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93.第九十三章

      请支持正版, 么么么么哒~  李铮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觉身后一阵大力传来。他本就站在甲板边上,如今被人一推,身体一个趔趄就被推出了栏杆, 径直掉入海中。

    “一定是你们,你们插队进来,占了月娥和阿宝的名额, 害得我们夫妻、父子分离!你们该死!”

    李铮在掉进海里之前,回头看到的就是那位被称为阿林的大汉双目充血,恶狠狠地望着自己的模样,他的双手还保持着双手推人的动作,在漆黑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渗人。

    “扑通。”冰冷的海水从四面八方灌入他的衣服, 身上的棉质外套在一瞬间变得如铁般沉重。

    “落水了!有人落水了!”寂静的夜里,一个人落入海中的声响太大,很快惊醒了在甲板上浅眠的乘客。

    “谁,是谁掉下去了?”今天晚上的月亮被乌云遮住, 海面上没有一丝亮光。

    有人掏出了手电筒, 灯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奇怪,十个人, 没少啊。”他疑惑地挠挠脑袋,“是不是什么大件东西掉下去了?”

    “是个人, 不会错的, 我还听到叫声了!”说话的是一个娇小的女子, 她是一个人过来的,上船后也很是沉默,没跟任何人说过话,不想这个时候开了口。

    举手电筒的男人突然面色大变,“不对!还有两个,张哥身后跟着的那两个小孩!”张炳坤对那两个小孩的维护他可是看在眼里的,想到坤哥早些年的狠辣手段,那男人身上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

    他手脚并用地向船舱里奔去。

    “坤哥!坤哥!”

    张炳坤因为换了坏境,好不容易睡着,就听到外面有人又哭又叫地拍船舱的门。被惊醒的他面沉如黑铁,若不是顾忌到旁边隔间里周思甜还在休息,张炳坤一个热水瓶就砸过去了。

    “阿大,去看看发生什么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让那个人清醒清醒,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阿大木木地站起身来,大步向着船舱门口走去。

    阿大一打开船舱门,那个举着手电筒的男子就跌了进来,“坤哥,您带来的那两个小孩还在不在?”不顾阿大黑沉的脸色,男子扯着喉咙大喊道。

    张炳坤先是一愣,随即大惊,他环顾四周,船舱里已经没有了李铮的身影。张炳坤脚底一阵寒意上窜,他强自镇定,走到船舱隔间门前,开口问道:“思甜啊,小铮在不在你那儿?”

    周思甜迷迷糊糊地醒来,她走下小床,打开隔间的门。

    “张叔叔?小铮不是和你一起到外面睡的吗?”

    张炳坤终于维持不住面上的镇定,“停船!”他大吼着,“让阿二马上停船!”

    阿大认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撒开腿就向船头跑去。

    周思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瞬间面色煞白,“张叔叔,小铮他……”

    张炳坤顾不上回答周思甜的问题,他面色难看得可怕,一路小跑着向甲板上行去。

    机帆船已经停了下来,阿大阿二将船上的灯打开了。这种偷渡黑船在海上行驶一般是不开电灯的,怕太亮引起香江海警的注意,但是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

    甲板上十个乘客聚集在一起,个个都带着不安和紧张的神色。

    “怎么回事!谁TM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张炳坤嘶哑着喉咙吼道,阿大阿二对望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担忧和害怕,若是坤哥发起疯来,恐怕这一船的人……

    “我看到了,刚刚那里有两个人,后面一个身量大的将前面那个身量小的推进了海里。”还是那个娇小的女子,她听过坤哥的名头,她一点都不想陪着那个凶手遭罪,所以立马开口将自己摘了出去。

    “推进了海里。”这五个字重重敲打在张炳坤和周思甜的心上,周思甜看着黑漆漆没有一丝波动的海面,浑身的力气好似瞬间被抽了个干净,她只感觉面前一阵白光,瞬间失去了意识。

    张炳坤只觉四肢冰凉,自己在无意送走李哥妻子后,又没照看好他唯一的儿子让其在自己船上丢了命?张炳坤真的觉得,自己哪怕是死了,也无颜再见救命恩人李哥了。

    不是张炳坤不跳下去救李铮,而是这里是大海,不是内陆的河湖,李铮下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船也开了不少路,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下海救人犹如大海捞针,几乎是不会有丝毫用处的。

    “在没找出推人的人之前,这船我是不会开的。你们好自为之!”张炳坤的话语间的戾气,几乎要溢出来。

    另一边

    李铮被推入海中,海水没入口鼻的时候,他慌乱了几秒,但理智立刻让他冷静下来,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新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了!李铮用力挥动四肢,想要向海面上游去。

    上辈子的时候,李铮学过游泳,但也仅仅是能在游泳池里挪动几米的程度。四肢因为持续不断地摆动变得酸软,而海面还是遥遥不可见,口鼻中已有海水钻入,他这口气憋不了多久了。

    就这样结束了?他还没有到达香江,他脑子里还有无数药剂配方,足够世界的生物学进程向前推进数十年,这能让无数人摆脱病痛折磨,重获健康,他……不甘心!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李铮有一种错觉,好似没了他意识控制的身体,逐渐变得灵活起来了。若是他能看到现在的自己,就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迅速向海面上移动,那灵活的动作,好似一条游鱼。

    “啪”脑袋破出海面的一刹那,李铮口鼻并用,用力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氧气通过鼻腔进入脑袋,李铮的意识逐渐回笼。

    模模糊糊地想起刚才的那一幕,他满脸苦笑。原主在海边长大,游泳技术自然是高超的,自己这半个旱鸭子的意识反而成了累赘,要不是意识模糊,让身体惯性觉醒,他还真有可能淹死在海里。

    海面上微微有了光亮,不知道何时,躲在乌云后面的月亮偷偷露出了半边脸,李铮环顾四周,不出意外,机帆船已经开远了。

    机帆船有柴油发动机,速度本就不慢,张叔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自己落海,等他反应过来停船,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李铮叹了口气,难道他要游到香江吗?

    上辈子的时候,他听说有个演员花了十个小时,游泳偷渡到香港。他听到的时候只觉不可思议,却没想自己有天也会做同样的事。

    幸好人的潜力是无限的,自己的意识和身体惯性的融合非常顺利,他认命地向前游去,心里暗暗祈祷这里离香江已经不远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铮的四肢越来越酸软僵直,深秋冰冷的海水,一望无际的海洋,时时刻刻都在挑战李铮的生理及心理极限,若不是前世一次次药物研究的失败锻炼出来的强大心理,李铮恐怕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就没一个悬浮物可以让他休息一下吗?李铮在心里苦笑。

    或许是老天听到了他的祈祷,一个巨大的铁罐子出现在他视线可见的不远处,这是一个油桶,横躺着浮在水面上。

    李铮眼中爆发出灼人的精光,他用力挥动双臂向油桶靠拢。

    当整个身子趴在油桶的一刹那,李铮觉得自己真TM从来没这么幸福过!

    靠在油桶上休息,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喉咙里发出低低的笑声,他知道,他活下来了。

    就在这时,李铮的眉头忽然一皱,他似乎闻到了血腥味。

    他环顾四周,想要找出血腥味的源头,突然他目光一凝,将视线锁定在油桶盖子处。他眼尖的发现,丝丝鲜血正从盖头与桶身的缝隙中流出来。

    里面有人?!李铮脑海里瞬间出现了八十年代黑.帮题材影片中,将人放进桶里抛入大海的场面。

    活得久,还真是什么都见到了。李铮面上露出挣扎的神色,打不打开盖头,若是里面的人还活着还好说,若是死人的尸体……他不由打了个寒碜。

    “看在你也算间接救了我一命的份上,我就打开看看,若你活着,我还了你人情。若你死了……等我到了香江,必然为你建个墓,清明祭扫。”李铮喃喃自语着,随即游到了油桶的盖头前,将其打开。

    盖子打开的一刹那,一双幽深的瞳孔瞬间映入他的眼帘。

    里面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他身着白衬衫和西装裤,黑色短发因为被水沾湿了少许而服帖地呆在脸颊旁,他的面颊微微往里凹进,鼻子高挺,最令李铮吃惊的是他是眼神,这是十五六岁少年该有的眼神吗?如一潭死水一般幽深,让人看不到任何情绪。