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挤压

      康范二急于表现,听到朱慕云想掌握军统投诚人员的思想认识,他当即提出,可以帮朱慕云做好此事。塵↓緣↖文↘學?網他们这些从古星区投诚过来的人,在政保局算是异类,相互之间同病相怜,只要有机会,时常也会沟通一下。

    “处座,情报处、一处和行动队的人,我对他们的思想认识也清楚。有时间的话,会及时向您汇报的。”康范二激动的说。

    别的事情,他可能做不到。但与军统过来的人,一起聚聚,掌握这些人的思想动态,还是没有问题的。

    “此事不要强求,局座还在医院,我们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了。”朱慕云提醒着说,已经找到了廖振宇,或许能从廖振宇嘴里,掏出另外的内线。

    根据朱慕云目前掌握的信息,他基本可以断定,李邦藩安插的内线是六名。苏思明和艾贵海各自枪杀了两名军统,日本人做事是很死板的,既然他们杀了两人,当时看守所内的军统人员又比较多,其他内线肯定也要枪杀两人后才能派回军统。

    朱慕云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一定可以找到剩下的那名内线。甚至,管沙岭的邓阳春和沈云浩,都有可能给他带来好消息。

    朱慕云与四科和五科的人谈话一事,曾山自然很快就知道了。作为政保局的一把手,下面很多事情,不用他去查,自然有人主动向他汇报。

    曾山认为,朱慕云与下面的人谈话,主要还是想拉拢。宋鹏向他靠拢,曾山原本产不在意。然而,朱慕云的行为,让他觉得,宪佐班必须有自己的人才行。

    同时,为了削弱朱慕云的实力,曾山给总务处打了招呼,以后总务处的事情,直接向他汇报。朱慕云知道后,虽然无奈,可也没有办法。曾山亲自过问总务处的事情,加上他原本就没有名义,总务处的事情,以后自然不能再插手。

    先是经济处安插一个副处长,再是二处的宋鹏,突然向曾山靠拢,再是总务处的事务,不再由朱慕云代管。曾山一步一步挤压着朱慕云的权力空间,将他推向政保局的权力边缘。

    朱慕云虽然很无奈,可他暂时没有什么办法。一朝天子一朝臣,他的身上,打着李邦藩的烙印,不要说他现在依然坚持每天早上去医院,向昏迷不醒的李邦藩汇报工作。哪怕他像其他人一样,迅速抱着曾山的大腿,日子也未必会比现在更好过。

    而以前在政保局并不怎么受重用的人,突然之间得到了曾山的青睐。比如说孙明华,在李邦藩在的时候,差不多被边缘化了。并不是李邦藩对孙明华有意见,实在是孙明华不争气。

    曾山担任代理局长后,孙明华的情报处,真正成为政保局的第一处。还有何梁,在警察局的时候,就是曾山的手下。曾山上位后,一处无论是人员、装备还是经费,都得到了局里的大力支持。

    至于朱慕云、余国辉、郑思远等人,他们之前受到李邦藩的重用,现在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朱慕云自然就不用说了,郑思远的日子也难过。余国辉远在六水洲,也被要求,要严格训练政保局的警卫。

    警卫队不但要肩负保卫政保局的责任,更要成为一支能战斗的队伍。政保局的行动,警卫队是强有力的后盾。一旦遇到抗日分子的抵抗,警卫队必须冲锋在前。

    “朱长官,中午有时间来六水洲吃饭么?”余国辉不能离开六水洲,只好给朱慕云打电话。

    以前,余国辉经常跑到码头蹭饭吃。曾山上任后,余国辉每次离开六水洲,都必须他批准。六水洲上,能自由出入的,只有三处。

    “好吧。”朱慕云也希望跟余国辉好好聊聊,曾山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时候谁跟曾山作对,都没有好下场。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我现在上岸都要局里批准,否则就成了违反纪律。”余国辉看到朱慕云的时候,大倒苦水。

    “你在六水洲上有桔娥,整天乐不思蜀,要上岸干什么?”朱慕云打趣着说,余国辉与桔娥已经住在了一起,两人就在六水洲上光明正大的住在了一起。

    原本,余国辉想要明媒正娶,朱慕云还特意将陈旺金的房子买下来,准备送给余国辉当新房。可桔娥觉得,她是个残花败柳之人,配不上余国辉。不管余国辉怎么劝,她都没同意举行婚礼。只是在六水洲上办了几桌,请警卫队的兄弟吃了一顿,就算结婚了。

    “可能为你不值。”余国辉义愤填膺的说,朱慕云被曾山欺负得不成样子了,他真想冲到曾山的办公室,替朱慕云打抱不平。

    “我的职务原本就过多,哪怕只给我保留一个职务,也是说得过去的。你不要为我的事发牢骚。”朱慕云提醒着说。

    在六水洲上,朱慕云享受了桔娥的手艺。与余国辉住在一起后,桔娥依然负责做饭。只是,她手下多了个帮厨。她的手艺,只给少数几个人尝。

    “可是为你抱不平。”余国辉说。

    “嫂子的手艺不错。”朱慕云夹了块肉,桔娥的手艺见涨,炒菜的花样可能不如郭传儒,但家常小菜,也有独到的味道。

    “朱处长过奖了。”桔娥端着盘菜进来,听到朱慕云的夸奖,脸上一红,娇羞着说。

    “嫂子人不错,你可不要辜负人家。”朱慕云等桔娥走后,说。

    其实,对桔娥的身份,朱慕云是很怀疑的。桔娥虽是陈旺金的推荐,可是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六水洲,还是显得很不正常的。特别是桔娥一心想待在六水洲上,对白石路上朱慕云准备的洋房一点也不瞧不上眼,更让朱慕云怀疑。

    之前,朱慕云让董广宁给组织传信,调查过桔娥。后来,他又通过军统方面,想调查这个桔娥。可是,从各方的反馈来说,目前都没有查到特别重要的线索。

    反正六水洲上,也没有特别的机密。桔娥的活动范围,主要在警卫队,三处和看守所那边,想必她也不会有兴趣吧。

    “我好不容易遇到个女人,哪能不珍惜呢?”余国辉郑重其事的说。

    “知道珍惜就好,有时间多带她进城,女人不是喜欢首饰就是衣服,你应该也攒不少钱了吧?放手让人家花。”朱慕云说,对付女人可不能当守财奴。

    “桔娥可节俭呢,根本不用我买首饰和衣服。她让我不要花这样的钱,留着以后再用。”余国辉一说到桔娥,眼睛里就充满了喜悦之情。

    “这可真是你的福气。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在六水洲上待着,不管曾山怎么折腾,我们都由着他来。”朱慕云提醒着说,他其实有些担心余国辉。

    余国辉是军队出来的,性子直,说话不会拐弯抹角。如果他对曾山有意见,很可能当面说出来。一旦他当面顶撞曾山,以后他这个警卫队长,还有好日子过么?

    “我听你的。”余国辉说,他原本还真想在会议上替朱慕云打抱不平,可朱慕云既然这样说,他自然不会再轻举妄动。

    朱慕云与余国辉吃过饭后,去了趟看守所。自从曾山上任后,看守所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了。所有人都知道,华生是朱慕云的人。因此,曾山对看守所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不管华生怎么做,总觉得看守所的工作没做好。

    如果华生仅仅是朱慕云介绍入政保局,倒也没什么。就像余国辉一样,只要学会逆来顺受就可以。但华生不行,他还有层其他的身份。如果让人知道,他竟然是地下党,还是猎手情报小组的一名成员,华生就完蛋了。

    “曾山对看守所的工作不太满意,你做事的时候更要小心翼翼,可不能被人抓了小辫子。”朱慕云提醒着说,曾山当然不会知道华生的身份,朱慕云就担心,曾山为了找看守所的麻烦,派人调查华生,到时候让华生受无妄之灾,甚至把地下党的身份也查出来,那就太遗憾了。

    “云哥放心,我在看守所的工作,绝对不会让人说出半句话来。”华生说,别看他年轻,但办事很老练。

    “另外,桔娥的饭菜你也尽量少去吃,免得让人说闲话。”朱慕云提醒着说。

    “我倒是去吃得少,三处的人经常去吃。只要是干部,都能吃到她炒的菜。”华生说,六水洲上没什么女人,桔娥长得又耐看,哪怕不为吃饭去,去看她一眼,跟她说说话也好。

    “三处的人经常去?程吉路也真是的,一点也不注意影响。”朱慕云担忧的说。

    “桔娥是余国辉的老婆,别人不敢打主意的。”华生笑了笑。

    “我说的不是这方面的事,以后,你多注意一下桔娥,看她的行为是否正常。”朱慕云叮嘱着说,他觉得,以后桔娥上岸,一定要让三公子派人盯一下。

    “云哥,桔娥是不是有问题?”华生惊讶的说,朱慕云与余国辉可以说是自己人,桔娥是余国辉的老婆,朱慕云怎么能怀疑她呢?

    “没有问题,查了查也是好的嘛。”朱慕云意味深长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