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00.第一百章

      请支持正版, 么么么么哒~  李铮用几乎可以称之为饥渴的目光盯着窗户里那些熟悉的仪器,仿佛在看自己的情人一般。塵→緣←文↖學×網他离开实验室太久了,这对于上辈子几乎有一半时间在实验室度过的实验狗来说, 简直是太残忍了。

    是的,李铮现在在香江大学。

    昨日, 他拒绝了丹尼尔提供实验室的建议,但催化酶的合成是需要实验室的,在没有自己的实验室之前,独立于资本之外的香江大学医药实验室,就成了他最好的选择。

    实验室,我回来了。李铮在心里轻轻说了一句,随即向香江大学医药实验室走去。

    现在正好是师生午饭时间,因此香江大学的医药实验室是空着的。登记处的工作人员坐在登记桌后手捧着一本金庸读物看得津津有味。

    李铮用手轻轻在登记桌前敲了两下, 工作人员下意识地将小说往桌下藏去。抬头, 看到桌前人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后,他脸上不由带出了两分不耐。

    “最近都已经登记满了,等一个月后吧。”现在的香江大学不比三十年后, 除了那些科研大牛的私人实验室外, 面向全体师生的公共实验室就这么几个, 僧多粥少导致了实验室的预约永远是满当当的,普通学生要想做个试验, 得提前一两个月开始预约。

    李铮眉头微微皱起, “我记得香江大学医药实验室有规定, SCI论文发表者可以有实验室的优先使用权。”上辈子他访问香江大学的时候, 香江大学的校长对于自己学校崇尚科研的校风颇为自得,专门提到香江大学中的公共实验室对所有有志于科研的同好开放,使他印象深刻。

    工作人员一愣,随即露出了然的神色,“早说嘛,替哪位教授来登记的。我让后边的学生挪一挪。”

    “不,我自己。”

    “啥?”

    “我说,实验室我自己用,我只是提取一个小东西,午休时间就可以做好。不需要后面的人挪时间。”

    工作人员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你自己用?登记你的名字?”他再次追问,学校里倒是有些颇得教授喜欢的学生征得教授同意后,会用教授名字登记,自己用实验室。但这种学生一个巴掌就数得过来,他每个都认识,可没有眼前这号人物。

    “嗯,就登记我的名字吧。”李铮犹豫了一下点头确认,只是登记个名字,警察查偷渡客总不会查到这里。

    工作人员噗嗤一声笑开了,看着李铮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真想拿登记本糊这小子一脸,小年轻是小说看多了吧,当自己是谁呢?

    “同学,你不会跟我说,你是SCI论文的发表者吧?”工作人员好笑地说道。

    在工作人员略带嘲弄的目光中,李铮抬头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淡定地点了点头,他将《微生物》回函的复印件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微生物》的回函,虽然论文明年1月才刊登,但被SCI录入是必然的事情,我可以提前使用我的权限吗?”

    实验室在香江大学是金贵东西,能在实验室工作的自然不是没见识的阿猫阿狗,工作人员看着落款处汉森.道尔潇洒的花体字,揉了揉眼睛。

    “你……你等等!”他站起身来,双手用力在两边的裤腿处抹了抹,随后小心翼翼地拿起李铮放在桌上的回函,李铮觉得那人几乎要把整张脸凑到回函前面了。

    工作人员努力想找出这封回函作假的痕迹,可是他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都没能成功挑出错漏来,他心里冒出一个荒谬的想法,难道这回函是真的,眼前这个学生在《微生物》上发表论文了?

    八十年代不比三十年后,国内生物科学起步较晚,哪怕在香江,能在国际权威期刊上发表论文的学者也是屈指可数。

    现在一个看起来毛还没长齐的学生,站在他面前告诉他,他在《微生物》发表了论文?!

    这也太惊悚了吧!

    “你是李铮?”工作人员还是不敢相信。

    “对,我是李铮,这篇论文的主人。现在我向你申请实验室使用权限,可以吗?”李铮无奈,再次重复了一遍。

    “等等,你在这里等着。”工作人员说着,将自己的工作牌摘下来,往李铮方向一推。

    “这个给你压着,你的回函我拿去给人看看,行不?”

    指望着用人家的实验室呢,他能怎么办,只能点头啊,看那工作人员小心翼翼捧着回函小跑的模样,李铮摸摸鼻子,好心地说了一句,“这是复印件,没事的。”

    香江大学医学院,院长徐明生聚精会神翻阅最新一期的《科学》,他是一线医生出身,在当了半辈子医生后,有感于有医无药的现状,才毅然转投药学,从一个拿手术刀的到一个做药的,正是这种时时刻刻的学习和钻研精神,让他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碰碰碰”院长室的门被敲响。

    徐明生揉了揉眉心,放下手中的《科学》,“进来。”

    那位实验室登记处的年轻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探进头来,“叔,你现在有空吗?”

    没错,张宽也就是实验室登记处那位工作人员,和徐明生还有些私人关系。张宽是徐明生老朋友的儿子,老朋友早死留下孤儿寡母,这张宽没什么才能,但胜在为人处世还有些章法,所以徐明生就安排他做了个登记员。

    “说吧,有什么事找我。”张宽在香江大学里从未和人透露过他与自己的关系,也甚少在来办公室找他,这使得徐明生高看了这个故人之子一眼。

    “叔,您看看这回函是不是真的?”张宽也不废话,直接将回函递到了徐明生面前。

    徐明生目光扫了一眼,随即立刻将放在一旁的眼镜拿起来架在鼻子上,“没错,这是汉森.道尔的字,哪位教授又通过《微生物》审核了?”他笑眯眯地说道,多一篇SCI论文,就多一份科研成果嘛,对于香江大学来说是大好事。

    “哎,不对,李铮?我们学校的教授里有叫李铮的吗?”徐明生皱着眉头问道。

    张宽苦笑,“我就是为这事来找您的,是一个学生,我也不知道哪个学院的,拿着这回函,说要用SCI论文作者优先权使用实验室。”

    “学生?!”徐明生的声音高了起来,这时候教授发表一篇国际论文都千难万难呢,学生?怎么可能!

    但香江乃至整个华国,那些个能发表SCI论文的大牛,他都认识,里面可没有一个叫李铮的。

    “那人还在吗?”徐明生立刻问道,不管怎样,能发表SCI论文,就代表了这个人的学术水平已经站在了华国最顶端的那个圈子里。

    徐明生套上外套就向外走去,“快,你带路,我去看看。”

    李铮百无聊赖地靠着登记台上,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经历了,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倒是有为教授跑腿,等在实验室登记处抢实验室使用权的经历,但这在他初露头角后便不再是他的工作了,现在想想竟有几分怀念。

    徐明生远远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一个学生模样的人,穿着一身精致的灰色大衣,背靠着登记台,手背向下轻轻敲打着桌面。

    徐明生就是一愣,成熟和稚嫩完全矛盾的两面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却恰到好处地并存着。

    年轻人似乎发现了他们,慢慢站直了身体,同时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验证好了?那我可以进去做实验了吧?”等一会可以算重温往事,等得久了这滋味可不好受,现在虽然是初冬,但温度已经降下来了。

    “你是李铮,你好啊。我是徐明生。”徐明生笑着伸出手来。

    李铮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是知道徐明生的,上辈子他访问香江大学的时候,在医学院的展示墙上见过徐明生的名字。

    算算时间,现在的徐明生应该是香江医学院的院长吧。

    “您好,我是李铮。”李铮双手握住徐明生的手,对于前辈,他向来是尊重的。

    “你认识我?”徐明生有些讶异,“认不认识我不重要,你要用实验室?那就用吧,我能在旁边看看吗?”

    回函肯定是真的,但眼前这个年轻小伙真的是回函上的那位李铮先生?徐明生心里不是没有存疑,只是他比张宽聪明,不是想用实验室嘛,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哦!上帝啊!终于接通你的电话了!这华国的电话实在是太神奇了,我整整打了一个下午的电话,从上班到现在。第一个接的是一位老大爷,我还以为打错了。然后再打,被他骂了一顿。后面才知道华国的电话是需要什么邮政局转接的,后面又是一位带着奇怪口音的女士,我们邀请了几乎所有罗氏华裔员工,才成功联系上你。这真是一次神奇的经历。”电话那头的人显得十分激动。

    戴维发出一阵愉悦笑声,他对于同事的经历表示喜闻乐见。你以为戴维脸上的黑眼圈是怎么来的,他昨晚就在和华国电话转接站里的大爷大妈斗智斗勇。听到有人和他有同样的经历,这实在是太令人欣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