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二百五十五章 是否要喝我的酒

      /、3|

    苍云冷笑道:“有一人的确如此,死有余辜,可是另外一人,从未想过要出卖剑宗,仅仅是想要过些安稳日子,可他还是死了,难道这也有错?”

    张雨萍面无表情道:“若是不想去道门,可以,提前说出来便是,在这种事情上,剑宗从不会勉为其难。塵?緣?文?學?網可去了道门之后再想反悔,那就没有这样的道理了,事关重大,剑宗也容不下这样的道理。”

    苍云又拿起筷子,缓缓说道:“若非我被师尊看中收为弟子,恐怕我也已经死了,死得无声无息,死得不明不白。这些年来,我一直很好奇,剑宗已经衰弱至此,为何还有能力在道门杀人,而且还能瞒过镇魔殿的视线,从这点上来说,就是当年剑宗鼎盛时,也很难做到。”

    张雨萍笑意玩味,“这话对也不对,剑宗和道门本就是一家,其实两边的很多人都是在各自下注,就像当年的萧慎,剑宗势大时归剑宗,道门势大时归道门,同时双方又各自往对方安插钉子,只是以前的道门很是谨慎小心,以慎刑司和镇魔殿梳理内部,不敢说泼水不进,但我们也很难有所作为,直到近些年来,道门愈发势大,说得好听些,是天下英才尽入吾毂,说得难听些,那就是江河与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同时镇魔殿又将慎刑司打压极惨,只顾在外而不顾于内,更不会将不如往昔的剑宗放在眼中,反倒是给了我们可乘之机。”

    苍云又用筷子扒了一口饭,轻声说道:“原来如此。”

    张雨萍笑了笑,一指身旁的李神通,说道:“言归正传,想必你也有所猜测,这位就是我们宗主的开山大弟子李神通。”

    苍云咽下嘴里的饭,眯起双眼,“宗主?”

    李神通自恃有师父在身边,半点不怵这位道门真人,重重冷哼了一声。

    张雨萍倒是没有动怒,轻声道:“难道你不知道?少主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代宗主让位,少主已经成为剑宗宗主。”

    苍云不置可否,望向一直不曾开口说话的徐北游,缓缓道:“那这位又是何等身份?”

    徐北游终于开口道:“我是朝廷的人。”

    苍云愣了一下,随即恍然。先前他就看到此人气态不俗,要么是深藏不露的地仙境界修士,要么就是久居上位之人,这就让他有些好奇,虽然他这些年久不在剑宗,但也不记得曾有这么一个人,须知今日的剑宗并非以前的剑宗,真正的高手就是那么几个,都是有名有姓之人,不像道门那般底蕴深厚,不知在哪个角落里就藏着一位隐居避世的大真人。

    不过既然是朝廷中人,那就说得通了。毕竟大齐朝廷是天下共主,底蕴深厚丝毫不逊于道门,从先后三代帝王都是举世无敌之人就能可见一斑。若说大齐朝廷中还藏有什么不曾出手的高人,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

    苍云将面前的空碗向前一推,喃喃道:“剑宗果然上了朝廷的大船。”

    徐北游微皱眉头,问道:“你对朝廷有成见?”

    苍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既你然是朝廷中人,那就应该知道,当年若非萧煜出手,剑宗祖师上官仙尘也不会陨落在大江之畔,若不是因为共同之敌道门,剑宗万不会与朝廷联手。”

    徐北游感慨道:“当年大剑仙之死,是各有立场,生死由命,谈不上恩怨,可真正让剑宗万劫不复的,还是道门。”

    苍云猛地抬起头来,毫不避让地直视徐北游。

    徐北游沉默片刻,平静道:“张雨萍,去要一壶酒来。”

    张雨萍立刻起身而去,片刻后从柜台那边拿来一坛酒和两个海碗,“这儿的酒不论壶卖,只论坛卖,窖藏了三年的花雕酒,还算凑合。”

    徐北游点点头,示意她将酒坛和海碗放到桌上。

    然后徐北游亲自拍开酒坛的泥封,给苍云倒满一碗,缓缓说道:“你吃了剑宗的饭,是否愿意喝我这碗酒?”

    徐北游没有说朝廷的酒,也没有说剑宗的酒,仅仅只是他自己的酒。

    苍云死死盯着徐北游,久久没有说话。

    徐北游视若不见,又给自己倒满一碗,然后端起来一饮而尽。

    自从师父走了之后,他就破了自己的酒戒,诸般无忌。

    过了许久,苍云一字一句道:“你到底是谁?”

    自从他入座以来,徐北游没说过什么狠话,偶尔开口也都是心平静气,远不如张雨萍的绵里藏针,可苍云却是丝毫不惧张雨萍,反倒是对言语不多的徐北游不敢太掉以轻心,越是高人,越是贵人,话语就越不算多,因为他们的话更有分量,也更金贵,所谓一语千金,不过如此。

    直到此时此刻,苍云才猛然惊觉,在这一行三人中,为首之人不是张雪瑶的心腹张雨萍,也不是徐北游的弟子李神通,而是这个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

    徐北游轻声道:“我姓徐,双名北游,表字南归,是朝廷的帝婿,也是剑宗的第十五代宗主。”

    苍云顿时心头大震。

    他如何也没想到竟是徐北游亲自来见自己。

    虽然他嘴上对徐北游颇有不屑之意,但在心底也不得不承认,两人早已不是平起平坐之人,换成自己的师尊秋叶还差不多。

    苍云不说话,徐北游就自顾说道:“早在二十年前,你就被师父看中,精心培养之后择机送入道门之中,本是外门弟子,后来在一次偶然机会中,被道门掌教秋叶看中,收为第十位弟子,赐道号苍云,如此算来,我还应称呼你一声师兄。”

    沉默许久,苍云冷笑道:“我可当不起徐宗主的一声师兄。”

    徐北游说道:“你比我进入剑宗更早,你的资质根骨也更好,你觉得师父没有把剑宗十二剑交到你的手中,故而心有不满?”

    苍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没什么不满的,我早就想明白了一件事,想要抗衡道门,必然要联手朝廷,所以剑宗的下代继承人需要是一个朝廷中人。在官场上,踩低捧高是常态,可下闲棋和烧冷灶也是一门高深学问,所以老宗主选中了你,他第一次与你相见,是烧韩阁老的冷灶,也是在你身上落了一步闲棋,事实也果如老宗主所料,韩阁老在承平二十年重返庙堂,冷灶变热灶,而你这颗闲棋,更是成为今日举足轻重的关键所在。”

    徐北游默不作声。

    苍云笑了笑,感慨道:“我没有一个身为国戚的生父,也没有一个登临阁揆的养父,老宗主又怎么会将剑宗十二剑交给我?”

    徐北游对于这句话里的淡淡讥讽无动于衷,平淡说道:“我有比你更大的机缘,但我也扛着比你更重的担子,我不想辩解什么,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这碗酒,你喝还是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