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六百七十一章 交锋

      柳清欢听到阴月血界女修的喊话,并不感到意外。

    那两人之前恐怕吸了不少蝶粉,虽然未被拉入梦魇之中,但也受了不小影响。更何况那位“圣主”的实力明显比他们强悍,打了这么半天两人已是强弩之末。

    而足足有六只梦魇蝶守在周围,他们想逃也逃不掉,几乎可以预见葬身虫腹的结局了。

    修行不易,谁也不想放过活命的机会。

    那男修也开口道:“是啊,你刚刚也听到了,古镜尘是不会放过你的!不如与我俩联手,只有杀了他,我们才都可能逃出生天!”

    他将杀字说得极重,色厉内荏地大喝道:“古镜尘,你豸族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梦魇蝶这种妖虫重现于世,还不顾同界之情袭击我界据点,你该死!”

    这话却只引来了对面那位圣主一声嗤笑,他停下逼近的脚步,好整以暇地道:“要不是念在同属一界,之前我就不会只找上云梦泽的地方血祭。可惜啊,你们就是不肯放过我豸族,那就也别怪我出手无情了!”

    他一挥手,那位被控制了的虬髯大汉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嘶吼,挥舞着两把大斧就冲那两人扑去。

    女修双手结印,数道黑芒脱手飞出,一边飞退一边痛心疾首地道:“冉道友,你快醒醒啊!”

    “别费那个劲了,他已经被种下虫卵,醒不过来了。”

    男修冷静地道,他手中一晃,数面寒光闪闪的血轮脱手而出,滴溜溜旋向虬髯大汉,强硬地将之逼开。

    “姓古的,也别怪我们对你豸族赶尽杀绝。别忘了你们曾差点就让整个界面沦为虫巢,时至今日,朔月境的魔虫坑还摆在那儿呢,我们又岂敢放任你们坐大?你那一族占了云梦泽事小,事后再反扑向我界,到那时再想遏制你们,恐怕就晚了!”

    他转头冲下面喊道:“下面的道友,你考虑得如何了?豸族贪婪无餍,必须灭于微末之时。而古镜尘身为豸族的圣主,是除虫母外的最高权利者,只要杀了他,豸族必然会再次沦落。”

    柳清欢听了这半天,侧身看了看旁边虎视眈眈的老者,只淡淡道:“承蒙两位看得起,可惜我也是自身难保。不过,联手虽然不成,但暂时停战、共抗同敌还是可以的。至于最后谁生谁死,便看各自造化吧。”

    两人微微皱眉,不想这样还未能哄骗得对方一起对付古镜尘,但他们此时也无计可施了,只能安慰自己能少一个对手也好。

    古镜尘嘴角含着一丝戏谑的笑,不紧不慢地道:“说完了?若是商量好了,我可就动手了。”

    他手中一甩,一条黑色长鞭从袖中钻出,发出“啪”的一声爆鸣,随后便纵身欺上。

    长鞭带出片片光影,婉若游龙,无处不在,且威力巨大得似乎连元婴修士的肉身也受不了其一抽之力,那女修躲避不及沾了下鞭尾,整个人立刻如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要不是男修及时用飞轮相挡,女修极可能会被直接抽得肉身崩溃。

    反观古镜尘,一边还发出癫狂的大笑,一边犹如戏弄老鼠的猫一样一鞭一鞭甩出,似乎并不急着杀人,反而享受着凌虐对方的快感。

    柳清欢看得暗暗摇头,这人到底有多强大,到现在都还未露半点驭虫本事,而对面两人落败却已是时间早晚而已。

    他身形微动,一直盯着他的老者就闪身堵在了前方,阴恻恻地道:“你的对手是我!”

    柳清欢认真看了他一眼,道:“不,我还有其他事,让别人陪你玩吧。”

    说着,他轻轻一踏,整个人如虚渺的清风一般飘起。

    老者神色一厉,雪亮的刀锋力劈而来,竟是想要将之腰斩!

    柳清欢扭身用力一踢,无形的劲风在脚下突然生起,化作利箭肃杀飞出,与刀光撞在一起,而他则借这一踢之力又飘出一大段距离。

    老者怒吼一声,紧随而至,重重刀影仿佛从四面八方齐齐压下,誓要将他留下!

    圣主下的命令,他要是再完不成,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柳清欢手上一掐诀,生死剑意在周身一绕,将逼近的刀影一一斩碎。

    随后手中一扬,太南仙剑被他甩上高空,剑尖冲上,便见天地之间骤然一闪,一道粗大的紫色雷霆以万钧之势向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轰下!

    老者低声咒骂,不敢硬接雷霆之力,慌忙往后闪躲。

    却见那雷霆落到柳清欢头上,就像有一圈看不到的罩子罩在他身体周围一般突然滑到一边,随后炸裂而开,无数细小的雷电蹦跳着溅向各个方向。

    柳清欢在一片紫光中飞速游走,犹如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疾奔向远处的山林。

    “废物!”

    眼看山林在即,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冷斥,两只梦魇蝶挡在了前路。

    柳清欢身形一顿,抬头看向天空,正好看到那位阴月血界的女修被鞭子卷住了颈项,一张脸紫胀得随时会爆开似的。

    古镜尘却没看她,而是低头望向柳清欢,手下一拽!

    剩下的男修悲愤地大叫一声,数道血轮合成一面大盾,突然将身一团,化作一道迅疾无比的血光,趁机往远处飞逃。

    古镜尘转头看去,冷冷地一笑,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在天边,正正挡在血光飞逝的路上,然后挥掌拍下!

    柳清欢收回目光,老者也再次追了上来,狂热地大笑道:“哈哈哈,再逃啊!等圣主杀了那人,就轮到你了!”

    “是吗?”柳清欢侧着头,抬手打了个晌指:“可惜,你是看不到那一幕了。”

    老者脸上的横肉因为怒意而狂抽,却突然察觉不对,赫然转身!

    四周响起几声口哨,江羡仙和另外几个人从四周的虚空中现出身形,人未到,法术和法器的光芒已经掠过长空。

    柳清欢没再去管身后的情形,他几个闪动已到了一只梦魇蝶身旁,神识之鞭悍然甩出,手下一送,生死剑意刺进对方那硕大无朋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