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1845章 失控(中)

      面具男说这些话时,喉咙深处发出低吼声,如野兽一般,亚索在旁边看着,脸上有着幸灾乐祸的笑容。尘?缘↘文?学↓网

    徐飞白冷冷地看着面具男,眼神带着无限的压迫:“你敢离开这里半步,立刻灰飞烟灭。”

    “主人,他的定力也太差了,随便一个月食就变身,这样会暴露我们的身份。”亚索眼珠子一转,挑拨起来,面具男向来和他最对,他当然想让徐飞白把面具男灭了。

    面具男连忙低下头,卑微道:“主人,我知道了错,我绝不会离开房间半步,请主人不要杀我。”

    亚索瞥了他一眼,一脸冷笑:“哼,留着你有什么用,主人让你去查冰魄的下落,这么久都没消息。”

    “亚索……”徐飞白突然喊他一声,亚索一惊,下意识地想躲开,可是徐飞白的手已经抓住他的肩膀。

    亚索吓得发抖,出言求饶:“主人,亚索说错了,请主人饶恕!”

    徐飞白却不为所动,伸出一根手指,划过亚索的手腕,徐飞白的指尖闪着寒光,轻易划破亚索的皮肉,鲜血顿时涌出,滴落到地板上。

    “喝他的血。”徐飞白云淡风轻道,可是这句话却把亚索吓得魂不附体。

    “主人饶命,主人饶命……”亚索连连求饶。

    “你死不了。”徐飞白只是淡淡地回一句。

    面具男如蒙恩赐,连忙爬过来来,开始舔地上的血,然后又仰头,让亚索的血液流入口中。

    “嗬……”面具男发出满足的声音,但听到亚索耳朵里,却心惊胆战,你满足了,老子的血块流光了。

    可是亚索不敢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不停地流,直到他头昏目眩,徐飞白才放开他。他连忙控制体内的蛊虫钻出,止住伤口的流血。

    面具男喝完最后一滴血液,单膝跪到徐飞白面前,恭敬地说道:“谢主人恩赐。”

    “今晚的血月还没到最巅峰,不要四处乱走。”徐飞白没什么回应,只是淡淡的警告一句,然后一人走到阳台,独自抬头望月。

    林天和肖曼萱依旧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月亮的变化,月亮被一点点的蚕食,而被黑暗吞噬的部分,慢慢变成暗红色。

    “古代的人看到月食,以为月亮被天狗吃掉,还要进行祭祀仪式,赶走天狗,想想也真神奇。”肖曼萱轻声说道。

    “我们华夏人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掌握天体运动的规律,并且记录有月食这种天文现象,也就是说,几千年前的人就已经知道月食是天文现象,不是迷信。但为什么后世还有人在月食时要进行祭祀,驱赶天狗呢?”

    “难道其中没有什么其他原因?”林天问道,肖曼萱眨眨眼睛,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啊,明知道月食是天文现象,为什么还要进行祭祀呢?

    两人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月亮已经有一半被影子吞噬,变成了一半红色,一半月白色。

    “好漂亮。”肖曼萱轻声赞叹。

    话音刚落,一道红光从月亮上射下,速度很快,只是一闪而过,如流星一般。林天甚至听到了远处的女生大喊着“流星”!

    “好像不是流星?”肖曼萱却发出疑惑的声音,她的眼力比一般人好太多。

    林天却早已一跃而已,看向工地的方向,脸色凝重:“要出事了。”

    “出什么……”肖曼萱奇怪地问,可还没问完,地面突然一震,林天感觉到一道嗜血的气息横扫而过。

    “好诡异的能量!”剑灵在脑海中说道。

    一丝轻微的破风声从不远处传来,林天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快速闪过,如鬼魅一般。

    “徐飞白!”林天即刻认出了闪过的人影,在学校内,除了自己,似乎也只有徐飞白有这个速度。

    “工地出事了,抱紧我。”林天伸手揽住肖曼萱的腰,身形一闪,追着徐飞白的身影而去,肖曼萱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抱紧林天。

    这种时候,林天可不敢把小妞一个人扔下,这个时候,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工地虽远,但抵不住林天这样跑,没多久,工地已经出现在眼前,徐飞白正站在工地外,凝重地看着里面。他没有进去,似乎在顾忌什么。

    “你也感觉到了。”徐飞白头也不回地说道,语气中有着隐隐的兴奋。

    “血月引动了异象,如果我没猜错,刚才那个是将臣的气息。”林天皱眉道。

    他当然知道徐飞白为何兴奋,出现将臣的气息,说明将臣出世已经不远了,也许就在今晚,也许明天。

    但是徐飞白却摇摇头,说道:“那不单单是将臣的气息,还有封印的气息,一定是血月引动了封印,通道入口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上古大能的封印结界虽强,但随着时间流逝,封印一直在减弱,今晚的天地异象终于引动了封印,这一天,终于来临。”徐飞白罕见地露出笑容。

    林天轻哼一声,冷道:“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现在你是自由之身,但如果将臣出世,你将会成为他的奴隶,受他所制。”

    “这就是命运。”徐飞白淡淡地看了林天一眼,又看了看肖曼萱,没有当着肖曼萱的面点明什么,但林天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说自己的命运归宿也是女魃,一样受制于女魃。

    “林天,你刚才说的什么意思,难道徐老师是……”肖曼萱想到了什么,惊得瞪大了眼睛。

    林天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她的话,肖曼萱再次惊得捂住嘴巴。林天和徐飞白都以为小妞要被吓住时,她却突然说了句让两人哭笑不得的话。

    “我见过活的吸血鬼,这回,终于见到活的僵尸了,好像也没那么可怕嘛。”肖曼萱一脸的惊奇,是的,不是害怕,而是惊奇。

    林天和徐飞白对视一眼,两个大男人都是一脸黑线,同时,徐飞白竟然对林天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虽然他没说什么,但林天读懂了他的意思,你有一个不介意僵尸身份的女人,这对于孤独的僵尸来说,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