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六百四十五章 回家的感觉

      稽越看柳清欢面色有异,紧张地走了过去:“师弟,怎么样?”

    柳清欢回过神:“没事。尘?缘?文√学←网”

    仔细想了想,便觉得事情发展虽然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生死剑意本就是在玄阴死气与玄阳生气中诞生,与两者都颇有牵扯。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冒险将之带进明阳子体内,用来对付勾亡丝。

    而生死剑意自上回碎过一次后,养好之后剑身上便出现了枝蔓一般的绿纹,也因此打破了两者之间的平衡,让生之意压过了死之意。

    而之所以会这样,柳清欢料想极可能是因为他的青木圣体日趋臻于完善,也因此引得剑意起了变化。说到底,剑意的根本,还是对他所修所悟的道的一种体现。

    如今那黑液跑到了生死剑意里面,不知又会给其带来什么要的变化?

    柳清欢心底泛起隐隐的期待与兴奋,手上却没停。那缕勾亡丝在被斩断一截后,似乎终于知道了厉害,扭动着飞速逃走。

    柳清欢也不着急去追,而是趁机让青木之气修补那些受到损害的经脉,滋润被侵蚀的内腑,驱逐死气、重建生机。

    与此同时,明阳子也缓了过来,皓然清光卷土重来,配合着柳清欢一步步收复着失地。

    修士的法身自成天地,内怀金华,血脉经胳便是那山川大地,五脏六腹化为田土,精气流转、周天循环,生生不息!

    勾亡丝渐渐被逼得无路可退,开始了凶猛的反扑,大量的玄阴死气滚滚而出,转头就迎上生四面八方包围而来的浓稠白雾,两者开始了激烈的厮杀!

    一柱香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盘坐的两人依然纹丝不动,守护在一旁的稽越虽心中焦急忧虑,也只能耐着性子静静等候。

    直到太阳再次高悬于不死峰上空,柳清欢突然睁开眼,做了个收功的动作,收回一直放置在明阳子背上的双手。

    稽越立刻上前几步,关切地问道:“师弟,你还好吧?”

    柳清欢脸色惨白、眼下青黑,那是精气神都消耗过巨的表现。

    他先喘了几下,又拿出一颗丹药吞了,这才缓了气来,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手中闪过一道剑光。

    低下头,柳清欢打量自己的生死剑意,只见原本灰色的小剑就像被墨染了一般漆黑发亮,如万载玄冰一样森冷的剑意,只看一眼便觉得背脊生寒,凛冽而又凶诡。

    与之相反的是,剑身上绿枝缠绕,那鲜活如在流动的绿意是那般的灵动又生机勃勃,仿佛随时就要从黑暗贫瘠的土壤中抽枝生长、漫延出来一般。

    他不由觉得有些新奇,翻转着小剑多看了几眼,这才收了起来,就听到稽越有些不确定又难以置信地问道:“师父的伤已好了?”

    柳清欢从矮塌上起身,转头看向明阳子。

    与他刚回来时见到的相比,明阳子此时面色红润、神情舒展,虽然闭着眼盘腿而坐,但挺直的身躯不再因痛苦而佝偻着,又恢复了曾经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形象。

    “是的,我已将那勾亡丝拔除,死气也都已驱除干净,师父的伤势差不多算是尽复了。”柳清欢往门口走:“我们出去说吧,让师父安静地调息下。”

    稽越大大松了口气,一边打开法阵,一边激动地擂了他一下:“师弟,果然还是要看你的!幸亏你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好,太好了!”

    柳清欢也跟着笑了,刚刚迈出内间,便见眼前人影一闪,向他扑了过来。

    他目光一扫,正欲躲闪的双脚停留在了原地,身前已经多了一个人。

    “师父,您回来了!”

    柳清欢哭笑不得地看着扑在他脚上的姜念恩:“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快起来。”

    姜念恩红着眼眶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委屈地控诉道:“师父,您一走就是几百年,弟子见到您实在太激动了……”

    “好了好了。”柳清欢无奈道:“你师伯们都看着呢,也不怕他们笑话你,快起来吧。”

    此时,外间除了一直等候着的穆音音,左枝山也不知何时已经赶回来了。

    左枝山大步过来给了他一个熊抱,大笑道:“小师弟,这可怪不着念恩,谁叫你这个当师父离开得太久,却把两个徒弟丢给我和二师弟,你当甩手掌柜倒当得舒服!”

    柳清欢才高兴地唤了声大师兄,便听稽越在旁取笑道:“还说念恩呢,你自己刚回来见到师父还不是一个样儿,哈哈哈!”

    姜念恩恭敬地磕了三个头后终于站起来,傻笑着跑去接过穆音音彻好的茶水。

    穆音音脸上是恬静地微笑,也不去插入那师兄弟三人多年不见后亲热的场面,只有些担心地看着柳清欢。

    柳清欢好不容易从左枝山的铁臂下挣脱出来,朝她安抚地笑了笑,总算能坐下来喝口茶。

    左枝山探头看向内室:“师父怎么样了?我听穆道友说小师弟一回来就为师父疗伤,进行得可还顺利?”

    稽越开怀地笑道:“啧啧,我们这个师弟啊,本事可大了……”

    知道明阳子体内那根顽固不去的勾亡丝已被拔除,在场几人都不由露出放松的喜悦之情。

    很快,左枝山又皱眉道:“可是,师父的伤虽然好了,但寿元也已所剩无几,大限……”

    “不用担心。”柳清欢放下茶杯:“我接到跨界符后便做了些准备,几乎花光了灵石,收了不少在我界无法找到的珍稀灵物,其中就有一份堪比地母神乳的灵液。等我修整两天,便开炉炼制一味增寿丹。”

    左枝山抚掌大喜道:“如此甚好!”

    柳清欢想了想,又问道:“师父之前没用过增寿丹吧?”

    “没有!”稽越立刻答道:“门里倒是送来过,但师父说他用了也是浪费,便又强硬地退回去了,只留下了一些补气调虚、延年益寿的丹药。”

    “那就行。”柳清欢道:“增加寿元的丹药每个修士能用的次数极其有限,且效果一次比一次差,三次后便无用了。”

    左枝山目光一转,隔着茶几一把揽住他脖子:“师弟,你出去了那么久,都跑到哪个地界逍遥了?当初穆道友和你那位姓云的朋友带回消息,说你进入了鬼门,可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穆音音也想起那日的事,当时他们刚刚从鬼海之中脱身,就接下柳清欢的传讯符,说要去鬼界走一趟。要不是云铮拉着,她差点又冲回度朔山内!

    于是,她也不解地问道:“是啊,那日你怎么突然又回头进鬼门了?”

    柳清欢看着几双紧盯着他的眼睛,知道今日说不清楚是走不了人了,于是便将这些年的经历拣紧要的说了一些。

    不过他还有些暂时没有说出来,比如万斛界一事。这事他准备和明阳子商量后,再看下一步怎么走。

    幽冥界、九幽、冥山战域、青冥,这些是被拘于一界的修士一生都难以接触的事,便在他的叙述中如同一幅恢弘无比的画卷般展了开来,听得几人都如痴如醉。

    当听到蓼莪灵园里灵药遍地,所有人都发出了艳羡的叹息;当知道他因不懂冥山战域的规矩被抓进空牢时,又全都紧张地看着他……

    柳清欢暗自好笑,便故意把过程说得惊险万分,引得他的小徒弟一改平日的沉稳,表情一惊一乍的变化个不停,引得其他人都不由失笑。

    这种闲适又温馨的氛围柳清欢已经很久没感受过了,直到此刻,他才有了切切实实回到家的真实感。

    “原来世界这么大!”姜念恩一脸神往地呢喃道:“鬼帝、九天之战、大乘期修士、仙宝……”

    稽越拍了拍他:“以后你有的是机会像你师父一样,去那些地方!嗯,看来我是要放下杯中之物,多出去走走才行。”

    左枝山也大叹道:“我今日才知自己竟是井底之蛙,以为文始派就已经是天底下最大最好的门派了!”

    柳清欢却点头道:“我们文始派,自然是天底下最大最好的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