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劳碌命

      “先生,这是什么?”看着丁羽递过来的东西,泰勒也是有那么一些不解。塵?緣?文?學?網

    “你的身体透支呢?稍微有那么一些厉害,以前的时候应该有人给你提及过这个方面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你们家族在这个方面究竟是怎么进行的!你的身边呢?应该有明白人,如果能用的话,那么就用一用,用不了的话,就不要勉强,对身体会造成相当的损害!”

    “对身体造成相当的损害?”泰勒有那么一些不解。

    “对,如果用的不当,就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相当的损害!任何的事情都有两面性,就好像是河流一样,一味的堵塞呢?只能是让河流最终的冲突堤坝,但也不能够任由河流去冲刷,重要的是怎么去疏导,这个才是关键的所在!”

    “先生,你动手不就好了吗?”

    丁羽微微的摇头,“当初的时候救你呢?是因为老佩顿找上门来了,他付出了相当的代价,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但是现在让我动手呢?这个话怎么说?一个是因为利益不够,另外一个原因吗?问一问你身边的人就知道了!”

    挥挥手,丁羽也是转身离开了,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解释的太过于清楚了!泰勒明白还是不明白的呢?其实也不是那么的重要,自己还真的就不是那么的放在心上面。

    如果他是自己的徒弟,没有任何的问题,就算是会对丁羽造成相当的损失,丁羽也会觉得物有所值,但问题是彼此之间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师生情谊,自己犯得上去动手吗?所以还是算了吧!当然了这里面还有另外一层的原因,看看你身边的人能够做到什么程度!

    老佩顿肯定会下本的!毕竟泰勒呢?将来的时候绝对是他们家族的支柱之一!如果说连这点本钱都要计较的话,恐怕将来的时候他们家族吗?也就真的泯于众人了!

    上午的时候,泰熙带着三小去了一趟医院,丁羽自然也是随行,反正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就当做是过去看一看光景了!王晓刚则是坐在了自己大伯的身边位置,拽着自己大伯的手,有那么一些想要啃鸡爪的意思!

    “昨天玩的很是欢闹?回来之后都累趴下了?”

    “爸爸,我们才没有累趴下,主要是小刚有些坚持不住了!”小丫头也是很兴奋的说到,虽然小刚是一个拖油瓶,但是挺好玩的,这个小家伙年纪不大,但是胆子不小,还有就是泰勒姐姐那边?倒是非常的有趣。

    本来还想着今天能够一同的出去游玩来着,但是没曾想突然的出现了变故,母亲要回去韩国了,临走之前呢?需要去医院看一下曾祖他们,还有就是泰勒姐姐那边好像也是有什么事情?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王璞和老太太对于泰熙要离开呢?并没有什么意见和想法,不过对于泰熙的礼数还是感觉到了些许的欣慰,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呢?倒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重要!

    这里面呢?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呢?应该还是出在自己这个大孙子的身上面,如果说大孙子就是表露了这个方面不同的意见和想法,那么泰熙就不会显得如此的安然,虽然他们彼此之间依旧是门不当户不对的,但是家里面也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都已经是老家伙了,甚至于手里面的权利呢?也全部都交了出去,其他的事情呢?可能处于面子等方面的问题,家里面上上小小还可能会听一听,但是这个并不包括大孙子。

    仔细的想一想呢?这个可能也是最好的结果了!如果说真的就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那么家里面会不会这么的消停,还真的就很难说,毕竟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再者就是两个孩子的问题,还真的就是替他们的母亲加了不少的分。

    过来拜访的时间并不是很长,随即又去见了一下苏博臣,五个人也是在外面混迹了一顿,然后直奔机场,家里面这边也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东西,到了机场之后,三个孩子也是围着泰熙,甚至还去飞机上面玩耍了一段时间,倒是让丁羽和泰熙两个人有时间亲亲我我了!

    一直等泰熙走了之后,丁羽也是踹了一脚自己的儿子,但是很显然并没有踹到,小家伙早就有这个方面的防备了!看着自己的老爹嘿嘿的笑,然后三个孩子一溜烟的就跑开了,根本就没有要跟老爹一起回去的意思。

    丁羽则是走到了大厅这边,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看着跟随而来的人,也是看了一段时间,“队长,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么的突然?”

    孙君看着丁羽微微的点头,“回来有一段时间了!你的小日子倒是过得很潇洒!”

    丁羽嗅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受伤了?身上面的血腥气和药物的味道好像有些浓重?你都多大的年纪了?还冲锋陷阵的,貌似有那么一些不妥吧!是应该回来好好的调教一下下面的崽子了!这个恐怕才是最好的!”

    “还真的就是让你说着了,身上面也是受了点伤,如果不是有人出手的话,还真的就不知晓能不能够回来,不过藏身之地倒是非常的安全,有点出乎我的预料!”孙君看着丁羽,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番,“你身上面的烟火气倒是消散的很是厉害,这一点我没有想到!”

    “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所以很少直接的冲在前面打打杀杀了!”丁羽的回应好像很合理,但对于孙君来说,这样的回应其实是平淡无味的!

    两个人的叙旧稍显有那么一些太客套,其实彼此之间也很是清楚,谈及当初在队伍里面的情况是根本就不可能谈及的,所以也就只能是聊一聊出来之后的一些情况,但是出来之后呢?彼此之间的关系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尴尬!

    “司长让我过来找你,给你带几个人认识一下!刚刚从西北那边给弄回来的!”孙君脸上面也是浮现出来些许的微笑出来,“对了,我听说你先前的时候在英国大赚了一笔,数目还相当的不小,甚至让五处那边的脸都黑了!”

    “消息流传的这么广播吗?”话是这么的说,但是丁羽的语气可不是那么的好!

    “如果郭李不是你的学生,现在这个时候恐怕大家都已经打破头了!整个过程当中的表演竟然把所有人都给瞒了过去,真的是让人现在看起来也是叹为观止,做这个行当的人呢?不一定要求身手有多么的厉害,但是一定要胆大心细,这一点倒是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

    “算了吧!当初出来的时候,不是缺胳膊的就是短腿的,没有几个好模好样的!但好歹呢?还能够出来,你现在所在的那个地方,进去了之后一辈子就出不来了,要么呢?是死在了阴暗的角落里面,要么呢?悄无声息的那一种!我不否认其中的功绩,但是这样的地方呢?平常之人进去了会疯掉的!”

    “你还知道这一点,不容易!我甚至都以为你已经腐化掉了!”

    “其实我也有这个方面的感触,自己是不是已经腐化掉了?如果按照规则来说呢?我好像已经是站在了那里!”对于自己的一些问题和状况呢?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太多要否认的意思,别说是孙君这位大队长了?就算是三叔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也会同样的说。

    “能够认识到自己的一些问题,还真的就不太容易呀!”

    “不是吧!你今天就是刻意来揭开我的伤疤?这个可不是君子所为!”丁羽也是小小的反击了一句,“既然都已经受伤了,那么就去医院那边看看吧!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下,要知道做别的事情呢?我可能不太行,但是当个医生,问题不大!”

    “就你这个蒙古医生,真的能够被相信吗?”孙君则是笑着的摇头,这个话就是有那么一些开玩笑的意思,还真的就没有故意嘲讽丁羽的意思,“说起来呢?也是老战友了!帮个忙?”

    “能够让大队长你开口,还真的就不太容易!”

    “给我安排几分工作,我知道你的农场开设的比较大,工作的职位呢?也是相当的多,我有几个战友找到了我,我还真的就不忍心让人回去流落街头,身体上面呢?可能有相当的问题,如果出现找工作的话,不稳定!”

    “行呀!”丁羽也是不容分说的就做了决定,“农场方面呢?对于这个方面的人还是很欢迎的,用资本家的角度来看,多招收这样的人,还可以免税来着!”

    “你故意找不自在,是不是?”孙君的眼睛也是立了起来。

    “没有那么多的兴致,如果你说他们的身体有问题,只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安置,这个是最为妥善的,方方面面都能够说的过去!你是不是直肠子,我不清楚,但是我不想这样!”对于其中的详情,丁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解释,也就是稍微的提及了一下,“工作方面呢?是回到原籍?还是说直接的就安排?”

    “能够回到原籍呢?自然是好的!省的拖家带口的,更为的麻烦!”孙君也没有在这个事情上面跟丁羽磨牙,还真的就没有任何的意义,“回不到原籍的呢?看他们的喜好吧!这件事情你给我亲自的安排!我还是很放心的!”

    “你可饶了我吧!”丁羽也是没有好气的说到,“我只能是保证给与他们最为妥善的安排,但是让你我亲自的去安排,你是觉得我真的空闲了?还是怎么了?”

    “你难道不空闲吗?”

    丁羽则是没有好气的哼了一声,“算了,不跟你说了!把他们的档案给我就行了!我找人妥善的去安置,肯定会让你满意的!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西北那边的档案我已经让人送到了四合院那边,至于人员呢?已经在京城了,找个时间去见一见还是怎么样?你自行的安排,我就不打扰了!”

    “就你这个还不打扰?”丁羽随即也是站了起来,两个人走的方向完全就不一样,走的时候也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给人的感觉,两个人的关系貌似也是真的差到了一定的程度。

    丁羽回到四合院的时候,档案已经被送了过来,档案并不是那么的厚,甚至就是几张纸而已!看着上面的描述,丁羽也是哼了一声,这帮家伙呢?基本上都是行动人员,现在就算是活下来了,貌似意义也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大。

    当然了如果说真的是收为己用的话,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放下资料的时候,丁羽也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无奈,自己还真的就是辛劳的命呀!一点都不让自己空闲下来。

    “三舅呀!给我安排一辆车,顺便给我安排一个人,我要过去看一眼!”究竟要去那里看一眼,丁羽并没有说,但是苏泉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是非常的清楚,毕竟刚刚的才把材料给送到丁羽那边去!

    “行呀!一会就到!”苏泉对于自己外甥的历历风行倒是感觉满意,“不过你来的及吗?这个距离可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远,毕竟他们的身份不太一样!”

    “没有关系,顶多坐地铁回来,又不是第一次!”

    苏泉还真的就没有说什么,反正自己的外甥跟平常人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一般人呢?还真的就很难去驾驭!他要过去看看,貌似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对于这件事情也是相当的重视。

    因为涉及到军方的一些事情,所以家里面的人还真的就没有办法贴身跟着,但是远距离跟着还是可以的,这个又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在丁羽上车之后,安保方面也是做了相当的安排,至于过来接送丁羽的人员呢?对此还真的就没有说什么!

    坐在后面的位置,丁羽也没有口若悬河,淡然的坐在了那里,完全就没有要跟旁边的人打招呼的意思,而坐在副驾驶位置,以及丁羽身边的人呢?也只能是偷偷的看向丁羽,虽然没有跟这位打过什么交到,但是对于这位的传闻却是听的相当多。

    来到地方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相关的手续丁羽还真的就没有要去处理的意思,自己带着人过来,他们就是处理相关工作的,丁羽这个时候已经接触到疑犯了,看着被固定在那里的人,丁羽也是抿了一下自己的嘴!

    “伤势恢复的不错?”丁羽远远的看了一眼,但是却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说话的时候,也是直直的走向了嫌犯的身边位置,这个倒是让跟着过来的人吓了好大的一条,而跟在后面的工作人员也是差不多同一个反应!

    “丁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是呀!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面,所以刻意的过来打一个招呼,看样子这几天过的很是不错呀!至少这个精神可以说是相当的好,看到你这个样子,我还真的就放心了!怎么样?需要不需要我坐下来聊一聊?”

    “聊什么?你准备杀了我?还是说我时时刻刻都想着要杀了你?”

    “谁知道呢?”丁羽回头看了一眼,很快的跟着丁羽过来的人也是搬了一把椅子过来,至于是不是违反了规定这样的事情,对于这位主来说,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情!而旁边的工作人员看了之后,也是垂下来自己的眼帘,反正事情都已经交代完毕了!

    等丁羽坐下来的时候,跟着来的人员还有原来的工作人员就全部的都退了出去,甚至还把房间的给关上了,在门口的位置站岗就好!至于其他的吗?不是他们应该问的,也不是他们应该打探的!

    “怎么称呼?其实说不说自己的名字呢?无所谓,至少应该给自己起一个代号,省的彼此之间会相互的有那么一些尴尬!”

    “哼,都已经来到了这里,难道丁先生还不知道我的名字,这个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笑的玩笑!”被固定在那里的人也是不屑的看着丁羽,“这样的手段太过于的老套了,如果丁先生不会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介绍!”

    “在这个方面呢?我还真的就不算是什么行家里手的,甚至连所谓的半路出家都算不上,顶多就是有点自己的歪主意吧!怎么说呢?是好还是坏的,还真的就说不好!”

    “从丁先生的说话来看,貌似折在你手上面的人不少?”

    “很难说,甚至连我自己呢?都有那么一些记不住清楚了!不过今天呢?情况可能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特殊,我甚至还想着,今天要不要回去吃完饭?你觉得呢?”

    “在这里用餐貌似也挺不错的,要不丁先生也进来试试?”

    “进来试试?你吃得消吗?”

    “谁知道呢?就好像丁先生你说的,总得试试!”

    “我们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不见黄河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呀!您怎么说?是真的不准备落泪和死心了?我觉得这样其实挺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