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六百六十八章 圣王?圣女?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天空飘来了大朵大朵的黑云,皎洁的月亮在云层中穿梭,时而隐没、时而露出。大地一片死寂,没有人声,没有鸟叫,甚至连虫鸣都听不到。

    这是柳清欢第一次见到凶名赫赫的梦魇蝶,它们身形庞大,从头至尾有一人多高,身体飘渺虚幻,随着周围的环境变成了灰黑色,极其自然地融入在夜色之中。

    另外,梦魇蝶有一张绝美的美人面,可惜腰部却挺着一个硕大的肚子,如怀胎三十个月似的。六对巨大的翅膀在月光下轻轻扇动,每一下扇动便有散发着微光的星点洒落,散向下方被云雾大阵遮掩的修士城镇。

    柳清欢暗暗乍舌:传闻中一只梦魇蝶就能让一座城陷入昏睡,果然如此!而前方天空中一共有两只,各守着一左一右。

    两人隐匿在树影之中,江羡仙传音道:“连自己人都不放过,难怪连阴月血界的人也会对其斩尽杀绝!”

    柳清欢想了想,亦用传音回道:“可能是被逼急了吧。从梦魇蝶出现到现在,袭击的全是我云梦泽的地方,这里恐怕是第一座遇袭的异界地盘。”

    江羡仙嘿嘿一笑:“狗咬狗一嘴毛,干得好!不过……柳道友,你觉得那些梦魇蝶围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

    柳清欢看了看天色:“现在入夜不到两个时辰,从时间上来看应该还没多久。”

    “这座城镇快要赶上一座小型修仙城大了,我不信会没有元婴修士驻守。”江羡仙幸灾乐祸地道:“就是不知道他们发现了不对劲没有。”

    “如果梦蝶蝶数量够多,连我们元婴修士都可能会着了道。”柳清欢指了指那些起伏的云雾:“他们的防护法阵还没破,看不到城内的情况,或许里面现在已经乱了,但我们却不能袖手旁观!”

    他转身面向江羡仙:“梦魇蝶吸食的梦魇越多,便会越强大,也会加快繁殖。我们在外面虽只看到了两只,指不定里面还有。江道友,你联络一下其他道友,看有谁在附近的,都尽快赶过来。”

    “呀呀个呸!要不是要杀灭这些妖虫,还真不想管那些异界猴子的死活!”

    江羡仙低骂了两句,又摩拳擦掌道:“我马上就去联络其他人,劳烦柳道友在这儿先守着。要是有情况,立刻叫我。”

    柳清欢又嘱咐道:“叫他们一定要快,如果一个时辰后没赶来,我们就只能冒险动手了。”

    “我之前联络过,其他人离这里都不太远,一个时辰应该够赶过来了。”

    江羡仙应声道,悄无声息地后撤,去更远的地方发送传讯符。

    柳清欢在原地站了片刻,身形隐入树影里,开始绕着外围的山林探查。

    离着前方阴月血界的据点还有好几里,但依然能闻到阵阵花粉香气。夜风将星星点点的蝶粉送到远处,虽然对柳清欢造不成什么影响,却不是普通的鸟兽能抵挡的,附近的山林寂静无声,仿佛连虫子都陷入了沉睡。

    就在这样的死寂中,林中突然响起一声低呼!

    柳清欢心中一动,这声音明显是人发出来的。

    他停在树心中一动不动,原本散开的神识凝成一根细丝,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扫去。

    原本极其模糊的低语渐渐清晰了一些,一个苍老的声音用阴月血界的语言低喝道:“……怎么到哪儿都改不了毛毛躁躁的性子!不要再乱动了。”

    觅着声音,柳清欢终于在前方密林的阴暗处,发现两团浅淡的黑影贴着一块大石站着,虽然对方也施展了隐匿之术,却还是被他捕捉到了方位。

    一个委委屈屈的女子声音再次响起:“二叔公,难道你就不担心吗?圣主从昨日就进城了,到现在还没传回消息,也不知道事情进展如何了。”

    “圣主法力高强,又有虫王随身保护,还需要你担心?”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回道:“你给我消停点,不要说话了,免得被人发现。”

    前者满不在乎地道:“您老也太小心了,附近被我放了好些只云翅虫,没人能躲得过它们敏锐的触须,只要有一点情况便会立刻拍翅鸣叫。再说被人发现了又怎么样?我们就装作刚好路过不就行了。”

    柳清欢仔细搜寻,果然在远处一棵树的枝梢上发现一只趴伏着的红色小虫。

    虫子隐藏得很好,被重重树叶遮挡着,要不是它头上足有三尺来长的触须不停地灵活转动,他还未必发现得了。

    听那两人语气,这什么云翅虫在探查警戒方面应该很擅长。虽然他是青木之身,施展移花接木术时能完全与周围的木气融为一体,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这时,那苍老的声音又响起,训斥道:“你说路过,别人就信?这些年你在族里学的都是什么玩意,练功都练傻了!外面的危险不是你能想象的,圣主这次就不该心软带你出来!”

    “危险危险,老是说危险什么什么的,我没历过怎么知道!我都在族地里被关了几百年了,再关下去才真傻了。”

    “难道你忘了我豸族的苦难历史吗?你的身份特殊,容不得半点闪失。这次回去你就别再出来了,争取比其他人更早与虫灵融合,这样才能真正坐上圣女之位。”

    女子嘀咕道:“我才不想做那劳什子圣女,谁爱做谁做去。一想到要让自己的身子成为……”

    “你说什么!”

    女子轻哼了一声,终于不再说话。

    柳清欢目光闪了闪,什么圣主圣女的,感觉其中隐秘很多啊。

    他权衡了下与那边的距离,决定暂时不能打草惊蛇。江羡仙这会儿大概也要回来了,他还是先与对方会回再说。

    然而,意外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现,当柳清欢从当前的位置退到身后一棵树时,尖锐的虫鸣突然响彻夜空!

    “什么人!”

    一声低喝立刻传来,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急速朝这边掠过来。

    柳清欢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竟然正好遁到一棵有红色小虫的树上。既然形踪已暴露,他干脆也不再隐藏了,身形一闪便从树中遁出,顺手还捏死了那只不断尖叫的虫子!

    那两人转眼已逼到近前,老者在前,见到他后神色狞狰,两只手臂一晃,变成犹如螳螂一般弯折的前肢,二话不说便凌空劈来。

    黑暗中爆出一片雪亮的锋芒,鼓荡得罡风厉啸,也照亮了夜空!

    柳清欢脸色冷峻,一剑贯出,气势如虹的剑气直迎其锋!

    “锵”的一声大响,以他二人为中心的地面战栗地晃动,四周树木承受不住这般磅礴无俦的气浪,铺天盖地的爆裂开来。

    柳清欢心中一凛,对方用臂承受了太南仙剑全力一击,竟然未退半步,看来修为还在他之上!

    老者狞笑一声,一臂抵着太南仙剑,另一只如刀锋一般的前肢带出一片残影,直削而下!

    狠厉绝决、杀气腾腾!

    柳清欢左手一点,两道乾坤指以不遑多让的速度同时飞出,一连两声崩响,狂猛的力道让斩下的刀锋顿了两顿。

    他身形急撤,却听得耳边突然响起一串咕咕如虫鸣之声。

    余光一扫,就见老者身后站着一个娇俏的黄衣少女,手中握着一个椭圆有孔的法器,凑在唇边吹奏。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都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无数只虫子正在蜂涌而来!

    看书就搜“书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