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麻烦事

      两个人吃夜宵的地方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奢华,不过人还真的就不少,但是丁羽和侯天亮他们挑选的位置倒是不错,不管是环境还是服务都无可挑剔,东西也是很快的就被送了上来!

    “丁主任,没有想到你也好这一口?”

    “吃东西而已,怎么我就是天天吃葱油饼,拿着金锄头,扛着金扁担的家伙?”丁羽丝毫不在意的说到!好像根本就没有当做一回事情!

    “不是,就是感觉有些不能够想象,竟然能够跟丁主任坐在这样所谓的苍蝇馆子,京城其他的没有,但是豪华的饭店和饮食好像真的不少,那里才应该是主任待着的地方!”

    “惯出来的穷毛病而已!”丁羽拿着手里面的筷子,下手也是很快,“最能够体现人文的呢?恰恰是这样的小馆子,其实说穿了呢?大家都是人,都是凡夫俗子而已,往上八代,谁不是农民,都是那么一回事情而已!没有什么不同!”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就听见哎呀一声,看着站在旁边的人,丁羽并没有说什么,倒是侯天亮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也是看向了自己对面的丁羽丁主任。塵↓緣↖文↘學?網

    “师叔,你怎么在这儿吃饭呢?”

    丁羽这个时候才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两个人,“你们倒是挺悠闲的?”指了一下自己旁边的位置,“回来吃个夜宵?要是回家的话,上上下下太过于的忙碌了!而且家里面还有几个混世魔王,相当的头疼!”

    周城铁看着桌面上的东西,“师叔,我们夫妇两个人也是刚刚从师叔祖那边回来,”

    “坐!我这两天比较的忙,只是让两个兔崽子过去了!他们说师叔祖的身体还算是不错!”

    “嗯!”周城铁也是对自己的师叔点头不已,他们夫妻都已经吃过了东西,如果不是因为看到了师叔祖,还真的就不会进来,更何况旁边还有人呢?所以说两句也就可以了,“师弟和师妹来的时候我正好也在,可是让师叔祖给高兴坏了!”

    “我虽然给师叔打过了电话,但始终都找不出来这个时间,当然了这个话有那么一些推脱了!是我这个当晚辈的呢?有那么一些不孝了。”

    “别,师叔,你可千万不要这么的说!”看了一眼侯天亮,周城铁也是靠向了自己的师叔身边位置,“师叔,其实师叔祖那边呢?其他的都还好一些,但是他的孩子呢?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晓了一些消息,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想的?师叔祖有那么一些烦躁!”

    “师叔怎么没有跟我提及这件事情?”丁羽脸上面呢?显然也是有那么一些不悦。

    侯天亮这个时候也是看了一眼丁羽,自己也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主任,我先回去了!”

    丁羽打量了一眼,也是点了一下头,“我让人送你回去,明天早上七点钟地铁站那边集合!”侯天亮倒也没有拒绝丁羽的好意,跟周城铁夫妇点了一下头,很快也是离开了自己的桌位,这个时候留下来呢?眼力见就显得有问题了。

    等侯天亮走了之后,周城铁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对不起师叔,我耽误你的事情了!”

    “没有,我这边也是刚刚的回来,所以一起吃点东西,师叔那边是什么情况,我当初带着师叔离开的时候,可是对他们交代过的,而且给予了他们相当的物质待遇!而且真的要是说起来呢?彼此之间的关系好像很是一般来着!”

    “哎!师叔,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黑眼珠子看不见白银子呗?!”

    丁羽则是哼了一声,“是那个儿子吧!这一晃也是很多年了!”

    “对了,我应该叫一声师兄的,但是这位师兄呢?有那么一些过犹不及了!也不知道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找上门来的,给撵出去吧!有那么一些不妥,但是不撵出去的话,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妥,真的是癞蛤蟆跳到脚背上,不咬人但是膈应人呀!”

    看得出来周城铁也是有那么一些激动,丁羽也是摇摇头,“师叔当年跟那位师娘结婚的时候,师娘带着两个孩子,这个儿子对于师傅的态度很是一般,倒是那个女儿对于师傅还是相当的不错,至少师叔当初住院的时候,她还能够赶到医院去伺候伺候!”

    “这个我还真的就没有听师叔祖提及过!以前的时候见到过,就是感觉很热情!”

    “都是一些陈芝麻蓝谷子的事情了!”真的要是让丁羽来说呢?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涉及到了师叔的一些家事,“我当年给了他们两个人每个人一套房子,虽然说是小县城了,对了,你好像还去过吧!跟师叔一起回去的。”

    “是呀!师叔祖带着我出去扫扫墓,好像就没有其他的联系了!但是没曾想这位师兄又突然的找上门来了,看这个意思呢?一定要争这个所谓的继承权,师叔祖气的有些够呛,但是一直让我压着这个事情,我也没有感告诉师叔你!今天正好碰到了这个机会!”

    “这个话怎么说的来着?还真的就不是不识好歹呀!”放下来手里面的筷子,丁羽叹了一口气,“这个事情呢?还真的就不能够处理的太过火了,让人看到的话,会说师叔的不是,你呢?也不好掺和,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吧!不管是京城这边,还是老家那边呢?我多少还是能够说上一些话的!”

    “师叔,让你为难了!”

    “不是为难不为难的事情,不存在这个问题,不过我明天呢?可能是真的没有这个时间,牵扯到其他的一些事情,我让人带着三个孩子去师叔那里,是一个外国的小丫头,让师叔呢?可以给看一看!反正他老人家也没有什么事情!”

    其他人不好去指使什么,但是对于泰勒呢?丁羽还真的就是即插即用,反正也是相当的好用,用了也是白用的那一种!而且丁羽相信泰勒对于这个事情绝对是有兴趣的,而且还是非常大的兴趣,当然了丁羽指的是去看自己师叔的事情!

    “外国小丫头?”周城铁也是一愣。

    “对,不过不要小觑了这个小丫头,心狠手辣着呢?一不留神的话就容易着了她的道,本来我想收为门徒子弟的,但是机缘不够,后来也就算了!”

    拿着水杯喝水的周城铁一口水也是喷了出来,倒是让旁边的妻子给白了一眼,也没有用餐巾纸,就是用手随便的擦拭了一下,“师叔,你都想要收徒,这个资质不一般呀!”周城铁对于这位师叔很是了解,一般人很难入他的法眼!

    “没有那个机缘,一般还是不一般的呢?就是那么一回事情罢了!”丁羽也是叹了一口气,“我告诉你这个话呢?就是让你小心一点,这个小丫头呢?很是不一般,同时这个身份也是相当的不一般,让师叔给再看一眼吧!”

    “得,我明白了,师叔你放心就是了!”

    “行,你们小两口这晚上的时候倒是够潇洒的,不过怎么不开车回去,我记得你有车的,都已经是快要有孩子的人了?别到处的撒狗粮。”丁羽也是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周城铁也是傻笑着,反正这个也不是什么批评,自己夫妇两个人关系好,连师叔看着都羡慕,这个是好事呀!是不是?等自己的师叔离开了之后,也是拉着自己妻子的手,两个人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本来挺头疼的事情,但是现在吗?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运道竟然这么的好,走路都能够碰到师叔,不然的话自己还真的就不知道这个事情究竟要如何的来跟师叔提及,因为师叔祖呢?并不想去麻烦师叔!

    丁羽回到四合院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已经休息了,倒是泰勒并没有休息,不过倒也没有要刻意等待丁羽的样子,倒是丁羽把她给刻意的给喊了过来,“明天的时候呢?带着他们三个兔崽子去看望一下我的师叔!”

    “你的师叔?”泰勒的眼睛也是一下子的就圆了!

    “你怎么这么一副表情?”丁羽也是微微的有那么一些不太满意的样子,“去看看我的师叔而已,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师叔呢?应该还没有见过你,所以让他给你看一看!他是老前辈了!比较的独特!”

    “是,丁先生,我去做一下准备!”

    “不用做什么刻意的准备,你就是带着三个孩子过去看一看,如果你能够入了师叔的法眼呢?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但是谁知道呢?我还真的就不会去做这个方面的保证!”

    “我不会让丁先生你失望的!”

    “还真的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我失望还是不失望呢?跟我师叔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师叔呢?是一个饱经风霜的人,对于社会的阅历也是比较的深,所以看人的眼光自然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所以你自行的去把握就好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两个小家伙抓着了自己的父亲就是一顿的胡闹,不过时间并不是很长,丁羽锻炼的时间也不是很长,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也是离开了!两小也没有去问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泰勒对于其中的事情是心知肚明的。

    英国军情五处这两天可是一直都非常的忙碌,甚至都求到了自己的门下。

    丁先生这两天非常的忙碌,应该就是这个方面的事情了!自己也听闻了,军情五处的那些炮灰呢?好像已经被送了过去,甚至于地点呢?自己也知晓了,自己听闻了,那么很多人都已经知晓了,但是知晓了又能够怎么样?谁敢?

    要知道那个地方呢?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看守所,那是监狱,而且还是有着武装把守的监狱,更何况靠近京城这边,真的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和状况的话,那就太过于的打脸了!到时候整个中国方面都会暴怒的,没有人愿意去承受这样的代价。

    丁羽来到了地铁这边的时候,侯天亮在,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不过丁羽却没有要询问的意思,看着丁羽手里面的一卡通,后面的人呢?也是扭了扭自己的嘴,这一点呢?还真的就没有怎么想到,特别是后面跟着过来的人。

    之所以乘坐地铁呢?并不是说丁羽就是为了赶时髦,而是因为要是乘车的话,说不定中午的时候都未见得能够赶到地方,交通的拥堵呢?还真的就不是一天两天了,毕竟是京城。

    “主任,这两位是我的同事!”

    丁羽点点头,等两个人说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丁羽也是侧着自己的脑袋,“上面是什么意思?不可能一点章程都没有吧!”

    虽然说相关的人员呢?都交给丁羽来处置,但是丁羽在这个事情上面还真的就没有肆意妄为的意思,做人做事吗?不需要太过于的苛刻,给别人留上三分余地,这样对于自己也有相当的好处,更何况这个背后还有自己的三舅呢?

    “司里面尊同丁主任你的意见和看法!”侯天亮也是非常谨慎的说到,自己请示过司长,司长对于这件事情也是表述过相当的态度,到时候只需要看一下相关的材料就好,至于其他的吗?任由这位丁主任闹腾就好了。

    更何况司长跟这位丁主任之间的关系呢?自己还真的就是知晓,司长的亲外甥呀!京城这边呢?但凡是有那么一些势力的人呢?基本上都是知晓的,只不过没有刻意的去挑明而已。

    出了地铁,众人上了监狱方面准备的车,丁羽又一次的来到了牢房这边,尤利尔这边已经开始表述相关的问题了,所以丁羽只是把准备好的东西给尤利尔送了过来。

    “皇家的威士忌,日本的牛肉,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我还准备的给你们准备了两位厨师,我四合院那边的厨师,钱呢?我也给你带了过来,你可以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提取,当然了是有提款机的地方!本金是两百万美金,如果你提供的东西有价值的话,我会做出来相当的评断,给与一定的奖励!”

    既然是答应了,那么就一定要做到,对于丁羽来说,这是信誉的问题!

    “有些没有想到!”尤利尔点点头,“你能够做到,我自然也会做到,但是我需要相当的时间,并不是我想要拖延,而是这些东西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完成!”

    “我理解,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随时随地的联系我!出于对你安全的考虑,你可能最近都要留在这里了,毕竟这里是安全的,如果你一定要坚持的话,我..。”

    “谢谢,我觉得这里很好!”

    来到了派克这边的时候,丁羽对后面的人挥了一下自己的手,看着坐在那里的派克,丁羽也是犹豫了片刻的时间,还真的就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

    “丁先生没有做到?”

    “不是没有做到,有关的情况我已经让人调查清楚了,我已经把人给带了过来,明天晚上之前呢?你会看到他本人的,连带着还有两个女人,至于其中的内情呢?我不觉得你愿意听,我现在也是犹豫,究竟要不要告知你相关的情况!”

    “如果我不相信呢?他不会背叛我的!我们曾经..。”

    丁羽则是非常有耐心的听完了派克的述说,时间有那么一些长,一直等派克不在述说了之后,丁羽才重新的做了下来,“这是我带过来的资料,没有什么所谓的剪辑,还有人呢?我也会带回来,分开的关押,你自行的去问询吧!这个是我能够表示最大的诚意了!”

    “他为什么背叛我?”

    “为什么?这个原因应该不由我来解释,这个问题呢?应该归结到你自己的身上面,我觉得才是正确的,还有一个问题呢?希望你能够引起来相当的重视,我们是等价交换,我做出来了我应该做的付出,但是我需要得到相当的结果!”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写了一些东西,但如果丁先生想要得到的更多,我觉得眼前的移动硬盘是绝对不够的!”

    “无所谓的事情,反正人呢?明天晚上之前就会送到,你究竟要如何的来安排,这个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不做任何的干涉,不过提前的说一句,我知道爱情呢?是能够彻底摧毁一个人的,我并不想要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是你已经这么的去做了!”派克讽刺的说到。

    “我怎么去做,好像有是我的事情!你这样会大大的刺激我!”

    “那个是你自己的权利,只是希望你不要把这个火给烧的太大,伤人伤己!”

    “我为了他甚至拼了自己的小命,但是他为我做了什么事情呢?依旧是风花雪月吗?欺骗了我,然后一脚把我给踢开,这样的事情对于男人可能不算是什么,但对于女人来说,是绝对不能够被原谅的,既然有这样的机会,我为什么不利用!”

    “算了,这个事情呢?还是等他来了之后再去解释吧!是你们两个人自己的事情,我不干涉,我只要我需要的东西!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