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九百七十七章 轮番上阵

      “老师,我挣钱了之后,肯定还!”沈明正也是跟丁羽保证的说到。塵?緣?文↘學→網

    “还钱还是不还钱的呢?我倒也不是那么的在意,家业呢?倒也不少,多了不敢说,几辈子呢?精细一点倒是没有什么问题,我呢?还真的就不希望你因为外界的缘故,出现其他的问题和状况,郭李是一个浪荡子,无所谓了!但是我希望你呢?日后能够担起来这个责任!你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前途,所以我不希望你半路凋谢了!”

    “我明白!请老师放心!”

    因为时间太晚了,所以丁羽也没有说其他的什么话,事情也已经是到此为止了,说其他的呢?貌似也是有那么一些过!丁羽还真的就不喜欢跟自己的这些学生打什么哑谜,让他们凭空的去猜测什么,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

    更何况自己又不需要养蛊,让他们生生的去撕咬,完全就没有这个必要!让他们尽早的安心!做出来成绩呢?倒也不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他们自己!

    隔天的时候,郭李也是亲自的送沈明正他们去了机场,看着郭李递给自己的东西,沈明正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什么呀!怎么还偷偷摸摸的?不太像是你个人的所作所为。”

    “什么叫做偷偷摸摸的?说话可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对味呀!我呢?在这边跟着老师,但是你回国了?我总不能够什么表示都没有吧?我呢?算是当大师兄的,其他人我倒是不敢说,但是老师那里呢?肯定是给你留下来一个位置,我需要好好的笼络一下你!”

    “我没有听错吧?”沈明正打横的说到,“我是不是老师的弟子呢?这个倒是不重要,但问题是你已经是老师的开门大弟子,我应该靠拢你还差不多,你现在突然的开始笼络我,我感觉有那么一些不太习惯呀?!你就不怕老师说点什么?”

    “完了,你算是被咱们老师给彻底的带坏了,这个才跟在老师身边几天呀!以前的时候很是沉闷的才是,现在怎么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的伶牙俐齿?!”郭李愤恨的说到,不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纯粹的就是玩笑话罢了!

    “说吧!究竟是什么东西?!”

    “给你的,想必你也知道,我发了一点小财,先前的时候才被欧阳给敲诈了,但是你呢?老是闷葫芦一样,早上的时候我跟老师提及了一句,老师虽然没有表示同意,但也没有太多要反对的意思!怎么样?兄弟我够意思吧!”

    看着沈明正直接的就把东西给扔到了自己的怀里面,郭李也是哈哈的笑了起来,“行了,别想得太多了!你还真的就以为这些东西是给你的,想得太美了,东西是给咱们院长的,你回去的时候交给院长就好了!”

    随即郭李也是从自己的兜里面掏出来一块手表来,“先前的东西呢?就算了,这块呢?我从咱们老师手里面抢过来的,借花献佛了!”虽然话是这么的说,但是郭李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愿意!

    犹豫了片刻的时间,郭李也是皱起来自己的眉头,“明正呀!咱们两个人呢?也算是老同学了,我这边手表呢?二十多万美金,也不便宜了,我跟你..。”

    这个话还没有说完,手表就被沈明正给直接的夺了过去,自己还真的就看过这块手表,表链上面的一个小痕迹自己还记得非常的清楚,一根羽毛的标识,虽然说郭李的那块表可能会更贵一些,但是那又怎么样?自己不稀罕。

    看着沈明正的动作,郭李也是小脸抽抽在了一起,对于这样的事情呢?显然也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情愿!自己是真的想要呀!但是沈明正呢?也不是吃素的呀!不仅仅是把手表给抢了过去,甚至直接的就替换了自己手腕处的那块手表!也不带这么气人的!是不是?

    “算了,眼不见为烦,一路顺风!”

    “回去的时候请你吃烤鸭!我请!”

    “真的?”郭李也是喜出望外,让这个铁公鸡请自己一顿呢?还真的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以往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机会,主要是他们家里面的条件呢?不是那么的合适,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不需要考虑的那么多!“我可是记住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还有一件事情,回去的时候不要忘记了我拜托的事情!还有烤鸭不够,我还要吃烤串!”

    沈明正用力在郭李的胸前捶了一拳,“我这边不用担心,不过老师那边呢?就交给你了!老师的工作太忙了,所有的一切呢?咱们也都是看在了眼里面,一天两天能够装,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就绝对不是装的了!希望你能够早日的帮老师分担一些责任!”

    “滚蛋吧!老子还用你操心这个!”挥挥手,一副很是不耐烦的样子,“更何况现在这么的方便,说不定我明天的时候我就回去看你了!别跟娘们似的!走了!”

    送走了沈明正,郭李也是回来跟丁羽报道,但随即就被丁羽给撵走了,现在跟在自己的身边呢?可以说是屁用都没有,自己又不能够教授他什么,所以还不如跟着欧阳颖他们,自己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不过临走的时候,丁羽也是犹豫了一番,“郭李呀!你呢?不是练武之人,所以对于内家和外家的功夫呢?了解不多,不过欧阳颖呢?杏林世家出身,有功夫的时候多讨教讨教!有用还是没用的话,至少可以增长一些自己的阅历!”

    “老师,我先前的时候就讨教过了,不过欧阳那个丫头片子下手真的是太狠了,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我盘里面的菜,但问题是她老是想着让我给她准备嫁妆,这个就有那么一些为难了!”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金也是从外面走了过来,脸上面的表情有那么一些难色,看了一眼丁羽的表情,然后也是低声的说到,“先生,夫人打了电话过来,两个孩子生病了!要不要给先送回去京城那边!”

    “生病?”丁羽的眉头也是皱了一下,看着要走,也是一瞪眼,吓得郭李也是留在了那里,“什么病?走的时候挺健康的,现在就生病了?他们是面捏出来的?”

    “感冒了!玩水玩过火了,然后没有太注意!”

    哼!丁羽倒是没有太多的理会,“谁家的孩子没有感冒发烧的时候,就让他们在那里继续的劳动改造,咱们家的孩子是孩子,别人家的孩子就不是孩子?就这么点苦都不能够吃?生病期间不算劳动改造,任何人不许探望,我说的!”

    “先生,你母亲对此很是不满意!”金也是很无奈,家里面的事情是真的不好处理!

    “不管!吃点苦又不是什么大事!到时候我给家里面打一个电话!”挥挥手,直接的就让金离开了,回头丁羽也是看向了郭李,“先前说到了欧阳,那个是你们私人的事情,我管不着!”挥挥手,让郭李走了!

    郭李犹豫了一下,也是停留了自己的脚步,“老师,小师弟和小师妹呢?毕竟,....”

    “你是不是以为这个事情是针对你?我没有那么多的闲心,我的家教呢?是有那么一些严格,不管是我的孩子,还是我的学生,作对了呢?就要给与奖励,但是犯错了?就需要受到惩罚,不会因为他们的身份不同,就有所更改,无规矩不成方圆,这个道理呢?我想你也应该是懂得,赶紧给我滚蛋!”

    郭李是滚蛋了,而丁羽呢?看着一下时间,现在给家里面打过去呢?时间好像真的就有那么一些不太合适,两个孩子发烧感冒了?究竟是怎么搞的吗?丁羽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着急,不着急?他妈的废话,那两个呢?可是自己的孩子!

    一直等到了晚上六点多钟的时间,丁羽也是打了电话过去,电话是小丫头接的,“爸爸!”虽然喊了一声,但是声音还是有那么一些糯糯的!鼻子有那么一些不太通气,听着也是挺让人心痛的,但是丁羽的口气呢?却没有放松下来。

    “你们两个感冒了?这么不小心?”

    “爸爸!我们不是故意的,就是玩的太热了,然后脱了衣服去玩水,所以感冒了!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你不要责怪叔叔和阿姨他们,是我们两个人闹出来的事情,跟其他人没有什么关系的!”说话的时候,小鼻子也是一抽一抽的!

    “呵呵,我还没有责备你们两个人,你们两个人倒是给其他人求情来着?怎么?觉得我的惩罚是不太够呢?还是觉得你们受委屈了,所以要正面的硬抗呀!”

    “爸爸!”小丫头也是嗯了一声,“爸爸,你坏!”既然正面的不行,那么就撒娇好了!

    “行了,事情我已经知晓了,既然感冒了,那么就注意一点,虽然说比不上四合院那边的条件,但是治个病没有什么问题的!好好在那里体味一下生活!”

    随即丁羽又是跟自己的儿子说了一番,不过语气就稍微的有那么一些严厉了,毕竟是儿子,是小男子汉,稍微的严厉一些也是应该的!

    跟两个小家伙说了一段时间,还没有等电话放下来,金就又拿了一个电话走了进来,丁羽也是挠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看金的脸色就知道是谁的电话了!

    “喂,妈!你起床了?”这个口气跟两个孩子说话的口气完全就不一样了!

    “都什么时候还不起床,我问你两个孩子生病的事情你知道吧?!”苏元本来就担心自己的孙子和孙女,听说他们病了,昨天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大早上的时候也是打自己大儿子的电话,但是一直都没有拨通!

    “知道了!”丁羽的语气呢?很是平淡,听说话的声音呢?好像也没有怎么把这个事情给放在心上面的意思,“给他们打过了电话,我也问过了随身的安保和保姆,没有什么问题了!好好的休养就可以了!家里面不需要担心!问题不是很大!”

    “不担心?!”苏元的嗓门也是一下子的就提了起来,“小羽,我说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他们还是孩子,而且还都是你的孩子,你究竟是怎么当父亲的,好!你有事情比较的忙,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也不能够让他们两个人就这么的在外面吧!”

    丁羽并没有因为自己这边母亲的声音高起来,就怎么样?而是非常的心平气和,“妈,两个孩子呢?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也许在您的眼睛里面呢?都是孩子,但是他们毕竟要经历风雨的,更何况他们的身边还有人照顾,他们是我的孩子,我也不希望这样,但如果说现在就给他们送回来,那么所有的一切不就白费了吗?”

    如果丁羽要是能够顶撞两句呢?苏元可能还好受一些,但问题是丁羽这个大儿子的说话呢?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也是让苏元心里面有那么一些郁闷,自己不否热大儿子做的就是有错,但是对于两个孩子呢?有那么一些太过于严厉了!

    “哎!我是心疼他们两个孩子,你毕竟是当父亲的,还有泰熙那边!她呢?毕竟是当母亲的,有些事情呢?我也不好去说什么!”硬的行不通,那么就来软的吧!

    “我知道了!”丁羽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结束语,随即也是挂断了电话,有些事情呢?父母的出发点呢?可能也是好的,但是自己依旧还是要这么的去做!不是说一定要赌气,跟这一点还真的就不发生任何的关系!

    苏元放下电话的时候,连早餐都不用了,就那么的气闷的坐在了那里,王长林也是颇为的无奈,就因为这个事情闹清楚,真的好吗?不过自己倒是可以理解自己的妻子,“老大呀!虽然说严厉了一些,但是我觉得吗?他也有自己的考虑,这个事情我们先前的时候就讨论过!”

    “可是两个孩子生病了!”苏元很是幽怨的说了起来,“他们才多大的年纪呀!感冒发烧了对于他们来说,是很严重的一件事情,还有那边的父母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也不管一管,究竟不是亲生的!”

    “哎!这个话可别这么的说!”王长林也是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头,“你怎么知道那边的父母就不关心,这样的话要是传到大儿子的耳朵里面,你让大儿子有什么想法?”

    “我就是家里面发一下牢骚而已!”苏元也明显的知晓,刚才的话说的有些不太对,但是就这么的让自己说错了,好像也是有那么一些过不去,“两个孩子生病了,我也是有那么一些着急!所以有那么一些激动!”

    “咱们激动是应该的,但是老大怎么就不激动?咱们没有看见,所有有些话呢?要三思而后行!”王长林也是点了点,但是却没有深究的意思!

    有些话呢?点到为止就好,还真的就没有必要说出来!

    苏元是这样的表现,但是轮到赵淑英的时候,就是另外一回事情,在电话里面呢?就扯开了自己的嗓子,丁羽都有那么一些怀疑,家里面的棚顶会不会已经被顶起来了,非常有这个方面的可能性呀!自己的这位母亲不是善茬子。

    虽然隔着万里,甚至还隔着电话,但是丁羽也是不由的用手掏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母亲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很显然也是恼怒异常,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好办法!

    这么多年的时间,自己当然了解母亲的脾气,还是需要等她发完火,然后再说事情,母亲呢?从来都是这么一个样子,刀子嘴豆腐心!自己这个当儿子的还能够不了解吗?

    一直等自己的母亲说完了之后,丁羽才笑着的说到,“妈,你也别生气,你说我这么的闹腾究竟是为了谁?难不成我还有其他的孩子?我对于他们的关心,就跟你关心我一样!”

    “可保不准!”赵淑英也是不满的哼了一声。

    一句话差一点把丁羽给顶到南墙之上,“妈,至少我现在没有吧!我跟泰熙的感情也没有任何的问题,我这么的去做呢?可能是有那么一些过分了!但我也是为了他们两个好,你总不想家里面出来两个纨绔子弟吧?是不是,我和丁叮都不是这样的!你和我爸当年的时候就是这么教育我们的,我现在呢?也是这么教育孩子的!代代相传!”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他们就是两个孩子!”听到丁羽这么的说,赵淑英的口气倒是软了不少,但依旧还是有那么一些不依不饶,“我看了他们那里的生活环境,不是那么的好!教育是应该教育,犯错了就应该教育,这没的说,但是不能够在其他的方面呢?有所..。”

    “妈,我知道,我这边有事安保,又是保姆的,就差我和泰熙两个人亲自的赶过去了!不是说真的就抽不出来这个时间,而是需要给他们这样的一个教训!这个才是我想要做的!我想你跟我爸肯定是理解的,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