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六百四十六章 门中来人

      柳清欢正与稽越等人说得热闹,就感觉到外面的法阵有了波动。尘×缘?文←学↙网

    “这是有谁又上门了?”

    稽越往外看了一眼,在场辈份最小的姜念恩立刻站起来出去应门,不一会儿就领着两个人回来了。

    前面一人是位貌似中年的元婴修士,刚进门一眼就看到了柳清欢:“这便是久未回门的柳师兄吧,尽日里听张师兄念叨你,今日总算见着面了!”

    柳清欢带着笑站起来,见这人面生的很,他身后还跟着个捧着一个盒子的金丹弟子,身上的门派衣服一角有内事殿的标志。

    左枝山见柳清欢不认识对方,便为他介绍道:“这是天星峰的蒋忠义蒋师弟,现在在门中管着内事殿。”

    蒋忠义大笑着拱手道:“看我,见到柳师兄实在是太高兴了,竟然忘了介绍自己。说起来,我与柳师兄还是同年入门的呢,只是以往我们各在一峰,平时很少能见面而已。”

    柳清欢客气与对方见了礼,心中却暗自诧异。同年?他可清楚地记得那年同批入门的人中并没有这位蒋师弟。

    后来他才知道,这位蒋忠义的确与他同年,不过对方是一个依附于文始派的小修仙家族的子弟,在他入门好几个月后才通过家族选入门派,所以那年的入门仪式上并没有见到他。

    而对方一直以来不显山不露水,自然便湮灭在文始派众多的低阶弟子之中的。

    谁又能想到修仙资质只能算做一般的蒋忠义竟然能晋升至元婴呢,反倒是曾经在低阶弟子时大放光彩的不少人后来止步于筑基、金丹,比如王星宇、贾周、玉执等人。

    这让柳清欢不由得感慨万分,修仙之路艰难重重,真正能凭惊人的修仙资质就一路顺风顺水的少之又少,这样的人他迄今为止也只见过闻道一个而已。

    就如穆音音,单火灵根、祝融炎体,算是资质极好了吧,修炼路上付出的汗水和艰苦定不比资质一般的蒋忠义少上半分,如今也只是和对方一样是元婴初期而已。

    所以,修仙资质好并不代表就一定能修到高阶,差也不代表就没有一飞冲天的机会。修仙之路无定数,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谁能爬上巅峰。

    蒋忠义意气风发地与柳清欢坐下寒暄,溢美之辞跟不要钱一般送出,就是热情得太过了些。

    左枝山好容易插进嘴,问道:“蒋师弟,别光顾着说话,来,喝茶!却不知今天是什么风,竟然把你这平日看不到人影的大忙人吹来我竹林山了?”

    蒋忠义一双眼总算从柳清欢移开,笑道:“这不是掌门听说柳师兄回来了,便遣我来看看,并问问师兄什么时候有空去两仪殿一趟。”

    他挥了下手,那位一直等在旁边的金丹弟子终于捧着盒子上前来,恭敬地承给柳清欢。

    打开来,里面是一块青光澹澹的令牌,并一枚储物戒。

    柳清欢拿起那令牌:“这是?”

    蒋忠义笑眯眯地道:“师兄如今已是元婴修士,自动便升为门中的长老,这便是长老身份令牌,凭此令牌可申请进入上清幽虚大洞天修炼。另外这枚储物戒,是门派为贺师兄晋阶之喜给补上的奖励。”

    柳清欢没想到他才回门不久,门中这么快便送来了这些东西。他站起来向不死峰方向致了一礼,又感谢蒋忠义辛苦跑这一趟。

    “不辛苦,听说是要来看柳师兄,其他人都跟我抢要来呢。”蒋忠义摇了摇手,又面露羡慕地道:“你们竹林山如今在八峰中可谓是独占鳌头,只张师兄与你师兄弟三人就是一脉四元婴,啧啧!真是羡煞旁人啊!”

    听到一脉四元婴这样的说法,柳清欢三人面上都淡淡的没什么表示,只定力差些的姜念恩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膛。

    至于穆音音,在刚才蒋忠义要说门派之事前就借口避出去了。

    算起来,还真是一脉四元婴。

    明阳子受伤前便已是元婴后期修士,距离大圆满已不远矣。

    稽越虽然曾经毁损过一次法身,但令柳清欢感到意外的事,对方的修为虽然比他低一些,但也到了元婴中期。

    倒是大师兄左枝山的修为似乎是遇到瓶颈了,停留在元婴初期。

    蒋忠义大概此时才发觉自己的热情有些过了,脸上的笑不由僵了僵。他左右看看,似乎才发现明阳子不在,脸上露出担忧之色地问道:“张师兄呢?张师兄怎么不在,他的伤?”

    柳清欢微微皱了下眉,听蒋忠义称呼明阳子为张师兄,让他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虽然同阶以师兄弟相称在修仙界各大门派中十分普遍,但明阳子在他们练气时就已是元婴修士,成名比他们早上好几百年。

    而且,他们乃同门同宗,完全可以遵循辈份相称,这位蒋姓修士这样叫即使无错,也未免有些自大狂妄。

    柳清欢与稽越都低下头喝茶,只左枝山笑了笑,带着喜色回道:“我师弟一回来就帮师父疗伤,如今他老人家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大好了!”

    蒋忠义怔愣了下,难掩诧异地看向柳清欢。

    明阳子的伤势门中的人自是十分清楚,因明阳子一直是有实权的长老,这些年负责与其他门派的交涉联络上尽了很大的心力,所以这些时日各种珍稀的疗伤类丹药如不要钱般送到了竹林山,天工峰精于医治的门人也来看过数回,却听说都无甚大作用。

    所以明阳子后来提出想要召回徒弟的未了心愿,门派念其功劳便打开了重宝阁,拿出了一张宝贵的跨界传讯符。

    据他所知,这样的跨界符,门中也只存有几张而已。据说是留着在门派遭逢大难时,联系那些已然飞升的文始派修士的。

    但奈何明阳子人缘极好,长老阁中不少有实权有背景的人都为他说话,最后由空无太尊亲自同意拿出了那张跨界符。

    而柳清欢会这么快赶回来已经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还一回门就治好了明阳子的伤,这人……

    蒋忠义探究地打量了柳清欢几眼,见对方没有解说的意思,便识趣地没有追问,而是拍掌说道:“那实在是太好了!那柳师兄你看,什么时候有空去一趟两仪殿,门中要就你晋阶元婴一事是否要举行庆祝大典,以及以后的职责等事与你沟通一下。”

    柳清欢沉吟了下:“大典就不必了吧,如今战争还未结束,不益操办典礼。至于其他,可能要再等些时日。如今我师父的伤虽然好了,但寿元却依然所剩无几。此事事关恩师大限,比他事都要重大,所以我准备这两日便闭门炼制寿元丹。”

    “寿元丹!”蒋忠义惊叫一声站起来,目中放出奇光,呼吸都跟着粗重了几分:“柳师兄,你、你竟然会炼寿元丹?!”

    柳清欢淡淡笑了笑:“倒是会炼,只是成功率极低。”

    他站起来,拱手道:“劳烦蒋师弟辛苦走这一趟了,闭门炼丹之前,明日我会去面见掌门,将此事与掌门分说。”

    好容易送走依依不舍的蒋忠义,柳清欢总算能歇息了。

    他先前为明阳子疗伤已消耗不少精力和法力,后来又与稽越等人说这些年的经历,自回门后还未有一刻停歇下来。

    左枝山和稽越也不再抓着他闲聊,又遣走黏着不放的小徒弟姜念恩,也终于有了与穆音音独处的机会。

    一路飞到竹林山的半山腰,柳清欢回到少年时住过的紫竹小院,一进门就见穆音音正含笑站在院中等着他。

    这一刻,战争的硝烟似乎都远去了,所有流落于异界时的不安与动荡都远去了。时光仿佛落在了女修恬淡的笑容上,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将穆音音拥入怀中,闭上眼,闻着佳人如兰的发香,柳清欢低声道:“你在这里,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