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九百九十二章 值得怀疑

      上尉并没有任何上手的意思,丁羽的动作看着好像不快,但那个只不过是假象而已,自己要是下场的话,恐怕只能是丢人现眼!这点自知之明自己还是有的!

    丁羽看着上尉以及后面始终都是保持着警戒的士兵,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对旁边的两个小家伙要是招招手,“方正你们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事情!来!”

    小丫头和小家伙也是鼓着自己的嘴巴看着自己的老爹,不过却没有什么拒绝的意思,很快也是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中间放置了长枪!至于小四眼呢?则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边!看样子对于两个孩子也是非常的关注。塵↙緣↘文?學↘網

    “检查!”随着丁羽的话落,小丫头也是拉动枪栓,把枪膛里面的子弹给卸了下来,关闭保险,同时卸下弹夹,卸下弹夹的时候小家伙也是接过来弹夹,两个人的小手倒弄的飞快,很快的就把子弹都给卸了下来,整整齐齐的放置到一边的位置。

    时间相对于丁羽来说,过于的长了,但是整个过程当中,并没有任何的停顿,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失误,两个人的配合章节有序,如果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两个人配合了多少年的时间!

    等拆卸好了之后,两个人则是调换了一个位置,小家伙负责安装,而一边的小丫头负责提供零件,跟刚才并没有什么不同!装配好了之后也是检查了一番,随即则是把长枪给放置到了位置上面!然后抬着自己的小脸看着自己的老爹。

    “表现的还不错!”丁羽点头,“配合的不错,但是时间上面呢?还是有那么一些差池,相对于先前有进步,这一点应该表扬!”

    后面的向左都已经感觉有那么一些傻眼,阿叔究竟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要知道地上面摆放的可是枪支,不是什么普通的玩具,更甚的是两个孩子竟然还玩的如此的流畅,让自己这个大人都感觉有那么一些‘过意不去’,要是自己上场的话,真的就会丢人丢大发的!

    直到两个孩子重新站起来的时候,上尉也是强忍着心里面的冲动,拍着自己的手掌,两个孩子能够有这样的配合,真的是让自己打开眼界,换成是自己下面的兵,速度上面肯定是比两个孩子快的,但是能够有这样的配合吗?恐怕很难!

    别看这就是一个拆卸和安装的配合,但是对于两个人的要求可以说是特别的高,零件的摆放,还有计划的统筹等等,这个必须是长期的训练才能够达到的效果,但面前的呢?就是两个小孩子而已,这帮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先生!”金也是把电话递给了丁羽,“您的电话!”

    “是我!没有什么事情,先前的时候家里面的两个小淘气不是犯了错误吗?让他们下乡改造一下生活,我没有什么事情,就带着他们出来徒步锻炼一下,没曾想被人给举报了,我也不知道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正在等候检查!”

    “你小子就不能够安分一点吗?”

    “我已经够安分的,可能人员稍微的有些多,加上金他们这些安保呢?也都在,不过我又不是一个张扬的人,武器和装备都藏匿的非常好!根本就没有显露,而且现在有事在荒山野岭的,谁知道竟然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很显然丁羽的心情也是非常的好,说话的时候也是蛮客气的,电话那边的老者也是了解了相关的情况,还真的就是被举报的,主要是他们里面有外国人,给人的感觉可能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神秘,想一想也是挺有意思的,丁羽不找其他人的麻烦,倒是有麻烦找到了丁羽。

    “我已经找人去协调了这个方面的关系,不过你们这些人呢?在那边可能还真的就会引起来些许的不便,这样吧!你的队伍当中呢?我给你加上三个人,就是先前带队的上尉,就当做是临时的任务了!”

    “您高兴就好!反正我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就是带着两个人孩子出来逛一逛的!”

    放下电话的时候,丁羽把电话还给了金,然后看着面前的上尉,“再等一会吧!相关的关系正在协调,既然你们不放心呢?那么加入其中倒也不算是什么坏事?至于检查吗?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等一会呢?我希望你能够签署一份保密条令!”

    “保密条令?!”上尉看着丁羽,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人?自己呢?军官,自己的身份呢?是绝对保密的,但是面前的这个家伙呢?竟然能够调查出来自己的身份,这个本身就让人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可能!

    而且面前的这个家伙当着自己的面呢?也没有什么藏匿的意思,长枪就这么的放置在那里,给人的感觉挑衅的意味很是浓重!现在更是让自己签署什么所谓的保密条令,把自己当成是什么了?这个玩笑真的是一点都不好笑!

    等待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上尉就接到了命令,带领两个人呢?全程的陪同面前的这位年轻人,只需要陪同就好,不需要携带枪支和弹药!命令呢?还真的就是从上面下达的!至于所谓的检查呢?是可以的!

    而丁羽这个时候也是拿出来相当的文件来!这些都已经是常规了!先前的时候没有给这位看,主要是不太了解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情况,“你好,武上尉!接下来呢?可能就让你跟着一起的受累了,很抱歉!”

    “你究竟是什么人?”武东也是非常好奇的问了一句,相关的文件都已经签署了!所以倒也不需要那么的避讳,但是该有的谨慎还是有的!

    “我是什么人?这个问题呢?还真的就不太好回答!”虽然被耽搁了一段时间,但是很快的大家也是重新的上路,“正当职业呢?应该是一个医生吧!其他的副职呢?就不太好说了,商人?又或者是游客等等!”

    “如果你是医生或者是游客的话,甚至是商人,应该都不会把枪械给玩的这么好!”武东这个时候已经脱下来自己的军装,换了一件外套,现在这个时候身着军装是真的不合适!

    “我当兵的时间比你稍微长一点,虽然说已经离开部队很多年的时间,但当初的时候也是吃饭的东西,不会那么快就忘记的!”

    “不太相信,如果你离开了部队,那么这些技能虽然不会立刻的就忘记,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基本的动作可能还会有,但是绝对没有这样的熟练度,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你竟然随身携带枪支,这个在国内也是严令禁止的!”

    “你觉得我是另有背景,甚至是在故意的践踏法律,是这样吧!”

    看着不说话的武东,丁羽也是笑了起来,“站在我个人的角度,我还真的就没有任何要去触犯法律的意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有些问题呢?还真的就很难去提及!不过你有这样的责任心呢?我倒是感觉非常好!”

    向左这个时候并不在丁羽的身边,而是跟在了两小的身后,他对于小四眼兴趣非常的大,但不管自己怎么样的表现,都没有引起来小四眼任何的兴趣,但是向左也是越挫越勇,没有任何要放弃的意思!

    “我听说他是一个明星!”武东也是把目标放到了向左的身上面,“而且还听闻了一些其他方面的消息,对于他来说,有那么一些不利!”

    “你说的是他父亲吧!”丁羽倒是没有这个方面太多的感触,“回归之前呢?我曾经在港城那边溜达过一段时间,不过我跟他的父亲是后来才接触上的,事情呢?都是人做的,这一点其实倒也不需要隐晦的太多!”

    丁羽直接的就把目光投向了武东,“这些事情呢?不是你应该去问及的,同时也不应该是你所知晓的,因为涉及到其他诸多的问题和状况,你知晓了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好处,相信我!”

    “但是你好像跟这个事情有着诸多的牵连!”

    “你的上司呢?肯定会为有你这样的刺头感觉头疼的!”丁羽回头看了一眼跟在后面的金,他依旧还是磨磨蹭蹭的,但是相对而言,调节的也算是蛮快的,“聪明是一回事情,但是不要玩弄小聪明,我一般不会警告他人超过三次!”

    “我不是很明白!”武东皱着自己的眉头。

    “难得糊涂,既然不明白呢?那么就不要装作明白,我对此呢?也不是那么的明白,但是我不想把整个事情都给弄得太明白了!”丁羽淡然的说到,“太过于的清楚呢?就会让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阻拦和间隔!会出问题的!”

    “就是带着孩子徒步,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武东的话有那么一些嘲讽,“甚至还需要现役的军官陪同,我不觉得这件事情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情!”

    “我也不这么的觉得!”丁羽摇摇头,“我还真的就不太希望有其他人掺和进来,是真的非常打扰心情的一件事情,我就是带着两个孩子而已,不需要如此的劳师动众!但是大家对此呢?可能有着不同的理解和想法!”

    “我是军人!我服从命令!”

    “我也是呀!只不过是退役了而已!离开部队的时候呢?原因是受伤,不适合服役了!”丁羽也是上下打量着武东,甚至轻轻的吸了一口气,鼻子微微的有些翕动,“你身上面硝烟的味道很是浓重,能够闻到些许的血腥味!应该执行过特殊的任务!”

    “隶属机密!”

    “我看过你的资料,但只是你的书面资料而已,我又不可能直接的就去调阅你的档案,这还是一件非常忌讳的事情!能够从你的身上面闻到些许的血腥味,但是这个味道很淡,说明你执行任务呢?应该已经超过一年的时间了!还是很有前途的!”

    “你没有调查过我的档案,但是竟然能够从我的身上面闻到其他的味道,这一点好像有些不太正常,我很是怀疑!”

    “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你可能没有这个方面的接触,所以对此感触不是那么的深刻!”丁羽小小的解释了一番,“我甚至能够闻到你身上面些许的烟味,但是这个味道很淡,应该是三天之前抽过的!至少是两根以上!执行任务的时候呢?不要有太多的沾染,因为谁也不知道会遭遇到什么其他的情况,太容易暴露了!”

    武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不起,我接触的不多!我应该道歉!”

    “想学吗?”丁羽也是诱惑的说了一句,“真的要说所谓的战斗经验呢?后面的那个家伙绝对是经验丰富,你都是可以跟着他走上一段时间,如果晚上之前你还能够跟上他的脚步,我觉得他可能会对你另眼相看的!”

    金慢慢悠悠的那里走着,看着跟过来的武东,并没有太多的理会,武东看着金的脚步,磨蹭的好像有那么一些慢,自己跟上他?就算是让自己跑一下午的时间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走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武东就发现不一样的地方了!金这个外国佬走起路来呢?有点像是在故意的拖着自己的脚步,而且他才走了多长的时间,怎么整个人的气息都不稳了呢?

    金可能也是注意到了武东的眼光,但是却没有太多的关注,“你受伤了吗?看你先前的样子好像并不像?!”

    面对武东的突然搭话,金微微的摇头,“看了不一定会学会,当然了也不会造成太多身体的伤害,至少短时间之内是不会的,但是你能不能够走完两个小时,恐怕真的很难说,我们的路程呢?稍微有些长!”

    武东注意的看着金的走路姿势,看着好像极其的不协调,自己跟着走了两步,刚开始还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走了一段时间自己突然之间发现自己好像顺拐了!弄得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整个下午的时候,就是在慢慢的调整,但是又不知不觉的顺拐过程当中结束了,而到了最后的时候,武东几乎就是用爬的,才踉踉跄跄的来到了所谓的营地。

    “好像有些不堪呀!”丁羽先前的时候就已经替两个孩子按摩过了,不过下午的时候行进的速度也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快,所以他们现在也都是蔫了很多,但是精神头还是十足,跟小四眼还有其他的小狗围绕着营地玩闹着。

    “可以坐车的!”丁羽看着武东狼狈的样子,也是好心提醒了一句。

    “为什么要这么的去锻炼?”武东坐在了那里,感觉很是不解,自己没有从其中发现什么所谓的益处,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协调性,究竟锻炼的目的何在?

    “因为你不知道发力的技巧,这个需要用脚趾去带动,而你只是用脚去走,所以自然是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丁羽也是解释了一番,“还有就是你个人的能力还不足以去支撑这么的去做,就算是我的队伍当中,现在也就只有金能够勉强的去应对一下,但是你究竟需要多长的时间来掌握,很难说!也许一辈子都掌握不了!”

    “你教授的?!”武东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这么说你完全的掌握了?”

    “这个问题倒是有那么一些明确性了!我能够达到这个水准呢?是因为我的经历跟大家都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我掌握的东西呢?跟大家也是有着诸多的不一样,自夸一些的来说呢?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人能够达到这个水准!”

    “很自信!”

    “自信是应该的,只要不是自负就好!”对于武东的挑衅,丁羽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面的意思,“连长不是起点,但同样也不是终点!好自为之吧!你所掌握的技能呢?从训练大纲上面来说是没有多少的问题的,但是训练大纲呢?只不过是军人的基础而已!”

    “这么说来他们都是职业军人了?”

    “你说这些安保?还是刻意的说我呢?”面对讽刺,丁羽依旧还是好心情,当然了这里面更大的问题呢?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差距实在是有那么一些遥远,所以丁羽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看不上,“如果在战场之上的话,不算运气成分,你们顶多八二开!”

    “算上运气呢?”

    “十零开!你没有任何的机会!”丁羽的一句话也是直接的就把武东给怼到了南墙之上,没有留下来一丝的机会,“战场不是儿戏,更为重要的一点,你手上面的茧子都不够厚!”

    “你的手上面好像连茧子都没有!”

    “观察的倒是够仔细!”丁羽随即的在地上面抓了一把,泥土和石子,就是在手里面捏了两把,随即轻轻的洒下,全部都是细沙!“你能够做到的呢?我基本上都能够做到的,但是我能够做到的,你好像做不到,而这里的大部分人呢?虽然不见得能够达到这个地步,但也未见得就是什么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