聊,说点有意义的事情了!“丁,你不是非常的看好吗?”

    “这个问题我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研究?”丁羽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你知道的,所有取出来的东西呢?我没有留下来一毫一克,而且我对于这些东西呢?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兴趣,不过你给与的资料,我倒是看了一眼!”

    “能够了解一下你的想法吗?”

    “太过于的激烈,我只能这么的说,究竟会取得什么样子的效果我也是非常的难说,期望会是好的,但是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