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六百六十六章 血祭

      江羡仙抖了抖:“书上曾说被梦魇蝶控制过的人死相都极诡异,以前我不明白是哪种诡异,现在算是知道了!唉,这个人也太惨了……柳道友?”

    柳清欢蹲着身,用指在屋里墙角处的地面划了一下。

    只见他的手指上有一层像灰尘一样的粉末,细腻轻薄,不过颜色是淡粉色的。

    江羡仙脸色变了变,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这是……蝶粉!”

    “嗯,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这里却残留了浅浅一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江羡仙谨慎地道:“你还是先把手擦干净吧,据说梦魇蝶的蝶粉无孔不入,吸入就会陷入无尽的沉睡。”

    柳清欢却捏着粉末又捻了捻,一边感受自身的变化:“没事,这么一点儿还奈何不了我。”

    从屋里走出来,江羡仙黑沉着脸道:“梦魇蝶应该是昨晚从这里路过的,袭击这个小镇极可能只是顺手而为,因为这里的防御实在太低了,也都是些低阶修士。”

    又在小镇上搜索了一番,再无其他发现,等两人穿过镇子,到了后方一处山坳。

    两人同时一怔,满山谷到处都是一滩滩灰白色的灰烬,风一吹,扬起到处都是,迷了人的眼睛。

    “骨灰……”

    柳清欢叹息似地说了一声,虽然猜想过那些消失了的修士都去哪儿了,没想到他们已经化成了一把灰。

    江羡仙疑惑道:“梦魇蝶不是不吃尸体的吗?”

    “那些人应该是被血祭了。”柳清欢伸手在地上抹了一下:“这些骨灰中不含丁点血气,精血全部都被吸走了。”

    江羡仙沉默半晌,道:“那控制梦魇蝶的人到底想干什么……我还以为他们会驱赶着被控制的修士来跟我们这边自相残杀,为何又将人全部血祭了。”

    柳清欢猜测道:“也许他们觉得带着那么多人容易被发现行踪,也可能是在炼制某种阴邪的血器,可能性太多了。”

    江羡仙满脸憋屈,他用剑快速挖了个大坑,然后挥舞衣袖将所有骨灰卷进坑里,盖上土。随后拿出传讯符,开始联系其他人,一方面是将这里的发现传出去,同时询问其他地方有没有新的发现。

    柳清欢回望身后的小镇。

    若在平时,这个时候镇上或许正是热闹的时候,如今却只剩下空荡的长街,和四溢漫延的死寂。

    他心里充满了怀疑,如果说之前以为梦魇蝶是阴月血界之人故意投放到东荒之地,然而现在,他却觉得这一切反倒更像是个人所为。

    梦魇蝶这些天虽然袭击了不少地方,但除了最开始的蓝沙岛,后来就显得小打小闹了。这中间固然有云梦泽这边加强了防范的原因,但对方一改嚣张的行事作风而变得谨小慎微,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或许,就连阴月血界的人,也对梦魇蝶极为恐惧?毕竟,如果妖蝶成灾,是不分敌我的。被妖虫毁灭一界的事,以往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而控制妖蝶的人因为握有这种可怕的利器,只会引得别人深深戒备和防范,害怕其失控,害怕其敌我不分,不管他是哪界的人。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何对方没有一鼓作气,大肆袭击云梦泽其他大的据点了。要知道蓝沙岛附近,还有好几个大岛。

    他将自己的想法与江羡仙说了,对方思索片刻,恍然道:“难怪后来梦魇蝶会突然形踪诡谲,我之前认为是这种能隐匿的妖虫原本如此,现在想想,可能不只是我们这边想将之扑灭,对面的人也可能在暗中追杀。”

    柳清欢道:“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具体如何,还是要联系一下联盟,让他们查查阴月血界对那些有妖虫血脉的世家的态度,一切便见分晓……”

    他话还未说完,就见柳清欢突然神色一变,身形一闪,便没入了一旁的山林!

    “什么人!给我出来!”

    林中石破天惊地一声大响,剑气爆发,一片繁茂的丛林被一瞬间被夷为平地,同时一道黑影飞窜到半空。

    来人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之中,脸上犹如黑云弥漫,看不到真面目。

    江羡仙反应也不慢,转眼就堵住了另一方。

    他一转头,却看到柳清欢手中的剑,突然愣住!

    柳清欢手持太南仙剑,浩然剑气划破长空,与那黑袍人战在一处。

    而那人也不知修得什么功法,身姿柔软如蛇,滑溜得如在剑锋上跳舞,每每都能躲过去。只是她数次想要逃走,却依然被绵延的剑势逼了回来。

    对方见一时走不掉了,竟然跺了跺脚,开口发出女子的声音:“嘻嘻,妾身只是偶然路经此地,见两位朗君俊俏非凡,实在喜爱得紧,所以才停下来想亲近亲近,何必这么凶嘛!”

    她一边说,一边发出娇嗔的嘻嘻笑声,听得人不由眉头大皱。

    “连真面目都不敢露出来,还鬼鬼崇崇地躲在一边偷窥,谁知你有何居心!”

    江羡仙终于回过神来,用剑指着对方,大喝道:“说!你是不是阴月血界的人?”

    “唉呀喂,非是妾身不敢露出真面目,实在是容貌堪比无盐,怕吓着郎君你啊。”

    黑袍女说着,仿佛没看到江羡仙手中的剑,婀娜着身姿向他贴近。

    江羡仙哪会容她接近,手中长剑一挽:“既然敬酒不吃,要就打得你吃!”

    只是这一剑还未斩出,对方又忙不迭地后退,口中连连告饶:“啧啧,不让亲近就不亲嘛,又要动手动脚,真是一点不懂怜香惜玉的呆头鹅!”

    此女自开口后,便一直叽叽歪歪东拉西扯,一句都点不到正题上,终于把柳清欢的耐性耗尽了。

    他面无表情地朝江羡仙一点头,两人同时欺近!

    “慢!”黑袍女察言观色甚是了得,立刻大喊道:“你们不是想知道我界对豸族的态度吗?”

    柳清欢脚下一顿:“豸族?”

    “不错,驱使梦魇蝶那家伙就是豸族人。”黑袍女道,语气明显透出一丝蔑视:“那些躲在阴沟里肮脏的虫豸,每次一出世便要搅起轩然大波,怎么杀都杀不尽。呵呵,不过现在嘛,终于轮到你们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