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提携?

      “对不起大哥,我想错了!”

    丁羽还真的就没有任何要追究的意思,“小宝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家伙,他有着相当强烈的敏感性,这一点非常的好,你呀!还真的就没有小宝的开拓力,但是守成?却没有多少的问题,所以你们两个人互补,倒是很不错!”

    丁羽的一番话,还真的就是让王阳感觉相当的意外,自己的大哥今天跟自己说了不少的话,这样的谈话在以往的过程当中,基本上是没有出现过的!不过仔细的听听,倒是真的不错!情况跟大哥说的完全一样!自己还真的就没有那样的开拓力!

    “小宝的情况我听说过,这两年非常的红火!”

    “对于新兴事物的追求呢?这个是年轻人的共性,甚至就算是我们也同样的如此!谁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你是这样的,我也是这样的!你们两个人呢?保持住自己的本心呢?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吗?倒也是无所谓!”

    “有了大哥的这番话,我和小宝两个人就真的很好办了!”王阳也是很坚信的说到。

    “随便你们了!不过有些事情呢?我还是提前的说明了,荒唐的事情呢?做点就做点,无所谓的事情,管他是不是无伤大雅的,但是有些路呢?是不能够走的,如果我知道了,不管是你还是小宝,我一定不会轻饶的!明白吗?”

    “不是吧!大哥,我都已经这么大了!”

    “跟大小没有任何的关系,有些事情可以去做,但是有些事情是万万做不到的!我这个人呢?并不算是什么好人,这个评断一早就有,但是我做任何的事情还是有相当的底线,一个人如果一旦凸显了底线,他就不能够算是一个人了!”

    看着大哥的样子,王阳也是用力的点点头,“大哥,我明白了,你放心就好了,我对于自身的要求还是非常严厉的,对于下面的要求也是同样的如此,有赏有罚,尽量的保持公平,虽然这个是最大的不公平,但是相对而言,也是最大的公平了!”

    “有点小见地!”丁羽也是点点头,“行了,天色都已经这么晚了,陪着小刚那个混小子休息吧!虽然他早上的时候不用早起,但是有了父亲的陪伴呢?情况会很不一样的!”

    王阳陪着他儿子去了,丁羽也是来到了书房这边,处理到手的一些文件,时间稍微的有那么一些长,整个过程当中倒是没有什么人过来打扰,因为丁羽的作息呢?很是固定,而且为人的性格也是相当的坚毅,大家还真的就好去说什么!

    更何况丁羽是四合院的主人,这个身份就足以说明一切的问题!在四合院这样的地方工作,简直就是太幸福了,一点都不辛苦,顶多就是规矩严格一点,还真的就没有什么欺凌的情况出现,工资还高的离谱,谁不想留下来?!

    更何况主贵仆尊,虽然先生对于这样的事情极其的反感,但是外面的人呢?怎么去做,先生还真的就管不到,所以家里面上上下下呢?只是恪守本分,还真的就没有任何逾越的意思,丁羽的治家甚严,倒是让这个门风呢?得到了相当好的体现!

    王晓刚起床的时候,感受着自己身边的大玩具,随即也是抱着自己老爹的脸一顿的硬啃!虽然说没有妈妈那么的温暖,但是这种厚重如山的疼爱还是让自己感觉非常的快乐!

    父子两个人玩闹了相当长的时间,才去洗漱,王阳也是注意到自己的儿子在保姆的指引之下,基本上能够自行的洗漱,虽然还是显得有那么一些笨拙,但是整个人都已经是有模有样了!高兴的王阳在王晓刚洗漱完毕之后,也是把他给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面!

    吃早饭的时候,王晓刚拿着自己的小勺子,吃的一包欢乐,王阳走的时候,王晓刚还刻意的送到了门口的位置,随即也是拎着自己的金箍棒开始折腾!丁羽走过来的时候,也就是看了一眼,但却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

    王晓刚甩动了两下手里面的金箍棒,丁羽看了一段时间,也是冲着旁边的下属要了一根长棍过来,拎着的就来到了练武场这边,说是练武场呢?其实就是一块空地而已!丁羽单手举棍!平缓的伸了出去!

    王晓刚还真的就没有感觉出来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下面的安保看着丁羽的这个动作,也是屏住了呼吸,这个棍非常的长,就靠着单手?绝对不是力量这么的简单!但是在丁羽的手里面,就跟拿起来一根牙签一样!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棍出如龙,整个场地里面呢?丁羽是一个人,但是棍影密布,出棍的时候神秘莫测,收棍的时候密布全身,时而鬼哭神嚣,时而悄寂无声,王晓刚整个人都已经看傻了,自己从来都没有看过如此精彩的实况!

    练就了之后,丁羽也是收拾好了自己的长棍,让人放置到了一边的位置,走到了王晓刚身边的时候,看着他手里面的长棍也是哼了一声,很显然有那么一些故意的意思!王晓刚看着自己手里面的长棍,又看了看自己的大伯!

    犹豫了半天的时间,也是捏着自己手里面的金箍棒,然后甩动着自己的小短腿就去追丁羽去了!跑到丁羽身边的时候,也是抱着丁羽的大腿就不松开了!脸上面也是涨红的表情!

    丁羽直接的就把王晓刚给拎了起来,随即也是把他手里面的短棍给拿在了自己的手上面,让王晓刚站在旁边的石台上面,丁羽也是把短棍放置在了面前的位置,“来抓这根短棍,抓住的话今天有奖励!”

    反正就是陪着自己的这个侄子玩闹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王晓刚随即也是伸手抓了过去,丁羽一只手平摊在那里,手掌里面平放着短棍,看着王晓刚伸过来的手,手指活动带动着手里面的短棍来回的晃动,王晓刚试了几次,也没有抓住。

    王晓刚气鼓鼓的看着自己的大伯,随即也是伸出来一只手抓着丁羽的手掌,另外一只手也是重新的去抓向长棍,丁羽的手指头现在不能够动弹了!但是手掌处的短棍却好像被人给凭空的移动了一样,慢慢的靠着朝着丁羽的手腕处移动!

    运动的速度很慢,先是手腕,然后是小臂,最后来到了手肘处,上上下下,来回的移动着,王晓刚又一次的看傻眼了!他的小手真的是太短了,就算整个身体都已经靠着丁羽的手掌支撑,依旧是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丁羽看着王晓刚坚持不懈的样子,也是轻轻的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另外一支空闲的手也是食指擎天,飞起来的短棍也是直直的立在丁羽的手指上面,食指扣落,短棍掉落一半的时候,丁羽用手轻轻的一搅,短棍也是飞舞出来棍花,丁羽时不时的拨动着,短棍就好像是凌空的在那里转动一样!看着很是漂亮!

    就在王晓刚看着出神的时候,丁羽手影晃动了一下,然后短棍就不见了!王晓刚也是四下的找寻着,都没有找到短棍究竟去了那里!

    上午写字的时候,王晓刚老老实实的,写完字也没有要出去玩的意思,而是拿着自己的金箍棒又递给了丁羽,小脸上面都是期盼的表情!

    丁羽则是从书桌上面的抽屉里面摸出来一块硬币,比普通的一元硬币还要大一点,丁羽把硬币弹在了空中,随即硬币也开始了表演,在手掌上来来回的跳舞,看着王晓刚的眼神都有那么一些跟不上了!最后硬币直直的停在了丁羽的手掌心上面!

    “让硬币立在了桌子上面,你这个也算是完成了第一步!”丁羽也是给王晓刚演示了一番,王晓刚非常有兴趣的去试,但是却没有什么效果!硬币总是挺不住,但是自己的大伯呢?拿起来硬币之后,硬币就能够立在桌子上面!

    让人去找了一副多米诺骨牌!简单的演示了一番,王晓刚也是明白了什么,然后蹲在旁边的地上面撅着自己的屁股,开始垒起来多米诺骨牌,丁羽也没有什么理会,不过有的时候也是看上两眼,甚至会出声的指点两下!

    让他有这个方面的兴趣,同时培养他的耐性,对于小孩子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王晓刚有了兴趣,四合院这边也是恢复了安静,也没有什么鸡飞狗跳的情况出现了,王晓刚一下子老实了,倒是让四合院这边的勤务和安保人员感觉相当的不适应?!先生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王晓刚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先生,门口那边来了一个外国的小姑娘,要见你!她说她叫泰勒!”

    “泰勒?!”丁羽也是一个愣神,泰勒来这里干嘛?不过也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正好要开饭了,既然家里面来客人了!就多准备一点好了!”

    泰勒完全就是一个背包客的打扮,脸上面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经历了相当的风霜,看到了丁羽也是恭敬的行礼,如果不看面容的话,还真的就当做是一个家教甚严的孩子,“先生,你好!”

    丁羽就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再等一会就要开饭了!先去洗漱一番,我让人给你找一下换洗的衣物,弄得跟刚刚从泥土里面滚出来似的!”

    泰勒也知晓自己身上面确实有那么一些不堪,所以也没有多言语的意思,洗漱的时间有点长,换好了衣服之后也是重新的走了出来,趴在丁羽身旁的王晓刚看着进来的大姐姐,也是瞪着的看了一段时间!这位大姐姐以前的时候没有见过!

    “这个是你泰勒姐姐!”

    “泰勒姐姐好!”王晓刚的声音还是有那么一些奶声奶气的,“我是王晓刚!”问好的同时,还没有忘记介绍自己!倒是很可人!

    泰勒原本以为会见到丁羽先生的两个孩子,但根本就不是,两个孩子好像并不在家!“你好,我是泰勒!”随即也是蹲下来,本来想要摸一下王晓刚的脑袋,王晓刚则是歪了一下自己的头,煞有芥蒂的伸出来自己的小胖手!

    看着王晓刚的动作,泰勒也是感觉非常的好玩,很快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但是两个人的手掌根本就不般配,王晓刚的手掌实在是太小了,但是肉呼呼的,很柔软!

    “吃饭吧!”看着泰勒要牵手王晓刚,丁羽也是哼了一声,王晓刚则是自行的走到了属于自己的椅子那里,挣扎的爬了上去,椅子上面还垫着东西,不然的话够不着!泰勒则是看着丁羽,自己家里面也是这样的家教和门风,但好像并不是如此的严厉!

    “就独自一个人?”丁羽吃的并不是很多,时常需要照顾一下王晓刚,现在呢?他已经开始学着慢慢的用筷子,尽可能的让盘子距离他近一些,同样在他吃的东西也是给他讲解其中的一些规矩,注重培养他们的这个印象,顺便造成相当的影响!

    “是的,先生!”泰勒端茶漱口,然后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段是讲究,而在这个问题上面,丁羽就没有那么多的客套!当然了个人的礼仪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倒也是无可厚非的!

    “看样子经受了不少的太阳,感触应该是颇多的!”丁羽对于外物还真的就没有怎么看在眼里面,所以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挑剔,王晓刚那边也是吃完了!不过头上面呢?依旧是能够看到饭粒,如果现在到了院子里面睡觉的话,恐怕不用多长的时间,头发上面就可能会有鸟来筑巢!绝佳的场所呀!

    保姆也是带着王晓刚出去清理了!但是王晓刚显然对大姐姐有兴趣,以前的时候没有见过!跟自己平常见到的人完全就不一样!所以也是赶忙的去洗漱一番,等头发吹干了之后,也是一溜烟的跑了回来,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顿!

    “来的倒挺是时候的!我这段时间呢?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事情!”虽然说泰勒已经错过了机会,但是在家里面坐一坐,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王晓刚这个时候也是抱着自己大伯的腿,但是眼睛却是滴溜溜的盯着泰勒,表示了相当的兴趣!“下午的时候我要熬制一些药物,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就过来打一把手,要是没有兴趣的话,就陪着这个混小子玩闹一番,我刚刚教他垒硬币!”

    泰勒看着旁边的小孩子,丁羽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王晓刚则是看着小姐姐,有那么一些小拘谨,毕竟是陌生人,但也是有那么一些好奇和小兴奋!

    泰勒随即也是用手在自己的身上面轻轻的一划,一叠的硬币也是被整整齐齐的落在了桌面之上,王晓刚眼睛也是微微的睁大,但是犹豫了一会,也是拿出来其中的一枚,想要把硬币给立在桌面之上!可是试了好久都没有完成!

    原来才到了这一步,泰勒也是拿出来其中的一枚硬币,很是自然的就立在了桌面之上!王晓刚呢?几十次呢?可能就偶尔有一次成功的,但是却没有任何要气馁的意思!

    对于泰勒来说,也没有任何不耐烦的意思!甚至还主动的陪着王晓刚一同的挖起来多诺米骨牌,自己从小的时候就接受这样的教育,对于自己来说,只不过是一次温习而已!而且相对而言呢?王晓刚貌似并不如自己小的时候。

    这个也是让泰勒凭空的有了不少的自信,至少在这一点上面丁羽先生的家庭好像比不上自己的家庭!当然了这个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方面而已,是不是所有的情况都是这样,还需要去观察和了解,绝对不能够以点带面!

    玩的时间不长,王晓刚也是去休息了!对于成长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王晓刚倒也没有什么吵闹的意思,倒是在睡觉之前也是抓了抓泰勒的手指头,多少有那么一些恋恋不舍的味道!

    “小刚睡着了?”

    泰勒并没有说话,就是点头,丁羽则是安然的在那里调配着药物,药物的放置呢?都是在旁边的位置,旁边有很多的木制的小夹子和小铲子,用来探取药物,并没有直接上手抓的意思!这一点跟很多的中药师都显得不太一样!

    “先生,我有不解!”泰勒看了一会,也是心直口快的说出来了其中的问题!

    “药物之间呢?有相合,也有相冲,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但凡可以注意一些的时候,尽可能注意一些!至于药物的熬制呢?也不能够一锅炖!需要慢慢的去调和,同时掌控其中的火候!就好像是人生的过程一样,需要有快有慢,有缓有急!”

    这个问题泰勒还真的就没有想到过!丁羽也是让人在旁边不远处给泰勒重新的安置了一个药锅,“你可以试一试!药方呢?就是简单的东西!可以看着我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