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3章 今夜铸因果

      众位得道真人,拜谒了费天师之后,就来围观费大圣。尘?缘?文√学←网

    “这就是那域外天……嗯,少天师吗?”长眉真君看了看笼罩在一片光茧之中的费大圣,有些稀奇地向黄伯询问道。

    “正是我家少主人。”黄伯点头承认道。

    关于这位少天师的来历,在场众位得道真人的心中都是清楚的。

    当年有人扰动天机,引域外天魔来犯,眼看华夏就要陷入一片血雨腥风之中,幸亏有费天师出手,施展无上神通,将那域外天魔封印于自己体内,更是用身外化身之术,消磨那域外天魔的执念,将之分离出来,这才有了费大圣这位少天师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费天师才会对费大圣说,他没有母亲,是父亲生出来的,这话可真不是随便说说。

    今日费天师升起天师聚仙旗,召集大家过来,说是为了庆贺费大圣的十八岁寿诞,但是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费天师神通广大,三界同尊,他是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的。

    只不过,众人围着光茧之中的费大圣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

    “诸位道友。”这时候,费天师就开口了。

    “大天师。”众人纷纷垂首拱手,洗耳恭听费天师的法旨。

    “贫道今日邀众位道友前来,还是为了那件事情。”费天师的目光,落到了费大圣的身上,沉吟了片刻,才接着说道,“请众位一起出手,施展大祝福术于犬子之身。”

    “啊?!”

    “这是何故?”

    众人听了费天师的话,都显得非常惊讶。

    大祝福术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道法,但是其中因果纠缠,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见效的。

    甚至有那些福缘浅薄之人,根本就承受不住一位道门真人的祝福术,更不要说数百位道门大能之辈的联手大祝福术了。

    费天师突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确实令人心中惊讶。

    “大天师,难道说这十八年来,那域外天……依然没有被您炼化?”龙虎山张至阳真人皱眉问道。

    “哪里是那么容易就炼化的。”费天师摇了摇头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域外天魔,更是如此,无法磨灭,只能同化。贫道请诸位来,就是为了用大祝福术牵连因果,然后用三千红尘来同化他,希望可以功德圆满,了结这一番因果。”

    “愿助大天师,成就无上功德。”众人听了,纷纷表示赞同,愿意共襄盛举。

    “I'msorry,we'relate.(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突然一阵鸟语传了过来,却是西方教的几十位圣者大能人物也赶到了。

    来的这些西方圣者,一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不是开宗立派的一方教主,就是潜修多年的本土神祗,聚在一起的力量,绝对不容小觑,其中几位,光是经常能在电视上见到,那种信徒亿万的人物。

    众人拜见了费天师,寒暄了几句,然后就围着光茧当中的费大圣,联手施展大祝福术。

    大祝福术并不复杂,以众人的能力来说,随手就可以施展。

    只是这数百位中外大能一起施展大祝福术的场面,却是千载难逢。

    毕竟自古以来也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接受这么大规模的大祝福术,就算是千古一帝,估计也得被这种大气运给磨灭掉,更不用说其他的凡人。

    此时此刻,只见费大圣的光茧周围,一道道肉眼可见的因果丝线牵扯出来,祝福之光五彩斑斓,从半空之中闪现,纷纷降落在费大圣的身上。

    一个时辰之后,功德圆满,费大圣的光茧,也从纯白之色,变成了五彩氤氲。

    随着一声闷响,光茧破裂,道道彩光就像是蛇一样,钻进了费大圣的身体之中,消失不见。

    “成了!”众人纷纷点头,心中喜悦。

    “咦?怎么少天师身上的那些灵光,也消失不见了?”有人眼尖,看出了变化,不由得有些惊讶道。

    费大圣从小就在山上呆着,每天受费天师的耳提面命,就算是一块儿顽石,也要被点化了,更不要说他的本体原是域外天魔,一种连祖师们都非常忌惮的存在,虽然一直没有修炼道门法术,但是在他的身上,早就充满了灵光。

    但是此刻,费大圣身上的灵光,似乎统统都消失了,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返璞归真?”

    “大天师的血脉,果然不同凡响。”

    看了费大圣被施术之后的效果,众人也是纷纷惊叹。

    不过,大祝福术之后,此间事了,众人纷纷告辞而去。

    黄伯看向费天师,见费天师微微颔首,便将大袖一挥,只见云生雾起,整座山头开始变化。

    金碧辉煌的大殿又变成了费大圣熟悉的宅院,门柱子上两条盘旋飞舞的真龙,也恢复了大蛇的样子,懒洋洋地继续盘在柱子上,在费天师身旁守护的黑虎,也变成了二货哈士奇,依然是一脸呆萌蠢二的表情。

    “睡觉。”费天师点点头,然后背着手,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嘿嘿。”黄石公笑笑,摇身变成了黄伯的样子,把费大圣送回他的卧室,然后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倒头便睡。

    *********

    “道友请留步!”

    龙虎山张至阳真人正足踏祥云,往前赶路,突然就听到有人在背后这么喊他,顿时一哆嗦,差点儿就从云头上面摔下来。

    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当年封神之战,申公豹的这句“道友请留步”可是害了多少截教中人啊。

    直到今天,这句话在道门之中,依然是一个禁忌。

    若不是喊他的人,跟他相识多年,张真人绝对是要骂回去的。

    顷刻之间,后面那位就赶了上来,不是别人,正是如今道门中风头甚大的蜀山长眉真君。

    只见蜀山长眉真君御剑而来,速度奇快,一眨眼就追上了张至阳真人。

    “张道友,你走得好快!”长眉真君笑着对龙虎山张至阳真人说道。

    “长眉道兄不回你的蜀山,却匆匆赶上贫道,可是有什么见教?”张至阳真人跟长眉真君打了招呼,互相行过礼之后,这才有些好奇地问道。

    “自然是为了今夜之事。”长眉真君点头说道,“今夜这事儿,贫道觉得有些不解,特来请张道友指点迷津,也好解贫道心头之祸,还请道友不吝赐教啊。”

    今晚上这事儿,确实让很多人都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

    当年费天师利用自身封印天魔,后来又用分身之术,将天魔困于费大圣体内的事情,他们几个人自然都是清楚的。

    原以为这么多年过去,这事儿也已经了结,却没想到今夜,费天师居然动用了多年都未启用的天师聚仙旗,召集了数百位道友,替费大圣施展大祝福术。

    这里面的古怪,长眉真君想了良久,也没有想明白,他一个剑修,平时最擅长的就是打打杀杀的事情,推算天机确实不在行儿,所以他干脆追上了号称“洞彻天机第一”的龙虎山张至阳真人,想要问一个明白。

    否则的话,稀里糊涂地来,稀里糊涂地回,长眉真君显然是不怎么甘心。

    “大天师的心思,贫道怎么猜得准?”张至阳真人听了长眉真君的话,不由得苦笑起来,“虽然贫道在推演天机上面略有心得,但也要看对谁,大天师那边儿,肯定是猜不准的。”

    “道友这话,就有点儿言不由衷了。”长眉真君也不是刚入道的菜鸟,怎么可能让张至阳真人三言两语就给打发掉,“龙虎山也是天师后裔,若说谁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除了张道友你,贫道还真想不出第二人了。”

    “你这却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张至阳真人看着长眉真君,直挠头,他也清楚,若是不说点儿什么,估计长眉真君是不肯走的,于是他想了想,就说道,“域外天魔虽然厉害,但也有很多种,大天师封印的这一位,显然并不是我们所知的那种穷凶极恶之辈。”

    长眉真君听了,连连点头。

    若是费大圣的本体真是那种穷凶极恶的天魔,估计大天师怎么都有办法把它消磨掉。

    要知道,多少年之前,费天师就已经是随时都能霞举飞升的人物,他的实力深不可测,无人可及。

    连黄石公都甘心做他的仆人,这位费天师该有多么厉害?

    “大祝福术,不是人人都能消受得起的,域外天魔也是一样。”张至阳真人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因果!牵连因果这种事情,对我们这些修士而言,虽然并不可取,但是有的时候,未必就不是一桩好事。比如说,这位少天师可能是一位有大缘法的人物。”

    “真人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交好这位少天师?”长眉真君听了,顿时灵光一现道,“只是我们的身份,去刻意交好他,岂不是有点儿跌份儿?”

    “呵呵呵。”张至阳真人看了看长眉真君,“谁说一定要我们亲自去交好他了?”

    “对对对!是贫道糊涂了!”长眉真君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正所谓“有事弟子服其劳”,蜀山剑修弟子那么多,有悟性的不在少数,龙虎山那边儿也是一样。

    “听说,少天师就要去洋人开办的学校历练了。”张至阳真人又透露了一个消息,“你我可是地主,总不能让他们占了大便宜去。”

    “道友放心,蜀山的灵秀女弟子,还是能挑出几个来的。”长眉真君对洋人向来不感冒,听了这话,顿时就咬着牙回答道。

    “长眉道兄高见。”张至阳真人哈哈一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