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732:养成系

      姜芃姬笑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杨思低声哀求道,“求您尽早提上日程……”

    “这么盼少主?”

    杨思斟酌着道,“子嗣之事,按理说乃是主公家事,为人臣子不便多言。”

    姜芃姬忍不住白了一眼杨思。

    知道是她的家事还这么多嘴?

    杨思话锋一转。

    “只是……弄琴时时刻刻将主公记挂在心间,直言主公还未成家,她岂可先主公一步?”

    姜芃姬:“……”

    这么说,杨思单身至今还是她的锅了?

    杨思:“QAQ”

    究竟是谁的锅,自家这位主公心里就没点儿AC数吗?

    幸好对方是女性,如果是男性,杨思真怀疑他们这群臣子还能不能脱单了,脱单之后脑袋是不是绿颜色的。自家主公的魅力太大,几乎是男女通杀,杨思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别人催生是为了少主,他催生真就是为了脱单啊。

    “咳咳!!此事日后再谈——”

    杨思眼神幽怨。

    大家都是成年人,这句“日后再谈”可内涵了。

    杨思知道这事儿暂时不会有结果,只能放弃,选择从卫慈这里曲线救国。

    奈何卫慈也是个滑不溜丢的老狐狸,人家狡兔三窟来着,哪里是那么好抓的?

    倒是姜弄琴那边收到了杨思给自家闺女定下一门娃娃亲的消息,看到这封信函,她眉头一挑,双唇紧抿成一条线,似乎在压抑着怒火。她现在的确是想将杨思这货大卸八块来着。

    若非她离不开,说不定就要单枪匹马杀过去了。

    “杨涛……”

    愤怒过后,姜弄琴也认真思量这封信函的内容,平心而论,杨思找人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杨涛好歹也曾是诸侯,祖上也有底蕴。按照时下的标准来说,这门娃娃亲还是闺女高攀了。

    这个时代的人可不讲究什么自由恋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才是主流,同时还要讲究门当户对,门第出身都是两家结亲的重要考核标准。杨涛的儿子还小,看不出资质如何,但只看父母——杨涛与颜舒窈,父辈皆是人中龙凤,生出来的孩子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反观自家闺女,出身家世的确弱了一大筹,日后议亲也很难找到这么好的对象。

    “阿凉——”

    姜弄琴刚将信函塞起来,耳边就听到自家闺女奶声奶气的呼唤。

    她起身走出书房,寻声看去,只见数米外的长廊尽头,自家那个三头身闺女正一扭一扭冲她走来。稀疏柔软的短发扎成三束揪揪,衬得那张粉扑扑的小圆脸更加滑稽可爱。

    闺女身后还跟着一个贴身丫鬟和乳母嬷嬷,两人一脸想要搀扶闺女但又不敢的模样,随时伸着手,预备接住这个宝贝疙瘩。姜弄琴面上的冷意如逢暖阳,顷刻间便冰雪消融了。

    “阿凉!”

    奶声奶气的奶团子费劲儿走到她脚边,张开双手将她的腿抱了个满怀。

    这段路对她来说还是太长了,在加上外头的冷风吹拂,肥嘟嘟的双颊晕开两朵红晕。

    姜弄琴将将奶团子抱起来,鼻尖能清晰嗅到她身上的奶香味。

    “阿凉!!”

    见母亲不理她,团子锲而不舍得喊,试图得到回应。大概是出身将门的缘故,这孩子一出生就比同龄人强健,也比同龄人更快学会走路,如今已经能走得稳稳当当,说话也早。

    虽然咬字不清楚,但这娃却是个话痨,逮到人就喊,叽叽咕咕能说好久。

    这一点——

    大概是随了她父亲吧。

    姜弄琴轻松掂了掂孩子的重量,沉甸甸的分量让她心情大好。

    乳母提心吊胆,“夫人,大娘子非要出来,奴婢几人拦不住……”

    姜弄琴倒是很开明,将门孩子皮糙肉厚,用不着那么精细,“如今天凉了,衣裳要多穿几件。她若要出门,你们就让她到处溜达溜达,记得防寒保暖、远离危险地方就行。”

    乳母几个的确很精心,孩子里三层外三层的,根本不怕冻着。

    “阿凉!!!”

    团子不满将手放在姜弄琴脸颊两侧,似乎要将她的脸扭过来对着自己。

    她在喊阿娘呢,阿娘怎么可以不理她?

    姜弄琴笑道,“在呢,脾性这么大,以后该怎么办……”

    拍了一把闺女饱满的PP,笑着将她带到屋子里。

    团子好奇得到处张望,姜弄琴刚将她放下地,她就迈着小腿到处跑了。

    “过来,到娘这里来。”

    团子还是很听话的,只是她跑得太远了,距离姜弄琴有些远,跑过去有些费时,她干脆滚着过去。她穿得很厚实,瞧着就像是个团子。一直滚到姜弄琴脚边才停下来,咯咯笑个不停。

    “你阿爹给你寻了一门亲事。”

    团子歪着脑袋,茫然重复道,“阿爹?”

    姜弄琴道,“对啊,就是你那个不太靠谱的阿爹,擅自给你订了娃娃亲。”

    团子哪里听得懂,只是听到“阿爹”两个字就忍不住笑,左右张望,似乎在找人。

    姜弄琴问她,“这门亲事你满不满意?”

    团子不懂得仰头看她。

    “天下男人大多一样,全看后天怎么养了。”姜弄琴拨弄着闺女脑袋上的揪揪,自言自语道,“听闻杨涛也是少有俊俏男子,其妻不知相貌,但她姓颜,乃是颜霖的胞妹,相貌也差不到哪里去……这二人的儿子,相貌这点必然是不差的,家教也放心……倒是不错……”

    阿娘自言自语,团子就坐在席垫上,低头玩着母亲腰间的配饰。

    趁着对方不注意,她凑近脑袋,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噗——”

    团子吐舌头,小脸写满了嫌弃。

    正嫌弃呢,自家母亲勾着手指,轻挠她软乎乎的下巴。

    “与其选个不知根底的,倒不如养个知根知底的,你说如何?”

    怒火过去,姜弄琴的算盘就打得噼里啪啦响,越想越觉得是一门好亲事。

    孩子及笄了再议亲,多半是盲婚哑嫁,夫家的情况全靠调查以及媒人那张嘴。

    与其如此,倒不如打小挑一个,知根知底。

    姜弄琴做下决定,当即就给杨思写了回信。

    杨思看了信函,一时间五味杂陈。

    他不知道该心疼即将失去闺女的自己,还是心疼毫无知觉的杨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