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133章打赌

      卓苒瞪着卓楠咬牙切齿的道:“我必杀了五皇子平安归来!绝不给你立功的机会!你等着!”转身抱着孩子走了出去,交给了门外的钱嬷嬷,然后跟着青殇离开。塵←緣↑文↗學?網

    只剩下卓楠独自一人坐在屋内,却扭头看向了左边墙角边上的巨大屏风。

    只见屏风后边先是出现了一片明黄色的衣角,紧接着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刚刚登基的新皇。

    他的身后还跟着刚刚晋升为太监总管的小丁子。

    卓楠看见新皇走出来的那一刻,缓缓的站起身。

    新皇看着卓楠拍了两下巴掌道:“精彩!看来朕与景夫人打赌要输了。”

    卓楠却反驳道:“不到最后一刻还不能盖棺定论。”

    新皇面带微笑的走到卓楠旁边的座位上坐下,示意她也就坐,忽然问道:“朕深感不解,五皇妃之前养在深闺,以夫为天。现在竟然为了活命求人,居然自毁容貌还要亲手弑夫,果然应了古人一句话:最毒妇人心!”话中指桑骂槐,暗喻卓楠心狠手辣!

    卓楠看着新皇,淡淡的反驳道:“皇上不是女子,不明白母爱的伟大,为母则刚。哪怕再柔弱的女子一旦做了母亲,为了保护孩子,绝对会不顾一切,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

    新皇闻言突然沉默了。

    他的脑海中瞬间浮现皇后受制于人,为了不连累他,毅然决然的自己把脖子撞上了‘乔嬷嬷’的匕首,死在他面前的一幕幕。

    以前他一直以为母后不爱他,只把他当成争权夺利想方设法讨好父皇欢心的棋子。

    直到皇后为了他壮烈牺牲的那一刻,他才知晓他错了……。

    心中瞬间揪痛了起来,恨起了五皇子,也恨上了景容!

    但是一想到五皇子即将被卓苒,被自己废弃的王妃杀害,他又莫名的兴奋开心起来!

    卓楠敏锐的感觉到新皇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忽然问道:“皇上不去天牢瞧瞧?”

    新皇勾唇一笑道:“成者王败者寇,朕现在喜欢坐享清福。”别有深意的继续道:“倒是你,明明为她母女二人求情,想救她们一命,却偏偏又是毁容又是杀人的。啧啧啧,你这救人本该是大恩人却被人误会成仇人。”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卓楠瞥了新皇一眼没说话。

    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打消新皇心底的杀意,称他的心意。

    毁了卓苒的脸,世上从此没有五皇妃这个人,名副其实已逝,又让她亲手杀了五皇子证明她所言非虚,绝无报仇的念头。

    新皇想要让卓苒恨她,她只不过顺水推舟而已。

    至于卓苒会误会她把她当仇人?呵!她可没这么蠢,施恩不望报还被人误会。

    新皇见卓楠不说话,自以为她做了好人却被人当成仇人恨之入骨心中不痛快。挑眉笑问道:“你刚才说朕多疑?伴君如伴虎?”

    卓楠一脸冷漠的道:“自从我怀孕之后,我夫君行为诡异。至于伴君如伴虎都是书上看来的。”

    新皇听出卓楠的言外之意,想起景容不过是上个青楼而已,她竟然公然对抗上南风馆召小倌。

    比起可怜的景容,说他多疑反倒显得没什么,更何况是当着他的面说他,而不是背后议论。

    笑了笑道:“夫人你该放宽心才是。男子向来三妻四妾,你的心胸太过狭窄了。”

    卓楠反驳道:“人只有一颗心,我的心里装的全身他,他的心为何能一分为二甚至是一分为三?礼尚往来,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新皇:“……夫人自从读过书之后果然不同凡响。”

    卓楠并不认同此观点却也没当面反驳。耳边突然听见院中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令她瞬间竖起了耳朵,确认般的听个仔细。

    院中,钱嬷嬷把孩子交给了忍冬去照顾,然后走上前直接跪在了门槛外边回禀道:“皇上,府中的青管家回来了,要求见夫人。”

    新皇:青管家?!喜形于色的一下子站起身来。

    卓楠瞥了他一眼。

    新皇顿感尴尬,心中恼火面上却故作大方的对着卓楠道:“五弟妹回来还有些时辰,你现在就把青管家召来看她有何要事。你处理府中之事时就当朕不存在。”随即若无其事的坐下,示意小丁子奉茶。

    卓楠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道:“谢皇上恩典。”

    正视跪在门外的钱嬷嬷大声吩咐道:“去把青管家叫到这里来。”

    钱嬷嬷领命站起身去叫人,很快去而复返。

    她自己留在院中,青管家却踏进了屋内走向新皇跟卓楠,正要下跪行礼,新皇突然道:“免礼。”眼神黏在青管家身上似的目不转睛的盯着……。

    卓楠见怪不怪。

    青管家坦然受之不再下跪,看向卓楠微微低头道:“夫人。”

    卓楠略显着急的问道:“就你一人回来?景容呢?”

    青管家眉眼淡然道:“主子擒拿蜮民国圣女之时受了点轻伤,奴婢先行一步回府向您报个平安。主子留在原地养伤。”

    “蜮民国圣女?”说好不插嘴的新皇失言了。

    青管家微微低头道:“是,主子抓住她的时候,她的身边还有一名侍女打扮成了宫中嬷嬷的样子。”

    新皇噌的一下子站起身,喝问道:“什么样的打扮?!”‘乔嬷嬷’趁机逃跑,禁卫军在宫中四处搜捕至今没抓到人!

    青管家随即说出了‘乔嬷嬷‘’的一身穿着跟长相。

    新皇一脸阴狠的道:“此女假扮乔嬷嬷刺杀太后罪大恶极!朕要亲自审问!”五皇子果然跟蜮民国勾结!

    青管家:“……主子在抓捕的过程中遭遇对方极力反抗,均已毙命。”

    新皇:“……”死了?有所怀疑的看向青管家。“尸体现在何处?”

    青管家淡定自若的回禀道:“主子下令就地掩埋。”

    就地掩埋?新皇眼珠子一转忽然道:“圣女身份特殊,岂能随便葬于荒郊野外。这样吧,朕派邬安跟你去埋尸地点,确认一下是不是蜮民国圣女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