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435章 牙齿鬼

      冬夜寒凉风雨飘摇,惨淡月光中一幢大仓库的二楼走廊,两个鬼鬼祟祟的少年,像个小偷般的逐个查看着房间,突然俩人在第十个房间的窗户口同时定住了。塵×緣?文?學?網

    和前面所有的房间一样,那是个没有开灯黑布隆冬的屋子,不过里面既没有人体骨架骷髅也没有蛇身人体牛头怪,里面只有一付牙齿,一付悬停在虚空中咔嚓咔嚓不停咀嚼着的牙齿,有殷红的鲜血在雪白的齿缝中迸溅出来~哧~哧哧哧~~~

    “大人,你怎么全身都在颤抖?”

    “我踏马这是冻的!”郑晨把褴褛破碎的衣衫紧紧的裹住了身体,但根本就无法遮挡严寒的侵袭,因为浑身上雨水淋得湿透透的,现在已经结成了冰渣。

    “大人,我穿的衣物还算富裕,所以可以施舍一件外套给你。”高明说着就去脱飞行夹克,“我江湖人送外号及时雨小孟尝……嗜好见义勇为雪中送炭,并非只是浪得虚名。”

    “不用。”郑晨嘚瑟的挥手阻拦,这完全不是客气而是自信,宇宙绝对零度零下两百多都能从容应对过去,怎么会在意这区区的零下一两度?

    不过现在的冷只因为没有用五行能量保护身体罢了,“啊啊啊,啊啾……”

    “大人,你满头冰渣满脸冰霜清水鼻涕都流出来了……你真的想好了不要衣服保暖吗?如果要是感冒的话,明天会耽误学习的好伐。”高明看着对方的模样也是醉了,“元芳直言进谏还望大人三思采纳。”

    “还是说正题吧。”郑晨上牙碰下牙咔咔咔,胡乱的用手抓了抓头上的冰渣,向着屋里的那副场景呶了呶嘴,“元芳你怎么看?”

    “大人你真是敬业。”高明捧了一下场之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依然是个魔术,是个彻头彻尾的欺诈,我的看法是这是付假牙,就是为了吓唬银的道具鹅以。”

    由于经历了前两次的事情,他已经有所领悟和启迪又有了底气和勇气,而今又恢复了不怕鬼少年的从容和淡定,“大人,你现在就抓紧时间深入分析,继续魔术揭秘吧。”

    “这不是个把戏所以无法拆穿。”郑晨定定的看着屋内那诡异的一幕,脸上显出沉重的表情,“那付牙齿是真的不是任何道具,它也是在真的吃东西!”

    虽然穿得够多,但不怕鬼的少年还是感觉到了冷意,不是一般的冷,有股不正常的寒流正从四面八方围绕过来,让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大大大,大人,不带这样吓唬人的行不?现在我的小心脏跳跃的嘭嘭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陪你南征北战的断案?试问有谁可以陪你在这恐怖的夜里演戏,所以我希望你自己承认,刚才说的是个活跃气氛的冷笑话鹅以……”

    “我说的是真滴。”没有宽慰也没有善意的谎言,郑晨公事公办的摇头叹息,“你造吗,我喜欢冷,因为冷可以让人智商解锁,现在我的智慧在巅峰之中,所以判断绝不会出问题。”

    “感觉你把自己比喻成了哈士奇……”高明胡乱的附和了一下,就做出了标准马拉松起跑的姿势,“既然那屋里是真的那什么什么……牙齿鬼,那我们还有什么可犹豫?不如一起撒丫子吧兄弟!”

    “我嚓~还没有开打你就要撤退?你如何能够对得起身负的绝学龙之异力?以后又如何在江湖扬名立万称霸武林统帅群雄?”郑晨竭尽全力的忍住笑意,完全一本正经的态度看不出丝毫的调侃。

    “我这身绝学只可以对付人类,对付鬼怪我恐怕就力不从心了。”高明一脸囧样的实话实说之后局促的搓手,“说真的,主要是对那些灵魂等等未知东西的害怕,造成的心理弱势。”

    “咦,你这是啥意思?”郑晨貌似诧异的质问过去,“谁对你说我们面对的是鬼怪灵魂了?你自己吓自己别把我也拉扯进去行不?”

    “你刚才不是说那牙齿是真滴么?还说咀嚼的东西也是真滴……我没有听错呀?”

    “可我有说一句那牙齿是鬼怪了吗?”郑晨笑得口水都喷了出来。

    “你……”高明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你要是再这样说半句留半句留悬念大喘气故意让人误会,我可真要挠你了啊!”

    “好吧,既然元芳你如此虚心学习波不急待,那我就开始正儿八经的魔术揭秘吧……”

    “大人你赶紧滴!”

    “里面的那副牙齿其实是属于某个人的,不过那人的肤色很黑,黑到了融入黑暗背景完全看不见面目的程度,所以我猜想他可能是个黑人,所以才有这个装神弄鬼的先天条件。”

    郑晨嘻嘻哈哈的笑着,“不过他很不专业,偶尔一睁眼露出了眼白,被我捕捉到了破绽,由此而更加坚信了本大人的断定。”

    “窝草!”高明听的脸上肌肉直抽搐,不过尚有疑问还没有完全解开,于是急忙询问,“可是他嘴里流出的鲜血看上去好渗人……那吃的什么玩意?反正肯定不是咬舌自尽!”

    “那是一种食品,明显的比血液浓稠。”郑晨充满睿智与心机的眼神,同时脸上伴有神秘的微笑,“我不能言无不尽独占风头,需要留给你一点台词……你自己猜吧少年。”

    “空气中有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好像是……”高明蹙眉苦苦思索,抓着后脑勺即将得出结论的样子,“那种味道好熟悉,可是怎么一下子想不起了呢?脑袋有点懵……大人你不要急于说出答案,我想自力更生请给我足够的时间……”

    就在这紧要关头却有人不愿意配合了,屋内的那付牙齿突然地凭空消失不见了?

    “尼玛的黑人,你以为闭上嘴我就闻不见那股味道了吗?赶紧把嘴给我张开!”高明敲着窗户玻璃愤怒的大喊,“再磨磨唧唧的耽误时间,我他玛德嫩死你,信不信?”

    “我嚓~他要跑!”郑晨大喊着冲了过去,嘭的一声,直接在紧闭的门上留下了个宛然清晰的人形大洞闯入了屋内。

    漆黑的房间顿时发出了激烈打斗的声音,噼里啪啦,乒乓叮咚~啊啊啊~哎呦喂~哒哒哒~轰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