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474.我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

      白亦当然不会对赫罗蒂夫人抱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哪怕她依旧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可她毕竟是维德尼娜的母亲,而且真实年龄也不小了...更何况,他身边并不缺乏漂亮女人。塵√緣×文?學×網

    而赫罗蒂夫人也并不知道,她最引以为傲的优势,其实面临着极为严峻的挑战——无论是颜值气质穿着举止都完全不输给她的温蒂尼大小姐;还是温婉可人矜持乖巧的小母龙;亦或是倾国倾城,美得如同宛如祸水的精灵赛尔薇;还有看似高冷,却又会时不时撒娇黏人的武者;以及单纯活泼,呆萌可爱的刺客妹子,每个妹子都是那么的可爱,所以赫罗蒂夫人的担忧,其实有点想多了。

    至于母女井什么的,白亦又不是鬼父,就更不可能了,所以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他本人真的只是单纯的心疼维德尼娜,才便宜了那个人贩子。

    总之,赞助生事件随着昨天见过一面的那位小萝莉捧着一根崭新的法杖递给白亦之后,算是暂告一段落吧,白亦接过经过连夜调整,配重等小瑕疵皆已修正之后的阿哈利姆神杖,心情颇为不错,这便提出带那位小萝莉参观一下大学校园。

    “谢谢希望爷爷!我早就憧憬着这里了,希望自己长大之后也能进入这里学习,到时候希望爷爷可不要嫌弃我笨哟!”小萝莉兴高采烈的说着,主动跑到白亦身边,拉起了他的手。

    果然很萌啊,怎么看都是很萌的,可为什么这称呼就不能变一下呢?我真的老到当爷爷的地步了吗?白亦心头暗叹着,牵起小萝莉的手,带着她游览起大学校园。

    小萝莉名叫艾丽,不知道她父母怎么想的给她取这么个容易引起误会的名字,关键是还很配合的把她一头金发梳成了双马尾,导致白亦在介绍大学的情况之余,总是旁敲侧击的问她父亲对她好不好?是不是有过不同寻常的关爱?

    “爸爸很爱我,对我一直很好,我有一个幸福而温暖的家。”艾丽滴水不漏的回答道。

    啧啧,不愧是大贵族出身的孩子,才12岁的言谈举止就相当的得体了,反观自己家里那头弥雅,27岁了还时不时说些幼稚得可笑的话出来,时不时还要跑去和她嘉尔姐一起睡,关键连自己房间都收拾不好,一训斥,还理直气壮的顶嘴:“不是有希望先生吗?”

    这两人的年龄调换一下都不成问题吧?

    不过嘛,这种表面上的客套和得体并不是白亦所需要的,他还是更喜欢弥雅那种把自己真正当做亲人的孩子,像这位大贵族家里出来的孩子,可爱之中,却总带上了一抹与之年龄不相称的事故与圆滑,她竟是在这么小的年龄就开始接触这些了。

    这倒也不奇怪,这小家伙后面还不着痕迹的向白亦透露了自己在两年前就和一位亲王的子嗣订下了婚约的事,大概等自己16岁之后便会结婚吧?不过两人一直没有见面,只是通过书信交流。

    啧啧,十岁就开始接触这些了?虽说这事在贵族圈子里并不奇怪,甚至有些女婴刚出生就被指定好了未来的夫婿,这算是一种社会现状吧?可白亦依旧觉得很不爽,这种事反正决不允许发生在自己家里,至于那个亲王的子嗣?大概适合去混B站的?不禁让人有种想剥他皮的冲动。

    不过再提及自己被设计好的婚姻时,艾丽小萝莉总算是露出一点这年纪小女孩应有的样子,牵着白亦的手微微用力,小声的说道:“其实一想到这个,我的内心就十分不安...”

    “有时候,要勇于学会反抗。”白亦不怀好意的低语道,可他也只说了这一句,便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言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萝莉虽然可爱,可这世上可爱的萝莉多了,他连自己家里那几头都没喂好,至今安娜和珊塔都不爱亲近他,哪里还管得到别人多少事?

    “诶?希望爷爷...”小萝莉倒是听见了白亦的教唆,面色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大学里面有条规定,在校学生是不允许结婚的。”白亦说了一句看似无关的废话,可小萝莉却听懂了他的旁敲侧击,甜甜的笑了笑,说道:“嗯,那我以后也一定要努力,进入这所美丽的学院!”

    希望自己的善举能为将来塑造出一枚人才吧。白亦在心头暗自安慰着自己的不道德行为。

    “对了,你们家族是要送谁进来?”白亦连忙换了个话题,之前的拍卖会他只确定名额归属,可具体这个家族送谁进来,他不太在意,想来那些贵族也不会智障到花大价钱送人进来搞事。

    “是我第五位哥哥。”小萝莉回答道,手里捧着一块白亦像变魔术一般从怀里掏出来的蛋糕,小口小口的细细吃着,像只可爱的小兽一般。

    “他目前正在家族的工坊里学习。”小萝莉或许是被这块蛋糕成功攻陷了,又说起了自己那位哥哥:“他之前一直是家族里看好的新星,只是自从第三位哥哥从大学归来,从平日里的纨绔变成家族核心之后,他就有些失落,后来主动参加考试又没有通过,这次没办法才谋求这个赞助生的名额。”

    说罢,小萝莉放下蛋糕,双手拢在胸前,像只乞食的可怜小猫一般,泪汪汪的大眼睛眼巴巴的望着白亦,问道:“希望爷爷,可以替我更好的照顾这位可怜的哥哥吗?我和他的感情一直很好,也不希望看见他这般消停下去的...如果希望爷爷可以照顾好他,我就...”

    如果按照一般向的剧情发展,此时白亦应该露出一副狰狞的笑容,沉声问道:“那么,代价呢?代价是什么呢?”然后小萝莉满脸羞涩的低头,握住白亦冷冰冰的手甲,放在自己尚未发育的胸口,再冲着他露出一抹不符合年龄的妩媚笑容,回答道:“这一切...”

    啧啧,明明是挺不错的场景,配上这样的台词就显得奇怪起来了是怎么回事?

    可白亦毕竟不是那种按套路出牌的人,面对小萝莉这波突然卖萌,他十分淡定的回答道:“他可以进入他想去的学院,先跟随着普通老师学习,如果表现还不错,便有跟随院长学习的机会,你之前那位哥哥就是通过努力才习得了阿哈利姆神杖的制作工艺,在这一点上,大学一视同仁。”

    “这样吗?”小萝莉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双手揪着身前的裙摆,像是引诱着白亦的视线往她裙摆下面的白色丝袜上汇聚一般,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可仅仅是这种程度,自然是吸引不了白亦的,他家里那几个小家伙最喜欢换上各种款式的丝袜在他面前晃悠了,这么多年下来,多少有点审美抗性了。

    只不过这贵族家的孩子,就是比一般人家的难缠啊,无论是先前提及那番不甘愿的婚姻试图激起某人同情心,还是现在这番主动欠下人情引诱某人上套,怎么看都是一副想把自己推销给某个传说中的萝莉控的架势,这或许就是制杖家族最开始制定的策略吧?有些迫切的想把这份白亦之前没收下的礼物塞给他。

    只不过,白亦并不是传说中的萝莉控,对面情报出现了重大偏差,彻彻底底的会错意了!

    所以,小萝莉注定完不成家族给她的秘密使命了,只能随着白亦又随便转悠了一会,把她送出了校门,临走时,小萝莉的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双手牵着裙摆,像淑女一般向着白亦鞠躬道别,并留下了一句奇怪的话:“希望爷爷,您和我想象中不大一样呢...”

    说罢,她的身影便消失在了传送阵之中。

    “啧啧,这贵族家里的人,果然是只可赏玩不可亵玩啊...”白亦暗自感慨了一句,不带丝毫遗憾的准备回头离开,不过刚走出没两步,就突然停下脚步,对着旁边的一颗大树说道:“好了,该出来了吧?”

    大树后面顿时传来噗通两声,接着便是一阵女孩的娇叫声:

    “唉哟!”

    “唉哟!好痛...安娜你压着我胸口了...”

    “呜呜,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亦走了过去,从树下的草地上一左一右的拎起珊塔和安娜两头小萝莉,让她们坐在自己臂弯上,开口问道:“你们两个小家伙,一路跟着我干嘛?”

    说罢,手臂还恶意的抖了一下,吓得两个还没坐稳的小家伙顿时发出一阵“呜哇!”的尖叫,连忙伸手主动扶住白亦的胳膊,看上去就像她们主动抱着白亦一般。

    结果珊塔却是嘟着小嘴,率先发问道:“大坏蛋,刚才那个女孩那么漂亮可爱,你居然没有像对付我们一样捕获她吗?”

    你们究竟把我想象成什么了啊?看见可爱的女孩就要用绳子绑起来转晕了带回家吗?我不是那种人好吗?!白亦有点不爽的腹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