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审问

      之所以确定二号电台由陈秉南使用,是因为桔娥偶尔听到三处电讯科的人抱怨,再结合聂俊卿发现的二号电台,曾山自然而然断定,陈秉南就是二号电台的使用者。塵↑緣↓文↙學?網

    “曾局长,是否有证据表明,陈秉南还在为重庆服务呢?”武尚天突然说,他之所以请求植村岩藏来六水洲,也是想为陈秉南“主持公道”。

    哪怕陈秉南真是重庆的人,只要曾山没有证据,他宁愿放陈秉南一马,也不想他被曾山抓捕。

    “电讯科有人举报,陈秉南用电台干私活。”曾山说,各种证据表明,陈秉南依然在为重庆效力。

    “干私活?”武尚天似笑非笑的说,这应该是曾山比较客气的说法,或者说,是没有底气的说法。

    “只要抓起来一审,陈秉南肯定会招。”孙明华在旁边说道,曾山是代理局长,有郑思远的情报,再加上聂俊卿之前划定的二号电台范围,结合这两条线索,完全可以断定陈秉南的身份。

    “孙处长的意思,是严刑逼供?”武尚天冷冷的说,孙明华虽是情报处长,也是曾山最信任的人。可他是副局长,现在还分管一处和行动队,在孙明华面前摆点架子,完全没有问题。

    “那倒不敢,只要正常的审讯,陈秉南一定会承认的。”孙明华信心满满的说。

    “如果是正常审讯当然没有问题,可是,我担心他会被屈打成招。”武尚天这话是说给植村岩藏听的。

    “既然是正常审讯,等会就都听听吧。”植村岩藏缓缓的说,他对曾山的行为很是不满。不向自己汇报,性质很严重。

    曾山一听,脸上抽了抽,植村岩藏的意思,是对他不信任。其实,看到植村岩藏突然也到六水洲时,曾山心里就一突。再看到武尚天,他马上明白了,自己之前没向植村岩藏及时汇报,恐怕是被兴师问罪了。

    陈秉南被带到了三处的会议室,当他看到局里的主要人员,几乎全部到齐后,也很是诧异。从他接到顾兆鑫的预警,就一直通过顾兆鑫,与程吉路暗中商量,要如何度过难关。

    陈秉南进入三处后,准备重回中统,就已经作好了暴露的准备。可是,他最放心的,是古星的家人。他的担忧,也告诉了程吉路。但程吉路安慰他,一定会想办法将他的家人送出古星。

    程吉路安慰陈秉南,虽然要作好最坏的打算。但是,面对事情的时候,要积极争取最好的结果。

    其实,中统古星调统室,在古星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陈秉南与重庆定期联络,也只是一般的汇报罢了。比如说日军的最新动态,甚至是古星报纸上的一些新闻。

    会议室摆了一部电台,聂俊卿要求陈秉南,当场发一段电码。每名报务员的指法,都有其特点。他之前监听过二号电台多次,对二号电台的报务员指法,已经很熟悉。只要陈秉南现场发报,就能当场指认他的身份。

    然而,聂俊卿仔细听了陈秉南的指法后,摘下了耳机,虽然他很不甘心,但只能朝曾山轻轻摇了摇头。

    陈秉南看到聂俊卿的动作,眼中迅速闪过一抹得色。他原来虽然只是中统调统室的译电员,但在重新回到中统后,苦练过指法。

    事实上,陈秉南有三套指法,一套用于三处的正常发报,一套用于与重庆联络,还有一套备用。刚才,他用的就是在三处的正常指法。

    “聂处长,陈秉南使用的是二号电台么?”武尚天自然也看到了聂俊卿的动作,故意问。

    “暂时还不能确定。”聂俊卿只是技术人员,他从技术手段分析,并不能得出陈秉南的发报指法,与二号电台的指法相同。

    “你的意思,二号电台另有其人?”武尚天问。

    “聂处长,指法是否可以作假?”曾山马上打断了武尚天的话,一旦聂俊卿得出结论,他今天的脸就丢光了。

    “什么二号电台?”陈秉南“惊讶”的说,如果受审者不能提出质疑,等于默认了对方的判断。只有“理直气壮”的为自己争辩,才能让人觉得,他确实是冤枉的。

    “我们在六水洲发现了一部秘密电台,一直在向重庆发报。陈秉南,你要老实交待,二号电台是不是你在使用?”程吉路“厉声”说。

    “当然不是。”陈秉南脸色涨得绯红,义愤填膺的说。

    “电讯科有人反映,你利用三处的电台,在与重庆秘密联系。”曾山冷冷的说。

    “绝无此事,这是诬陷!曾局长,请你把那人叫来,我可与他当场对质。”陈秉南信誓旦旦的说。

    曾山看到陈秉南如此理直气壮,还真是有些犹豫。郑思远的情报,是通过秘密方式获得的。如果他把人叫来对质,肯定会暴露郑思远的线人。

    如果不动刑,再加上陈秉南早就有所准备,另外还有武尚天撑腰,曾山之前获得的所谓证据,并不能给陈秉南定罪。

    “曾局长,随意怀疑三处人员的忠诚,这是对他们最大的伤害。你就不怕有朝一日,他们真的暗通重庆么?”武尚天冷冷的说。

    他现在的话,是为以后铺垫。曾山绝对不会做这等无聊之事,他一定是有了八成以上的把握,才会亲自来六水洲。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陈秉南准备充分,根本没有破绽。

    “局座,是不是搜一下陈秉南的住处?”孙明华突然说,形势的发展,完全出乎意料。

    “可以。”曾山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陈秉南早就得到了通知,所有的痕迹全部抹得干干净净。哪怕孙明华去他家里搜查,也不会有任何收获。

    孙明华亲自带人去了电讯科,还有陈秉南在三处的办公室。可是,在他仔细搜查之后,没有任何发现。

    不管怎么说,陈秉南也受过专业训练,况且,还有程吉路和顾兆鑫帮他善后。从陈秉南得到消息,再到孙明华来搜查,已经过了六七个小时,这么长时间,不管有再多的证据,也全部清除了。

    一直折腾到晚上,孙明华还是没有任何收获。此时,桔娥已经做好饭菜。朱慕云注意到,桔娥上菜的时候,与郑思远有眼神交流。

    桔娥与郑思远之间,目光只是稍微一碰,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可是,朱慕云却发现了。他们的交流只是一刹那间的事,然而,对朱慕云传递的信息很多。

    郑思远参加了曾山主持的会议,说明郑思远在二号电台案上,也是出了力的。曾山断定,二号电台就在六水洲。郑思远的情报,也应该来自六水洲。

    孙明华没有收获,自然不能抓捕陈秉南。甚至,曾山还得假惺惺的安慰陈秉南,让他受委屈了。

    “虽然我没再分管三处的工作,但是,如果三处的人受了委屈,随时可以来找我。”武尚天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的说。

    曾山被武尚天的话气得吐血,可是,二号电台晚上没有发报,陈秉南的指法也没有破绽,搜查陈秉南的住处,又没有收获。他还能怎么办呢?

    政保局兴师动众的到六水洲,想抓二号电台的现行,然而,最终却灰溜溜的离开了。程吉路并没有跟其他人离开,陈秉南也知道,程吉路有话要跟他交待。

    白天的时候,程吉路为了避嫌,不好与程吉路见面。但是,现在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谈话了。

    “我想,应该是让你回重庆的时候了。”程吉路缓缓的说,陈秉南在三处,也向中统传递了很多情报。这些情报,虽然没有直接为国军作战提供帮助,但也得到了中统局的多次嘉奖。

    曾山此次已经断定陈秉南与重庆暗中联系,再让陈秉南留在三处,只会给中统调统室带来危险。

    “可以。”陈秉南说,他现在如果能平安回到重庆,也是有功之臣。

    “离开之前,你还要给政保局留一封信,告诉他们,你是因为受了冤枉,不得不离开。这封信,不但要寄给宪兵队本部,还要寄给特务总部。”程吉路说,陈秉南离开古星,不能让政保局以为,他是身份暴露。

    陈秉南回到重庆后,肯定会隐蔽身份,以后,陈秉南这个名字,可能会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离开之前,再给敌人摆个迷魂阵,也是对古星调统室的掩护。

    “我的家人呢?”陈秉南问。

    “放心,他们也会撤出古星的。”程吉路安慰着说,此时他还不知道,袁旺财已经带着陈秉南的家人,离开了古星。

    “我想跟他们一起走。”陈秉南说,如果孤身一人回到重庆,有什么意义呢?

    “绝对不行,你们必须分开走。你现在写好信,今天晚上连夜离开。”程吉路说,这个时候,可不能讲儿女情长。

    “可是……”陈秉南急道,至少,也要让他与家人见一面吧。或许,这是他们这辈子最后一次相见。

    “你忘记我们的纪律啦?放心走就是,你的家人交给我了。”程吉路缓缓的说,他的声音虽然不高,但话中的意思却不容置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