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857章 又见玉棺

      “一二三,开始!”徐飞白低喝一声,以此转移尴尬的气氛。塵←緣↑文↗學?網

    林天只觉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扫过,掌心突然发出银色星光,准确地说是石壁星辰的位置。

    北斗七星全部亮起,连肖曼萱的位置也不例外,三人齐齐后退三步,只见七颗星辰延伸出光线,连接起来,组成了北斗。

    七星北斗亮起来后,光芒闪过,接着响起“咔咔咔”的声音,像是沉重地机括在转动。整面石墙猛地震了一下,灰尘索索掉下。

    一扇石门缓缓打开,露出了后面的通道,通道里漆黑一片,连林天也无法看透,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股气息林天多次感应到,血月每次降下阴煞红光,这股气息便爆发一次。而让他感觉更清晰的是,梦里的那些片段,黑暗的通道,玉棺,鲜血……

    徐飞白没有犹豫,动身就要进去,林天却叫住了他:“徐飞白,如果通道后面就是将臣躯体的一部分,你最好拿着马上就走,这玩意留在这,不安全,我不能看着自己的朋友再次陷入危险。”

    “找齐全了我自然会走,难道留下来和张家玩捉迷藏吗?”徐飞白模棱两可地说道,然后走进了通道。

    林天没有深思他话里的意思,拉着肖曼萱也走了进去。通道内一片黑暗,林天感觉自己的夜视仿佛失效了一般,只能靠着手机的电筒功能照亮。

    不过,手机的电筒是靠闪光灯照明的,是发散的光,照得并不远,所以,通道的远处依然是一片黑暗。

    徐飞白没有点亮手机,就走在光线和黑暗的边界,只能模糊看到他,一会出现在光线中,一会隐入黑暗内,仿佛在另一个世界穿梭。

    “不会是无穷无尽吧,这么久都没见到头?”走了好一会,肖曼萱奇怪地问。

    刚说完,前面的徐飞白停了下来,说道:“到头了,是个死胡同。”

    林天和肖曼萱对视一眼,快步走过去,手机照明的范围内,前面果然是一道石墙挡住了去路。

    不过这石墙明显和外面的不同,平整规则,显然是人工开凿的。

    “有没有阵法之类的东西?”肖曼萱又问。

    “应该没有,看来要暴力开启了。”林天左右上下看了个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纹路之类的东西,他手一握,天劫剑出现。

    徐飞白也非常默契地拿出了唐刀流光,两人几乎是同时把武器刺出,一下刺入石墙之中。

    即便是以天劫剑之力,刺入石墙也遇到了不少的阻力,可见石墙之坚韧。随着剑刃的深入,林天感觉突然一轻,剑上的阻力大减。

    徐飞白也看过来,显然也遇到了和林天同样的情况。两人点点头,同时一震武器,两人合力一震,威力何其大,嗡的一声震响。

    石墙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数道裂缝出现,接着哗啦一声,石墙倒塌。灰尘散去后,墙壁后还是黑暗,林天依然看不透,夜视依然失效。

    他正想继续打开手机,一点火光突然亮了起来,接着像是有无形的手点燃明灯一般,一盏盏火光亮起,把里面的空间照得亮堂。

    从石墙缺口这里看进去,隐隐看到一个白影,只露出一角,看不清全貌。火光摇曳间,白影仿佛在晃动,如同鬼影。

    自从火光自动亮起,肖曼萱便紧紧靠近林天,林天甚至能听到她心脏咚咚跳动,心跳加快不少。

    看鬼片,恐怖的不是鬼本身,而是鬼即将出没的那种气氛,如果一开始就出现鬼的真面目,倒不会让人害怕。

    肖曼萱就是类似的情况,她明明见过鬼差,却对面前的惊险感到紧张,毕竟再大胆,也还是女孩子。

    徐飞白不由分说,直接跳过缺口,跳了进去。林天本想把小妞留在外面,可小妞紧紧的抓住他手臂,只好把她一起带进去。

    进去之后,面前豁然开朗,亮起的火光原来是墙壁上的油灯,油灯既不是青铜,也不是铁,而是灰色的石灯。

    每一个石灯都是一头异兽造型,异兽前脚举起,托着灯盘,火光便在灯盘之内燃烧。这些异兽雕刻手法非常粗狂,没有现代雕工的精美。但恰恰是这种粗狂,让人感觉到了一股质朴古老的气息。

    继续往前走,林天终于看清了那个“白影”的全貌,一个白色的玉棺放在石屋的正中间,刚才从外面看到的,正是玉棺的一角。

    白生生的玉棺放在地下,还有诡异的灯火,本来应该渗人的,但偏偏三个都是胆大的主。

    到目前为止,跟我梦境里的一样!林天脑海中闪过梦境里的片段,唯一的不同就是没有血海。

    “林天,我怎么感觉,这个玉棺和考古队发现的那个玉棺有些相似?”肖曼萱突然说道。

    “哪个考古队?”林天奇怪问。

    “就是我们西口市鹿山的那个古墓啊,新闻有过玉棺的描述,不过,听说那个玉棺失踪了,不会跑到这里来了吧?”肖曼萱瞪着大眼睛,脑洞大开。

    徐飞白听了这猜测,瞄了瞄林天,眼中露出古怪的笑意,林天当然知道他什么意思,因为徐飞白知道那玉棺是被女魃始祖带走了。

    当初在英吉利海底隐秘空间,林天见到后卿时,那位始祖也躺在玉棺中,似乎僵尸始祖们都喜欢睡玉棺,至于原因是什么,恐怕只有他们知道。

    “咳咳……”林天只得假装咳嗽两声,模棱两可道:“棺材都长得差不多,怎么可能是同一个。”

    “可是上面的花纹真的很像……”肖曼萱还是觉得奇怪,还是不死心地猜测。

    林天却已经和徐飞白各自抓住棺盖的一角,咔嚓一声,用力移动棺盖,打开了一条缝。肖曼萱顿时紧张起来,顾不得说下去。

    砰砰……

    就在棺盖打开的一刻,林天感觉心脏狠狠地跳动起来,仿佛要跳出嗓子眼,自从成为僵尸以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徐飞白也用力捂住心口,神色大变,显然和林天一样心脏狂跳。

    眼前突然一红,林天看到了殷红的血液从棺盖的缝隙中涌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