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不甘心

      战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柳清欢若是存心想逃,那古姓老者也未必能留下他。不过在这之前,他已经收到江羡仙的传音入秘,知道其他人已经赶到附近。

    于是他边打边退,一步步引诱着老者往已经埋伏好的陷阱靠近。

    正逢阴月血界的女修被杀,而古镜尘不满意老者拦不住他,调动了梦魇蝶来堵路,露出的空隙让已经穷途末路的男修逮住机会就逃,也把古镜尘引开去追杀了。

    时机如此大好,江羡仙等人立刻杀出,数人围攻之下,老者纵有千般手段也难以逃出生天。

    柳清欢一剑刺向梦魇蝶硕大无朋的肚子,却觉得如同刺进了一团胶泥,那肚子软绵绵地凹陷进去一个大坑,实际上毫发无伤!

    梦魇蝶之难杀由此可见一斑,它们看似美丽而又脆弱,实际上皮厚肉糙,防御力极其惊人。大多数法术都拿它们没办法,就连直接的物理攻击作用也不甚明显。

    不过,虽然肚子未被捅破,此时梦魇蝶那张精致的脸上却扭曲成一团,整个身躯都在颤抖,因为挨了柳清欢的神识之鞭而满是痛苦之色。

    它狂扇着六对巨大的翅膀,大量的蝶粉簌簌而落,又伸着几只细腿想挠柳清欢的脸。

    纷纷扬扬的粉末如烟雾一样篷散开,见风就走,见孔就钻,甜腥的气息引诱着人跌入绮丽的梦境。

    柳清欢一击不成,干脆收剑后撤。见蝶粉扑来,他早有防备地扇动衣袖,一股突生的旋风卷过去。

    与此同时,一根神识刺快速形成,因为太过凝聚,竟然由无形化为有形,虚空中浮现出一根细针的形状。

    柳清欢紧盯着梦魇蝶那对没有眼睑的大眼,细针如电光火石般一闪即逝,准备地钉入其眉心!

    一声仿佛从遥远梦境中传出的悠远哀嚎响起,便见梦魇蝶全身剧烈地一抖,身前的细腿猛地一缩,然后又无力地缓缓放开。

    只见它仰起头,一张嘴大大张开,如墨一般的黑气如井喷一般狂喷向天空!

    柳清欢忙退开一段距离,发现它的肚子随着喷吐的黑色越多,渐渐瘪了下去。

    远处的古镜尘听到哀嚎声面色一变,抬头正好看到一只肚子干瘪的梦魇蝶从天空跌落向地面。

    “哈哈哈!”那位顽强撑到现在的阴月血界男修也看到这一幕,畅快地仰天长笑:“干得好!那些云梦泽的家伙比我强,终于杀掉了一只该死的虫子!”

    古镜尘目中怒意一闪,长鞭一甩,将躲避不及的男修被卷到身前,一手狠狠掐住他的脖子!

    男修喉骨发出咯咯轻响,却“呸”地一声奋力喷出一口血沫,吐到对方脸上。

    到了这个地步,他也知今日已是逃不掉了,难掩悲哀地一笑:辛苦修炼几百年,一遭陨落,不甘心就死啊!

    可是古镜尘太强大了,修为又比他高,即使他拼尽了全力也打不过。之前那位女修连元婴都没逃掉的惨状,也历历在目。

    不甘心啊,不甘心!

    ……

    “咦!”

    身后传来几声惊叹声,柳清欢回过头,就见江羡仙伸出大姆指朝他晃了晃:“柳道友,你的神识之术竟然到了凝形的境界,还一举杀了一只梦魇蝶!”

    其他几人刚刚合力击杀了那位古姓老者,此时都看向他,神色间都带着惊讶。

    柳清欢一扫,赶来的元婴修士一共有五位,有四位是这次共同接受任务的,还有一位却没见过,大概是正好在附近,被江羡仙一起喊了过来。

    他一眼掠过,伸手一招,将那只掉落向地面的梦魇蝶尸身摄到手中,随后收进纳戒中,嘴里快速说道:“趁豸族那位圣主还没回来,我们抓紧时间,先杀梦魇蝶。”

    说话间,围在据点周围的其他五只梦魇蝶都齐齐往这边赶过来,粉红色的蝶粉如雪花一般到处弥漫。

    离得最近的那只已经扑到近前,柳清欢一记神识之鞭狠狠抽过去,将之逼退了些。

    江羡仙闻言,飞快地分了一下方位,又嘱咐道:“各位小心,千万不要吸入!”

    其他人也不多说,立刻散开,分别杀向剩余几只妖蝶。

    能被修仙联盟派来灭杀妖蝶,说明这些人都有些能对付妖蝶的特殊手段,一时之间纷纷施展。

    这时,头顶一声狂吼,却是那个被控制了的虬髯大汉单臂挥舞着一把开山大斧,斩向柳清欢。

    古镜尘去追那位阴月血界的男修,却把他留在了原地。他之前一直呆呆地站着,浑身血污,还失了一只手臂,此时被梦魇蝶控制着再次不要命地扑了过来。

    “柳道友,你杀蝶,我来对付他。”

    江羡仙喊了一声,手中剑光一闪,越过柳清欢迎击而上。

    柳清欢收回太南仙剑,盯着不远处的梦魇蝶,准备再次凝出神识刺,心头却突然猛地一跳!

    他蓦地望向远处,就见黑暗中有一点奇亮的白光,先是像星辰一般闪烁了两下,随后就以奇快的速度轰然爆开!

    “自爆!”

    柳清欢大惊失色,脚下一动!

    然而,强烈到混乱的灵气波动已排山倒海一般冲击而来,也让整个空间变得不稳。

    他当机立断地放弃了使用缩地术,脚下一变,整个人如风一般飘了出去。

    其他人反应也不慢,大家都是元婴修士,对灵气等变化十分敏锐,纷纷拔腿就跑,再顾不得什么梦魇蝶。

    众人一直跑到几个山头外,直到察觉到那股毁天灭地的波动过去后才停下脚步。

    再回头,就见那片白光闪过之处已空如一人,而下方的山林尽数被摧毁,留下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

    有人骇然道:“是谁,刚才是谁在自爆?这威力绝对是元婴修士!”

    “那什么豸族圣主和阴月血界那人,之前就是往那边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只稍一细想便大概猜测到,那男修眼见逃不过被杀的命运,不甘心之下自爆元婴,要与对方同归于尽!

    江羡仙张口结舌:“这魄力……”

    一般而言,元婴修士很少会选择自爆,因为元婴可以脱掉躯壳瞬息遁走,所以多数人都会选择留得青山在,再图后来。

    是怎样的绝望境地,竟然让对方选择了自爆这样极端的方式呢?

    而且想要自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要看对手给不给你机会。

    柳清欢厉目扫过那个深坑,道:“古镜尘没死!”

    江羡仙惊得差点跳起来,道:“不可能!这可是元婴修士的自爆啊,他不可能逃得过……”

    柳清欢皱着眉,指指那些梦魇蝶。

    还未说话,就听远处传来一声狂怒地尖啸,一个破破烂烂的人影提着半截虫尸,从深坑中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