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六百三十九章 回来了,云梦泽!

      柳清欢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他张大了嘴,惊讶无比地道:“可是晚辈身上的确没有仙宝,连仙宝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啊。”

    归不归也不再说什么,转手收起那把散放着恐怖气息的短匕,掐指打出了几个法诀,几缕光丝一闪而逝,便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金光中是一幅不断展开的长卷,迤逦垂落而下。

    柳清欢张大了嘴:“这是什么?”

    归不归意味深长地撇了他一眼:“这就是天地谱。”

    “原来天地谱长这样。”柳清欢惊奇地说道,随后他就意识到,归不归此时打开天地谱,恐怕是要查看仙宝的下落……

    看来,对方其实还是不相信他!

    他算是看出来了,归不归比闻道可要难应付得多了,这大概就是人老成精吧。这些年纪动辄几千几万年的大修,又岂是那么容易骗过的。

    而且,从归不归一直在争夺仙宝来看,显然对仙宝势在必得,而一个小修士机缘巧合下帮的一个小忙,自然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然而柳清欢也很无奈,且没有选择。

    那枚种子连声招呼也不打就钻进了他的丹田里,连两位大修都找不到,他又能奈对方如何!不管它是不是仙宝,如果防碍了他回云梦泽的路,他是宁愿不要的!

    仙宝又如何,又怎么比不上师父明阳子在他心中的地位。

    柳清欢也不是没想过要不要干脆向归不归坦露种子的存在,但若真是仙宝,他必定就要因此耽误回云梦泽的时间,所以他选择了不说。

    于是就造成此时骑虎难下的局面,如果天地谱上显示有他的名字……

    这一刻,柳清欢无比地想把丹田里那祸害一般的种子扣出来丢掉!

    不知他以不知道仙宝长什么样的理由,能糊弄过去吗?

    暂且不提柳清欢翻腾的心思,那长卷已快速垂落至两人面前,上面一行行的全是看不懂的金色密仙文。

    归不归伸指点在其中一行上,那行密仙文便从长卷上浮起来。

    柳清欢小心窥视着归不归的神情,稳了稳心神,将忐忑强压下:“前辈,上面写的是什么?”

    归不归皱着眉沉默了半晌,才挥了挥手,所有金光就如泡沫一般消失。

    “没有,上面没列出仙宝在谁手中,依然杳无踪迹。”他沉吟着说道,又看向柳清欢:“看来,仙宝还真没在你身上。”

    柳清欢心内大松,又有些奇怪:难道那枚种子真不是仙宝?

    他委屈地道:“我一开始就说过不在我身上啊。”

    想了想,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前辈,仙宝到底长什么样儿?它的名字叫万木峥嵘甘露瓶,是不是就是个瓶子模样?”

    “仙宝啊……”归不归一脸高深莫测,停顿了下后话锋突然一转:“行了,都耽搁我大半天的时间了,你不是想我帮你开个界门吗,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样我俩就算两清了啊。”

    柳清欢一喜,哪还顾得上再问其他,忙道:“多谢前辈!”

    突然想起当年那道界门是在啸风大陆的不归墟内,挠了挠头,又厚颜说道:“前辈,能不能把界门的位置往东方挪一下,我家在另一块大陆上……”

    归不归伸手敲了他一记,大概是确定了他与仙宝没关系,态度放松了很多:“无知小辈,你以为界门是什么!方位差之毫厘便会谬之千里,难道你想掉入虚空不成。”

    柳清欢苦恼地道:“可是,您当年开的那道界门是在一处秘境中,也没有关系吗?”

    “哦,原来如此。”归不归无所谓地道:“空间点是固定的,若是那秘境此时没在开放的时间,便不会占住原来的空间点,你过去后自然就会落在秘境之外。你站远些,一会儿界门打开之时,会有极强烈的空间波动。”

    说着,他双手掐诀,低声念起冗长的法咒。

    柳清欢飞到远处,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想到离开云梦泽那么多年,今日总算能回去了!

    他的师门,他的朋友,他的穆音音,全部在那块让他魂牵梦萦的土地上。

    但愿还来得及,一定要在师父大限之前赶回去!

    这些日子,他只留下了几块极品木灵石,其他的灵石花得一干二净,全部换成了只在冥山战域才能见到的各种昂贵的灵材、灵药等,几乎将储物空间都撑爆了。

    渐渐地,前方的山顶之上闪烁出璀璨的星光,剧烈的空间波动引发了一场风暴,让他只能退得更远些。

    好一会儿,空间才慢慢稳定下来,一面只一人多高的光幕出现在原来所在的地方,归不归也重新露出身形。

    柳清欢飞过去,落在这扇与一般界门很是不同的界门前,向归不归再次躬身道谢。

    不管对方是不是曾因仙宝之事猜疑他,但能愿意为他耗费法力开一道通往云梦泽的界门,便足够他满怀感激之情。

    归不归不耐烦地挥手道:“行了行了,这扇界门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你快走吧。”

    “是,前辈,那我走了。”

    柳清欢转身面向界门,突然升起一股近乡情怯之情。

    另外,即使天地谱与两位大修都没发现仙宝就在他身上,但他却有一种预感,那枚种子绝对不是一般之物,极有可能就是仙宝,所以心中又难免忧虑。

    深吸一口气,他抬起一只脚,伸入光幕内。

    确定自己没被弹开,他心中不由得大喜,转头看了最后一眼:归不归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风吹过,带来一片树叶摇动的沙沙声。

    别了,冥山战域!有朝一日,或许他还会有回来的一天。

    柳清欢收回视线,坚定地跨进光幕中!

    下一瞬,便觉身形猛地往下一落,只听扑通一声,咸咸的海水溅到嘴里。

    柳清欢呸呸吐了两下,身形一转,便从水中飞上了半空。

    放眼望去,广阔的苍澜林海已变成一望无际的大海,夕阳西下,残留的红霞映染得天边一片瑰丽之景,而在云海之间,浮现着一幅壮观无比的海市蜃楼。

    柳清欢露出笑容,他只在一个地方见过如此壮观的海市蜃楼,那就是啸风大陆出云州白石城外那片乱云海,也就是当年不归墟所在的地方。

    回来了,他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云梦泽界面了!

    这时,那扇立于海面上的界门发出一声轻响,随后便化作一片闪烁的星光泯灭。

    柳清欢啧了一声,直到最后一丝星光消失,才看向自己丹田部位,自语道:“管你是不是仙宝,反正是被我从冥山战域里带出来了,以后就是我的了!”

    腰间的储物袋打开,灰驴从中跳出来,好奇地东瞧西望一番,又哒哒哒地跑去追逐浪花。

    柳清欢又抬头看了眼天边的海市蜃楼,心中升起一种怪异之感。

    那一座座又高又直的,不少窗户还亮着灯的,莫非是楼房?方方正正的,连个檐角都没有,建得好生难看!还有那些路上跑来跑去的盒子又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某种虫子?

    不过海市蜃楼呈现出来的场景向来都很光怪陆离,当年他在白石城时便见过不少,所以这种怪异之感很快便被他抛到脑后。

    从储物空间深处翻找出啸风大陆的地图,确定了方向,柳清欢望着灰驴想了一下,取出可以隐匿的浮游舟。

    他离开云梦泽太久,此时也不知啸风大陆是否还处在阴月血界的占领下,所以还是低调些行事比较好。

    柳清欢朝欢脱的灰驴打了个响指:“走了。”

    飞入浮游舟内部,又将隐匿的法阵开启,一人一驴便朝白石城方向行去。

    曾经要飞几天的路程,如今没用多久就到了,往下望去,却只见到一片残破不堪的废墟,曾经繁华的街道上荒草长得有半人多高,城中大半建筑都已被毁,连城门都塌成了一堆瓦砾。不少地方,依然残留着激战过后留下的痕迹。

    柳清欢皱了皱眉,神识扫过整个废墟,连个人影都没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