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988章 难收场

      林卓笑道:“嫂子已经想的如此周到了,我们照搬就行了,还用我们瞎编什么,纯属画蛇添足嘛。塵↘緣√文?學√網”

    白雪说道:“这只是故事的框架,如何往里添加骨肉,就是你俩的工作了。论机灵,别人没法与你俩相比,此事非你俩不能为。”

    马谡摩拳擦掌道:“这事有趣,对我的胃口。嫂子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一定要让那孙权焦头烂额,再无心对外作战。”

    林卓见马谡如此表态,自己也站出来说道:“听嫂子这么一说,我的脑袋也清醒了一些,至于如何往细里编造,还请嫂子指点。”

    白雪说道:“譬如编造知情者说,编造莫须有的证据,编造故事的另一个版本,甚至编造不是孙权干的版本都可以。反正,就是让江东舆论,不谈别的,开讲就是这件事。做到这一点,你们就成功了。”

    马谡说道:“我们可以三五天出一个版本,雇人在各地传播。咱俩也不用分别在秣陵和吴郡行动,避开秣陵,只在吴郡操作就行。咱俩一起想故事,一定把故事编造的既感人,又动听。”

    林卓笑道:“如此最好。让我单独去完成,我心里还真是没底。”

    黄顺说道:“别忘了,庞尚可是江东的丐帮帮主,通过丐帮的那些叫花子,谣言制造出来,几天的时间就能传播至江东各地。孙权就是想查源头,都办不到。”

    马谡笑道:“那我们何时出发?”

    黄顺说道:“越快越好。我不能在江陵多待,必须尽快赶回襄阳。只有离开了江陵,我们才能离开这个矛盾焦点,才能在下一步的江陵争夺中占据优势地形,捞取好处。”

    马谡点头道:“那事不宜迟,我们今晚就出发。”

    送走了马谡和林卓,黄顺心中大定,对白雪笑道:“你早在我们出征之前就想到这些了,对不对?你隐藏的可真够深的,如此妙计,真亏你藏得住。”

    白雪笑道:“此计虽好,却不好收场了。现在还不是我们彻底撇开孙权的时候,要是让孙权倒台,四族的力量,掌控不了江东,白白便宜了曹丕。再说,四族掌控了江东,与我们的关系势必发生变化,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别忘了,孙翊的唯一骨肉孙武,在我们这里,孙权还是颇有才能,让孙权替孙武经营江东一段时间,等孙武羽翼丰满后,再让孙武掌管江东,那样,江东就兵不血刃,归我们所有了。”

    黄顺这下又呆住了,半天才说道:“我的天!你都替孙武打算好了?”

    白雪笑道:“别那么夸我,这么费心为孙武考虑,自然是徐姐姐了。可是徐姐姐不敢跟你说,就跟我说了。我觉得,徐姐姐的想法不能说完全是一厢情愿,有机会成功的。”

    黄顺说道:“我的梦中可没有这一段,孙权可是梦中的真命天子,会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比下去?你们可真敢想,我是不敢想。”

    白雪说道:“你不敢想,是因为你太看重你的梦中世界了,梦里的就是天命,只要是梦里没有的,你便心里没底。我们没有你那个梦的束缚,我们自然想的比你更开阔。”

    黄顺说道:“就算你说的有道理,这事还远着呢,孙武还小,这事咱们放下不提。倒是你说的收场,什么个意思?”

    白雪说道:“少爷不是有打算跟孙权定一个借江陵的协议吗?要跟孙权定协议,孙权谣言缠身,怎么有精力办这事?只是我还想不到,孙权如何摆脱这个谣言的纠缠,因此感到为难呢。”

    黄顺笑道:“这是孙权的难题,让他头疼去。不借更好,省得还了。”

    白雪摇头道:“对我们来说,最好还是借。”

    黄顺奇道:“为什么?”

    白雪说道:“拿下江陵城,那个李严一定会力主进驻江陵城。有李严在,我们无法做到掌控整个江陵。现在李严没来,应该是别的地方战事绊住了,等李严解决掉别处的麻烦,一定会来的。

    李严要来,我们不好拒绝。但如果是借的名义,孙权当然不会再把江陵城借给刘禅,他们双方已经没有什么信义可言,要借,只能借给我们夏吟坊。有了这个借江陵的协议,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掌控江陵,李严也说不出什么。”

    黄顺不在乎道:“江陵城是我们辛苦打下来的,他李严想要过来捡现成的,得先问问我答不答应。”

    白雪说道:“我们不能只考虑我们自己,得为姐夫多考虑一下。姐夫需要在朝中平衡各方势力,有些时候不能不做出一些妥协。这次姐夫派遣关平、关兴和张苞将军前来,就是对我们的最大支持。没有姐夫在成都主持,我们能得到一个援兵?就算有援兵,怕也是来跟我们争抢江陵城的。姐夫现在挺不容易的,别人不体谅他的难处,我们应该体谅。”

    黄顺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对。也罢,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那个李严真要伸手,那我们就跟孙权谈借江陵的事。”

    白雪说道:“就怕到时候,孙权自身麻烦多多,顾不上呢。”

    黄顺这下也意识到为难,犯难为道:“这确实是个问题。这可如何是好?”

    白雪说道:“这事少爷不用操心了,既然事情是我起的头,那就还是让我来收尾吧,我一定能想出好办法的。”

    黄顺笑道:“我身边怕是也只有你,能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马谡和林卓走后,黄顺也不急于找陆逊开战,陆逊主力在水寨,也不敢派出大部队攻城,一时间,双方似乎都懈怠了般,各自按兵不动。黄顺见状,便再次派出使者,告诉陆逊,既然你不退兵,也不来攻城,那咱们坐下来喝喝酒,说说话,总可以吧。不至于因为公事,连私谊也抛了吧?

    陆逊不比黄顺,自己就是自己的主子,做事随性而为,无所顾忌,陆逊必须顾及孙权的想法,军前与对方的主帅喝酒聊天,要是孙权起疑,那就不妙了,所以,陆逊拒绝了黄顺的建议。但陆逊也觉着,这样僵持下去没有意义,同意与黄顺见面,但得在两军阵前。有众将士作证,就不会有其他事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