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百七十一章:含笑领死

      造化空间的拯救者,没有一个不是绝世天才,尤其穆虎,他曾在华夏民族最危险的时刻饱经历练,亲手完成再造神州的伟业,尽管他修仙悟道的资质稍微差点,但若是比自主创新、改造规则的能力,就是独步三千世界,几能凌驾于区域圣人之上。塵↘緣√文?學√網

    杨烨自创的“神灭论”,给予穆虎莫大的启发,他融入自己在地球真实世界中十年内战、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时的征战经验,以绝招再现“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炎黄族革命家的豪情。

    破四旧,就是破除旧思想,破除旧文化,破除旧规则,和破除旧道具。造化空间三千世界之中,所有依托十二圣道正常规则为基础创造出来的物品,不论是普通道具,还是神器,道器,甚至是缺乏区域圣人主持的超级道器,尽皆能毁灭于一招之间。

    “砰”,穆虎催动这门天妒级的超必杀技,即刻引起造化空间本源意志的反噬,道器“霜之哀伤”连真灵带剑刃一齐化作齑粉崩灭,与其共同殃及池鱼的,就是暂时演化成防御塔的无天魔祖的超级道器万魔战旗。

    防御塔轰隆隆地倒将下来。武莲蓉、诸葛孔明,甚至远在王者星球之外的无天魔祖尽皆感到难以置信,感觉简直就是最为荒诞愚蠢的笑话。

    然而万魔战旗的的确确倒了,不管未来有没有机会自行修复,但至少此番元辰战争不会再有它出场的机会。拯救者阵营忠于取得明显优势,向着胜利推进了整整三分之一。

    当然穆虎也并不轻松,推倒万魔战旗耗费其一件本命道器,连寅相元辰石积累的能量都用掉三分之一。平心而论,穆虎的综合实力不强,并没有凌曌和樊梨花这般强势,他同样挨不住防御塔远程火力区区一炮,如果没有野怪军团当肉盾辅助,凭真实单挑本领,穆虎在这场战争中的价值就是酱油。

    “顾凤鸣,快点去守护第二个防御塔,不惜一切代价,绝对不能让穆虎靠近九品莲台。”诸葛孔明非常老辣,慧眼轻瞥,随意思忖,就觑准敌人的弱点——只需阻止穆虎推塔,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顾凤鸣答应一声,用个次元门的魔法,飕地瞬移到九品莲台所化的防御塔底下。穆虎带领着野怪军团包围过去,即刻遭遇到最激烈的远程火力阻挠。

    末日审判、雷鸣爆弹、霹雳寒冰、屠戮成性、召唤火鸟、召唤恶魔……各种各样的英雄无敌世界多阵营魔法。

    还有斗魔灭杀阵、不死鸟之王、天地魔斗、灾难之墙,等各种款式的勇者斗恶龙世界体系的魔族战技。

    顾凤鸣靠着锦毛鼠的能量资质,魔法能量用得源源不绝。穆虎领着大军逼迫近前围剿,但却招架不住配合防御塔输出火力的立体杀伤。

    穆虎倒是能够顶住火力贴近防御塔,但若是盲目行动,只怕没有再次发动“破四旧”,就会先死在顾凤鸣手里。

    杨烨看不下去,难以继续安心修炼,拔出拯救之刃昂然而起,悲血斗气直贯云霄,倏地震动全场,给予顾凤鸣前所未有的压力,恐怖而绝望的暖流霎时撞突全身,弄得他背脊遍布冷汗。

    穆虎却胸有成竹地道:“杨烨,你且继续回去休息,顾凤鸣和九品金莲防御塔的问题,请仍旧交予我来解决。”

    言罢,穆虎就改换另外一种特殊语言喊话,此语不入三千世界各族语系,就连翻译道具都难明其意,极其神秘诡异。

    更加奇怪的是,穆虎开口用此怪异语系,顾凤鸣同样也用相同的语系与之对话。

    诸葛孔明领悟盘古元神,六感超群,精通推算数术,可照旧弄不清楚两个人的对话内容。但饶是如此,他还是能大抵猜出穆虎在搞什么。

    “这头老狐狸,强攻无法攻陷防御塔,就玩攻心之策。”

    武莲蓉听到这里、吓了一跳,焦急地道:“不行,必须打断穆虎的行动,顾凤鸣并不靠谱,此人脑后生反骨,是最危险的叛徒。”

    诸葛孔明却摇着羽扇,不慌不忙地道:“陛下无须过虑,正因为顾凤鸣脑生反骨,卑鄙无耻、自私自利,他才绝对不可能背叛。”

    “孔明此话怎讲?”武莲蓉惊奇地追问。

    诸葛亮笑道:“因为顾凤鸣若是投降杨烨,就只有死路一条。他若是献出九品莲台,按照王者荣耀六对六搏杀规则,守塔失败的元辰将会被弹出王者星球。”

    “按照游戏规则,魔祖圣人虽暂时无法惩罚敌对阵营,但搞搞清理门户还是可以的。我相信顾凤鸣是个聪明人,会爱惜自家的生命,不至于做出自取灭亡的选择……”

    与此同时,果然不出诸葛亮所料,穆虎正在劝降顾凤鸣。他所使用的怪异语系正是华夏炎黄族当年的复兴组织搞地下谍报的特科专用的密码语言。

    说起来,这门密码语言还是由当年的红队队长顾凤鸣绞尽脑汁后创设的,直至其当叛徒后才被废止。今朝穆虎故意使用这种密语,一来避免诸葛亮等大敌偷窥,二来也是攻心之策,触动顾凤鸣早年的革命记忆。

    “顾生,你还要继续坚持战斗吗?这可不符合你的利益。”

    顾凤鸣一边发魔法攻击,一边冷哼道:“我也是没办法,不守在这里,就没有机会活下去。”

    穆虎充满嘲讽地道:“你坚持着以后就能很好的活下去吗?从你登上这个王者星球参加元辰战争开始,就已经注定是个死人啦,区别只是在于,何时死,怎样的方式死。”

    “胡说八道!”顾凤鸣厉声喝斥,“穆虎,你是不是脑筋坏掉了?什么叫我注定会死,只要孔明或天帝陛下打胜元辰战争,我就能抱得大腿,取得永生,以后超脱圣人控制之外,赢得永恒的逍遥。”

    穆虎哈哈大笑道:“顾生,你上辈子无辜死于常校长之手,怎么这辈子还如此幼稚?你就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你是什么人?是武莲蓉和诸葛孔明的嫡系吗?”

    “你只是一员降将,而且还是个缺乏忠诚、私欲熏心的不安定因素。他们只会将你当成炮灰、用作消耗,绝不会和你分享任何胜利果实。”

    “我可以肯定一件事情,任你受到多么强劲的围攻,永远不会获得任何后援!”

    顾凤鸣听到这番话顿时语塞,凭着他的聪明,能清楚辨认穆虎所说的都是事实。

    穆虎接着又道:“造化天尊正在休憩,很快就能弥补损耗,恢复最佳的战斗状态。届时他和我并肩战斗,而你却仍只能孤身抵抗,就算防御塔射击火力厉害,但你觉得自己到时候还能多支撑几分钟?”

    “这个嘛……”顾凤鸣汗流浃背,精神防线终于被穆虎攻陷,只听他哆哆嗦嗦、战战兢兢地道。

    “但我还能怎么办?上了武莲蓉贼床,就和当年背叛革命组织一样,开弓没有回头箭,再回首已百年生。如果不战斗到底,那无天魔祖绝不会放过我,离开王者星球,他肯定会清理门户的。”

    “坚持下去是死,不坚持投降也是死。”穆虎一字一顿,声音直刺顾凤鸣本心深处,“死是无法避免的,但是顾生,你可以选择死得有价值,为值得牺牲的对象去牺牲……”

    顾凤鸣猛然震颤,仿佛伸手摸着一枚救命稻草,喃喃地道:“难道……你的意思是?”

    “造化天尊和地球上的革命组织不一样。”穆虎谆谆善导,话不多,但每一句都直切要害。

    “他不会在乎你过去怎么,未来可能怎样?只关注你的现在,君以滴水之恩,他会以涌泉相报,绝对不会让你吃亏。难道你忘记了当初希腊神话世界为他而战所化的收益?”

    “嗯,造化天尊的慷慨,我顾凤鸣佩服得五体投地。”

    穆虎又道:“现在地书生死簿由我暂时使用,可守护真灵。如蒙不弃,你可留一缕神魂寄托于内,翌日哪怕真让无天魔祖害了,造化天尊也能在事后重新助你复活。”

    “事后复活?此话当真?”顾凤鸣颤声道,“难道造化天尊真不念旧恶,会遵守诺言吗?”

    “笑话!造化天尊是什么人?打完元辰战争,就会成就圣位,以后无天魔祖、太上老君都会受其镇压,整个造化空间都要改天换日,赢得拯救和解放。凡是付出功勋的,他谁都不会辜负。有神农本草经和七龙珠在,复活你顾生,毫无任何压力!”

    “好!”顾凤鸣重重一拳砸在防御塔上,结束思想动荡,做出一个艰难绝伦的决定,“我就赌一把。希望造化天尊不会让我失望!”

    正在这时,杨烨忽然暂停冥想,以天遁传音明明白白将声音传输下来:“只要你愿意回头,我就重新接纳你为拯救者,编号M004的位置仍旧归还。你死了,我定会救你复活,就以拯救者阵营的领头人身份郑重承诺!”

    杨烨所说的话没有使用密码语系,立刻就被诸葛孔明和武莲蓉监听获得。然后诸葛亮脸色大变,面如死灰,猛然想到一种异常麻烦的情况。

    “哎呀,不好,我怎会忽视了这桩变数?”

    可惜诸葛亮醒悟已晚,没有机会再亡羊补牢,顾凤鸣获得杨烨承诺,不再犹豫、立刻行动,调转矛头,祭起风火蒲团,当空自爆,猛轰九品莲台所化的防御塔。

    防御塔按照规矩,只会跟踪追索敌对阵营猛打,但却不会去碰顾凤鸣一丝汗毛,故就变成单向被动挨打的局面。

    九品莲台虽是超级道器,但在封神大战年间就受魔蚊破坏,失去其中三品,所以耐久度存在破绽,嘴易被内部腐蚀破坏。

    风火蒲团却是太上老君赐予的厉害道器,顾凤鸣不计消耗自爆,给予九品莲台重大的损伤。

    “干得漂亮!”穆虎乘机冒着火力扑近,第二次施展“破四旧”神技,这一回牺牲“地狱蝙蝠装甲”,再次大功告成,顺利推塔。

    “造化天尊、穆先生,你们千万要说话算话。”顾凤鸣一边力竭声嘶地吆喝,一边按照穆虎的指点,将一缕本命真灵留在生死簿内。

    还没等杨烨回答,王者荣耀对阵规则触发,顾凤鸣和锦毛鼠被强制驱离王者星球。

    一阵虫洞光华穿梭之后,顾凤鸣睁开眼睛,恰好看到真空魔祖和无生魔姆充满暴怒的区域圣人之颜。

    “哼,要杀就杀,老子就是不愿继续再当你们这对狗男女的走狗!”顾凤鸣没有跪地垂首祈怜,而是毫不犹豫出言不逊挑衅。

    圣人发怒不多话,翻掌灭魂屠灵,男女两个魔祖当然不会多做唠叨,直接用真空大魔印和无生搜魂手招呼。

    就在顾凤鸣形神俱灭前的瞬间,他募地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喃喃自语道:“乃乃的,原来死也能死得如此舒畅,这般没有后顾之忧。上一辈子,却是白白浪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