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零五章 我行我素

      晚上的时候丁羽还是先去了医院,跟前两天并没有任何的不一样,看到自己母亲在的时候也是点点头,把手里面的东西交给了旁边的医护。塵↙緣↘文?學↘網

    “你外公这两天的精神和起色明显好了起来!”看到了自己的大儿子,苏元也是赶紧的给拉到了自己身边的位置,“下午的时候保健委的同志还来这里看过了!他们也没有想到你外公竟然会有这样的精神和效果!都吃惊坏了!”

    “嗨,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丁羽倒是不那么的在意,“不过这样的情况呢?也就幸亏当年外公的底子还不错,不然的话还真的就很难说究竟会发生什么!”

    苏元也是不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很快的也是在医护人员的手上面接过来了东西,亲自的喂自己的父亲,其实说穿了呢?好像就是一碗粥,但是里面究竟都加了一些什么东西,自己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说不清楚,甚至连保健委的同志也说不清楚。

    但不能够否认的是自己父亲的精神真的是好太多了,这两天的说话也是明显的多了起来,原本一直吆喝着要出去逛一逛,但是自己的儿子说了一次之后,倒是没有这个方面的意思了,顶多就是推着车来走廊里面逛一逛!

    吃过了东西之后丁羽也是亲自的上手,其他人也有上手帮着苏博臣按摩或者是翻转,但是苏博臣都有一些小脾气,唯独丁羽上手的时候,感觉很是舒服!这一点家里面的人都是相当的羡慕,但是羡慕呢?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小羽呀!这个粥是怎么做的,要不我来吧!你的工作那么的忙!”

    “没事,反正也就一个星期的量,我这边暂时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不是说丁羽不告诉自己的母亲,而是有些东西呢?自己的母亲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掌控,熬制这些东西可不是说一说那么的简单!异常的麻烦和繁琐!

    王长林来的稍微有那么一些晚,主要是自己的工作真的是太忙了!看到了自己大儿子在那里忙碌的时候,也是点点头,还真的就没有要去打扰的意思!

    “吃饭了吗?”旁边的苏元也是低声的问了一句。看到丈夫摇头,苏元也是嗯了一声,“等一会老三家里面会会过来,去小羽那里吃饭吧!我和小羽都没有吃!”

    等苏泉的人来了之后接手,丁羽他们一家三口才离开,来到了四合院,王晓刚也是咿咿呀呀的,手里面不知道从那里弄过来的烧火棍,可能也是因为太活泼了,被苏元给抓起来在屁股上面拍了两下!然后也是给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丁羽则是先去洗漱,重新回来的时候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王晓刚依旧是在苏元的怀里面,丁羽也是对邓管家使了一个颜色,把王晓刚给抱在了属于他自己的专属位置上面,只有勺子和叉子,并没有筷子!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会用!

    苏元犹豫了一下,忍着没有说什么,王长林则是笑笑的看着,也没有说什么!

    王晓刚拿着勺子还不是那么的习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奶奶,随即也是偷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伯,鼓着自己的小嘴,然后趴在那里吃着东西,旁边虽然说有保姆的照顾,但是这个照顾呢?也是相当的有限!

    苏元也是在旁边不住的看着,真担心孙子把饭吃到鼻子里面,还有就是这个饭呢?吃的哪儿都是?保姆也不管一管?可是大儿子当面,昨天的时候丈夫也是跟自己提及过这个事情。

    其他的事情管一管倒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呢?千万不要去管,甚至一句多余的话呢?都不要去说,虽然说王阳和丁羽都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这里面还涉及到其他的一些问题和状况!那又说的那么简单!

    看着丁羽的两个孩子呢?谁都想着能够把孩子送到四合院这边来,但是想归想,可是谁做到了?谁也没有做到?至于小刚呢?也是因为丁羽主动的给抱了过来,仅此而已!在医院的这个情况,大家也都是有所了解!

    所以这个话呢?有其他人说的分,可绝对没有王长林和苏元两个人说的分,其他的家里面还不知道怎么的去羡慕呢?可是换句话来说,羡慕有用吗?谁要是能够入了丁羽的法眼,没有话说,但问题就是丁羽看不上呀!这就没辙了!

    吃饭的时间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长,主要是王晓刚太磨蹭了!吃的呢?也是稍微有那么一些邋遢,那个汤撒的哪儿都是,连头发上面都有,甚至于吃饭的时候还掉了几颗金豆子,但问题是没有人像是往常那样过来安抚,所以哭了一阵,又是继续的吃!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东西还真的就是非常的合乎胃口,所以就算没有人哄着自己,王晓刚依旧还是吃的不亦乐乎!吃过了饭,丁羽也是对保姆点点头,“尽可能的让他自己去洗,给点帮助就行了!”

    所有的一切王长林和苏元两个人都是看在了眼睛里面,要是以往在家里面的时候,恐怕小刚早就已经哭得嗓子都沙哑了,但是今天在四合院这边呢?顶多掉了两个金豆子而已,至于其他的呢?还真的就没有!让人有些称奇。

    不过苏元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放心,酝酿了一段时间也是要跑过去看看,不一定要上手,但是一定要看着!王长林看着出去的妻子,也是有些摇头,有心想要说两句,但是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又把这个话给咽了下去。

    “我听说宗太平他们的伤势到现在还没有好利索!”王长林说话的时候,也是注意的看着自己大儿子脸上面的表情变化,“就这么的看好他们?”

    “不太看好!”丁羽倒是很直接的就说了出来。

    嗯!嗯?王长林有些愕然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不看好?随即王长林也是双手抱胸,犹豫了一下,丁羽也是站了起来,两个人一同的向外面走去,在客厅这边抽烟呢?还真的就是有着诸多的不妥,更何况等一会母亲出来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出来之后,丁羽递给了自己的父亲一支烟,至于自己吗?则是把烟夹在手中,还真的就没有要抽的意思,自己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喜好!但凡能够避免的时候还是尽量的避免吧!

    “不看好他们的资质,只是觉得他们还算是努力?!”这个话带有着些许的询问,同时又有那么一些肯定,王长林都已经在这样的位置上面了,自然这个思维也是非常的清楚。

    “可以这么的说!”丁羽捏了一下自己手里面的香烟!“在积极性上面呢?还算是相当的不错,但是这个资质呢?真的是相差甚远,我给他们选定了一个方向,监察,要说他们背后呢?都有着相当的势力,同时呢?自身都是这样的家庭出身,圆滑方面不成什么问题,所以应该会有相当的发展!”

    “倒是不错的一个选择!”这帮家伙呢?资质呢?还真的就是差了不少,所以老大也是另辟蹊径,而且将来的时候这个方向呢?也会是相当好的一个发展!

    “谁知道他们将来的时候会有什么样子的发展,不过还算是努力,所以就多关心了一些!”丁羽的话呢?始终都是不咸不淡的样子,“至于受伤了吗?这个也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们还是缺乏相当的历练,真的要是送掉了自己的小命,那个也是他们的运气不太好!”

    其实王长林呢?最为担心的也就是这一点,大儿子对于这个问题呢?根本就不回避,同时呢?也是表述的非常清楚,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去闯一闯鬼门关,你们运气好的话,那么就活着回来,至于运气不好会怎么样?那就另外一说了!

    “话呢?倒是可以这么的说,但问题是大家还真的就不会这么的去看!”王长林呢?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大儿子,但是对于其他人呢?是真的就有那么一些担心,对于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乃至对待自己的侄子都是那么一副样子,对于其他人就更可想而知了!

    明白的人呢?都知道,丁羽是为了大家好,但是不明白的人呢?这个想法就各异了!

    丁羽则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随即也是把手里面的香烟给点燃了,“怎么?国内又有其他的想法了?”这个话说的嘲讽的意味十足!

    “第一梯队的那些孩子们呢?现在精神头十足,干劲也是十足,连带着拉了几个第二梯队的人,但是相对而言第二梯队经受过考验的人,到现在所有人都算上,剩下来也不到十个,大家现在也是有各自的一些想法!”

    “有没有想法呢?这个是他们自己的事情,跟我好像并不发生什么关系!”丁羽也是没有好气的哼了一声,“我这边的事情还是比较的忙碌,更何况现在还收了一个学生,另外一名学生也是待命,医学院工作呢?更是没准!”

    说的好像是挺多,但对于王长林来说,这些只不过是客观上面的一些理由而已!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说服力!但是大儿子这么的说了,就是要堵住某些人的嘴,有用的还是没用的,反正儿子也是给了大家一个说法,你们愿意听的话,就听一听,不愿听的话,也所谓。

    至少自己的大儿子是一个无所谓的态度,对此还真的就不会有太多人以身试法,这里面的问题呢?大家都是知晓的,谁也别没事去找这个不自在,因为最后的结果会非常的凄惨。

    不过王长林呢?还真的就没有感觉出来自己的大儿子对于这个事情有那么多的坚决,在一定程度上面呢?应该是有些许的可能性,但问题是究竟需要什么方式来打动自己的大儿子呢?这还真的就是一个相当头疼的问题!

    第一梯队呢?是硬生生塞给自己大儿子的,当时的时候大儿子是没有办法去拒绝!至于第二梯队呢?当时的时候大家一起的施压,为了这个事情大儿子把枪都给拎出来,那么第三次呢?

    还有就是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背后的势力呢?可都是需要承情的,虽然说这些人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的意思,但是谁都知道他们的未来绝对是光明的!

    如此的情况之下,还能够做什么样子的选择?让大儿子能够接受?对此王长林呢?也真的就不是那么的看好!至少自己不觉得有太多的选择!

    大儿子对于国内的政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兴趣,更甚一点的来说,他对于家里面的情况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呢?是扛起来了王家的大旗,但问题是旗下的众人有几个大儿子接触过了?甚至还不如王阳和王莉两个人接触的多呢?

    而王阳和王莉呢?将来是不可能接手自己手里面大旗的,这是一定的!如此的情况自己还需要说什么?至于钱财方面,大儿子还需要为此有什么所求呢?就更不可能了!

    不怕你有所求,就怕你无所求,这个才是真的麻烦!

    而现在呢?大家还真的就是面临着相当大的麻烦,从丁羽自己这个大儿子身上面找寻所谓的突破口呢?还真的就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容易,甚至让自己这个当父亲呢?都感觉棘手,就更别提其他人了!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苏元那边呢?也是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看到肯听没有人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些奇怪,很快的也是发现了偷偷在抽烟的两父子,眉毛也是立了起来,气势汹汹的就来到你了王长林和丁羽父子面前!目光有些凶狠。

    王长林也是摇摇头,“小刚那边怎么样?他自己能洗澡吗?”

    “在里面玩水呢?以前的时候这个毛小子就喜欢玩水,现在更是欢快,基本上的一些事情都还是能做的!但还没有怎么学会照着葫芦画瓢!”提及自己的这个孙子,苏元脸上面的表情也是终于放开了一些!

    丁羽这边也是掐灭了手里面的香烟,同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一同的返回了客厅,不过王长林和苏元两个人并没有坐太长的时间,很快也是离开了!这边也没有任何的不满意和担心,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情,还是早一点回去休息吧!

    留在四合院这边呢?倒也不是说不行,但是总归没有回家更为的贴切一些。上了车的时候,苏元也是显摆起来自己的孙子来了,“小刚还是很聪明的,难得咱们家老大呢?动了一回心思,不过你跟他怎么说的?”

    “难!”王长林这个时候也是摇头不已,“其他的事情呢?都还好说一些,但是相关的事情呢?是真的没有办法开口!你还不知道咱们的这个大儿子呀!对于政治的事情呢?想来是能不沾手就不沾手,离的要多远有多远!”

    对此苏元也是感觉到了些许的头疼,大儿子在还没有回来的时候,就有人不断的上门,弄得自己有的时候只能是躲到四合院这边来,大家的意思呢?苏元也是非常的清楚,但是自己能够奈何?在大儿子面前呢?还真的就没有多少说服力。

    “我听说宗太平他们几个比较的被小羽所看重,难不成这里面还有其他的变故吗?”

    “这里面呢?还真的就是有问题,相对而言呢?老大对于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态度其实是差不多的,但是奈何宗太平他们几个人呢?资质差了很多,但还算是努力,所以老大呢?也是尽量的帮了一把,他的心里面呢?还是承认这些人的!”

    这个话呢?王长林说的相当的透彻,丁羽对于宗太平他们几个呢?是比较的上心,但这个上心是有原因的,不是说丁羽就真的是想象当中的那么看好他们,完全就是两回事情!

    “原来是这个原因呀!我听说郭李成为了小羽的学生,还有就是那个叫沈明正呢?也要成为小羽的学生,现在大家对于他们两个可以说是相当的有兴趣!不过大家有兴趣归有兴趣,但是却没有什么人敢用所谓的手段!”

    “我倒是听说了,这里面倒是有些许的隐情!”王长林犹豫了一番,“郭李呢?不仅仅是咱们家老大的学生这么的简单,而且身家颇为的厚实,英国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很显然郭李能够当了老大的学生,那一次是关键!”

    “身家厚实?”苏元对此虽然不看在眼里面,但是能够让自己的丈夫说出来这个话,还是颇为的让人感觉意外的!

    自己也当过家,大儿子没有回来的时候,家里面的过得倒是不错,但那个时候真的是相当的拘谨,有些钱是绝对不能够沾染的,一旦沾染了就绝对是死路一条!

    后来大儿子回来了之后,家里面的情况就变得很是不一样了!自此之后自己对于这个方面的情况关心的也是不多!所以现在就算是知晓了郭李身家厚实,自己也没有太多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